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一十三章 美国佬

六指君1 收藏 40 73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一十三章 美国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东北虽然是日本关东军苦心经营的大本营、生命线,但是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仅仅是频繁不断的暴动、流窜的胡子,就足以让关东军头疼得要命,再算上“抗联”的攻伐,“满洲国”每年都要损失好几千日伪守备部队。

所以关东军并非不可战胜!在白山黑水之间、山林密布之处,可是打游击的好地方!只要先遣队能抗得过鬼子大范围、长时间的“围剿”!东北并非不能成为一个新战区!

为此,刘云决心建立中国第一支山地部队,然后以该山地部队为核心,在林西以北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再以此根据地为依托进入“满洲国”腹地,直至最后组建军分区。

(注:在现代战争中,山地部队跟空降兵、陆战队一样都属于陆军的精华,其编制装备训练后勤等都有非常明显的特殊性!

在二战期间,美军、前苏军都编有正规山地师,日军的基本单位是师团,分为“驮马制”和“挽马制”,其中“驮马制师团”就具备山地战能力。)

在随后的人事安排上,刘云从教导营、主力部队挑选了精锐骨干组建新编山地营,提拔军事过硬、作风勇敢的连级小干部苏世昌担任山地营营长(两连编制),给他的老上级副政委王东华作通了思想工作后(军分区的干部们大多不看好刘云抽调兵力挺进东北的事宜),将其调出主力部队担任山地营教导员。

刘云对于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绥南主力有绝对信心,只要稍微进行一些有针对性地训练,配发丛林、山地战的装备,中国第一支山地部队很快就能具备战斗力,但是对那些“满洲国”的“解放兵”可就没有多少底了,他们的忠诚度和战术能力要差得多。

练兵操场上,林黑羽带着一百多个高大健壮的“战士”站得笔挺,虽然都是些棒小伙子,并且也都穿着八路军的军装,但是他们的精神状态大多有些萎靡!这使得旁人一眼看上去,就能够把他们和一般八路军战士区别开来。

几百米外,刘云正带着一列队伍急速跑过来,他们分别是新组建的山地营和担任教官的教导营一部。

“立正!”林黑羽一声大喝。

“哗啦、哗啦!”一阵声音后,杂牌们纷纷站得笔挺。

“司令员!”林黑羽快步向刘云迎过去,略带疲倦地说道:“他们都是俘虏中的积极分子,这几日我挨个地把他们挑出来了!”

这些原“满洲军”俘虏在政治处主任冯铁等人的教育下,做通了思想工作,采取了自愿加挑选的方式进入山地营。

“干得不错!”刘云点点头表示赞许。

在刘云说话的短暂时间内,跟在身后的绥南部队迅速摆好、拉直了队形,雄赳赳气昂昂地看着对面的往日俘虏、现在的新兵。

“请稍息!”刘云看了看这些新参军的“解放兵”,笑着问道:“这段时间同志们还过得好吗?”

在一片沉默中,“解放兵”们不自觉地互相对视着,却就是没人上前说话。

“你们是什么人?”刘云突然提高声音问道。

“我们是中国人!”新战士们稀稀拉拉地传来几声回应。

士气好像不高呀!刘云默默地看了看“解放兵”们,对身后的王东华低声吩咐道:“待会儿把这些人打散编入连队!”

经过这一百多个“解放兵”的补充,山地营预定的建制才算彻底完成。

“这些人可靠吗?”王东华皱起了眉头,溜溜地看着士气不高的“解放兵”。

“满洲国”内可不比关外,万一这些人投敌叛变怎么办?!而且王东华还对这些“解放兵”的战术能力很担忧,他们能配合先遣队精锐的老战士吗?!

“现在可没有条件挑三选四!他们都是必不可少的‘眼睛’!”刘云打断王东华的沉思,笑着说道:“你现在是这支部队的教导员!教导员是干什么用的?战士们的战斗力高不高,和部队的政工干部有很大的关系!我把这支部队交给你,你就要给我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好、好吧!”王东华勉强地点点头。

实际上王东华除了对“解放兵”的忠诚度、战术能力表示怀疑以外,还对挺进东北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因为远离根据地,使得部队的粮食、装备和人员都没有着落!不然为啥第一批、第二批先遣队坚持不住?!他们打游击反而把自己给打垮了!

“同志们!”刘云从两溜人墙中缓缓地走动,看了看自己的“原装”部下,又看了看那些萎靡不振的“解放兵”,大声说道:“为了训练你们的战术技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时间内,你们将会面临超负荷训练!但是我不希望有一个干部战士被淘汰出去!”

绥南老八路们一脸期待地看着刘云,而“解放兵”大多没有什么表情波动。

沉默了片刻,刘云郑重地说道:“从今天起由教导营的教官训练你们,半个月后北上进入无人区找鬼子进行实战演练,一个月后正式出征。”

实战演练是最好的训练场,“解放兵”只有通过和老八路并肩作战、同生共死,一起享受浴血奋战后的胜利滋味,才能算是彻底融入了八路军。

苏世昌飞快地给几个骨干使了一个眼色,紧接着老八路们一起大吼起来,“保证完成训练任务!坚决挺进东北光复我大好河山!”

“不错、不错!”刘云频繁地点头,还是自己的兵好,赞扬道:“有士气就好!”

对面的“解放兵”虽然被冷不防吓了一跳,但是心里却并不觉得咋的。特别是那些原“满洲国防军”,在他们看来哪怕八路军的训练强度再高,也达不到日本教官的那种程度。更何况当初之所以被八路军击败、乃至俘虏,是因为他们人多,并非“满洲军”技不如人!

但是在接下来的第一天训练中,“解放兵”们几乎都跌破了眼镜,纷纷大呼“太累”。

在刘云的亲自带队下,新编山地营全体官兵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俯卧撑一鼓作气做一百个以上老八路不喘粗气;能够连续举起四十多公斤重的石锁五十次以上;练瞄准,必须枪尖挂两颗手榴弹,两个小时之内不准动分毫;练刺杀;冲五百米障碍……

忙了一天,不但新战士们彻底不能动弹了,连同大批老八路都被累趴下,而实际上“走打吃住藏”这五项都还没有展开呢!

夜晚,新编山地营夜宿野外,枯燥而难听的夜风呼呼刮着。刘云带着几个干部巡夜视察营地完毕后,刚刚睡下没多久,却突然听到一阵持续的“簌簌”声。

“同志!”刘云轻轻地扒开一个战士的行军毯,轻声问道:“你是不是想家了?”

“原来是长官!”那个满脸稚气的新战士有些慌乱地抹掉泪水,没料到这么小的声音都被人听到了,如果是吵醒了日本教官,这个时候已经挨皮靴了。

“还是叫我司令员吧!”刘云一屁股坐在地上,笑着说道:“在部队里没有啥不顺心吧?”

“没有!”战士立刻摇头,可是突然想到八路军是不允许撒谎的,又慌忙点头,“是有一点点想家了。”

“一个月后部队就会向北开拔!日本鬼子现在这个时候正在大搞‘并屯’,你们回去后就可以解放他们了!”刘云又笑着问道:“你为啥要加入八路军?在部队还过得好吗?”

“俺娘说了!当兵打仗、吃粮卖命天经地义!”战士并没有意识到话语中的错误,继续说道:“长官,我说句掏心窝子的感谢话,在八路军当兵要比在‘国防军’当兵好得多!原先那些当官的特欺负人,汉族又和满、蒙族对立严重……”

刘云安静地听了良久,虽然脸上笑眯眯的,但是心里却在叹息。

这支新组建部队中的“解放兵”文化素质、忠诚度实在是不高,甚至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中国所有伪军部队的缩影。所以,对部队的政治思想教育绝不可放松,山地部队北上之际,还必须要给他们配上一个文化教员。

第二天一大早,刘云回军分区司令部,剩下的训练任务全部由教导营负责指导完成。

第三天,教导营传授了野外伪装技巧;第四天,教导营传授野外生存技巧,学习设套捕获野生动物;第五天教导营传授制作雪橇、学习滑雪,以便于将来在山林间增加机动力……

从一天天的训练中就可以看得出差距,原八路军战士不过是“回炉”而已,赶得上训练进度,而那些新战士的战术素质则远远跟不上老八路。

第十天,精疲力尽的山地营战士每人都领到了崭新的背包、小巧的山地镐、砍刀、绳索等装备,这些都是刘云亲自在服装厂、兵工厂监督下制作出来的,除此之外,狙击手们还领到了几杆宝贵的九七式狙击步枪(普通三八式步枪带四倍倍数的瞄准镜)。

第十二天,教导营一部辖山地营,在临时队长杨先问的带领下,仅仅携带三天的炒面就外出长途奔袭,进行初次实战演练。在此期间,山鼠、野兔将是战士们果腹的美味,还有漫山遍野多达十多种可食用野生植物。其中“主食”是漫山遍野丛生的野生蕨菜、薇菜、刺嫩菜、野黄花菜等。

第十五天,演习部队绕由长城外的荒无人烟之地,从后方走张北北上。因为不能走张家口北上,所以这条路就是部队北上的唯一道路,以至于在荒漠中行军的时候,演习部队甚至连续几天也碰不到几个人。

第十八天,演习部队偷袭了鬼子监视边界线的一个小哨所,驻扎的一个鬼子小分队被迅速消灭,只有两个在外巡逻的鬼子骑兵仓皇逃走。此战八路军缴获了十几匹军马。

野外丘陵地带。“小鬼子从要塞派出了大队人马追击我们,大概还有十分钟的路程。”苏世昌跳下疾驰的战马,一脸急迫地问道;“要不要把他们给包了?”

“各单位立刻隐蔽!把迫击炮架起来!”临时指挥官杨先问不假思索地命令道:“准备全歼这股尾随之敌。”

伪装是八路军的强项,木板、树枝、一堆泥土就可以迅速构筑一个带伪装顶的单兵阵地(工事),而且视界良好,隐蔽性也比较强。

鬼子的侦察尖兵鬼鬼祟祟地从八路军眼皮子底下过去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鬼子一个小队迅速进入了我演习部队的伏击圈。

在草丛和黄土之间,一杆九七式狙击步枪伸了出来,透过四倍瞄准镜,可以清晰地看到鬼子小队长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正混杂在队伍中急速奔跑。

在伏击圈的三个制高点上,三挺机枪纷纷露了出来,黑森森的洞口直指下面的日军守备小队(三角伏击阵地——用三挺冲锋枪构筑的单人阵地能够在一瞬间消灭一个排。这是抗美援越的丛林战中,中国的军事教官教给越南人的一种伏击战术)。

#

在教导营正准备伏击鬼子小队的时候,刘云和特科队员们正在忙乎另一件要紧的事情,到火车站去接应华北“抗日锄奸团”的成员。

有些破旧的火车站内稀稀拉拉地没几个人,来回走动的巡逻队反倒比客人多。不过只要稍微注意一点,还是可以在墙角等一些不易察觉的地方发现弹坑。

“哥!”李向阳看了看身旁的大胡子,低声问道:“为啥你还要亲自出来?这里太危险了!”

“因为国民党方面也在竭力争取他们,咱们八路军要啥没啥,所以只能以诚待之!”刘云摸了摸下巴的假胡子,笑着解释道:“老蒋能够亲自为死难的‘锄奸团’高级组长、站长主持追悼会,我们自然也不能落后输给他们!”说完后顺便看了看墙壁醒目之处的一张通缉令,上面都是铁道游击队几个“罪首”的名字和画像。

“他们有那么重要吗?”李向阳还是有些不理解。

“因为……”刘云很随意地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因为绥远地处偏僻,粮食和补给不易,使得部队的发展进入了瓶颈期,所以向外地发展势在必行!”

绥远虽然算不得主要战场,但是并不代表绥远的情报站就不能进入日本华北方面军的核心地区,一旦“锄奸团”为绥远所用,并且在绥远的资助下发展壮大,仅仅从获取情报的方面来看,就会给其他战场的兄弟部队带来莫大好处!

更何况在抗战结束的初始阶段,绥远的大批日本商人、蒙奸、汉奸携带着搜刮而来的滚滚财富沿平绥路撤往北平,其中不乏珍贵的国家文物。所以在平绥线沿途建立数个地下武装组织势在必行,除了彻底控制这条财富线以外,还可以为将来大部队迅速沿张家口挺进东北创造良好的条件。

当然,除了为战争方面考虑以外,刘云还打算从这些知识分子中挑选合格的人才培训,以作为将来地方上的接管干部。

“多~~!”火车震耳欲聋的吼叫声越来越近,站台上稀稀拉拉的迎接人群开始骚动起来。虽然绥远地处荒凉,加上战乱不断,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多,但是平绥线上的客运列车进出绥远的时候,依旧满载着收购皮毛的商人、日本军人的家眷、一些日本破产淘金者等等。

一身邋遢的李向阳举着一块木板,迎着下火车的人群大喊:“卖药材啦!”因为形象过于恶劣,别说没人上前看药材,甚至还频繁招来旁人厌恶的眼神。

人群中十几个才下火车,穿着崭新西装、风度翩翩的年轻人闻讯立刻看过来,互相对视一眼后飞快地向李向阳赶过来。

李向阳看了看那十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忍不住皱起眉头低声骂道:“人摸狗样!”

远远投来的蔑视眼神让几个为首的年轻人稍微一愣,略作停留犹豫了几秒钟后,又加快脚步向李向阳这边赶过来。

近了后,为首的年轻人警觉地向四周瞟了瞟,低声问到:“请问你这个蝙蝠怎么买?”

“万金不换!”李向阳大咧咧地说道:“但遇有缘人则免费赠送!”

“我们的人全都到了!”为首的年轻人立刻低声说道。

在一旁暗中观察的刘云却有点惊讶,因为这些做贵族子弟打扮的“锄奸团”成员中,居然混了一个“洋人”,这是怎么回事?

野外,一只小小的武装马帮行走在一望无垠的平原上,十几个人的手枪队(特科)将刘云等人团团围在中间。

“大家好!能做个自我介绍吗?”刘云笑着问道。

为首的年轻人笑了笑,礼貌地说道:“我叫邓海公,是他们的组长。”又反问道:“请问您是?”还没等到刘云回话,前面突然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好像有不少骑兵正在急速接近。

“不好!有情况!”李向阳迅速对队员们大声喊道:“立刻下马准备战斗!”

“锄奸团”的十几个人立刻紧张起来,早就听说绥远的土匪、溃兵、特务横行,没想到才下火车就遇到这种事情。

“哥!”李向阳跳上一匹战马,“我去去就来,看到底是谁这么张狂!”

“去吧!自己注意安全!”刘云头也没抬,飞快地组装一门被拆散成零件的迫击炮。不待李向阳策马跑出两百米,就迎面遇到了一百多蒙古族土匪,双方开始交涉起来。

“锄奸团”的年轻人纷纷踮起脚观看,远处那些土匪纷纷将枪口对准了李向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土匪突然全部面露惊讶的表情,然后又“呼啦”一声集体向来路逃窜,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就只留下了一片灰尘。

“这里地处火车站附近,每逢有火车停留,就会不是地有土匪过来打‘秋风’!”刘云停下手中的活计,将迫击炮递给一个队员拆解,指着那些远遁的土匪解释道:“本地的土匪成分复杂!刚才的那些人并不是一般的土匪,而是某个蒙古部落蓄养的小型抢劫队。”

“锄奸团”的成员们虽然对初遇土匪感到惊讶,但是对那些蒙古劫匪莫名其妙地逃跑更感兴趣。

“绥远的条件果然艰苦!”邓海公看了看正在急速向回奔的李向阳,摇着头说道:“不知道这个同志都说了啥,居然把这么多人都吓走了!”

“他就是李向阳!”刘云笑了笑,吹嘘道:“在绥远日本人悬赏捉拿的头号‘罪犯’之一!在绥远没人不怕他!”

“那么您呢?”邓海公饶有兴趣地看着刘云。

“我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刘云看了看那个一直没说话的洋人。

“您在说谎!”洋人终于说话了,盯着刘云用纯正的北平话正色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您应该是大名鼎鼎的刘将军!”

“咦?!”刘云有些惊异,“您又是怎么知道的?”

“日本华北方面军已经将您列为重点分析的国军将领了。”洋人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是美国旅行家安杜鲁,很高兴在这里见到刘将军!”说完伸出了手。

“你好!安杜鲁!”刘云礼貌地和安杜鲁握手,又好奇地问道:“您是怎么和他们走到一起的?又为什么要到绥远来?”

“因为我在天津地区干了一些日本人不喜欢的事情,为了保命我只好跟着邓海公一起逃过来。”安杜鲁无奈地耸耸肩帮,有礼貌地笑着说道:“只是我没料到能遇到绥远大名鼎鼎的刘将军,真是太荣幸了!”

“您过奖了!认识您我也很高兴!”刘云礼貌地笑了笑。

“原来您就是刘将军!在下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邓海公大喜过望地看着刘云。没料到这个身穿长袍马褂的大个子居然就是刘云,其他几个“锄奸团”闻讯也纷纷惊讶地围上来。

通过“微服私访”,刘云顺利地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好印象,使八路军从国民党手中争夺这些知识分子开了一个好头!

深夜,快要接近根据地、穿越日伪军封锁线的时候,刘云突然又想到一个紧要的问题,那就是不知道这批“锄奸团”的身份到底高不高!

“你们‘锄奸团’以后会派多少人过来参加训练?能顺便介绍一下你们组织内部的运作情况吗?”刘云看了看并肩而行的组长邓海公。

“报告司令员。”邓海公恭敬地点点头,“我们这个组有六十多人,这次我带来的人手都是我从各个小组、学校内挑选出来的,可惜……”说到后面却突然止住了,神色也很黯淡。

“有什么话就只说了吧!”刘云笑着安慰道:“是不是整个组织被日本人给打残了?那也没关系,以后再扩建就是了,到时候我们军分区将无条件的支持‘锄奸团’,包括财力和物力。我可以现在就给你打包票,你们来多少人我就给你们训练、武装多少人!”

还有一句话刘云没说,到时候八路军肯定会派遣情报小组,跟着学成毕业的邓海公返回平津地区,直至进入“锄奸团”内被发展党员和组织、在平津地区建立牢固的地下党。

“唉!不是这样的!”邓海公为难地看了看刘云,轻轻摇着头说道:“关于是否进入绥远地区接受训练,在我们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吵,后来直接导致了我们‘锄奸团’内部几个小组的分裂……”说完后很难受地看着刘云。

“锄奸团”一直由国民党军统派员传授爆破、暗杀技术和搜集情报的知识,所用的器材、枪支弹药、活动经费等,均由军统华北区供应,这也就是邓海公等人的主张得不到其他组支持的原因。

“啊?!”刘云惊讶地皱起了眉头。

虽然国共双方都在竭力争取地方上的势力,但是认“正统”的人毕竟还是占多数,而且从邓海公的神色来看,他们在内部分歧上肯定处于劣势。

片刻后,刘云笑着安慰道:“别难过了!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就知道了,训练完毕后,你们回去了就好好地干一番大事业,让他们那帮人后悔莫及!”

“哼!”李向阳忍不住一声冷哼,不屑地看了看那些爱干净的白面小生,特别看不惯他们那种小心翼翼、生怕吃到灰尘的样子。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先由特科的几位同志负责招待你们!等到教导营回来了,由他们专门负责训练你们。”刘云对李向阳一指,笑着说道:“今天休息一天,从明天起你们白天的时间归他,晚上的时间归我!”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要争取他们向党组织靠拢,给他们打上GCD的烙印。

“好的!”邓海公想了想,笑着说道:“不过明天我想先到四周看看。”那个美国佬安杜鲁顿时来了兴趣,也期盼地向刘云看过来。

对于绥远八路军的运作,不明所以的人都充满了好奇,“锄奸团”和安杜鲁也不例外。

“好的!明天你们就休一天。”刘云看了看一干急于考察根据地的“锄奸团”成员,又笑着泼下一盆冷水,“不过你们必须遵守纪律!不能去的地方不要去。”

为了避免成员中参杂国民党特务、堤防安杜鲁收集情报,这样做是必需的。

“锄奸团”的成员们倒是没什么,军队本来就是这样!安杜鲁的神色却明显有些失望,喃喃地说道:“哦!这样不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