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十二章 殖产兴业

李梦 收藏 3 50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十二章 殖产兴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面对李鸿章的狮子大开口,光绪却没有表现出半点吝啬的意思,而是当场就敲定了拨款数额,这让一向以为大清财政吃紧的李鸿章颇感意外,他实在想不明白,光绪为什么会出手如此阔绰,想想昔日的慈禧为了几百万两银子都不知派李连英求了自己多少回,光绪才刚刚接管朝政,他哪来这么多银子呢。看到李鸿章满脸的迷惘,光绪不禁呵呵笑道:“怎么李爱卿,不相信朕一下子会拿出这么多银两吗?”

“微臣不敢,只是微臣觉得皇上把这笔巨款拿的太轻松了,微臣斗胆问一句,不知皇上从何得来这么多银两,莫非大清的关税激增了。”

“呵呵,告诉你们保准让你们大吃一惊,实话告诉你们吧,最近朕抓了几个贪官,这些银子都是他们奉献出来的。”

“抓了几个贪官?能从中搜查出这么多银两的官员,一定是在朝中官位显赫的人,这么大的动静,微臣怎么没听到半点风声呢,看来皇上真是神武过人啊,但不知查处的这些贪官究竟是何许人也?”

“李爱卿,你可知道这京城最大的银号是哪家?其主人又是谁吗?”

“这京城名号最大而又最响亮的银号,好像是汇商银号,至于其主人吗,微臣好像听说他是江浙一带的一位富绅。”

“呵呵,看来李爱卿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实话告诉你吧,这汇商银号的真正主人并非旁人,他就是世铎的公子诚厚,他不仅是汇商银号的主人,而且还是其余九家大银号的主人,据探子禀报说,京城中很多官员都在此存有大量私房钱呢。”

“诚厚,不就是由慈禧亲自册封的新的礼亲王吗,微臣曾听人说,这个诚厚在其父世铎被斩首后,就对政治再也不加问津,而一心迷上了种花、养宠物等事情,整天把自己搞的疯疯癫癫的,为此人们还送了他一个外号称他为“疯王爷”呢,微臣实在想不到他竟然会在暗地里经营这么多银号,看来此人真是城府极深啊。”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像世铎这样大逆不道的家伙怎么可能养出什么好儿子呢,微臣先前就听说世铎是大清首屈一指的大贪官,他的儿子能好哪儿去吗?”张之洞气得竟然放下了自己一惯的修养而骂起世铎来。

“皇上,这个诚厚在大清经营银号,于情于理都没什么过失,我们怎么可能擅自查封呢,万一弄巧成拙,只怕会使得其他的银号都卷铺盖走人啊。”

“呵呵。李爱卿多虑了,朕办事一向讲求证据,如果诚厚在京城奉公守法,按时缴纳税款,朕绝对不会干涉他的生意,只可惜此人心术不正,他不仅擅自偷税漏税,竟然勾结朝廷权贵,为他们存纳贪污受贿之银两,最近朕又听到风声说,他好像和逃跑的铁帽子集团有什么瓜葛,你们想想朕能容忍这样大逆不道的家伙在我大清胡作非为吗,就是因为他在京城的飞扬跋扈,很多银号都被他弄得家破人亡,朕就是为了肃清京城秩序,也应该把他绳之以法!”

“皇上英明,既然此等竖子犯下如此不可饶恕的罪行,将他问罪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不知皇上的银两现在已经弄到手了吗?”李鸿章狡黠地笑了笑。

“看来李爱卿最关心的还是那一千万两白银啊,实话告诉你,银子可能还没有完全落到咱们手中。”

李鸿章一听此话,以为是将要到手的银子要打水漂似的,睁着大眼睛,迷惘地看着光绪,那意思是说,金口玉言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看着李鸿章古怪的神情,光绪哈哈大笑说:“看把你紧张的,朕于前日已经安排阎敬铭去查办诚厚的银号去了,现在应该已经到手了吧。”光绪眯缝着眼睛笑嘻嘻地说道。

正当三人谈的正欢的时候,一个小太监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皇上,户部尚书阎敬铭求见!”

“哈哈,银子来了,快快有请阎大人。”

不一会,阎敬铭神采飞扬地来到了光绪面前,还没等他来得及撩衣服跪倒请安,光绪就一把拉住了他,“阎爱卿事情办的怎么样呢,可别让朕失望啊!”

“皇上,微臣此行真是大有斩获啊!”

一听阎敬铭说大有斩获,站在一旁的李鸿章和张之洞也跟着眉飞色舞起来,“阎大人辛苦了,赶紧说说到底缴获多少银两。”

“回皇上,经过微臣一番仔细的明察暗访,微臣发现那些对诚厚的举报确实属实,掌握了这些证据后,微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诚厚来了个下马威,此时‘疯王爷’万万也没想到竟然会从天上掉下我们这帮天兵天将,看到我们来势汹汹,他只好乖乖地交出了账册,随后微臣就仔细核算了一下帐薄,发现他的银号竟存有一千五百万两白银,这甚至还不包括一些达官贵人在里面存的私房钱呢。”

“好好,这下大清的国库可暂时缓解一下困难了,阎爱卿,这些银两现在何处?”

“回皇上,微臣已经用十辆马车将这些银两拉到皇宫来了。”

“哦,真的吗,快领朕去看看。”说完光绪兴奋的像个小孩似的窜了出去。来到院子里,只见十辆马车一字排开,每辆马车上都堆着几个大箱子,光绪用手一挥,几个士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一个大箱子给抬了下来,打开一看,一道道银光刺向众人的眼睛,“看来这些银两的成色不错啊,好了,阎大人尽快把这些银两存到国库里去,对了从中拿出一千万两给李大人,让他筹备海军的事。”

看到眼前白花花的银子,李鸿章急忙一躬到底说:“微臣一定会将这些银两用到实处,为大清打造一支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皇家海军。”

“虽然我们暂时得到了这些银两,那也只不过是缓一时之急罢了,以后这四支海军所需的经费不知要多少千万两呢,不能老从贪官上捞吧。”阎敬铭意味深长地说。

“是啊,这些对我大清来说都是死钱,要想从根本上为大清积聚财富,唯有进行生产自救,多创外汇,赚外国人的钱,可眼下民风为开,大清的臣民看到洋人就头疼,更别说让他们主动和洋人打交道了。”

“皇上,虽然大清的臣民现在还没意识到和洋人竞争的必要性,但由政府出面组织百姓出海务工还是可行的,尤其是派他们去南洋等地,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有迁移南洋的现象,让他们去那里谋生也未尝不是一个良策,微臣深知现在西洋一些国家在南洋等地设立了很多工厂,因此也需要大量的劳动力,现在我大清人口众多,疏散一部分前去务工,也可以赚取很多外汇,并可以弥补大清现在的外贸逆差呢,微臣担任湖广总督时曾粗略估算了一下华工每年带来的收入,竟然惊奇地发现他们为大清创的外汇达21400万两白银,这已经相当于大清朝每年关税收入的65%,因此微臣觉得应解除清初的禁海令,同时大力鼓励华人出洋劳务。这样又极大刺激了中国向海外移民的热情,进一步壮大了华侨的队伍。为我大清以后的势力向南洋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外出务工,虽然是可行之举,但微臣担心,华工的安危没有保障啊,先前我大清的子民也曾经飘洋过海到美国、秘鲁等地务工,但大部分人都被折磨地魂断异域了,难道还想让我们的臣民在重蹈覆辙吗?”阎敬铭忧心忡忡地说。

“阎大人,昔日我大清的子民之所以会遭到侮辱,主要是因为当时的政府没有出面维护他们的权益,才酿成祸端,现在我们可以先向他们交涉,与列强达成一致意见后,再由政府护送他们过去。”

“但我大清的子民都有种安土重迁的风俗,他们怎么能轻易舍弃自己的家园呢?”

“我们可以组织那些较为贫困的臣民,相信他们为了自己的生计,应该同意前往的。”

“朕觉得张爱卿这个建议也较为可行,南洋与我大清的风俗没什么迥异,语言也没什么障碍,往那输出一些臣民应该不成问题。”光绪明白,这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雏形,在当时大清国力衰微的情况下,以此赚取外汇也不失为一个良策。再说,如果南洋等地尽是华人的地盘后,大清的势力也可趁机往那伸展,可以说待大清崛起之时,也是大清雄霸南洋之时。因此经过一番密商后,光绪当即决定从福建、广东一带组织贫穷的百姓到南洋务工,之所以选择这两个地区,因为这两个地区在外的华侨众多,有较好的留洋基础,百姓的思想也不是那么地保守。

看到自己的一个举措被光绪接纳后,张之洞又急忙向光绪推荐了另一个生财之道,“皇上,让华工外出务工以赚取外汇,也只能缓解一时的财政压力,要想从根本上实现大清经济方面的振兴,以使自己拥有一个经济后盾,唯有在大清大兴实业,广建工厂。效仿西洋,推行现代的商业,设企业、建公司!把大清建设成一个工业帝国和商业帝国。”

张之洞此话一出,李鸿章就惊愕地半天没说出话来,他万万想不到这个当初比自己还顽固的老顽固,竟然思想会这么超前。“孝达的思想真是一日千里啊,少荃佩服。不过现在大清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经营之道了,何必要处处效仿西方呢?”

“皇上,李中堂,不可否认,我大清的洋务运动已经兴办了很多军事工业和民用工业,但这些工厂大都是由国家经办或者官督商办,不管亏空与否全由国家贴济,想必皇上也清楚,大清设立了那么多工厂,几乎没有一个盈利的,大多都以亏损著称,此举不但使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更重要的是严重伤害了那些商人经商的积极性,可以说现在很多商人几乎都谈商色变,不敢在大清办厂子,主要是担心自己的银子打水漂啊。如果再不出台一些政策保护他们的权益,恐怕实现振兴大清的愿望,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张之洞的一番见地,光绪深为赞同,大清经办了那么多年洋务,先是以自强为口号,后又以求富为口号,喊了那么多年,两个目标都没实现,原因何在?一切都归因于那些陈旧的经商之道,商人无任何自主经商的权力,稍微有点起色的民营企业,在官府的重重盘剥下,一个个都以破产而告终,看来,如果再不改变这一陈旧的管理方式的话,要想在大清实现经济的腾飞,何其难也。但光绪明白,在眼下重农轻商的环境下,要想冲破重重藩篱,而实现自主经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唯有寻找一个合适的试点,待成效显著后,再往内地拓展。

“张爱卿所言甚合朕意,不过眼下大清民化为开,此项计划恐难执行。”

“皇上,此事不难,虽然内地还不宜拓展此计划,但我们可以寻找一个合适的试点,找一个风化比较开放的地方,以招商引资,待小有成就的时候,再往内地拓展,相信到时急着兴办实业的人会大大增加。”

“不知何处为最佳的试点呢?”

“上海!现在上海已经是全国风气最为开放的地方,况且海港优良,适合对外进行贸易往来,另外此地富商云集,只要政策宽允,相信会有很多人在此殖产兴业!”

“好,朕就采纳爱卿的建议,以上海为试点,广建实业和兴办新式的公司,为了鼓励他们投资,朕决定在三年之内向他们免征实业税,以最便宜的价格为他们提供场地,另外,对他们的经商行为只要不违反大清的律法,政府一律不应干涉。相反,当他们的权益受到危害的时候,政府应当出面为他们排忧解难。为了表示朕对此计划的支持,朕决定对上海区实行直接管辖,凡上海地区一切重大事务,需由朕定夺!”

“皇上英明!相信在这些优惠条件的诱惑下,不出一两年,上海一定会成为大清最富庶的地区!”

为了以示重视,光绪决定在上海设立商务局以负责倡导实业和督饬通商事宜。并且为了使实业能有条不紊的顺利推行,光绪还责成张之洞等人编订了一些法律条文,诸如:《商人通例》、《公司律》、《公司注册试办章程》和《破产律》等工商行政管理法规。并开始实行近代工商企业登记管理。这些法律法规规定:凡移地开设、改行别业、法人更换、公司变更等等均须于“决议后十五日内呈报商局”核准。上海的工商业注册登记均由上海道台的劝业员依照清政府的法规“禀商核办”。

想到自己一个大的实验将在上海推行,光绪兴奋地不知该怎么表达好了,他站在龙椅旁,目光炯炯地注视着窗外,他仿佛看到一幅海市蜃楼般的景象: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一座座洋楼拔地而起,一艘艘巨轮在大海中拍打着波浪前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