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一章 朝堂之上

李梦 收藏 3 26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一章 朝堂之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今天的光绪显得异常的兴奋,他之所以会有如此的好心情,一则是因为昨晚取得了宫廷政变的大捷,并将自己的老对手慈禧给彻底拌倒了;二则是因为今天自己将要第一次独立主掌大清的朝政了。以前虽然自己也经常端坐在朝堂之上,但那都只不过是慈禧的陪衬而已,一切大政方针,包括官员的任免、对外宣战或者媾和,都是慈禧一人说了算,自己甚至连插话的份都没有。很明显,在慈禧眼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傀儡皇帝罢了。有很多次,光绪都再不断怀疑自己到底是慈禧的皇帝,还是慈禧的大臣,对这种颠倒过来的君臣关系,他一直都感到郁闷。今天,自己总算将苦日子熬到头了,自己终于可以独立处理国家大事了,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举行亲政的大典,但不管怎样,现在一切都自己说了算了。

现在的光绪心里别提有多美了,他觉得自己比历史上的光绪风光多了,因为他不用再窝窝囊囊地在慈禧面前度过百无聊赖的一生了。不一会,他的贴身太监小张子就把衣服给他穿戴好了,穿上崭新的龙袍后,光绪也显得倍加精神了,活脱脱就是一个英俊挺拔的少年天子,周围的宫女和太监们看到光绪如此地英俊潇洒,也都不断在他面前拍马溜须,赞美他是何等的帅气,听到他们的赞美后,光绪更加得意了,他心想自已以前从来没受过如此的褒奖呢,看来只要自大展才华,相信普天之下的臣民也都会把自己树为偶像的。为了,一展自己的风华绝代,他在房间里特意摆了好几个pose才罢休。惹得众人都不禁大笑起来,看他们如此地开心,光绪也不像严厉的慈禧那样对他们的大不敬进行斥责,反而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有意义,才会得到人民的爱戴。小张子看时候不早了,唯恐担心他上朝,就赶紧提醒光绪说:

“皇上,上朝的时间快到了,您还是赶紧去养心殿吧,要不,众臣又要等急了。”

“哈哈,朕一时高兴竟把今天上朝的事给忘了,小张子快吩咐下去,朕即刻就前往养心殿。”

“皇上,奴才已经为您备好轿了。”

“好,传朕的话,摆驾养心殿。”说完,光绪在小张子的引领下,就要出毓庆宫的门,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有个小太监前来禀报说:“皇上,董福祥将军有事求见。”

光绪听完,就不觉一愣,心想自己不是让他抄完家后,在朝堂上等他吗,怎么他竟然跑到我的寝宫来了,莫非遇到什么不利的事了。光绪思索了一下,就说道:“传,董福祥进来。”

不一会,董福祥就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过来了,看到他那么紧张的样子,光绪就知道一定发生什么不详的事了,要不,一向沉稳的董福祥绝不会如此地紧张。想到此,光绪眉头一皱,心想:今天可是自己第一次上朝,没想到还没上朝,麻烦就来,看来这大清的皇帝真的不好做啊。

待董福祥气喘吁吁地跑到自己跟前,光绪就赶紧关切地问道:“董爱卿,发生什么大事了,竟把你这个大将军害成这样。”

还没等光绪把话说完,董福祥就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皇上,微臣办事不力,请您责罚。”

光绪一听,就知道是抄家的事出了差错,昨晚解决完宫廷政变后,光绪除了对京城的防卫进行了周密的布防,还特地交给了董福祥一个特殊的任务,就是命令他负责对发动政变的几个罪魁祸首抄家,并借机将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一网打尽。

接到光绪的命令后,董福祥首先留下了一大部分兵力负责守卫皇宫,自己则带着一队人马连夜前去抄家去了,根据事先的部署,他此次抄家的重点是奕淙、奕匡和荣禄三家,因为他们不仅是慈禧的得力助手,而且还都是贪赃枉法之徒,可以说是先前大清最有权势的三个大员。光绪之所以重点选择他们几个,一是希望借机将自己的敌对力量惩处一批,因为他深知宫中的那些老字号的王公大臣,根本就不服自己,明理上一再声称效忠大清,效忠自己。实际上,他们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并且他们暗中还都有自己的小组织,这其中就以奕淙的“铁帽子集团”势力最为庞大,据说奕淙为了达到自己家族入主皇宫的目的,对这个集团已经多年了,并且网罗了一大批贤能人士,先前慈禧对这个集团都极为忌惮,为了增加这次宫廷政变的胜算,慈禧特意向他们伸出橄榄枝,以寻求他们的支持,由此可见慈禧对他们有多么的器重。虽然现在奕淙已经成了自己的阶下囚了,但并不说明这个集团已经丧失了昔日的攻击力了,在奕淙三个公子的统领下,这个集团将仍然会是光绪未来执政的最大障碍,因此光绪现在丝毫也不敢忽视这个集团的力量,为了能尽快扫除自己执政的障碍,光绪最好的愿望就是希望在奕淙被绳之以法之后,“铁帽子集团”暂时恐慌的时候,借着抄家的名义将他们一网打尽,为此光绪命令董福祥要以尽快的速度将“铁帽子集团”的老巢给端掉,以免夜长梦多。光绪之所以急不可耐地就命董福祥前去抄家原因也就在于此。但现在看着眼前董福祥的惨样,想必自己的计划已经破产了。

事实上也并非董福祥办事不利,他接到光绪的指示后,就火速赶往奕淙的家里,但令他大为惊讶的是,此时奕淙的家里除了他的几个女人和一些奴仆之外,其他的人全都不见了踪影,董福祥一看就大感不妙,他命令士兵紧急对整个王府进行了周密的搜索,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奕淙的三个公子和他以前的门客,好像蒸发了似的,不见了任何踪影,问及他的家人,他们死活也都不愿说出他们的去处,把董福祥给气得一个劲地骂娘。他深知敌人之所以会如此迅速地从自己眼皮底下逃走,一定是暗中听到了什么风声,或许皇宫有人在暗中向他们通风报信,否则他们不可能逃脱的如此干净利索。董福祥深知如果让这帮敌人给逃出京城,以后一定会为祸大清。但事以致此,自己也无能为力,不得已,董福祥只好命令士兵封了奕淙的全部家产,在清点家产的时候,董福祥也大感不妙,他发现除了一些瓷器等笨重的东西之外,他几乎没有搜集到任何值钱的东西,这与先前传说的奕淙的财产可以和皇宫相媲美的说法极为不吻合。董福祥也感到极为不可思议,他想不到他们会把财产转移的如此之快。可怜自己深夜来袭,也只能无功而返,他只好把奕淙的家眷全都给监禁起来。由于昨日忙的实在太晚,他也没有急着进宫向光绪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不,天一亮,他就急匆匆地赶回来了。

听完董福祥的讲述,光绪不由得深深地喘了一口气,他深知虽然自己昨夜已经制服了大部分朝臣,但并没有从根本上遏制敌对势力的反抗,皇宫中一定还存有不少的敌对势力,要不敌人也的消息也不会来的如此灵通,看来自己周围的形势还没有万事大吉啊。

“董爱卿,你也不要过于自责了,这件事你也没有什么责任,只是咱们太低估敌人的能力了,以至于会让他们乘虚而入。看来,朕和敌人的交锋还没有结束啊,董爱卿,你此次行动一共逮捕到多少人啊。”

“皇上,根据您向微臣提供的名册,微臣只是抓到其中的几个人,大多数都神秘地消失了,其中铁帽子集团更没有一人落网。”

“京城中其他的王公大臣都有什么动静呢?”

“回皇上,其他的王公大臣们,还都没有什么动静,好像还都在持观望态度。”

“看来这帮老家伙对朕还都极为的不信任啊,董爱卿,这监视京城中的王公大臣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如发现有人在暗中图谋不轨,及时向我禀告。”

“微臣遵旨,皇上,那对载漪他们该作如何处理啊。”

“现在以载漪为首的铁帽子集团可以说在暗中已经成了朕的无形大敌了,这个集团已经经营多年,在王公大臣中的根基特别深,并深受他们的倚重,朕相信载漪一定是想以此为手段企图暗中联合京城的老顽固们,向朕施压,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但现在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要想清除他们很难啊,再说,我们刚刚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政变运动,如果再掀起一场剪除逆贼的活动的话,势必会引起天下的大乱,依朕之意,趁现在京城的顽固大臣们还没有对全力支持的情况下,先暂且把他们放在一边,待京城的局势稳定下来后,再向他们开刀,相信他们在这段时间里也不会掀起什么大的风浪,你们只要负责守卫好皇宫的安全就可以了。”

“皇上所言甚是,微臣一定会尽职尽责,确保皇宫万无一失。”

“这就好,好了,现在应该到了上朝的时间了,爱卿随朕去朝堂观察观察动静吧。”

这样在董福祥的陪同下,光绪开始了自己第一次的独立执政。

来到养心殿后,此时大臣们都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看到光绪从杏黄大轿中走出来,众臣急忙撩衣服跪倒,山呼万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种百官朝拜的盛景,光绪已经很久没有享受了,自从威海卫归来被慈禧囚禁起来之后,光绪就几乎与世隔绝了,更不用说享受什么大臣的请安了。今天自己经历了千辛万苦总算重见天日了,更令他兴奋的是,现在自己已经成了大清唯一的主角,看着眼前呼啦一下跪倒的群臣,光绪心里美。

“众爱卿平身。”“谢皇上!”

说完,光绪就大踏步迈进了养心殿,众臣尾随其后,也都鱼贯而入,很快就按官位品级分成两排。当光绪端坐在龙椅上之后,大臣们又赶紧跪倒,重复了一下刚才的礼节,君臣之间自然又是一番客套。

待一切烦琐的礼节都进行完毕后,站在光绪身旁的小张子撤着公鸭嗓子大叫了一声:“有本快奏,无本退朝。”

随着这一声音落下,刚才还有些乱哄哄的朝堂顿时安静下来,光绪也借机扫视了一下整个朝堂,此时他发现,今天的朝堂大会并不完美,竟然有很多人缺席,并且缺席的人都是朝中的一些颇有影响的人物,像桂祥、李鸿藻、张佩伦等人,光绪明白这帮老臣无故缺朝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以此期望威慑住自己。

看到这帮老臣竟然不把自己当回事,光绪异常的震怒,他心想如果不让他们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他们以后一定会登鼻子上脸,不断的娇纵朝廷,从而会使自己的统治陷入停滞状态,因此光绪为了张扬一下自己的威严,他决定先好好教训他们一下,以让他们长长见识,为此他暗中向董福祥使了一个眼色,董福祥马上就心领神会,他急忙走出队列,朗声说道:“臣有本上奏。”

“准奏!”光绪满意地说道。

“皇上,我大清一向尊重礼仪,对君臣之道更是极为的重视,但令微臣极为不解的是,昔日那些整天满口礼仪的大臣,今天竟然无视您的威严,肆意违背朝廷规章,不来上朝,这些行为真是大不敬啊,为此微臣斗胆上书,恳请皇上将这些胆大妄为的人革职,以儆效尤,并借此机会整肃朝纲,以杜绝有人在胡作非为。”董福祥义正词严地说道。

董福祥话音刚落,有几个老臣就感到不安了,大学士徐同急忙走出来说道:“皇上息怒,微臣以为对此事也不必过于深究,这些老臣都年事以高,行动颇不方便,所以看在他们为大清奋斗多年的份上,没必要过于追究他们的责任。”

“徐学士此言,实属在为他们的大不敬辩护,先前慈禧皇太后临朝听政的时候,他们可一次也没有敢不上朝啊,今天是皇上第一次独立上朝,他们却龟缩在家里,这不明摆着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吗,如果让他们再放肆下去,微臣担心用不了多久就会没有人来上朝了,那样的话整个朝廷中枢就有可能陷入瘫痪的境地啊,所以微臣斗胆恳请皇上,对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一定不能姑息,必须严惩之!”

光绪看论战的火候也差不多了,该自己出马了,他清了一下嗓子朗声说道:“两位爱卿不要再争论了,今天是朕第一次独立上朝,本以为能看到一番何种共济的新景象,但眼前的情形令朕非常失望啊,你们看看有多少大臣缺席今天的朝会,对那些年迈的老臣朕也能体会他们的难处,但如果他们确实不能上朝,可以向朕详细奏明情况啊,但是无一人向朕请示,这分明就是不将朕放在眼里,把朕还当一个娃娃看待,朕告诉你们,朕现在已经是大清堂堂的皇帝了,朕不遵从野蛮的专制,但对一切有损朝廷法度的人和事,朕绝对不会姑息,对这些目无法度的老臣,朕也不会放纵他们的行为,因此,为了整肃朝廷纪律,朕宣布对今天缺席的一切大臣罚俸一年,停职察看,已观后效!”

看到光绪如此威严地宣布了惩治措施,众臣也不敢在狡辩,一个个都服服帖帖地跪拜道:“皇上英明。”

“众爱卿不必多礼,继续讨论朝政吧。”看着台下一个个心惊胆战的大臣,光绪就觉得好笑,这帮老顽固,你们不是瞧不起朕吗,朕今天就新官上任三把火,烧死你们。由此光绪就开始盘算下一步该怎么处理后党集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