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未来匪王

六指君1 收藏 34 20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未来匪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土匪围攻日本株式会社的尝试很快就土崩瓦解了,鬼子正规军急匆匆的赶来后还没有来得及看到土匪的影子,整个战斗就已经结束,而日本浪人们则追了一百多米就完全失去了土匪们的踪迹。土匪们就像泥鳅一样钻入树林子消失不见。

外面传来鬼子和浪人们的大呼小叫招呼声,宋意有些烦躁的跺跺脚,这种鬼地方实在是一天也不愿意呆下去,天气已经越来越冷了,天气变冷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自己能不能挨过这个冬天还不得而知呢!

对面看守战俘们的年轻浪人听到外面了外面的好消息,戒备心完全放下来了,带着笑脸频频地回头向身后望去。宋意突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虽然这样做也非常危险。

等到浪人再一次回头向后望去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战俘撒腿猛地向五十多米外的浪人扑过去,浪人听到动静慌忙回头,一边大声吆喝着一边飞快的弯腰端起机枪,“嗤!”一把不甚锋利的人造匕首抢先扎在浪人的胸口上,浪人年轻的脸上顿时浮现极大的惊恐,捧着胸口的尖刀“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战俘跑上去紧紧捂着浪人的嘴巴用力拔出了匕首,浪人苍白的脸上立刻变得狰狞起来,想大声喊叫却又喊不出来,正在垂死挣扎的时候,战俘低声咒骂一声反手将浪人的颈部大动脉划开了。

“成功了!”宋意飞快的扒开身边的其他战俘跑上前去,五十多米的距离仿佛一瞬间就过去了,宋意急吼吼的一把抄起浪人的机枪,看到跟上来的战俘吵杂声越来越响,忍不住将枪口对准众战俘们,低声吼道:“再给老子叫一声统统给你们‘突突’了!”

战俘们立刻安静下来了,宋意一边派人到外面站岗放哨,一边快速整顿众战俘,一百一十个战俘很快就被编成了五个小队,由宋意的五个旧部分别担任队长。

“从这里到出口一路上都没有隐蔽的角落,所以我们不可能不会被发现。”宋意给几个部下一一分析道:“我们只能拼命向外跑,在鬼子和浪人们反应过来之前逃出去,即使是被日本人发现、开枪了也不要停下脚步,记住,只管向前冲!”

“有情况!”用飞刀捅死浪人的那个大汉折转回来了,一边跑一边着急的喊道:“快!有两个日本浪人过来了。”

“他奶奶的!跟老子冲”宋意骂了一声端着轻机枪窜了出去,身后一百多战俘也立刻纷纷跟上。

鬼子退走后,汪直跟着游击队回到了王家村,此时的王家村不叫王家村了,房屋倒塌、水源被污染、菜园田地的作物全部被毁,王家村看上去倒好像是一个几十年没有人居住的死村。

这一切都不重要,对于汪直来说最重要的是他的作坊完全被毁了,而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人能够看到经济对于战争的支撑作用,即使是李远强也被局限在自产自足的小农经济上。

游击队对汪直的轻视是有道理的,战争时期的经费是非常昂贵的,与其投入在没有把握的作坊上,还不如用这些钱多养活一些战士。最主要的是,就算汪直能够捣鼓出土制肥皂,可是肥皂又能卖给谁?东洋人卖的洋肥皂那才叫物美价廉。而且最主要的是鬼子的封锁线就摆在那里,根据地的物产根本就不能大量运出去。

汪直惆怅的看着地上支离破碎而腐烂的木头,这些黑色肮脏木块原本一张大门的一部分,不光大门,整个作坊被鬼子和伪军毁灭性的破坏了,也就是说前期的投入完全付之东流。

周围的几个工人直愣愣的看着汪直,工人是拿工资的,对于作坊的去留就等汪直一句话。

“大家先回家去歇息几天。”汪直发现工人们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知道他们的意思,继续说道:“等刘营长回来了,你们就马上赶回来复工!当然,这一段时间的工资照发。”说完对他们挥挥手。

汪直非常罕见的点燃了一根土烟,蹲坐在门口“吧嗒、吧嗒”的吸起来,想想也觉得郁闷,刘云才出去没多久整个游击队几乎没有人重视自己了!

一丝丝的烟雾慢慢的腾起来,刘云的笑容在烟雾中渐渐的浮现出来,整个游击队、不!回国后所接触到的中国人之中只有刘云一个人说过“商业立国”,就因为这一句话让汪直果断放弃了国军间谍的身份。若论志同道合和价值观念,整个游击队也就只有刘云一个人!

哼!作坊做出来的东西怎么会买不出去?当初和刘营长一起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这才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加激进的人,刘云说过,为了赚钱,哪怕做出来的东西是卖给日本人也是允许的!当然,这些东西必须是高档消费品,绝对不能允许和杀人的武器有任何关联。

汪直深深地吸了一口土烟,让烟雾在肺腑中酝酿了一番后才慢悠悠的吐了出去,这个世界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首先,刘云对日本人进展神速的攻城略地没有任何忧虑感,一丝一毫也没有!他仿佛根本就没有操心过亡国之虑!再次,刘云在很多时候也和李远强有相当大的差异,按道理来说同样的红军干部应该大致一样吧!可是他们所奉行的政策却绝然不同,甚至刘云的口音也不是正宗白话。

刘云是实用主义者,甚至还开玩笑着说“为了金钱可以考虑将灵魂卖给魔鬼”这么一句话,这句话让人的心理有时候很难承受……,咦?不对呀!刘云是怎么知道这句西方的谚语?

良久后,汪直吐掉短得不能再短的烟屁股,站起来离开破碎的作坊。现在能做的也就只能等待刘云回来了。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能够理解自己的人,那么毫无疑问就是刘云。

将受伤的战士收集起来后,刘云一边给战士们包扎伤口,一边看着地上的鬼子尸体,注意到很多小鬼子的头盔甩落到一边,记得自己刚刚来到这个年代的时候,没有头盔的日子还真的蛮难受的,打鬼子是时候总觉得头上少了一些什么“盖着”。刘云知道那是自己长期养成的习惯,每个特种兵都很倚重自己所熟悉的装备。一旦缺少了就会心里不踏实,而头盔是更是装备中的重中之重!

“同志们!”刘云对战士们大声喊道:“每个人带一顶头盔。”这个头盔是好东西不能浪费了,最主要的是以后一定要自己做头盔,哪怕是用生铁皮也要做!当然,刚开始的时候还就只能用铸铁制造,为了让战士们舒适,内层可以垫上一些布片棉花等柔软的东西防止撞击。

闻讯后,几个还能战斗的战士每人捡了一顶头盔戴在头顶上,刘云正要继续和一边打下手的“小黑子”说话,“哗啦”一声从镇口处突然冒出了上百号人,一个个手持砍刀火铳伤气腾腾的样子,最不济的也拿了扁担等“凶器”,刘云一愣,用疑惑的眼神向小黑子望过去。

小黑子飞快跳上健马,对刘云说道:“长官稍等,我去去就来!”然后不等刘云搭话就向人群疾驰而去。小黑子一边骑马奔向人群,一边带着兴奋的口气大声喊道:“大家少安毋躁,咱们镇上的鬼子已经被全部消灭了!”

那个叫林慈的中年人看到小黑子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远远的看到一地的鬼子尸体后,又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难怪镇上没有一个鬼子了,原来全部被消灭在镇外了。

小黑子将林慈引到刘云的面前,恭敬地说道:“长官!这是我叔叔,叫做林慈。”

林慈从小黑子的嘴里知道刘云等人不是土匪,而且又看到满地的鬼子死尸后,心中的轻视早就无影无踪了。

林慈也学着小黑子那般客气的打了一个拱手,恭敬的说道:“长官的队伍杀倭人是在是大快人心!也着实辛苦了,兄弟我是镇上林家二族长,镇上略备薄酒,请长官一行人移驾镇内小饮几杯如何?”这年头虽然鬼子万万不能得罪,但国军也不能放弃,鬼子实在是太坏了!

刘云摇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说道:“谢谢,二族长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下次一定光临!”停顿了片刻后又马上不放心的问道:“这附近有鬼子的据点吗?据点近不近?”

林慈想了想后,说道:“长官!附近除了两个一百多个‘皇协军’以外就没有鬼子了。”

听到这话后刘云略微紧张的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但是依然不敢继续逗留在这里,免得夜长梦多,指着小黑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去问问你叔叔,你去当兵你家里人会反对吗?”

听到小黑子要当兵,林慈顿时大惊失色,正要说话小黑子却抢先说道:“长官多虑了,我自己要当兵关家里人什么事情?”又好没生气的对着林慈嚷道:“叔,这件事情你别管!”

林慈一把将小黑子拉到一边低声劝导起来,刘云看在眼里觉得好笑,小黑子明显就是大家族中的那种小少爷,现代社会的小皇帝,做事情的兴趣来得快去得也快,绝不是什么当兵的材料,心理素质可能还不如潘贵二。

小黑子被林慈唧唧歪歪的劝导弄得烦躁起来,猛地一把甩开林慈搭在肩膀上的手,大声吼道:“老子就要去当兵!你能奈我何?”说完不再搭理林慈,向刘云这边飞快的走来。

林慈也被小黑子弄得满肚子的火气,一边追一边吼道:“林黑羽你这个畜生!给我站住!”飞快的追上去一把抓住小黑子的后衣襟,小黑子大怒!立刻不甘示弱的回头和林慈扭打起来。

刘云轻轻的摇了摇头,小皇帝!还真是一个小皇帝!这种小皇帝的可不能收。正在低头思考的时候,突然思维被什么卡住了,林黑羽?暮云镇?难道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大土匪林黑羽?刘云皱着眉头向后望去,小黑子满面稚气的脸上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难道真的是他?

林黑羽是解放战争期间“崛起”的新兴超级大土匪,他的一生非常曲折离奇,在抗日战争期间也曾要入伙八路军,并且还集结了几十号人去投靠八路军,可是接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而没有成功,后来也曾经和八路军合作打鬼子,并且一直与八路军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但是进入解放战争后,作为革命老区,土改组进入暮云镇平均田地的时候,林黑羽和共产党的关系迅速恶化了,他带人专门捕杀农村干部和进步村民骨干。

全国解放后,历次的大搜捕也没有奈何得了他。就这样林黑羽居然在山野中“纵横”了十年,被人民公安机关抓捕归案之前抽冷子残忍的杀掉无辜平民足有三、四百。

解放后林黑羽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灭门,弄得农村基层干部闻“黑”色变。最血腥的一次灭门发生在1959年,他将本族一个“叛逆”族叔全家十口人残忍的分尸了,连无辜小孩子都没有放过。

这件血案很快上传到省里大领导的耳朵里,知道这件事情的领导没有一个不“拍案而起”的,很快,省委经过集体讨论,勒令蓟县的公安局长“下岗”,然后从省里抽调精锐的公安战士下到蓟县进行拉网式收捕。也就在1959年的冬天,林黑羽终于被缉拿归案。

据资料记载,林黑羽被抓获的时候,胡子拉渣、浑身肮脏、气味难闻形同野人状,十年的非人生活同样给林黑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被包围后只稍微作了一番反抗后投降了,然后低声下气的向公安战士乞求食物衣服等物品。

但当时公安战士恨极不肯给干粮他吃,反问林黑羽躲在山上吃什么,林黑羽很自然的说自己都是生吃山上的小动物、野菜、或者干脆下山偷东西吃。

押解回来的途中林黑羽自知必死,反而笑眯眯的给沿途围观的老百姓打招呼,只是老百姓始终不敢“回礼”,公安战士看到林黑羽如此的猖獗,不得不将林黑羽的嘴巴牢牢堵起来……

在公审前夜,林黑羽将自己的裤子系在房梁上,彻底了解了自己。

康富一手提着马常青多处卷刃的大砍刀,一手扶着歪歪扭扭的马常青,看到刘云望着林黑羽发起了呆,大声喊道:“营长!很难办呀!咱们的伤兵太多,没办法全部带回去呀!怎么办?”

林黑羽立刻对身后的族人喊道:“你们快过去给长官们收拾收拾,再找几个人将国军伤员全部抬回去。”

虽然林黑羽以后的归属问题很难确定,但是刘云还是挺感激的,要不然这些伤员还真伤脑筋!微笑着对林黑羽说道:“谢谢你了小黑子……”下面的话却说不下去了,又发起了呆。

林黑羽得到表扬后,立刻受宠若惊的说道:“长官说笑了,区区小事又何足挂齿?!”

刘云大脑的脑浆开始急剧的翻滚起来,究竟要不要将林黑羽招揽到麾下?如果林黑羽以后还是按照历史的痕迹蜕变成超级大土匪,那么对于自己的仕途肯定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因为他是自己招揽进游击队的,别人就会说“刘云的人犯事了”,自己可不想在文革的时候被人揪住小辫子不放!比自己功劳高得多、政治资本大得多的人还不是说打倒就打倒了?!

林黑羽看到刘云心不在焉的样子,关切地问道:“长官您怎么了?”说完就要去扶刘云。

刘云还在惦量事情的利害关系,林黑羽极有可能是林氏家族的未来继承人,极可能就是共产党铲平农村氏族势力的时候,林黑羽这才与共产党的冲突激烈爆发。

只是现在的林黑羽显然还没有到穷凶极恶的地步,当然,和一般的青年人比起来,林黑羽更加冲动、不计事情的后果。想到这里刘云又想到了李向阳,心中一痛,那个小子终于还是被战争所淹没了。

在林黑羽的手刚刚接触到刘云身体的时候,刘云也终于下定了决心,人是可以变的,只要从现在起严格管教小黑子,彻底改造小黑子的思想,强迫他从狭隘的氏族观念中走出来,凭着小黑子的天赋也不失为游击队的一把尖刀。

想到这里刘云眼睛眨也不眨的冷冷的盯着林黑羽,冷峻的眼神只盯得林黑羽心头一阵阵发毛,不由自主地慢慢低下头来。

“你是不是想要当兵?”刘云冷峻的问道:“你往那边看去!”说完抬手对着几十米外一指,那边有战士找到了一个重伤未死的鬼子兵,鬼子兵低声地哀号着,满是鲜血的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

刘云抬驳壳枪“啪”的开了一枪,那鬼子伤员的脑袋上立刻迸裂出一朵“鲜花”。

刘云吹了吹枪口上的硝烟,冷酷的说道:“当兵打仗不是小孩过家家,如果谁敢不服从军纪,他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又指指自己的脑袋加重语气说道:“一旦参军就别想回家了,胆敢当逃兵脑袋是要开花的!”说完瞪着眼睛看林黑羽的反应。

刘云还是小看了林黑羽,林黑羽很快从刘云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对刘云高声说道:“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别人做得到我一定可以做得到,如若违反军规长官可以随时取我的性命!”说完又重重的一把推开上来劝解的林慈。

林慈哪里肯让林黑羽去当兵?也不搭话,再次上前一把抓住林黑羽就要往镇里面拖。

林黑羽大怒!跳起来对着自己的叔叔就是“啪”的一记响亮的耳光,又飞起一脚将林慈揣倒在地上,居然觉得还不解恨要继续上前殴打。

刘云冷冷的看在眼里,心头已是大为不满!

林黑羽捏得紧紧的拳头抡起来后,第一拳头就将林慈打得满脸开花,林慈正待再次挥拳,却不料有人在身后紧紧地拽着自己的手腕,力气好大!死力挣扎一番后手腕处却传来一阵阵剧痛,林黑羽咬着牙齿回头看到底是谁捏着自己手腕,一看之下满脸的怒容立刻冰释了。

刘云冷哼一声后抓着林黑羽的手腕将其大力甩了出去,一声惊呼后,林黑羽在地上连续几个翻滚摔得灰头土脸,刘云连头都没有回,将林慈从地上扶起来,拍掉其身上的灰尘。

林慈对着刘云苦笑一声,擦掉鼻子上的鲜血后,摇着头对刘云说道:“让长官见笑了!”

镇上的族人看到刘云将林黑羽摔了一个灰头土脸,一个个开始对刘云担心起来,林黑羽非常好面子,一旦发飚可不管什么天神地刹,今天的事情林黑羽绝对不会就那么甘休。

除了方双等四人到树林子里搬运战士遗体暂时没有回来以外,周围的战士们已经将战场打扫干净了,受伤战士的伤口基本上被简易包扎完毕,战死战士的遗体都整齐的摆放在一起,脸上的血迹也被小心的擦拭干净,不能带走的武器、损坏的武器被整整齐齐分两堆码放着。

看到刘云突然将别人凌空甩上天,马常青、康富、潘贵二等一干队员们纷纷涌过来,林黑羽的脸上擦掉了一皮,血顺着脸霞流了下来,坐在地上发了几秒钟的呆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吃了天大的亏,

林黑羽不敢找刘云的晦气,而是将满肚子的怒气发泄到了林慈的身上。“我杀了你!”林黑羽大吼一声后,拔出一把锋利小刀向林慈飞快的扑过来。

林慈顿时大惊失色,指着越来越近的林黑羽正要说一些什么,冷不防刘云回身一记侧踢,“通”的一声闷响,正中林黑羽柔软的腹部,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林黑羽立刻痛苦的捂着肚子呛啷后退几步,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手中的小刀再也握不住“呛啷”一声掉在地上。

看到林黑羽连连吃亏,林慈悬着的心才落回肚子里面,甚至还有丝毫的快意,在族中几乎没有人敢拂逆林黑羽,自己虽然是族长的第一继承人,但是也着实不敢招惹这个小阎王!

刘云指着林黑羽对林慈说道:“二当家的,这个人我要了。”说完不管林慈的愕然继续说道:“军令由不得你反驳!而且玉不琢不成器,这小子实在是太顽劣,但现在管教还来得及,否则以后必然是一个大祸害!”

林慈哪里肯让林黑羽去当兵,回去了老族长还不大发雷霆?正要表示反对,刘云一把拉过林慈,在其耳边低声说道:“鬼子死了这么多人,如果镇民不死伤一点,我很怀疑鬼子会不会对你们开刀?!”又指着林黑羽恫吓道:“如果我是鬼子,我首先就会对小黑子开刀!”

林慈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林氏家族和鬼子的关系一向是水深火热,在祠堂氏族的暗地支持下,镇民们甚至将自家的菜园毁掉,这样做可以让鬼子没得新鲜蔬菜吃。这次鬼子吃了这么大的亏,如果不报复那就真的有鬼了!而且小黑子留在镇上也的确是祸害。

林黑羽挣扎着站了起来,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瞪着刘云,刘云不经意间回头看到了满脸怒容的林黑羽,仿佛当林黑羽不存在一样又转头和林慈谈话,这种漠视让林黑羽彻底爆发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