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十一章 尽释前嫌

李梦 收藏 2 9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十一章 尽释前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听到张之洞对李鸿章一席不满的话语后,光绪深感问题的严重性。他深知大清之所以会在列强面前表现得像一盘散沙一样,主要的原因就是大清的当政者只知搞无谓的朋党之争、互相倾轧和拆台,而不知求同存异,一致对外!现在大清正面临着种种不利的局面,如果朝廷中枢再不改变这种恶习的话,相信大清还会一直沉沦下去的。因此摆在光绪面前最紧要的事就是化解两人之间的矛盾,以使他们齐心协力辅佐自己完成振兴大清的宏业。

“张爱卿,朕也深知李鸿章在中法战争时期的表现确实有点过分,但此事已经过去一年有余了,况且他也多次在朕面前表示对以前的所作所为颇感后悔,并向朕承诺说,以后一定会以大局为重,绝不在为一己之利而置国家和民族大义于不顾。所以呢,张爱卿,你就不要在一味抓他的小辫子了,给朕一个面子不要再和他计较了。朕知道你们都是大清德高望重的老臣,都是朕的左膀右臂,如果你们彼此之间存有芥蒂,在下面互相搞小动作,以后你们让朕如何主持大局啊。”

“皇上教训的是,微臣也明白斤斤计较并非是光明磊落之举,但微臣一想起那么好的一支舰队和一场胜仗就那样给白白地葬送了,就实在不心甘。”

“爱卿不要在为此伤心了,马尾之役的惨败,李鸿章无疑应负有一定的责任,但惨败的主要责任还是怪朝廷的昏庸无能、没有认清法国人的阴谋,对外一味地屈膝投降,才最终酿成如此恶果啊。”

看到光绪竟把失利的责任归结于统治者,这是让张之洞极为意外的,他明白,先前的统治者无论是慈禧还是朝廷大员,如果有什么过失的话,总是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而让别人成为替罪羊,但他万万也想不到光绪竟然会把惨败的主要责任归结于大清上层统治的腐朽无能,这一宽宏大量的处事方法真的很让张之洞感动。

就在两人推心置腹谈论的时候,一个小太监急忙从外面跑了过来,“禀皇上,李鸿章李中堂求见!”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快快有请。”听到李鸿章前来求见后,张之洞站起来就有要告辞的意思,光绪看到后不禁呵呵笑了起来,“张爱卿真是疾恶如仇啊,看来刚才朕给你说的,根本就没有奏效啊!”

“皇上莫怪,只是微臣不愿与丧权辱国之辈同流合污罢了,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微臣恳请皇上先让微臣回避一下。”

“是谁还在生老夫的气啊。”李鸿章人还未到就已经先闻其声,听到李鸿章的声音,张之洞也不好意思离开了,只得怏怏地站在光绪旁边,等待自己仇恨的人道来。

“微臣李鸿章叩见皇上,吾皇万五万勿万万岁。”“李爱卿快快请起。”

在光绪的搀扶下,李鸿章慢慢站起身,他转过身来面对着张之洞说道:“孝达(张之洞的字)也在啊,好久不见,不知近来可好。”

“托中堂的福,一切还凑合吧!”张之洞有点不屑地说道。

李鸿章看到张之洞的神情,他明白他一定对自己还存有芥蒂,就急忙和善地说道:“孝达想必还因为中法一役生少荃的气吧,中法一役后,少荃也深为自己的行为倍感后悔,现在想来如果当时自己的姿态再强硬一点的话,也许历史就是另一个局面了,只可惜老夫一时糊涂竟钻进了法国设计的圈套里去了,每想到此老夫真是痛心疾首啊,孝达即使不恨老夫,老夫心中也是愧疚难耐,因此少荃诚恳地恳请孝达能给少荃一个机会,以让少荃弥补过失,现在大清正处在风雨飘摇的惨景中,我们不应该再去计较那些过去的恩怨,而应该着眼于现在,共同辅佐皇上实现大清的振兴。”

“张爱卿,你就看在朕的面子上,不要再和李中堂计较了,你们同朝为臣应当相互提携才是,整日互相拆台成何体统,你们以后如何作好那些年轻臣工的表率呢。”

经过李鸿章的一番诚恳的悔罪和光绪的教诲后,张之洞总算对自己的执拗的脾气有所收敛了,李鸿章见张之洞紧绷的神情有所松动了,他就急忙向光绪进言到:“皇上,微臣有一事恳请,还望皇上答应。”

“爱卿有何事尽管讲来,朕一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皇上,微臣决定将海军部常务大臣的职位让与孝达,微臣觉得孝达的能力绝对在微臣之上,对海防的认识也绝对比微臣高明。再说微臣自从接管海军部后,就倍感力不从心,现在孝达正年富力强,由他担任这一要职最合适不过了,还望皇上明鉴!”

李鸿章此语一出,不禁光绪大为惊奇,甚至张之洞也惊讶的张大嘴半天没说出话来,他万万也想不到李鸿章为了弥补两人之间的间隙竟然会做出如此大的让步,现在他明白李鸿章确实有心想弥补自己的过失,令他想不通的是,先前那个孤芳自赏的李鸿章怎么会变得如此通情达理呢,想必这都是这位英明的少年天子感化而为啊。看到李鸿章给自己一个如此大的台阶,张之洞也不好意思在执拗下去,他急忙一拱手对光绪说道:“皇上,万不可接受李中堂的请辞,微臣在海军方面远不及李中堂深谋远虑,中堂经营北洋水师那么多年,实战经验极为丰富,而老夫只不过是南洋水师一名大臣而已,怎么有能力胜此重任呢,就是给中堂做个副手也倍感吃力啊,请皇上明鉴,千万不要因此误国误民!”

听到张之洞如此深明大义,光绪微微地点点头。接着张之洞又转身对李鸿章说道:“少荃如此宽宏大量,孝达真是羞愧难当啊,还望少荃不要见怪!”说完就弯下腰想给李鸿章一个大大的鞠躬,李鸿章见状,急忙拉住张之洞的手说:“孝达太客气了,深明大义的应该是孝达,在你眼中只有民族大义和国家兴亡,而老夫却为了一己之利把民族大义抛于脑后,真是惭愧啊。”说着说着,李鸿章的老泪竟然哗哗地流了起来。

光绪见二人如此谦让,心里不免乐开了花,看来两人之间的心结总算解开了,“两位爱卿不要如此客气了,看到两位爱卿能尽释前嫌、和好如初,朕真是倍感欣慰啊。相信在两位爱卿的大力辅佐下,大清的将来一定会如日中天,李爱卿你的海军部大臣还先任着,当然张爱卿也是海军部大臣之一,主管南洋水师并负责监察海军部的举动,有向朕先斩后奏的权力。”

“皇上英明,微臣一定会尽心协力协助皇上把大清的海军建设好。”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皇上,微臣有一个看法,皇上对海军进行如此大的革新,在我大清的历史上绝对是一个创举,但微臣觉得其中还有些不尽人意之处。”张之洞忧心忡忡地说道。

“爱卿有话尽管道来,朕也是摸索着对海军进行改革,其中一定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

“皇上,单就您撤销海军衙门,而设置海军部来说,此举确实是一个创新,它可以将海军和以往充满腐朽气息的衙门机构分离开来,而将海军设置为一个专门的治理机构,确实有适应现代气息的味道。但据微臣对洋人机构掌握的一点信息来看,洋人的海军部不仅办事高效,而且人员精简,命令的上传和下递也极为迅速,而反观我们的海军部只是徒有其名而已,门庭虽然更换了,但效率和官员臃肿的现状却没有任何改变,很多人随意在里面挂一个名就有官坐,就有薪水拿,而那些整日在舰艇上操劳的士兵们的薪水却少的可怜,这如何能鼓动起他们作战的勇气呢,所以微臣认为海军部要想从根本上与先前的衙门机构分离开来,就必须剔除它的一切腐朽气象,赋予它朝气!”

“孝达所言不虚啊,先前的海军衙门的冗员确实非常严重,很多官宦子弟靠捐几两银子就充斥进来了,命令不达,政令不畅的现象极为普遍。现在海军部虽然设立了,其实也只是换汤不换药而已。”

“这其中的情况朕又何尝不知啊,在我大清几乎每一个机构都存在冗员的现象,如果一下子把这些冗员全给清理的话,势必会引起极大的骚乱,于国于民都极为不利啊。”

“皇上,此现象已经成为制约大清发展的一个重要障碍,如果现在再不动手革除这个毒瘤的话,相信它以后一定为祸大清,届时要想再对它动手的话,那可就难上加难了,俗话说:当断不断,必被其乱。现在我们既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就不应该在纵容下去!”

“两位爱卿所言极是,好吧,既然朕已经动手对海军进行改革了,就应该将其改革到底,让其名副其实!两位爱卿,你们回去后,仔细清查一下先前海军衙门的官员任职情况,实行优胜劣汰,对那些能胜任海军部工作的委以重任,而对那些混在里面玩世不恭的家伙,都给朕彻底剔除出去,还有你们可以根据预算情况,适当地增加一下水员的工资,以提高他们作战的积极性。,当然对于那些不学无术的水员也应尽早将他们遣散回家,以免祸及其他人!”

“皇上英明,微臣一定尽心查办此事,恢复水师的活力!”

“两位爱卿,不知对海军还有何意见,尽管道来!”

“皇上,微臣觉得只给予水员们物质方面的奖励还不足取,而应该在精神上也对他们进行适当地奖励,让他们觉得身为大清的一名海员倍感荣耀才行!”

“张爱卿考虑的甚是周到啊,不知爱卿想怎么个精神奖励法。”光绪微笑地说道。

“皇上,微臣觉得称咱们的海军成员为水员,称咱们的海军为水师,这有点太落俗套了。听起来凡是参与海军的成员都是些为生计所迫而被迫参加海军似的,咱们应该为他们正正名!”

“爱卿想如何正名法?”

“依微臣之见,应该将大清的四大水师统一称为大清皇家海军,海军的将领的任命权由海军大臣提名直接交由皇上决定,以杜绝有人通过贿赂大臣以谋取非正当地权益。对于那些作战勇敢、颇有头脑地海军成员,也要不拘一格使用和提拔,以引入竞争机制,改变以往凭资历任命将领的不合理的方法。”

光绪一听张之洞竟然对海军会有如此深的见解,这和那些整日只知读死书的老夫子来说真是有天壤之别啊。

“爱卿的大清皇家海军,真的很大气啊,好,朕就接受你的更名,李爱卿你尽快起草一道诏书,昭告天下,以表明朕振兴海军的雄心。”

“皇上英明,微臣一定照办。皇上,微臣昨晚已经和众大臣就海军的具体装备以及海军基地建设的情况达成了初步的意见,这是我们的计划书,请皇上明查。”说完,李鸿章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小册子,交给了光绪。

光绪接过来打开一看,不禁为李鸿章等人工作的精细大为佩服。里面不禁详细记述了应该如何设计浙江、广东等地的海军基地,以及选用何种水员,甚至如何转移当地的百姓以不妨碍他们的生活都做了认真描述。看完之后,光绪满意地点点头。

“李爱卿,你们的这本计划书很详细啊,朕没什么意见,你们照上面的准备就可以了,朕认为如果一切都进展顺利的话,可能用不了两年,在我大清的土地上又会崛起两支强大的海军,届时可能我们大清的皇家海军就可以和英国的皇家海军相提并论了!”光绪得意地说道。

“如果上面的计划真能实现的话,大清的海军绝对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只是眼下……”李鸿章欲言又止。

“怎么爱卿,有什么困难吗?”

“皇上恕臣直言,这份计划书看起来虽然完美,但只不过是一个空中楼阁而已,因为微臣担心现在大清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银两,所以这份计划只是一个奢望罢了。”说完李鸿章连连摇了几下头。

光绪一听就知道是经费方方面出了问题,看着满脸遗憾的李鸿章,光绪哈哈大笑起来,“李爱卿经费的问题,你不必多忧,朕保证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绝对不会让这个宏伟的计划半途而废的。你说吧,这第一期工程大约需要多少银两。”

看着光绪如此信誓旦旦地向自己承诺,李鸿章竟然有点傻了,他虽然不管理大清的财政,但是对大清财政的窟窿究竟有多大,他还是有所了解的,大量的赔款以及慈禧多年的挥霍,大清的财政早已入不敷出了。要不先前慈禧一不会被逼到要挪用水师经费的路上。而现在光绪竟然拍着胸脯说,钱的方面没有任何问题,这就让人有点匪夷所思了。但看到光绪如此有信心地承诺,李鸿章也就大胆地说出了所需经费的数目。

“皇上,根据第一期计划,主要是想购买两艘铁甲舰和六艘巡洋舰,并先在浙江、广东两地进行海军基地的一期工程,这样总的折算下来的话,大约需要一千万两白银。”

“区区一千万两,朕还可以忍受,好了,朕准了,等一下朕就让会把这些银子拨给你们海军部。”

听到光绪没有任何犹豫就把钱拨下来了,高兴的李鸿章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了,高兴归高兴,但他也纳闷,皇上哪来的这么多银两啊?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