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三章 吹毛求疵

李梦 收藏 2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在龙椅上坐了将近一个上午,光绪总算把一切要办的事情都处理好了,累的他腰都有点酸了。这一上午的朝会给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做皇帝难,做大清的皇帝更难!他现在最想的就是赶快回到毓庆宫好好休息一下,谁知他刚出来养心殿,就有一个士兵向他禀报说,午门之外有人在捣乱。

光绪一听,就感到纳闷,心想又是什么不知趣的人再找我的麻烦啊,有心不去理,但仔细一想,能闹到皇宫附近的人绝不是一般的善类,很有可能是关系国家大计的事,因此光绪也不敢置之不理,他急忙命小张子将张濯和董福祥给叫过来。不一会儿,二人就慌慌张张地过来了,“皇上,发生什么事了?”

“张濯,你的士兵是怎么守卫皇宫的,怎么允许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在皇宫附近胡闹呢?”

“有这等事,微臣上朝前,曾严命叮嘱他们一定要严守皇宫,以杜绝任何人撒野,没想到还是发生意外了,皇上,微臣办事不力,请您责罚微臣吧。”

“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了,你们两个尽快到皇宫外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然后将详细情况禀明于朕,切记万不可冲动,一切都按理办事,以避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微臣遵旨!”说完,二人急忙向午门奔去。

等到二人出了午门不觉大吃一惊,只见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也不知道从那涌来那么多不明身份的人,看他们的样子,他们是想硬闯进皇宫理论什么,说真的,张濯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大胆的子民呢,他们究竟是何等人物?经过一番仔细的观察,张濯发现,从这些人的装束来看,他们都绝对不是寻常的百姓,看样子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并且这帮人是由两部分组成的,一部分是洋人、一部分是中国人,好像是事先预谋好了似的。

张濯和董福祥两人看了很长时间也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命人叫来一个小头目,仔细向他询问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命令你们严加看管的吗,怎么有这么多人在这惹事生非,他们都是什么人,究竟想干什么。”

“张大人,在您去上朝不久,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从四面八方涌来很多人,他们吵着嚷着要进皇宫,这样我们就和他们发生了冲突,由于没您的命令,小的们也不敢动粗,只是尽量劝解他们回去,可谁知这帮人就像卯足了劲要和我们对着干似的,根本就不听我们的劝阻,现在已经有很多弟兄都被他们打伤了,如果您再晚来一会的话,我们就可能撑不住了,张大人您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看来这帮人是蓄谋好要为我们制造麻烦的,这帮人究竟有什么来头呢?他们又是受何人指使的呢?”

“很有可能是那帮老顽固们联合洋人干的。张兄,您想想看,朝廷中那些王公大臣们哪一个不是仰仗慈禧的权威而得以享尽荣华富贵的,现在他们的靠山倒了,他们能甘心吗,看来他们现在是在为慈禧鸣不平呢,再说那个铁帽子集团不是还没有倒下吗,这肯定又是他们在暗中搞的鬼。”

“董兄分析的有一定道理,但这帮洋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老兄,难道您忘了,咱们还扣押着他们的大使呢,你没听见有几个洋毛子再叫嚣什么中国没人权吗,看来就是因为这些事了。”

“这帮王八蛋,还以为我们大清现在是慈禧的时候啊,随便吆喝一下就让我们屈膝投降,等着吧,早晚有一天就把你们这帮洋鬼子全部赶出中国,让你们还嚣张。”

“呵呵,张兄有点太偏激了吧。”

“不是我偏激,只是这帮洋人太目中无人了,他们不就是比咱们大清强吗,早晚有一天咱们大清一定会超过他们,成为世界的霸主。”

“看来,你比咱们的皇上还有雄心啊,张兄,别再这吹牛了,你还是赶快看看如何收拾眼前这帮烂摊子吧,这可是你管辖的范围啊,等会皇上怪罪下来,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呵呵,对,还是办正事要紧。咱们还是先调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再说。”

说完,二人就大步流星来到了冲突的前沿,士兵们看见他们来了,纷纷都往后撤了一下,但这帮围拢的人却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仍然一个劲地往前挤,张濯赶紧大喊了一声:“安静,有什么事就和在下说吧,在下会如实把你们的要求反馈给皇上的。”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要见的是皇上。”

“皇上已经全权命令我处理此事了,如果你们再不听劝告的话,一切后果概有你们负责。弟兄们都把子弹给我装上膛,如果有人再不听劝阻,格杀勿论!”

士兵们听到命令后,一个个都利索地拉好了枪栓,摆好了射击的姿势,虎视眈眈地盯着眼前胡闹的人群,这帮人看到张濯动真格的了,也不敢在胡搅蛮缠了,一个个都老实了许多。

张濯看到自己的恫吓受到了一定的成效,他赶紧趁热打铁地安抚他们说:“不知道你们吵着要见皇上究竟为何事?”

这时一位提着鸟笼子的老者走了过来,张濯一看他的装束就知道他是一位无所事事的满人,“这位将军,我们之所以在此聚集,主要是因为我们听说皇上要废除我们满人的一切优待,也要向我们征收人头税,还有人说皇上要把我们全部赶回东北老家去。”

“皇上也是满人,他为什么要听汉人的,我们满人才是大清最优等的民族。“一位纨绔子弟模样的人大声说道。

“现今的皇上,一定不是满人,他是个冒牌货,为了咱们满人的利益,咱们要尽快推翻他。”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停,主要的原因就是不满皇上对满人的政策。

张濯一听就感到纳闷,他心想皇上什么时候说过要废除满人的特权了,这帮人一定是受了别人的蛊惑才在这巡滋闹事的,为了尽快让这帮鲁莽的家伙散去,张濯苦口婆心地对他们说:

“大家一定是受了别人的蒙骗,皇上从来没有说过要废除你们的特权,希望大家保持冷静,不要再被那些阴险的人利用了。”

听完张濯的劝告,众人仍然是半信半疑,但又不可不信,觉得皇上的话还是有一点分量的,因此众人很快都安静下来,“如果真如你的一样,那我们就放心了,也麻烦你转告皇上,如果他有心要对我们满人下手,那么我们一定会以血的代价来捍卫的我们的权力。”

“对!我们满人永远都是大清最优等的民族,我们绝不会和汉人同流合污的。”

张濯看着这帮不可一世的满人,摇了摇头,心想,看来再不改改他们的脾性的话,这帮满人早晚都会被淘汰。在张濯的目送下,众人都骂骂咧咧的离去了。

这帮满人撤离后,在场的也就只剩下大约两百名左右洋人了,他们有的说着鸟语,有的说着蹩脚的中文,不停地在大声声讨着什么,张濯仔细一听,原来他们是在威吓大清呢,“你们扣留我们的大使,这是无视我们的主权,是企图挑衅我们,如果你们再不把他们释放的话,到时两国发生冲突,就不要责怪我们了。”

“你们大清国无视我们的人权,这是对我们最大的侵犯!”众人以挑衅的姿态,不断指责大清的所作所为!

张濯看到他们的嚣张样,就气不打一出来,但为了息事宁人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忍住了满腔的怒火客气地对他们说:“大家可能误会我们皇上的意思了,大使馆的人质,皇上已经下旨全部释放了,我们大清也是一个遵从法度的国家,我们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危及你们在我们大清的权力,只要你们的行动不违反我们的大清的律法,我们绝不会干涉你们的行动的。至于在这次冲突中被监禁的各国公使,经过我们大清个各国洽谈以后,一定会秉公处理的,我们皇上已经答应在近日召见各国的谈判使臣,相信到时就会有结果的,如果你们再在此巡滋闹事的话,我们完全有权力把你们送入监牢,既然你们懂得法律,就应该遵守我大清的律法!”

这一帮洋人一看张濯如此威严地对待他们,闹了个大没趣,不一会都灰溜溜地走了,看到他们都无话可说地离去了,张濯悬着的心,总算松了一口气。他觉得今天的事情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捣鬼,看来,如果不把这件事妥善处理一下,一定会惹出不必要的争端,因此二人安排了一下现场的防御后,就马不停蹄地向皇上回报去了。

此时光绪已经在大殿恭候他们多时了,看到二人焦急的样子,他也没等二人施礼就急切地问道:“午门外究竟发生何事了,严不严重,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皇上,午门外的动乱已经被平定了,参与动乱的是一帮无所事事的满人和一帮洋人。”

“他们为什么要制造这起动乱呢,他们居心何在?”

“皇上,微臣猜想他们一定是受了奸人的指使,据他们向微臣讲,他们参与这次声讨的主要原因是有人告诉他们说您要解除先前赋予他们的特权,这不是无稽之谈吗,恕晨直言,皇上您也是满人,您怎么会做出不利于满人的举动呢,所以微臣猜想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听了张濯的分析,光绪心想,我也不是满人,剔除满人的特权那是早晚的事,要不怎么创建全体民族一律平等的大中华啊。

“张爱卿,他们的忧虑也不是没有道理,其实朕也早就对他们心存不满了,你们也看到了,自从大清的老祖宗们赋予了他们那么多特权后,你看他们都堕落成什么样了,你看那些八旗兵的作战能力都已经降低到什么程度了,还有那些在京城到处逛的满人,他们整天除了会提个鸟笼子之外,还会干什么,他们简直就是一帮阻止社会的蛀虫,虽然朕现在还无心改变他们的现状,但总有一天朕会拿他们开刀,杀杀他们不良的习惯!让他们相信,在朕统治的大清里绝对不会容忍任何社会渣滓存在!”

光绪的一席话,听的张濯和董福祥一愣一愣的,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些话竟然会出自一个满族皇帝之口,但惊讶之余,他们更多的是由衷的钦佩,他们觉得只有将自己置于整个中华民族大义的皇帝才是一个伟大的皇帝,先前大清的历代皇上,无一不是从满人的利益出发,汉人无权封王,无权进入朝廷中枢,根不可能成为皇帝的心腹,他们对汉人都是抱着不信任的态度任命他们的,为了防止他们的势力过于膨胀,他们在暗中派人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近来由于大清遭遇了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靠腐朽的满族王公已经无力再支撑整个国家机器了,这样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开始重用汉人了,但是在他们眼里满人永远都是高于任何民族的,对满人的特权他们也无心废除,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民族融合大受其害。敢直视这一弊端,除了光绪真的没有第二个统治者。

“皇上,那他们的担心是真的了。微臣以为如果真这样做的话,很可能会引起他们的极大不满啊,临来时,一个老者还要微臣向您带话说,如果您敢动满人的利益,他们一定会让大清血流成河。”

“狂妄之极,如果他们还是当初大清入关时的满人,他们也许还能兴风作浪,可如今的满人已经太让朕失望了,朕想动手改造他们一下,也只不过是帮助他们把身上毒瘤清除罢了,如果他们再不反省的话,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淘汰了。”

“皇上忧虑的甚是,但此事涉及的面太广,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我大清正百废待兴,此事还要等时机成熟了再做打算才好啊。”

“朕也是这么想的,现在大清正面临内忧外患的严峻形势,不可再树敌了,这件事就缓缓再说吧,现在朕最主要的目标就是好好对付那帮不知好歹的列强,今天,是不是洋毛子也参与示威了。”

“回皇上,他们还控诉我们大清没人权呢,说如果再不释放他们的公使,他们就要大兵压境了。”

“这帮洋人就知道使用这个伎俩,朕这次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是如何威慑我大清的,张爱卿,你迅速照会各国的领事,转告他们朕后天将会在总理衙门西华厅接见他们,和他们作一次清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