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五章 与日断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与英国经过一阵激烈的谈判后,光绪最终以自己敢于把皇帝拉下马的胆识,挫败了英国的阴谋,也使得欧根那最终难逃被大清律法惩治的厄运,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也将会在会大清人民的眼皮底下得到法律的严惩!对英交涉的成功,不仅打击了英国的嚣张气焰,挫败了其企图干涉大清朝政的阴谋,在一定程度上也威慑了其他列强,尤其是一再鼓动慈禧发动宫廷政变、并积极为其出谋划策的小日本。

日本国的新任驻华公使小泉一郎看到当今世界的头号强国――英国,竟然被光绪骂的没有一点脾气,他不禁为自己担负的任务担忧起来,他心想光绪一定会更加刁难日本,因为日本国和光绪的过节一直很深,这次阴谋杀害光绪的阴谋又完全是出自日本国之手,看来自己要有负大日本帝国天皇的所托了,也许今天两国的关系已经走到了尽头了。

先前,小泉一郎已经和英国达成一支协议,那就是共同向光绪发难,以迫使其承担宫廷政变带来的一切责任。可狡猾的小泉,好像看出什么苗头似的,在英国与光绪谈判的时候,他却缩到了后面,一语不发,静观事态的演变。当看到英国不得不屈服于光绪的时候,小泉不禁仰面长叹了一声,“看来大日本帝国所做的一切努力将要付诸东流了。”

处理完有关英国的事宜后,光绪就把目光对准了蜷缩在角落里的小泉了,他虎视眈眈地盯着小泉,看到小泉被自己盯得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满意地说道:“小泉先生,不知贵国对我大清惩处平乡八郎的做法有何见解,不知贵国也是否想和英国一样将平乡八郎引渡回去呢?”

“大清国皇帝陛下,临行前,我们天皇陛下曾教导在下,在处理与大清国关系的时候,一切要以和为贵,尽量不要因为一些小的细节,而损害了两国世代邦交,在下希望两国政府能尽快走出“平乡八郎事件”的阴影,尽快致力于东亚的繁荣。”

“小泉先生能这样想,朕就宽心多了,平乡八郎在我大清肆意胡作非为,并企图以阴谋的手段在我大清内部挑起争端,对这样阴险狡诈的敌人,我们绝对不会容忍,既然小泉阁下没有意见,那朕即刻就下诏,将平乡八郎处以极刑,以儆效尤!张濯,你速将朕的旨意传达到刑部让他们即刻执行!”光绪斩钉截铁地命令道。

小泉听到光绪宣判了平乡八郎的死刑后,吓的查点没晕了过去,他咬着牙在心里愤恨地说道:“好你个光绪,既然你做的如此过分,就别怪我们大日本帝国日后不客气了,早晚有一天,我们一定会称雄东亚,一定会霸占你们清国,让你们这群支那猪全部沦为我们大日本的奴隶。”

光绪发布完命令后,他仔细观瞧了一下小泉的脸色,发现他面目狰狞,牙关紧闭,光绪一看就明白,这个家伙对自己的判决并不是很服气,为了彻底挫败他的嚣张气焰,光绪觉得应该揭揭他们的老底,让他们死了那颗称霸东亚的心。

“小泉先生,既然平乡八郎已经伏法了,那么他主导创建的什么东亚共荣圈的计划,是不是也应该废除了,据朕仔细调查,朕发现这并不是一个什么致力于东亚繁荣的计划,而是一个别有用心的阴谋。”

“阴谋?在下也曾经亲自去当地探查过,那些工程都是一些经济建设之类的,怎么能会隐藏什么阴谋呢,皇帝陛下是不是又误听了什么人的谣言了吧。”

“呵呵,如果真是什么经济建设,朕真是求之不得啊,可是朕发现那些从事建筑的工人,还有那些打着督工的技术人员怎么都好像在秘密探测我大清资源似的,整日鬼鬼祟祟的,对这些行踪可疑的人,朕真是很难信得过啊。前几日,黑龙江的地方官员曾向朕禀报说,他们在边疆巡逻的时候,无意中抓捕了几名鬼鬼祟祟的日本籍居民,他们每人手里都拿着什么探测仪,经过仔细审讯,他们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从日本国逃过来的难民,而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探险队,并且他们直接隶属于日本军部,针对此事,小泉先生又将作何处理呢?”

小泉听完光绪的一席话不禁傻眼了,光绪说的一点不假,日本确实曾经往东北派遣了一支探测小分队,负责核实东北的地理资源,以及为日本偷袭东北寻找突破口,当时他们是打着援助东北的旗号深入东北腹地的,经过仔细的勘察后,他们给日本国提供了很多关于东北的机密资料,说为日本侵略东北作好了周密的准备工作。日本当局看到东北的资源如此地丰富后,也更加奠定了他们侵略日本的野心。为此,日本当局电令他们,进一步往东北腹地做周密调查,为了保障他们工作的顺利执行,日本当局还特地为他们派去了几名武工队员,日本当局本以为他们的小分队可以高枕无忧地在东北大干一场了,但谁知将近半个月过去了,他们竟然再没有收到他们半点资料,这不禁让日本当局极为郁闷,为了能尽快得知他们的行踪,日本当局特意派小泉一郎来中国负责调查事宜,小泉到中国后,他先是到了东北日本大营,但没有查出小分队半点行踪,正当他准备做仔细调查的时候,日本当局急电告诉他说:“中国的宫廷政变失败,平乡八郎先生已经被囚禁,望你即刻赶往北京,迅速解救平乡八郎,也希望你能誓死捍卫我们大日本帝国在华的一切利益不受影响!”

接到日本当局的命令后,小泉就暂且放弃了对小分队的调查,迅速敢往了北京,今天当他从光绪口中得知小分队已经被扣押的消息后,他怎能不震惊,他心想一切都完了,看来日本的行动计划又要遭受强阻了,小泉明知道光绪说的是事实,但他眼下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做一次赖皮狗死不承认了。

“大清国皇帝陛下,您是不是误会了啊,我们日本国从来就没有往清国派遣过任何小分队,在东北的那些工作人员也都是我们日本国精心挑选的业务过硬的工程人员,他们先前除了接受精细的业务训练外,绝对没有接受过什么外界传说的军国主义教育。再说中国的边关已经对他们进行过仔细的检查了,依在下看,一定是有人在搬弄是非,陷害我日本国于不仁不义的境地,在下希望皇帝陛下能明察秋毫,保护我们日本国公民在大清的人身安全!也希望英明的皇帝陛下,能为东亚共荣圈计划大开方便之门,不要枉费了两国的合作热情!”

听完小泉说完这些厚颜无耻的话,光绪就打心底里感到愤恨,心想你们小日本已经欺负到我们大清头上了,还要我们为你们大开方便之门,看来把我的皇帝宝座让给你们才心甘啊,一群丧心病狂的日本矮个子!

“呵呵,小泉阁下真会说笑,朕身为大清天子,岂可信口开河,朕明确告诉你,你们的东亚共荣圈计划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侵略阴谋,你们表面是进行经济设施建设,实际上是为你们日后侵略中国东北打前站,这项计划是你们靠行贿奕匡而得手的,朕岂能容忍这样的计划祸害我大清,小泉先生也不要再辩护了,在我大清的地盘上还是我这个一国之君说了算的。也请你迅速通知一下你们的工作人员,尽快撤出东北,否则我们就会以非法移民论处!”

“大清皇帝陛下,你这是在威胁我们日本国必须服从您的旨意了,您如此做法一定会犯众怒的!”

“小泉阁下,我们大清在对外关系上有自己的原则,我们不会盲目崇洋媚外,我们也不会盲目排外,凡是一切欲和我大清进行友好合作和往来的国家,我们大清一律以礼相待!但是一切企图对我大清怀有敌意的国家,我们也会拿起手中的武器,将其驱逐出中国的地盘,以杀杀他们的威风!”

“皇帝陛下,照您说,我们日本国是和大清不共戴天了,在下劝告您不要一意孤行,以免伤了两国人民的和气!”

“小泉阁下,朕诚心问你一句,你们日本国拿我大清当朋友看待吗,你们近年来的所作所为又有哪一项是为两国世代友好而制定的呢?朕再问你一句,你们的军部首脑山县有朋最近是不是向你们的天皇递交了一份什么《讨伐清国策》,他在这份报告中是不是信誓旦旦地宣称要在1892年前完成对中国作战准备,你们的天皇已经原则上同意了此报告,并决定提高全国军费预算以积极备战与中国的战争!你们为此还提出了一个了建造54艘军舰的庞大计划,并在国内发行海军公债。由此可见你们的野心是何其大啊!朕也听说你们为了加强臣民对我大清的仇视情绪,曾在你们国家大力开展军国主义教育,号召你们的民众行动起来捐款捐物支援你们的统治层购买舰艇;朕还听说你们的天皇陛下,为了昭示自己的雄心,曾亲自从皇宫的经费中拨出30万元钱用于支援你们购买舰艇,在你们这个有为的天皇的号召下,你们举国清囊相助,并且很快就订造了“吉野”号铁甲舰。朕倒要问问小泉阁下,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努力致力于两国的世代友好的吗,可怜我们大清的子民太善良了,你们已经向他们张开了满嘴獠牙,而他们竟还温顺的把你们请到家里来!朕真为大清百姓的仁慈感到悲哀啊,不过从今天起我们大清不会再那么容易上当受骗了,我们一定会勇敢地拿起武器反抗任何来犯者!”

光绪的一席话,差点没把小泉吓晕了过去,他真想不到光绪竟然会对他们的军国机密了解那么多,这些日本国制定的军事报告,只有天皇、内阁和军部的高级官员才可以知晓,他一个大清帝国的皇帝怎么会了解的如此清楚呢?莫非我们军部内部有奸细,或者是大清国的特务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的高层。一想到这些不安全因素,小泉的脑袋就懵懵的,他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不仅日本国的探测小分队被无缘无故地阻击,甚至连最高中枢也不安全起来,看来日本国真是遇到对手了。现在的小泉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呆呆地望着光绪,脑袋里却想不出半点反驳之词,他脑子一乱竟然把实话也给抖落出来了,“这都是我日本国的最高机密,你怎么会得知的?”

话一出口,小泉已经后悔莫及了,在场的其他国家的公使也万万没有想到一个蕞尔小邦竟然会有如此大的野心,感到极为震怒的还是俄国,他们现在才感到自己被小日本给愚弄了,先前小日本为了让俄国尊重他们在东北的利益,曾一反常态地主动向他们求和,并不惜割让四岛以换取和俄国的同盟,当时俄国还以为占了很大便宜了呢,现在一切真相大白了,汉瑞金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日本耍的伎俩罢了,气得俄国他也禁不住大骂小泉道:“我真为你们日本国的行径感到羞耻,麻烦你转告你们的天皇,日俄两国的同盟关系到此为止!”

光绪将小日本的底全给揭开后,可怜的小日本很快就成了众矢之的,看到眼前小泉的狼狈样,光绪心里高兴的像绽开的鲜花一样怒放!“小泉阁下,现在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不知道你还有何话要说?朕实在已经对两国关系失望透顶了,为了给大清的百姓一个交待,朕今日宣布解除和日本国的邦交关系,取消上层的一切来往,也希望日本国能够深刻反省一下,不要再在军国主义的道路上执迷不悟下去了,如不听朕的劝告,早晚有一天你们必将为军国主义的毒瘤所害!当然,为了两国关系未来能有所改善,朕对两国之间的民间交往不加干涉,但如果贵国想从中玩什么猫腻的话,别怪我们大清国翻脸不认人!希望小泉阁下,能将朕的一番话仔细讲给你们的明治天皇听,希望他引以为戒,不要把两国人民引到战争的路上去!还有转告你们的天皇尽快将拖欠的赔款补清,既然你们那么有钱购买舰艇,拖欠的银两也该归还了吧。”

现在的小泉脑子早就晕了,他不得不承认日本栽了,而且栽的很丢人!面对光绪的指责,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深知当大清国把小日本当回事的时候,小日本啥也不是。但他又执迷不悟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日本上层出现了奸细所致,要不就是清国间谍的手段太高明了,想想我们日本国也培养了那么多间谍,怎么就一点作用没有呢?可怜的小泉他哪里知道,这些机密都是光绪从历史上学来的,大清国哪有这么高明的间谍啊。

以后的历史证明,小泉将自己总结的日本外交失败的原因――因为清国的间谍过于高明,告诉日本当局后,日本当局极为震惊,他们当即就决定在日本尽快设立一些专门培养高、尖间谍的场所,而且他们的想法更奇妙,他们将妓女作为培养对象,由于在日本妓女的名字经常冠于什么菊的称呼,这样就有了以后叱咤风云的日本“阿菊妓女间谍学校”。他们由此培养出了一批著名的妓女间谍,像祸患俄国的“西伯利亚阿菊”、还有深入东北腹地探测机密情报的“满洲阿菊”、还有为祸大清官员的“大陆阿菊”。就是这帮来无影去无踪的妓女间谍,日后还成了让光绪大为头痛的一个问题呢,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光绪将小泉训斥了一顿后,小泉无奈地接受了光绪提出的一切要求,并向光绪表态会在三日之内撤走日本在华的一切行政官员和士兵,并会在一年之内,将所拖欠的赔款还清,为了防止小日本使诈,光绪还邀请在场的大使们作证当场签订了协议书。

把小日本痛痛快快地整了一顿后,光绪的心里别提有多美了,如果不是那么多大使在场,他一定会当场大吼几句,唱几句跑调的流行歌曲,但他深知自己的执政才刚刚起步,更多的考验还在后面等着自己呢,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再说现在自己已经把列强差不多都给得罪了,万一他们联合起来对抗自己,那样的话大清可要再一次遭受劫难了,看来只有对他们既拉又打,让他们互相折肘,才能保证自己的地位万事无忧啊,眼前摆在光绪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处理和法国的关系。因为法国曾经是山东教案的罪魁祸首,当然也是义和拳提早爆发的一个关键原因。现在摆在光绪面前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不追究法国的责任的话,大清国的人民一定会指责光绪软弱无能,但如果对法动粗的话,又不排除法国和英国穿一条裤子的可能,因为在历史上他们总是习惯穿一条裤子,看来这个问题还真的让光绪头疼一阵子的了。且看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