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六章 纵横捭阖

李梦 收藏 3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一个西方的超级大国和一个东方正在崛起的小邦竟然同时在积贫积弱的大清栽了一个大跟头,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无法忍受的,光绪的过激行为虽然维护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尊严,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快了两国结盟的速度。现在日本和英国俨然已经成了一对难兄难弟。虽然英国在华的利益在最近几年之内,还不可能被撼动,但随着大清的崛起,英帝国的米字旗早晚会在大清降落的,这是英国人很不愿看到的一幕,因此为了阻止这件事晚点发生,他们势必会联合一切敌对大清的力量绞杀光绪的崛起之梦。相对于英国来说,日本的命运就更惨了,不仅自己的阴谋被曝光于天下,甚至自己的统治层的内幕都被光绪探查的一清二楚,这对他们称霸亚洲的野心打击实在太大了。更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光绪竟然好不留情地宣布与他们断绝一切官方往来,这一沉重打击使得日本在大清经营多年的势力一下子付诸东流了,因此为了重塑自己的野心,它势必寻找一个强大的靠山以支持自己迅速崛起。

英国和日本共同的遭遇以及相似的志向,无疑加速了两国联合的进程,本来在历史上1902年才缔结的英日同盟,看来至少要提前十多年实现了。日本遭受外交大溃败后,他们随即就照会了英国驻日公使施密特,具体商量了两国合作事宜,英国也正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两国情投意合、很快就进入了具体的操作阶段。

对对抗英国和日本而带来的后果,光绪也是比较清楚的,他深知未来大清的昌兴路绝对不是一帆风顺的,大清势必会要经历几次血风腥雨的严峻考验。光绪心里也明白,依据大清当下的势力,它还不足以四面树敌,因此也为了避免历史上八国联军联合侵华的局面再现,光绪觉得对一些西方列强也有联合的必要。因此在处理与法国的关系上,光绪决定不再那么极端了。

接连“送走”了英国和日本两国的大使后,光绪就把目光瞄准了法国驻华公使白里安身上,不过此时他的目光不再是那么虎视眈眈的了,而是温文尔雅的那种,白里安看到光绪的神情和先前迥然大变,心里就更不安了,他不知道光绪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白里安阁下,朕有一件事想当面请教一下。”

白里安惶恐不安地说道:“大清皇帝陛下,有什么需要在下解释的,您尽管直说便是,请教二字在下担当不起。”

“白里安阁下,你知道大清为什么会爆发义和拳暴乱吗?”

“这……,在下也有些不明白,还望皇帝陛下不吝赐教。”白里安能不知道义和拳爆发的原因吗,要不是法国逼迫慈禧全力剿灭山东的一切民间组织以及捉拿义和拳的头领阎书勤等人,义和拳怎么可能会爆发呢?

“既然阁下不清楚其中的缘由,朕就仔细给你解释一下,这一切的起因都是源于贵国于四个月前在山东制造的教案,贵国的传教士肆意霸占大清百姓的田宅,营造基督教堂。其实,为了方便你们西方的传教士在我大清自由活动,我们大清已经为你们开辟出了很多地方以供你们传教和建造教堂,可贵国的传教士为什么非要无端滋惹是非呢?朕一向就对你们西方那些福音使者没什么好感,但朕也不是一个反教权主义者,朕尊重你们传教的权力,前提是你们要尊重我大清的主权不得不强行拉大清的百姓入教,不得干涉他们的正常生活。”

“皇帝陛下教训的是,由于我国政府疏于对他们的管理,才酿造了这一有损两国关系的恶果。以后在下一定会勒令他们停止一切不合法的举动。”

“阁下,有如此态度,朕倍感欣慰,现在中法两国的关系已经渐入佳境,朕也不想破坏这难得的合作时机,但对关系我大清利益的一切举动,朕还是要据理力争的。”

“皇帝陛下,如此地看重两国的关系,在下深感欣慰,在下希望两国能尽释前嫌,开创一个两国邦交的春天。”

“只要贵国能正视由山东教案导致的一切恶果,朕非常愿意与法兰西帝国进行全方位的合作。”

“皇帝陛下的意思是?”

“朕的意思是希望贵国能撤销在教案问题上向我大清提出的一切无礼要求,并就教案问题进行重新谈判。”

“这……”白里安怎么舍得把已经到手的东西再给拿出来呢?

“怎么,难道阁下不舍的吗,对这项要求,朕是代表大清的老百姓向贵国提出的,相必阁下也见识了义和拳的威力了吧,如果再不赶快把他们安抚下去的话,可能中国遍地都是义和拳了,到时贵国和其他国家的利益,就没没什么保证了。其实,朕也觉得这是两国合作的一个良好契机,由此也可以体现两国合作的诚意。如果这一问题能得到妥善的解决,我大清还有一大笔买卖要和贵国做呢。阁下可不要浪费这难得的时机啊。”

一想到和东方最大市场的合作,白里安开始心动了,他深知现在的法国已经逐渐沦为二流帝国主义国家了,无论是军事实力还是经济实力都在走下坡路,如不尽快改变这一局面,法国早晚就会彻底退出欧洲争霸的舞台,如果能拥有东方这个最大的市场,法国的势力何愁不会重新崛起呢,现在英国已经成为大清的眼中钉了,德国以及其他列强还没有大面积介入进来,这对法国来说绝对是一个难得的契机。既然大清的皇帝都开玉口了,自然是较大的合作计划。

“皇帝陛下,不知您要如何处理山东教案问题?”

“朕的意思是,一,将教案的罪魁祸首尽快绳之以法,以好缓解大清百姓的愤懑情绪;二,解除对阎书勤等人的通缉令,还他们自由身;三,对在教案中死难的中国人提供一定的抚恤金;四,在公开场合向大清表示歉意;五,严格约束贵国的传教士在大清的举动,让他们遵守大清的律法,不得再在大清胡作非为。不知阁下对朕的这番要求有何异议。当然要求的具体细节,我们还可以再商量,以求双方满意。”

“皇帝陛下,本人对您的要求没什么大的意见,不过对条款的最后拍板,还需等在下向内阁详细阐述以后再做定断。”

“这个是情理之中的事,朕答应你的请求,至于两国合作的计划,朕打算由两国合作在我大清建设几座工厂和修建几条铁路。至于合作的详情,你可以和朕的全权谈判大使张濯协调。”

“在下承蒙皇帝陛下厚爱,在下一定会尽快将贵国的要求呈递内阁,以彻底解除两国之间的芥蒂。”

“朕等候你的佳音。”

说完,白里安开开心心地离去了。

其实,光绪对法国这种既打又拉的做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囿于大清现在的实力,它不可能和其他列强进行真刀真枪地干,稍微牺牲一点利益,以换取外部环境的长久和平,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处理完和法国的争端后,光绪又召见了俄国公使汉瑞金,在交谈过程中,光绪明确表示尊重俄国已经取得的在华一切利益,维护两国在东北的边界现状。光绪也希望俄国停止一切敌视大清的活动,并希望两国时刻警惕日本的举动,以防它在东北边疆从事损害两国利益的活动。

汉瑞金也深知光绪皇帝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再说俄国经历了克里米亚战争的惨败后,现在元气还没有恢复过来,它怎敢轻易对外发动战争。因此对光绪维持现状的表态,他感到非常满意。他也重申了俄国对日本举动的不满,并向光绪保证,如果日本在东北有什么不轨的举动的时候,俄国会尽快通知大清的,汉瑞金还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他向光绪明确表示,近期,俄国一定会废除先前和日本签订的互相援助条约的。光绪对汉瑞金的表态极为满意,还当场赏了他一件黄马褂呢。东北的危机暂时解除后,光绪终于可以松口气来处理国内的大政了。

光绪深知虽然现在列强已经暂时消除了敌对情绪,但不排除日后他们狂犬病发作的可能。要想将列强的侵略矛头永远关在门外,唯有自己尽快强大起来,尤其是尽快将自己的军事力量发展起来。

为此,光绪又单独召见了德国大使莱恩,向他仔细询问了一下,大清订造的两艘铁甲舰的建造情况。莱恩向光绪表示,舰艇的设计和用材完全遵照了大清的要求,绝无半点偷工减料,并且舰艇的建造已经进入实质阶段,大约一年后会圆满完成任务。光绪对德国的行动之快极为满意,他趁机向莱恩透露说,如果铁甲舰质量一流的话,不排除再向他们订造两搜铁甲舰的可能。莱恩闻听又有大生意要来,他当即就向光绪拍起胸脯说:“我们德意志帝国设计的舰艇绝对是世界一流。”

光绪一听就觉得好笑,心想现在舰艇世界一流的是英国,如果不是因为英国的要价实在过高,再说现在又和它闹翻了,否则绝不会向你们德国订造舰艇的,不过德国的陆军那绝对是世界一流。

看到光绪没有表态,莱恩还以为他不相信呢,他当即又拍着胸脯到:“皇帝陛下如果不相信,您可以派遣几人前去造船基地实际考察一下,至于来回的川资路费以及在德国的一切花费,概有我们德国负责,不知皇帝陛下意下如何?”

光绪心想,我正等你这句话呢,虽然你们德国设计的舰艇和英国相比还差一点,但也绝对是世界先进水平了。如果能公费派遣几名得力干将考察一下你们的兵工厂,再亲身体验一下你们陆军的训练情况,这对我大清军事的勃兴绝对是大有裨益的,更何况,我大清马上就要训练新军,建设新的兵工厂呢,那就以你们德国为蓝本吧。光绪在心底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确实,光绪早就有心派人去德国考察了,只是由于自己深陷宫廷政变,手中没有半点权力,无法做主,因此也使得自己的计划一再搁浅,现在自己掌权了,终于可以切实执行这一计划。

看到莱恩如此胸有成竹,光绪马上接过话来说:“既然阁下如此盛情相邀,那朕就不客气了,朕在近日会选派几名懂军事大臣,然后趁随阁下回德国述职的机会,前去德国考察,不知阁下以为如何。”

“好,在下以为如果皇帝陛下能够亲自巡游一下德国,那真是我们德意志的荣幸啊。”其实光绪又何尝不想去德国遛打一圈呢,也好体验一下19世纪德国的风采。但是,现在自己才刚刚夺得大政,一切形势还都存在变数的时候,自己怎敢把大清这个烂摊子撂下呢,看来这次免费旅游也只能不得不割舍了。

“阁下的好意,朕心领了,只是大清朝政甫定,一切还需要朕亲自料理,以致朕无暇分身前去饱览贵国风采,不过日后朕有机会一定会亲自前去拜会威廉一世大总统还有你们的铁腕首相俾斯麦。朕此次就让李鸿章代朕随阁下前行了。”

“皇帝陛下不能亲自前去,那真是太遗憾了。不过贵国的李中堂在我们西方也绝对是声明显赫,我们有的历史学家都称他为东方的俾斯麦呢,如果我们的俾斯麦首相以及德意志的国民能一览李中堂的风采,那也绝对是三生有幸了。”

光绪听完莱恩的话,就感到纳闷,他先前还以为李鸿章“东方俾斯麦”的封号是现代人加上的呢,没想到西方人早就知道了,好奇怪!

“李中堂只不过是大清一名普通的臣工而已,怎么能够和贵国的俾斯麦首相相提并论呢,朕此次派他们前去,完全是抱着向德国学习的态度,希望阁下能转告你们总统阁下,好生招待他们。”

“这个自然,不过皇帝陛下也不要过于谦虚,在下相信,如果大清能以今天的速度发展下去的话,不出二十年,大清绝对是东方第一霸主,到时德清两国也许还会兵戎相见呢?”

光绪一听就晕了,他没想到莱恩竟然还有这个预见,看来他们发动一战的前兆早就有了,虽然真正的一战还是二十多年以后的事。

“阁下又在杞人忧天了,我们中华民族一向以和为贵,加之贵国的日耳曼民族热情奔放,两国之间井水不犯河水,怎么可能以兵戎相见呢!”

“但愿德清两国世代友好,那在下就先去料理回国事宜了。”

送走莱恩之后,光绪差点没从龙椅上给摔下来,他在龙椅上整整坐了将近十个小时,屁股早就坐麻木了,张濯看到光绪竟然如此狼狈,敢忙命人把他用轿抬到毓庆宫去了,此时他的贴身太监小张子早就为他预备好了一百二十道菜恭迎他呢,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