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四章 中华本色

李梦 收藏 2 35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四章 中华本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午门之乱,对于光绪来说绝对不是一场简单的民变,它是大清的顽固势力和列强联合起来向他施压的一个表征,是为他即将实行新政将要设置重重障碍的一个暗示,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说是顽固势力和列强向他下达的挑战书。面对这场蓄谋已久的变乱,光绪丝毫没有打乱自己的阵脚,更没有为他们的威慑所吓倒,而是决定对他们进行猛烈的反击,彻底击碎他们干涉大清前进的迷梦!

光绪仔细想了一下,满族王公的不满毕竟还是家事,现在的形势还不足以采取过激处理的方式,先暂且安抚他们一下,稳住国内的局势一致对外才是紧要的,等时机成熟时再向他们开刀。

光绪明白眼下大清最主要的敌人就是列强,如何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将决定大清在未来国际局势中的走向,光绪的打算是尽快树立大清的强势外交姿态,以为自己未来的革新奠定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光绪深知虽然大清现在还没有遭受列强瓜分的危险,但是列强在大清的势力已经如日中天,不可小觑了,仔细看一下当今的时局图,就已经让人有点不寒而栗了。如今西方列强甚至蕞尔小国日本都已经凭借着自己的坚船利炮在大清谋得了一席之地。英国的势力不仅在长江流域和沿海个口岸稳固下来,而且还在大清的边疆云贵、西藏等地区虎视眈眈,并在暗中积极策划分裂大清的活动;法国势力虽然较为单薄,但凭借着一场不胜而胜的中法战争,它已经彻底洞开了中国西南门户,加上它先前在大清固有的势力,可以说也是大清一个劲敌。东北的俄国熊的势力就更加是令人汗颜了,经过多次的尔虞我诈,它已经侵吞了大清将近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现在它的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东北呢,对这个凶狠的恶熊的举动时刻都需要严加盯防啊。不光这些老牌帝国的势力严重威胁着大清,甚至是蕞尔小国日本也积极地参与到了侵华的行列中来了,早在七十年代日本偷袭台湾攫取一定的利益后,大清就逐渐成了日本觊觎的主要对象,为了实现自己一步步侵吞大清的计划,他们首先拿大清的番属国作为检验自己实力的对象,从琉球得手后,他们就把眼光放在了朝鲜身上,不断在中国的东北巡滋闹事,为了明确自己侵略大清的野心,日本的军部首脑山县有朋明确向天皇提出了旨在侵略大清的《讨伐清国策》,主张在1892年前完成对中国作战准备。现如今,他们之所以会急切地参与到慈禧发动的宫廷政变中来,看来他们已经在暗中执行自己的侵略计划了。

另外,虽然如今德国、美国、意大利等西方国家在华还没有取得较大的利益,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已经将侵略的炮口瞄准了中国,可以说他们时刻都有可能加入到侵略中国的队伍中来。

看着眼前这幅令人寝食难安的时局图,光绪真的打心底为大清的未来担忧,他深知大清如果再不实行强势外交的话,用不了多久,大清就会重演被列强瓜分的局面,由于自己对其中的教训已经甚为谙熟,他也不希望再次让历史重演,因此他发誓一定要重振大清国威,让大清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的霸主。虽然实现这个目标要历尽千辛万苦,但只要大清的子民奋发图强、敢于挑战列强就一定会实现这个目标。今天是自己亲政以来第一次和洋人对决,就首先让他们见识一下大清的辣手谈判!想想两天后的谈判,光绪帝在心底发誓一定要维护大清的尊严和利益,挫败他们联合干涉大清朝政的阴谋。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就到了和列强交涉的日子了。

时间:上午九时。地点:总理衙门西华厅。

好久没有接待过洋人的西华厅,今天变得热闹非凡。从很远的地方就可以听见里面高谈阔论不断,争吵的异常激烈。进入西华厅,就可以看到这里汇聚了大约二十多名洋毛子,当然还有四五名小个子日本人,一个个不停地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显得极为不可一世。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们都极为愤怒,有的还张牙舞爪,大声地向张濯申辩着什么。

然而坐在一旁负责接待的曾纪泽和张濯两人,面对洋人的无礼仍然没有半点火气,两个人慢慢地品着茶,眯缝着小眼看他们在那大吹大擂,丝毫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长毛子们看到张濯对他们竟然如此地不屑一顾,就极为气愤,有好几个人不禁大发雷霆道:“我们抗议,我们严重抗议,你们的皇上无故迟到,而你们这两个皇上的奴才也都太目中无人了,你们知道是在和什么人交涉吗,你们有没有考虑你们这样做的后果!”

“汉瑞金先生,请你说话放尊重点,我们今天请你们来,是真心诚意地想和各国好好谈谈,不是请你们来兴师问罪的,如果汉瑞金先生再出言不逊的话,我们有权将你请出西华厅甚至中国!”

“你们敢,我是沙皇陛下派来的全权谈判公使,如果我或者俄国的颜面有半点损伤,我们囤聚在东北边境的二十万打军马上就可以荡平你们大清的龙兴致地!”汉瑞金恐吓道。

“如果俄国真有此意的话,那我们的皇帝陛下就会效仿我们康熙爷亲率大军彻底挫败你们的阴谋,重新收回被你们霸占的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张濯的一席话气得汉瑞金很长时间没倒过气来。

“希望你们尽快将我们的大使欧根那先生释放出来,你们无故囚禁他,已经严重损害了我大英帝国子民在大清的人权,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公然对我们大英帝国的挑衅,如我们再看不到欧根那被释放,我们也会像沙皇俄国一样大兵压境的!”

“虽然我们大清国在实力上远不如各国强大,但为了民族大义,我们绝不会轻易放弃国家任何利益的,欧根那枪杀了我们那么多老百姓,犯下了如此滔天罪行,我们难道能任由他逍遥法外吗,对于这样一个杀人魔狂,不对他施以极刑不足以平民愤!当然,我们大清还是一个讲求法度的国家,我们不会擅自就将他处决的,我们会坐下来和贵国认真谈判,以完美解决此事!”

“一个人见人欺的东亚病夫竟然和完美讨价还价来了,难道你们就不怕我们大兵压境,把你们的皇帝赶下台吗?”

“怕?笑话,我们大清国拥有四万万子民,就是我们每人吐一口痰也就能把你们淹死,你们的火器再先进,难道有可能把中国人全部杀光不成,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大清有一个人在,就一定会和你们血拼到底的,我奉劝各位,不要在一味恫吓我们大清了,还是想想如何加强两国合作为好阿,如果你们再不放下你们强国姿态的话,大清四万万国民随时都可以和你们对决!”

“挑衅!挑衅!你们分明是想要发动战争,是想与我们为敌!”

“这位阁下,发不发动战争不是我们说了算,而是要看你们对我们大清的态度,我们大清一向以和为贵,绝不会蓄意挑衅你们,如果你们逼迫太甚,我们也只有拿起武器抵抗!”

双方争吵的异常的激烈,火药味也特别的浓厚,互不屈服,张濯和曾纪泽以二人之力面对二十多人的挑战,竟然丝毫没有落下风。可以说,这一次是张濯腰板挺的最直的一次交涉,先前光绪已经告诉他说:“不要被敌人的恐吓所吓倒,要拿出中国人谈判的气势来,因为你的背后有四万万同胞在支持你,在看着你!”

将近九点半的时候,光绪在董福祥等人的陪同下,姗姗走进了西华厅。他满脸严肃,一进大厅就端坐在龙椅上,虎视眈眈地盯着那些不可一世的洋人,这帮洋鬼子本来就让张濯给骂的没脾气了,一看到光绪又如此地盯着他们,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自己心里都已经让光绪有点发毛了,顿时整个西华厅变得鸦雀无声!

张濯看他们都有点傻了,急忙提醒他们道:“这位就是我们大清国的光绪皇帝陛下,请行礼!”

基于在礼节上的尊重,列强们还是勉强向光绪行了一个大礼。光绪随意地摆摆手,仍然是显得恨不屑,他清了一下嗓子,然后朗声说道:“各位驾临,朕有失远迎,还望各位阁下不要见怪。朕近日刚刚接管大清朝政,对朝政管理极为生疏,朕其实很早就有心想和诸位谈谈未来合作的事情,只可惜大清的麻烦实在太多,一直未能如愿。由于前日在午门前发生的不愉快,朕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决定于今日和召见各位就其中的纠葛做一个详细的协调,朕希望大家开诚布公地提出自己的想法,有什么意见和不满尽管向朕提。”

“大清皇帝陛下,恕在下说句不恭的话,你不惜违背贵国的礼仪将慈禧皇太后敢下台,实在让我们大跌眼睛,说实在的我们对你这种篡政的举动极为不满。再者,先前我们曾经和贵国的皇太后有过一个协议,如果她不幸下台的话,她的继承人必须按部就班地执行她的政策,否则,我们就可以在必要的时刻对其施加干涉!”

“阁下,说话太不着边际了,朕本身就是大清钦定的皇上,再者慈禧皇太后也只是临朝听政罢了,何来篡权之说。至于贵国和她的约定也完全是威胁的行为,是无视我大清主权的一种行为,朕身为大清的皇帝,对大清究竟要执行何种政策还不需要外人来折肘,慈禧皇太后先前和贵国签订的协定,凡是有利于我大清的,朕会一如既往地执行,否则,朕也会好不留情地将其废除!要你们干涉大清的朝政,在朕面前绝对行不通!”

“大清皇帝陛下,不知你对我们究竟要执行何种政策。”

“说句诚心的话,朕绝对无心要和众国为敌,对你们先前在大清已经取得的利益,朕也无心侵犯,但朕也希望众国对大清以后的朝政不要再加以干涉,否则引起不必要的摩擦,一切责任与我大清无关。”在此,由于意识到大清内忧外患的严重局势,鉴于大清实力的衰弱,光绪并没有将弓拉的很满,而是效法了中华民国初期孙中山执行的外交政策,维持现状,待时机成熟后,再图进取!

“如果皇帝陛下能有这种姿态当然好了,现在我们和大清帝国的关系已经日益融洽,我们也不想破坏这难得的合作机会,但为了不影响两国的合作,我们大英帝国希望贵国能尊重大英帝国子民在华的人身安全,不要让他们遭受乱民的骚扰,当然也希望你们尽快将我们大使欧根先生那释放,以表达你们合作的诚意,针对欧根那在大清犯下的过失,相信我们大英帝国会做出妥善处理的。而如果你们在这个问题上一味纠缠下去,我们大英帝国不排除大兵压境的可能。”说话的是英国驻华领事怀特。

“你们无故监禁大清子民是对大英帝国的挑衅,是无视我们大英人民的人权,如果你们再一意孤行下去的话,产生的一切后果概由你们负责,我们大英帝国已经向我们传达命令,让我们尽快集结一切在大清境内的一切军队以及在印度的部队,随时都有可能向清国发动攻击,希望你们能引以为戒,尽快处理此事,不要伤害了两国长久的合作关系。”一个冒冒失失的英国军官也不停地向光绪施压道。

“怀特先生,你的心情朕非常理解,但你又怎么能够理解朕的心情呢,朕身为大清的皇上,是大清四万万子民的父母官,父母官的指责是什么,难道是看着自己的子民被无辜地枪杀,而置之不理吗,你们大英帝国的人权重要,难道我们大清的子民都可以随意被草菅人命吗,我们中国有句俗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相信贵国也不希望与大清四万万子民为敌吧,贵国大使在我大清犯下如此滔天罪行,如果再任由他逍遥法外,大清子民的心情将会受到极大的伤害,相信以后英国也不可能再安安稳稳地与我大清合作了,希望怀特先生能以中英两国关系的大局以及英国在华利益的立场出发,不要再为一个刽子手求情了,相信贵国的同胞对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也是颇有非议的,朕曾探知贵国人民的反战示威游行差一点就将你们的首相赶下台了,朕奉劝你们要好自为之啊。”

怀特被光绪抢了一阵白,弄得他很没面子,他和大清交往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遭受这样的羞辱了,看来这个新上台的光绪绝对不是一个善茬,如果激恼了他,他真有可能下诏天下,以使大清全民皆兵对抗英国,到那时局面就不好收拾了。因此经过光绪一顿训斥后,怀特开始放下自己的强者姿态,委曲求全起来,“皇帝陛下,在下有一个两全之策,既可以维护了两国的关系,又可以惩处欧根那。”

“先生有何妙策,尽管讲来!”

“在下深知,先前大清曾经和我们签订过这样一个条款,即大英的臣民在大清犯下过失的话,应交由英国法庭审判,中国无权过问。所以在下认为对欧根难的审判应由英国政府来做,贵国如果对其中的审判有什么异议,可以派人前去督审。”

光绪一听就觉得怀特狡猾之极,但这条条款确实存在,光绪不由得骂起老祖宗来,心想你们当初忍一忍不签订这条条款多好,害的我现在想逞一下威风都不可以。但聪明的光绪又怎么可能轻易将欧根那移交给英国呢,那和将其无罪释放又有什么区别呢?

“怀特先生,所言不虚,大清确实曾经和众国签订过这样一个条款,但是欧根那不是以一个英国臣民的身份在大清胡作非为的,他是受雇于慈禧的,换句话也就是慈禧的雇佣兵,也许他还没有征得贵国政府的同意就已经投靠了慈禧吧,对这样一个没有规矩的大使,没有他也一样。”

听到光绪如此地搬弄是非,气得怀特就要晕了,对光绪的胡搅蛮缠,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只是一味地在那喘粗气。

“怀特先生,你也不要过于气愤,朕向你担保只将欧根那一人惩处,其余人的责任一概既往不咎,大英国在华的一切利益,我们仍然极为尊重。还有,朕看阁下头脑极为灵敏,可否有意出任总理衙门的顾问呢?”光绪虚晃一招,对其“拉拢”起来,以期彻底击败他谈判的士气。

“贵国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希望两国以后不要再发生类似欧根那这样的事件了。”说完,怀特就率领着英国的一帮成员灰溜溜地离开了西华厅。

众人看见一向强硬的英国都遭受了如此大的挫折,自己可能也要被光绪敲一下竹杠了。其实光绪也不敢太强硬下去,如果手段过于激进的话,惹闹了这帮洋毛子,那就不好收拾了,虽然说自己有四万万臣民做后盾,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做炮灰啊,大清真的要在列强中崛起,唯有尽快改变大清的体制,尽快自强起来。

处理完欧根那事件后,光绪就把目光瞄准了坐在角落里的新任日本公使小泉一郎了,光绪心想该是和小日本做一个了断的时候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