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二章 论功行赏

李梦 收藏 8 20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二章 论功行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光绪第一次独立上朝,竟然就有很多老臣自恃自己功高无量而无缘无故地缺席朝会,这一对光绪皇帝极为不屑一顾的姿态,使他极为震怒,为了扼杀他们的嚣张气焰,并树立自己大清天子的威严,他没有顾及他们的任何颜面,好不留情地施展了自己的铁腕手段,将这帮老顽固各打五十打板――罚俸一年、停职察看。众臣见光绪对这些老臣下手都如此的不留情面,一个个也都不敢再为他们辩护了,一时间大臣们都乖了许多。

等了一会,光绪又问道:“众爱卿,还有什么要上奏的吗?”

“臣,有本上奏。”说话的是吏部尚书孙家鼐。

“孙爱卿,准奏。”

“皇上,微臣昨日以连夜将奕淙、奕匡、荣禄等人审讯完毕,经微臣查证,他们确实有阴谋陷害皇上之心,为了达到自己险恶的目的,他们还不惜勾结列强,出卖国家主权,严重损害了我大清的利益。再者经微臣仔细审讯,奕淙和奕匡在为官期间,还大肆收受贿赂,聚敛了大批财富,影响极坏,对这帮不仁不义之徒,微臣恳请皇上对他们施以极刑,以儆效尤!”

“孙爱卿,所查属实吗,他们都对自己的罪责供认不讳了吗?”

“皇上,微臣说的句句属实,他们也都伏法认罪了。”

“那就怪不得朕冤枉他们了,他们深为大清的王公大臣,竟然无视大清的律法,朕岂能轻易绕过他们,孙爱卿,对这帮祸国殃民的民族败类,你严格按大清的律法处置就可以了,不要对他们有任何姑息。”

“微臣谨尊圣旨,定会如实查证他们的罪行,公布天下。”

“好,朕也希望众臣能以他们的下场引以为戒,不要再做一些徇私枉法和背叛民族的事情,如一经查实,不管你是三朝元老还是皇亲国戚,朕一概不会容忍,当然对那些不畏权贵,勇于为大清谋利益的人,朕绝对会重重利用,不拘一格使用人才,所以呢,在上朝的时候,朕希望你们能各抒己见,多为大清的振兴提供一些良言妙计。”

“皇上英明!”众臣又赶紧跪倒在地,大喊起来。

“众爱卿不必多礼,朕今天第一次上朝,希望能看到一些新现象,不要再像先前一样尔虞我诈、互相进行人身攻击,还是办点实事的为好。众爱卿有什么话尽管道来,不管是对还是错,朕会认真考虑的,绝不会寻机报复,朕希望从今日起,能在朝堂上开启一个畅所欲言的新风气。”

在光绪的引导下,众臣也都一扫先前的顾虑,都大胆献言献策起来。

“皇上,微臣有本上奏,臣以为皇上不必拘于传统习惯的约束而举行自己的亲政大典,现在我大清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一切典礼都应当从简而行,据微臣调查,凡是宫中举行什么大的典礼的时候,地方的官员都会想尽办法讨好王公大臣,向他们进献各种各样的宝贝或财物,大家都知道咱们大清官员的俸禄并不高,他们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因此为了能够聚敛大批财富,就只有向老百姓增加苛捐杂税,现在咱们大清的百姓已经生活的够苦的了,如果一味的增加苛捐杂税,只会让他们更加怨声载道,民不聊生,久而久之,也就会激起他们暴力反抗朝廷的火焰。因此为了从大局着想,借以减轻大清百姓的负担,并趁机在我大清开启一个节约的好风气,因此微臣朕斗胆恳请皇上,废除那些烦琐的亲政细节以及其他的大型的不必要的典礼,当然对于那些涉及我大清民族尊严的典礼,还是要酌情庆祝一下的。”上奏的是刚从家服丧归来的礼部侍郎洪钧,此人是同治七年的状元,颇有才学,同时对繁文缛节深为痛恶,不拘小节,当然他的作为也深为同僚们所不满。他的这一番大逆不道的话一出口,就有很多人不禁为他的人身安全担忧起来,心想你也太大胆了,竟敢连大清的祖制也敢动,因此他们都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汗。

对这些问题,光绪早已熟知的不得了,他深知大清在历史上之所以会一步一步沉沦,与这些诸如此类的腐败有很大的关系,其实当时的统治者也都极为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们都唯恐引火上身,没有一个敢站出来指责这万恶的制度,因此对洪钧的勇气,光绪感到由衷的佩服,他觉得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再说自己现在也是急需拉拢人才、奠定自己根基、排除先前的后党势力影响的时候,因此光绪心里就想把洪钧给拉拢过来。

“洪爱卿不会是在危言耸听吧,举行一个个小小的典礼就会造成如此大的恶劣影响吗?”光绪故意卖关子地说道。

“皇上,微臣绝非在危言耸听,您可以估算一下,举行一个盛大的庆典大约需要多少银两,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微臣先前曾经有过一个保守的估计,即使再节省的话,也需要大约三十万两银子,也许这些银子相对于我们大清朝的国库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老百姓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了,可以说相当于五万户普通家庭一年的总收入。所以一些不必要的浪费还是要制止的,皇上刚君临天下,当以国家的安危和百姓的幸福为千年大计,万不可因一时的场面豪华而留下重蹈慈禧的覆辙啊,望皇上三思!”说完,洪钧就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大声说道:“皇上,请您决断!”

看到洪钧如此地为大清的江山社稷着想,光绪不由得更加钦佩他可嘉的勇气了,忙说道:“不知众爱卿对洪爱卿的见解有何看法,不妨讲来,对错与否概不追究责任。”

“皇上,洪钧的做法不可取啊,我大清一向是遵从礼仪之邦,在六部中将礼部置于首位就充分说明了它地位的重要性,再者礼仪是维护君臣之道、夫妇之道、父子之道的重要法器,如果废掉这些重要的礼节,岂不会有乱伦之嫌啊。洪侍郎的见解万万不可取啊。”

“徐学士,可能您误会在下的意思了,在下只是希望皇上缩小庆典的规模,节省开支,置于对维系君臣之道的传统礼仪,还是要维护的,当然对于其中不必要的糟粕也是要尽早去除,这样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消除不良用心的人借机升官发财、对百姓敲诈勒索!”

“皇上亲政的庆典是我大清最重要的仪式之一,怎可因为节省一些微不足道的钱财就缩小规模呢,这让外人知道了,还以为是我大清已经穷的连为皇上举办庆典的钱都拿不出来了呢,微臣恳请皇上,庆典的场面还是越大越好,也可借机向列强显示一下我怏怏中华的国力!”

“为何你们就重视这一点颜面呢,昔日慈禧执政的时候,她的寿辰几乎要耗尽大清财政半年的收入,但是就这样宏大的场面又为我大清带来什么荣耀了呢,还不是更加助长了列强侵略的气焰,微臣还有一事恳请皇上,那就是尽快停止颐和园工程,将全国调拨上来的钱财尽快用到实处。”说着说着,洪钧就扯到了颐和园上来了。

“皇上,洪侍郎所言不差啊,现在我大清的财政可以说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了,本来先前还有一些积蓄,无奈,慈禧竭力主张修建颐和园工程,一下子就从国库中抽出一千万两白银,可这对浩大的颐和园工程来说,才仅仅够整个工程预算的三分之一,不得以慈禧又向北洋水师伸手,可怜我大清刚刚兴起的海军,几乎就此陷入停滞状态啊,皇上,微臣也斗胆请言,颐和园工程要停,庆典也要缩小规模啊。”户部尚书阎敬铭哭诉道。

对大清这个烂摊子,光绪何尝不了解其财政的亏空之大啊,颐和园工程虽然预算要三千万两白银,但其中过一半的经费都落入了奸臣之手啊,对这个劳民伤财的颐和园工程,必须要马上停掉。

“两位爱卿,忧虑的甚是啊,颐和园本身就是我大清耻辱的象征,他告诫我们如果再不积极向上的话,就一定会遭受比这还严重的打击!每每看到颐和园中的残垣断瓦,朕的心中就极为郁闷,但它也使朕萌发了要带领大清崛起的雄心。可是,慈禧太后为什么就不明白它的意义呢?难道因为一己的幸福,就要拿天下数千万百姓的幸福作代价吗?朕当初也曾力荐慈禧太后停止颐和园工程,可她固执己见,就是不肯听从,以至于耗费了国家大量物力人力。朕深知现在大清的财政已经深为其害,为了不再重蹈他的覆辙,朕就听从两位爱卿的谏言,决定停止颐和园工程,将其调拨来的经费重新归入国库,以备应急之用。并决定永远保留颐和园的原貌,以作为激励我们的子孙奋发向上的教材,朕要他们永远铭记这一点教训:落后就要挨打!”

“皇上圣明!”

“现在我大清正处在非常时期,朕也不想被后人称为一个荒淫无道、挥霍成性和碌碌无为的皇帝,因此为了减轻大清的财政负担,朕决定从即日起,一切庆典从简举办,待朕举行亲政大典的时候,地方官员如能拿出实际的政绩就是送给朕的最大的礼物,望众卿家能明白朕的一片苦心。”

“皇上圣明!”

“孙爱卿,究竟何时是朕举行亲政大典的最佳时节。”

“皇上,微臣经过仔细推算,认为次年的正月十五日是一个绝佳的黄道吉日,无论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冲突。”

光绪心想这种测算也是一个很大的迷信啊,待以后也得好好大开科学的风气,以尽早把这些迷信的玩艺送到爪哇岛去。但眼下就先暂且由着他们吧。

“好,那就定在次年的正月十五举行亲政大典好了。为了表示朕的一片诚意,朕决定大赦天下,凡是那些不是犯下极刑的罪犯,全部释放,但为了让他们记住教训,也希望各地作好教育事宜,以形成良好的民风。”

“皇上圣明!”众臣又一次高呼赞誉之词。

“不知众爱卿还要其他要上奏的吗?”在朝堂上蹲了几个小时了,光绪坐的屁股都有点疼了,因此他想早点离场。看来,他还是没当惯皇帝,他说完这句化后,就往下瞧了瞧,发现张濯正朝他挤眉弄眼呢?光绪有点诧异,心想有什么要紧的事吗?仔细思量了一下,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把对他们封赏的事给忘了,这个张濯,年纪一大把了,竟然还想着升官发财呢?

“既然没什么上奏的,朕就再补充几句。”光绪拉着官腔说道,“朕今天之所以会平安地坐在这个龙椅上,全是仰仗了众卿家对朕的一片诚心,尤其是张濯、董福祥、罗荣光等人的舍身保护,因此为了表彰他们的功劳,朕决定将张濯调入军机处、加封董福祥为兵部尚书、御林军总统令,罗荣光为直隶提督、王五和石永活为三品御前带刀侍卫,将谭嗣同调入吏部,封为礼部侍郎。不知众卿家对这些加封有什么异议吗?”

众臣尤其是慈禧的老臣听完光绪的任命,心里就感到极不痛快,他们深知光绪已经开始弃用他们这些老臣了,用不了多久,大清就会完全掌控在他一人手中,自己也会逐一被解职,心存不满,但也无力反对,因为现在自己的靠山已经倒下了,说话的分量自然也就轻了,因此对光绪出格的任命,他们除了完全服从之外,再也不能做任何事了。

由此养心殿里也又一次地响起了众臣的赞誉:“皇上圣明!”看到众臣没有任何异议,光绪心里极为高兴,他心想今天的任命才刚刚是一个开始,用不了多久,大清的中枢和地方大员将全部换成我的心腹。张濯等人得到如此高的封,心里也都极为高兴,他们明白要在平时,自己不奋斗个十年八年的,怎么可能会爬到如此高的地位,一个个都感到称心如意。

“微臣等叩谢龙恩,以后定当誓死效忠皇上。”“众卿平身,你们能有这样的衷心,朕倍感欣慰,朕希望你们能为大清的振兴尽情施展自己的才华。不知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吗?”光绪关切地问。

“皇上,微臣等有今天,也都多亏李鸿章等老臣的悉心照顾,因此,微臣恳请皇上将慈禧革职流放的那些老臣尽快招回来,以为大清效力。”光绪心想你们好会演戏啊。

“众卿所言极是,朕即刻就下诏,招回淳王奕缳、大学士李鸿章、翁同和、张之洞,让他们官复原职。以为我大清的振兴效力。”说完,就命张濯即刻起草诏书,命人尽快传递下去。

处理完一切事情后,光绪往外看了一下,太阳早就偏西了,心想该退朝了,为此,他向小张子使了一下眼色,小张子心领神会,高喊一声:“退朝!”

众臣又是一阵山呼万岁,光绪也顾不得理他们,甩甩袖子就急忙退了出来,谁知他刚走到院子里,一个士兵就急忙向他跑过来说:“皇上。大事不好了,宫门外有人在示威、游行呢?光绪听完不觉一惊,心想究竟又是什么人在惹乱子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