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八章 财源滚滚

李梦 收藏 3 9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八章 财源滚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昨夜美美地睡了一大觉后,光绪早早地就起床了,但依据常今天规不是上朝的日子。虽然光绪现在的精力异常充沛,他也希望能天天坐在朝堂上做一个勤政的皇帝,但囿于祖规,光绪也就暂时决定不去上朝了,他闲来无事就在毓庆宫里和一个小太监下起棋来,正当两人厮杀的难分难解的时候,一个小太监匆匆地跑过来说道:“皇上,户部尚书阎敬铭求见。”

皇上一听阎敬铭这个掌管大清财政的人来了,心里就极为高兴,心想不知上次交待他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他急忙喊了一声,“宣他进来。”

“宣阎敬铭见驾。”

不一会,阎敬铭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过来,“臣阎敬铭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阎爱卿快快平身,不知朕上次交待你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朕可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皇上,微臣可能要你失望了。”说完,阎敬铭叹了一声气。

“怎么?莫非朕的希望泡汤了。那你究竟接管了多少银两。”

“回皇上,微臣仔细核查了一下整个颐和园工程的所需费用,据奴才保守估计此项工程至少耗费了大约两千万两白银,除去工程出始阶段所耗费的大约二百万两,现在至少还应该剩余一千八百多万两,可经过微臣仔细核查,查到手的仅有六百多万两。只是剩余银两的三分之一。”

“才六百多万两?怎么会这么少,其他的银两都跑哪里去了。你向朕如实讲来。”气得光绪在房间里来回走个不停。

“皇上如果微臣没猜错的话,这笔银两一定是被人挪用了,微臣曾经对颐和园工程所用的材料做过一个详细的调查,即使将整个工程办下来,也只不过需要大约八百多万两白银,而他们却在第一期工程的时候就向国库申请了两千多万两,由此可见其中有多大的猫腻了,所以微臣断言其中的银两一定是落入了那些经管工程的人手中了。”

“可当初经管工程的是醇王奕缳,难道你怀疑是醇王中饱私囊了。”

“微臣不敢,微臣深知醇王对我大清的一向忠心耿耿,绝不会干出这丧尽天良的事,据微臣私下了解,当初醇王为了能完成慈禧的催逼,都拿出了自家的财产来弥补亏空,以保证工程能如期进行,醇王是绝无可能贪污工程款项的。”

“你明白就好,不是醇王那又会是何人呢?”

“皇上,难道您忘了醇王只不过经管了工程几个月而已,以后就遭奸臣陷害,不得已而离职了,接替他的是以世铎为首的一伙佞臣。”

“当时朕正在巡阅北洋水师呢,对其中的人事变更,还真的不了解。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颐和园工程的所有经费一定是都被他们侵吞了。世铎在大清朝是有名的贪污大王,朕想他一定在其中捞足了好处。”

“皇上,世铎确实从中捞取了不少好处,但不久由于渎职被您处斩以后,工程又转到了铁帽子集团手里,对工程受益最多的应该就是这个集团了。”

如果阎敬铭不仔细说明其中的曲折,光绪还真不了解这么大的一个工程竟然多次易手呢。光绪明白在工程初期,一切还都是比较明朗的,想当初奕缳为了节省开支,对工程严加管理,一切材料的运输都亲自过目,以防有人从中作梗以捞取巨额利润。但工程落入世铎之手后,光绪很快就亲历了一次李连英向李鸿章所要军费的事情,看来世铎他们接管工程后,已经开始将其作为一个发家致富的捷径了,接下来的奕淙、奕匡等人甚至比世铎还要贪,在大清的历史上奕匡是个有名的喜欢银子的王爷,如果不是自己现在已经把他给法办了,想必以后他又可能霸占大清的半个国库了。光绪想到这些就大为光火,他真后悔当初在处斩世铎后没有下令抄其全家,还有那个铁帽子集团,虽然已经下令抄其全家了,但最终还是让他们的儿子把银子给席卷走了。

阎敬铭看到光绪只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句话也不说,他明白光绪一定是为这么银子的流失而烦恼呢。

“皇上,您也不必过于忧虑,虽然铁帽子集团侵吞的银两,咱们无从查获,但是被世铎霸占的银两咱们还可以能收回一部分,据微臣探知世铎被处斩后,慈禧为了安抚其家庭,曾命其子诚厚继承其王位,并向其家拨放体恤费五十万两白银。这个诚厚和其父亲一样也是一个爱才如命的家伙,但此人好像对政治不敢兴趣,却对经商独有一套,据微臣了解,此人曾利用其父亲的关系在京城开了十多家大型银号,据民间传闻,他每年的纯收入都不下三百万两白银。”

经阎敬铭一点拨,光绪刚才还呆滞的眼睛顿时放起光芒来,他心想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居然给我送来这么大一个财神爷,那我得好好利用一下,这也叫父债子还吧。想毕,光绪就开始盘算起敛财计划了。

“阎爱卿,多亏你提醒,那咱们就从这个富足的诚厚下手,但是找个什么借口合适呢,不能再因为其父亲的缘故对其秋后算帐吧。”

“皇上,这个奴才早就替您想好了,据微臣对京城的所有银号暗中调查得知,多家银号都反应诚厚有欺压他们的行为,还有的银号举报他利用关系偷税,还有的人举报说他的生意这所以这么好,全都是因为他家的银号是众官员存款的场所,换句话说,很多贪官的银子可能都存在他那呢。咱们可以就其偷税这一项暂且封了他的银号,然后再对其进行周密调查,如果情况属实,皇上可能要额外获得一大笔银两呢。”说完,阎敬铭自己已经先乐了起来。

听阎敬铭这么一说,他实在没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然有如此大的一条大鱼,高兴的光绪也有点合不拢嘴了。

“阎爱卿,看来你费了不少周折啊,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记住一定要办得干净利索,朕可等着你来送大元宝呢,记住多多益善!”

“微臣一定尽职尽责,绝对不辱圣命。不过微臣有一事不明,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恕你无罪!”

“那微臣就直说了,微臣想知道皇上为什么对银子也这么感兴趣,莫非皇上……”阎敬铭没有把话说下去。

光绪明白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怎么、你也把朕想成和世铎一流的人物了不成?告诉你吧,朕之所以急着要这么多银子,是因为朕要建立一个强大的改革计划,这其中包括扩军备战计划、教育计划之类的,每一样都需要大把大把的银子,现在这只是朕的一个规划,待时机成熟了,你自然会明白的,现在你尽管办好你的差事就行了,如果事情办得圆满,朕重重有赏,也许日后你就会成为军机大臣的一分子,当然如果办事不力的话,朕也绝对不会轻饶你的。记住在查办此事的过程中,一定不要过于张扬,以影响其他银号的生意,还有办事有法有据,即使对诚厚这样的贪官也要让其心服口服!”

“微臣明白,皇上您就等微臣的好消息吧。”

说完,阎敬铭就匆匆离去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想此人对我如此忠心,以后一定好好重用他,既然他对贪污如此地愤恨,以后就任命他为监察大臣好了,光绪满意地笑了笑。

转眼间,就已经是下午了,光绪午睡醒来后,睁眼一看,却发现小张子已经回来了,“奴才不下心把皇上吵醒了,奴才罪该万死。”说完他就想给自己几个巴掌。

光绪急忙制止道:“朕已经睡好了,小张子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莫非你把朕交待给你的任务都办好了。”

“回皇上,奴才已经把一切都妥善处理好了。”

“没遇到什么麻烦吧。有没有人不服你。”

“皇上,您听奴才仔细给您讲,奴才到了乡下后就赶紧向小德张传达了您的旨意,谁知他一百个也不相信皇上会把这延续了一千多年的制度给废掉,他当场就指责奴才擅自传达假圣旨,奴才一听就生气了,为了杀杀他的威风,奴才当场就打了他五十大板。”

“呵呵,小张子也敢出恨招了,打得好对这样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就应该好好修理他一顿。”光绪称赞道。

“皇上见笑了,他见奴才动真格的了,一时也没了脾气,只好向奴才告饶。为了彻底让他对奴才心服口服,奴才当场就公布了他几条罪状,并要挟他说,如果日后不老实,一定会对其严惩!”

“看来小张子已经树立了自己的权威了,以后你这个大总管可不要学习李连英和小德张哦,否则朕绝对不会轻饶你的。”

“皇上,您一提李连英,奴才倒想起一件事来,奴才在审问小德张的时候,他曾经告诉奴才说,他曾见过李连英有一个自己的小金库。里面金银珠宝翡翠之类的东西样样尽有,甚至还有几棵半米多高的珊瑚树呢?”

光绪一听就来了精神,他心想怪不得今天昨眼老跳呢,原来是财源滚滚啊。看来自己的生财之道真是多多啊。

“此话当真,朕也听传闻说,李连英利用职务之便曾经收受大量贿赂,但朕也不相信会如此夸张,小张子,小德张是不是在危言耸听啊。”

“皇上,奴才起初也不相信,因此为了确保他说的是真的,奴才就把他带来,相信他不敢在皇上面前说假话吧。”

“谅他也不敢,快把他叫进来。朕也当面问个清楚。”

不一会,小德张从外面多哆嗦所地进来了,经过小张子一顿暴揍后,他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嚣张了,消停了许多。

“奴才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德张,朕刚才听小张子说,你发现李连英家有一个很大的金库,此话当真。你如实说来,如有半点虚假,朕今天就要了你的狗命!”

听完光绪一席话吓的他浑身哆嗦了好几下,“皇上,奴才告诉张公公的都是实情,不敢有半点隐瞒。奴才以前跟随李连英多年,因为他是慈禧面前的红人,很多想买官的或是接什么工程的,都走他的后门,以至于他从中捞取了巨额财富,据奴才保守估计,他私藏的银两以及贵重物品折算起来绝对不下于五百万两。”

光绪一听就一震,他真没想到一个小太监竟然都能贪污如此多的银子,由此想来那些位居要职的官员就更不在少数了,光绪深知大清的贪污之风的严重,看来真的要好好清算一下这个风气了。

“小德张,不知李连英现在将银两藏于何处。”光绪以前曾经想要盘算一下李连英的家产的,但当时慈禧曾哀求他不要为难李连英了,光绪为了不让慈禧为难,就大发慈悲饶过了李连英,再说他当初以为李连英也只不过是私存了一点私房钱而已,因此就没往心里去。但是今天听小德张这么一说,光绪觉得不能再对他容忍了,因为他贪污的钱实在太多了,再说现在的地位稳固的也差不多了,该是动他的时候了。

“回皇上,据奴才探知,李连英为了躲过您的搜查,早就让人把他的银两全部转移到他的老家去了。”

“你怎么知道这些细节的。”

“皇上,奴才有罪!其实这段时间奴才一直都没有和李连英断绝关系,我们两个经常有秘密接触。”

光绪一听就大感纳闷,忙问道:“这又是为何?是不是李连英委托你保护他的财产。”

“不是的,是李连英想委托奴才暗中毒害皇上您。”说完小德张就用头触地怦怦地磕个不停!

光绪一听也大为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李连英竟然还会有如此大的阴谋,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先前小德张一再向自己靠拢了。

“朕问你,李连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究竟指使你怎么陷害朕!”光绪大怒道。

“皇上息怒,李连英之所以会如此恨皇上,一是因为他对慈禧落到如此下场大为不满,他和慈禧相处多年,可以说是慈禧最忠心的奴才,现在慈禧落到如此惨的地步,他怎么能忍受,因此他一再阴谋想暗中毒害皇上,以幻想慈禧能再次执掌大清的朝政。二是因为皇上的亲政断送了他的财路,为了报复,他才想出这么阴险的一招。由于他被囚禁在避暑山庄,不可能执行这一计划,因此他就委托奴才办理此事,他曾对奴才许诺说,如果奴才办成此事,他就会将其财产的一半分与奴才,并会恳求慈禧为奴才封爵呢。”

光绪真没想到李连英会如此地痛恨自己,看来自己也不能再容忍他了,“小德张,莫非你以前一再接近朕就是为了此事啊,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奴才知错了,皇上您看在奴才把详情说出来的份上,您就饶了奴才吧。”

“看来你对朕还算忠心,那朕就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即刻带人前去李连英的老家将他的小金库尽快查封,不得有半点失误,否则就要了你的狗命!小张子,你即刻赶往避暑山庄,将李连英给押解回来,同时更换避暑山庄的所有守卫,以防再有人图谋和慈禧进行勾结!你直接去董福祥那里借一些精壮的士兵就可以了。”

“奴才遵旨。”

“好了,去办好你们的差事去吧,小德张这是朕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你可要把握好!”

“奴才一定不让皇上失望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光绪大呼了一口气,看来以后还真的小心小人的暗算为好!毕竟安全第一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