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五章 新兵连

六指君1 收藏 34 63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五章 新兵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正当马常青发愁的时候,一丝丝熟悉的声音钻入了他的耳朵,“啼嗒、啼嗒、啼嗒……”仔细一想居然是急促的马蹄声!

马常青好奇的扭头望去,三匹健马呼啸而至,“杀啊!”马背上的年轻人大声呐喊着挥舞手中的木棒,转眼间就冲到了鬼子兵的身边,鬼子冲锋的气势为之一缓。

半途加入的三匹健马正是小黑子他们三人,远远的看到有人和鬼子打仗后,按捺不住的小黑子等人立刻将诸葛同三人甩到一边去了,而且快马一鞭赶到战场的时机非常好,这个时候正是鬼子发起冲锋之时。

三个骑手的木棒狠狠的砸倒了两个狼狈躲闪的鬼子,鬼子兵“扑通”一声飞出三、四米七窍流血而亡。鬼子兵冷不防受到偷袭,又不知道到底来了多少“土匪”的援军,有些鬼子兵忍不住哇哇的大叫起来。

见状,刘云飞快的挑死一个鬼子,然后大声喊道:“同志们,今天你们消灭了大半个小队的鬼子,现在是最后的关头了,咱们不能手软!”眼角又向马常青瞟了瞟,小马正挥舞大刀和一个小鬼子斗,怎么回事?小马的功力不至于如此的不济吧?还没惊讶过来,又有一个鬼子从后面冲上去对准小马就是一顿猛刺,小马更加狼狈了。

正当刘云为小马担心的时候,那三个骑手又调转马头向鬼子扑来,这次鬼子兵作了防备,为首的鬼子立刻指挥人进行拦截。

在健马沉重的“啼嗒”马蹄声中,三个骑手再次挥舞着木棒狠狠地砸下来,当头的那个正是叫小黑子的年轻人。

“嗵”的一声,为首的鬼子兵来不及叫喊,脑袋就被携带了巨大冲击力的木棒砸得和身体分了家。其他的鬼子见状纷纷爆发出怒吼,更有四、五个鬼子拼命的靠上来,几柄刺刀纷纷捅向快速奔跑的健马。

木棒携带着健马巨大的冲击力又飞快砸倒了两个鬼子,与此同时鬼子们的几柄刺刀几乎同时落在健马的身上,三匹健马撞飞了挡路的两个鬼子,受痛后长声嘶叫着发狂了,任由骑手死命勒缰绳也没有办法让健马停下来。

受惊的健马居然又带着三个年轻人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狂奔,虽然来去匆匆,但是却为游击队员们争取到了非常难得的战机。

海富没有和刘云等人一起冲上去,而是故意拉在后面,最后干脆藏在一边看情况,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立刻溜之大吉。自己也不是他们那一边的人,没有理由冒着性命危险去帮人家。不过,看情况的确要溜了。

半途杀出的三匹骑手连打带撞报销了五个鬼子,即使是这样依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鬼子虽然丧失了数量上的优势,但是依然能够在一对一的单挑中占据优势,论素质和体力,队员们还是明显处于下风。

潘贵二挥舞着大刀和对面的鬼子兵硬磕,几刀砍得鬼子的枪管火星四溅,不由得骂道:“东洋矬子,你老是退什么?”那个鬼子兵惊讶的连连后退,这“土匪”的力气好大!

刘云因为白刃战能力出众,而且看上去好像还是“匪首”,很快被三个鬼子合围了起来,处境和马常青一样,看上去都挺危险的。

康富飞快的从地上捡了一把步枪,对刘云看了看又对马常青看了看,考虑了片刻还时冲到马常青的身边。这倒不是康富知道刘云艺高人胆大、有惊无险,而是经常和马常青一起摸爬滚打,私人交情更加深厚。马常青在不知不觉中也有了自己的支持者。

康富飞快挑开一个鬼子偷袭的刺刀,然后看着脸色发白的马常青关切的问道:“队长!你怎么了?”记得马常青的功夫是很好的呀!怎么会这样?

马常青有些哆嗦的回答道:“我伤在肩膀了,活动的余地不大……”话音刚落肩膀上又是一阵剧痛传来,发白的脸又是一阵不自然的颤抖,原本带着呼呼风声的大刀也慢了下来。

见状,康富心痛得要死,对马常青说道:“队长,你站在我的后面,这两个小日本给我。”

海富正要逃走,可是偶然一抬头发现小分队队员们的身上都带了不少细软。“砰!”海富爬到几十米的地方对着一个鬼子伤兵开了一枪,扫除障碍后在一个战士的遗体上搜刮起来。

刘云对面是一个作战经验丰富的老鬼子,鬼子的身体矮小手臂也没有刘云长,在刺刀格斗上吃了很大的亏,刚一照面就被刘云捅伤肩膀,如果不是经验丰富躲闪得快肯定回日本见天照大神了。刘云也觉得挺恼火的,这个鬼子吃了大亏后就一直躲躲闪闪的,不跟你玩了。

总算让这个鬼子找到了一块大石头,跳到大石头上后就不再后退了,居高临下的用刺刀对着刘云。刘云一声冷笑,大吼一声:“杀!”手中的刺刀猛然间向鬼子兵,鬼子兵也不甘示弱的嗥叫一声,挺着刺刀向刘云对刺过来。“砰!”一声枪,那个鬼子兵突然被一颗流弹击毙。

刘云一闪身躲开一柄刺刀,快速回头望去,那海富正坐在地上扬了扬手中的三八步枪,又撇着嘴巴对自己笑了笑。

这土匪还真是无耻!居然在战士的遗体上搜寻财物,刘云皱了皱眉头转身寻找新的目标。

刘云再次对上了围着自己的一个鬼子兵,这个鬼子枪口上的刺刀还在滴血。

“杀!”刘云一生暴喝端着步枪冲过去,鬼子也飞快的端着步枪冲过来,两人的步枪接触后那个鬼子试图将刘云的步枪荡开,没料到刘云的步枪就好像铁铸的一样根本就拨不开,正在惊恐间刘云已经将鬼子的刺刀反拨到一边了,“啊……”鬼子才叫了半声就只觉得胸口一紧,然后呼吸被强行中止。

刘云一闪身躲开侧面鬼子偷袭的刺刀,又飞起一脚将对面鬼子兵踢得远远的,鬼子仿佛没有重量般的摔出去老远,“啪”的一声砸在地上,落地后从胸口处涌泉般的“突突”喷出血来。

围攻刘云的三个鬼子眨眼间就只剩下一个了,见状,仅存的那个鬼子忍不住着急的大声叫喊起来。

看着这一幕海富原本无所事事的笑容没了,嗯!这游击队的长官真厉害!八路军游击队着实厉害!这年头能够和鬼子拚刺刀的国军队伍很少,作战意志坚决的更少,要不然国军也不会一溃千里了,

由于那个鬼子狂呼大叫,马上又有两个鬼子兵抛下自己的对手向刘云扑过来,鬼子仗着人多再次形成了三打一的局面。

一个鬼子正面吸引刘云的注意力,端着步枪作势欲刺,另外两个鬼子同时扑上来一左一右两柄刺刀向刘云刺来,刘云不退反进,一闪身躲开左边那个鬼子的刺刀,用刺刀将右边鬼子的步枪荡开(首先解决右边的,右手边更好用劲),不等鬼子反应刺刀就已经深深的扎入了他的胸口,接着在鬼子惨叫的那一刹那又飞快的拔出刺刀,枪托对着左手边的鬼子狠狠砸过去,“呷答”一声闷响后左边的鬼子惊天动地的惨叫一声,整个人就像被电击一样连连后退,步枪也握不住掉在地上。

刘云的那一枪托已经将鬼子的肩胛骨砸裂,鬼子抱着肩膀慢慢的跪在了地上,刘云逼退对面的鬼子,又飞快的飞起一脚砸在肩膀受伤鬼子的喉骨上,“嗵”的一声闷响,鬼子仰头向后倒着飞了出去,摔到地上后砸得灰尘扬起一片,鬼子嘴巴一张喷出一鲜血,微弱的发出“呜……”的哀鸣几声后这才彻底不动弹了。

被刘云连连报销了几个鬼子,战场的局面又完全改变过来了。海富也开始考虑是不是留下来发一笔横财再走?!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将驳壳枪的班机打开了,“我日你妈的小鬼子!”海富大声叫喊着冲了过去。

潘贵二将自己的对手逼得连连后退,鬼子的双臂几乎被潘贵二的大砍刀震麻了,潘贵二也很恼火,一连几刀砍下去都被这个鬼子“轻巧”的硬抗过去了。

“再看这刀!”潘贵二双手握刀跳的老高,携万斤之力狠狠地对鬼子的脑壳劈下来,潘贵二还没有来得及得意,身后鬼子的一柄刺刀猛然间送了过来。寒光一闪,大刀将鬼子步枪的枪托削了下来,一起削下来的还有鬼子的一条手臂,

“哎哟!”潘贵二一声惊呼,鬼子的刺刀捅入了潘贵二的屁股,偷袭的鬼子也很惊讶,这个“支那土匪”还是人吗?居然跳得这么高?!手底下却依然不放松,拔出刺刀后不作停留再次向潘贵二的后腰要害处捅来。

糟糕!刘云来不及多想,拔出匕首狠狠地向那个鬼子要害甩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鬼子的脖子被刘云的匕首射了一个对穿,鬼子虽然挨了致命的一击,但刺刀的余势未减,潘贵二的屁股又挨了不轻不重的一刺刀。

双方士兵的消耗都很快,剩下捉对厮杀的都是厉害角色。

场面上混战的双方加起来不过十几个人,对于幸存的战士们来说今天这一仗是刻骨难忘的,对于仅存的鬼子兵来说,今天这一仗让他们的下巴都掉在地上了,没见过作战意志这么坚决的“土匪”,即使是“支那”国军也罕有如此坚决的战斗力。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战斗的进程依然血腥而快速,刺刀格斗不同于武术比武,很多时候也就是互相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对冲,在一瞬间的功夫里就解决了对方,或者自己被对方解决。

刺刀格斗对于士兵来说需要技巧和极大的勇气!抗日战争期间能够进行刺刀格斗的中国军队几乎都是敢打硬仗的部队,和其他国军不同,八路军因为缺少弹药而不得不和鬼子拚刺刀,生存条件的艰苦决定了八路军的悍勇。

刘云端着刺刀杀了一个回马枪,转身从后面捅死一个鬼子,又马不停蹄闪开身体,一柄刺刀从腰上险险的刺了过去,一个跌坐在地上的受伤战士一声惊呼后马上又松了一口气。刘云回身就是一个侧踢,爆发力从脚上传到了鬼子的胸口上,鬼子的胸骨全部被踢碎,惨叫飞出去五、六米远吐出一口鲜血。

场面上能够站着的只剩下三个鬼子兵和五个游击队员了,当然,这五个人中包括刘云自己。鬼子兵的自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三个受伤的鬼子兵背靠背的围成一堆,刺刀对着外面。

战士们将三个鬼子围了起来,刘云端着刺刀走上来稍微停留了片刻,能够作战的几个战士浑身脏兮兮的,汗水顺着他们的脸霞流到了衣领里,而其中有一个战士更是伤痕累累,手上、肩膀上、甚至额头上还有一道长长的还没有愈合的旧伤口,咦!怎么好像是那个徐柏生?

停留了片刻后,刘云端着步枪对着当面的鬼子刺杀过去,鬼子也不甘示弱的举枪猛地对刺,刘云又马上端着步枪后退,鬼子的刺刀落了一个空,刘云飞快的再次扑上去,刺刀浅浅的刺入了鬼子胸口,然后又飞快的拔了出来。刺刀没有必要刺入得太深,感觉“浅浅”刺入的时候其实已经对敌人完全致命了。

就像变戏法那样,直到鬼子“扑通”一声倒地,看呆了的战士们才醒悟过来。“好厉害呀!”一个战士张着嘴巴赞叹道:“啧、啧!就这么一来一去咱可没有办法做到!”

仅存的两个鬼子看到同伴死了,一股怒火全部撒到了刘云的身上,端着刺刀同时向刘云扑来,刘云略微一后退,左右开弓飞快的荡开刺过来的两柄步枪。

刘云反拨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鬼子兵几乎握不住手中的步枪,趁着空隙刘云将刺刀捅在右边那鬼子的胸口上,刚刚感觉到手上步枪一沉后,刘云又飞快的拔出了刺刀,如果再不收手刺刀就要全柄没入了。

刺刀带着半截鲜血又转向了剩下的那个鬼子兵,鬼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同伴瞬间被人用刺刀挑死,放眼望去四周能够站着的除了自己就只剩下怒目而视的“支那土匪”了。

“巴嘎!”鬼子嗥叫一声后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周围几柄刺刀同时刺入了鬼子的身体,这次鬼子没有任何反抗。

就在刘云浴血奋战的时候,佐佐木也正在备受煎熬,顶头上司渡边美治少将正在电话里对佐佐木一番痛骂,这一段时间发生了“扫荡”时高级军官被打死、火车颠覆、粮仓被毁、重大日本人伤亡等一系列“治安”事件。

渡边开始怀疑佐佐木的能力,在渡边看来,难道佐佐木已经被安逸的生活消磨了锋刃?现在的佐佐木还是以前帝国军校时代锋芒毕露的佐佐木吗?

佐佐木听着即日同学的训斥,语气虽然很恭敬,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渐渐的激愤起来,话筒那一边的话音刚落,佐佐木趁着空隙插话道:“渡边阁下!这是鄙人严重失职。”停顿了片刻后又鼓起勇气说道:“阁下,‘支那’不同于帝国本土,‘支那’实在是太大了,我手里没有足够的士兵,而我要管理的地方却又实在是太大了,我、我请求增援!”说完静静的等候答复。

电话那头的渡边沉默了片刻,然后不客气地骂了一声“巴嘎!”又加重语气说道:“佐佐木英夫!你是不是脑袋坏掉了?!这个时候帝国能有援军给你吗?援军应该派到正面战场上去,而不是留在后方!”听到这话后佐佐木心头一凉,早就应该猜到渡边是不可能增援。

“可是、阁下!”佐佐木争辩着说道:“并非鄙人失职,而是八路军游击队实在是太狡猾,他们从不和我正面交战,而是偷袭我的小部队,并且每次都是全部歼灭。”话音刚落佐佐木就察觉到电话那头的喘气声粗重起来,急忙加强语气强调道:“他们从来没有正面交战过。”

听到佐佐木这句话后,电话那头的渡边又将脾气压了下去,良久渡边才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叹了一口气后说道:“佐佐木君,我的老同学,我记得在军校的时候你的才华远胜于我,为什么这个时候……

唉!希望不要让安逸的生活磨灭了你的壮志雄心!‘支那’战场是帝国军人建功立业的地方,我已经向总部申请前往前线了,如果有可能我将很快就要调到前线了。”停顿了片刻后,感觉电话那头的佐佐木正在仔细的听,渡边继续说道:“我没有什么援军派给你,你只能依靠自己,如果我有什么能够帮你的,我只能给你一支‘督战队’!”

“督战队?!”佐佐木原本有些伤感的心头又涌上来一阵阵的不满!要督战队干什么?!

不管佐佐木愿不愿意,渡边派给佐佐木的督战队的决心已下,如果佐佐木有什么失职的地方,督战队队长在得到上级的授权后可以暂时接替佐佐木,这也是佐佐木非常不高兴的原因。至于游击队,渡边始终认为他们不堪一击,当然,渡边也始终认为佐佐木已经“退化”了。

“渡边阁下!”佐佐木有些着急得说道:“请渡边阁下慎重考虑,我需要的是援兵而不是督战队!八路军游击队的发展很快,如果不能将他们消灭在萌芽状态,以后会带来大麻烦的!”

电话那头的渡边不可遏制的狂笑起来,佐佐木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好不容易电话那头的笑声才听了下来,接着渡边冷笑着说道:“佐佐木君愚蠢,督战队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

佐佐木灰心丧气的坐到椅子上,拿起一支香烟却又慢慢的放下了,这个时候实在是烦闷。

泰村,那些死硬分子逃到祠堂后,毛四一让人将祠堂围了起来,还不放心的在祠堂唯一的出口摆上了一门机枪,这样除了他们主动出来投降以外,只能困死、饿死在祠堂里面。

与此同时,文海带着特务队和几个村子的“维持会”汉奸武装飞奔而来,根据内线的可靠情报,游击队正在全力围攻泰村。这让文海找到了一丝希望,一旦成功救出泰村必然能够让蓟县的上司们刮目相看!关于这个内线,文海却不想和别人分享,包括蓟县的鬼子上司。

为了打好这一仗,李远强又马不停蹄四处巡视,唯恐出什么大漏子,这一仗很关键。小鬼子大屠杀后留下了诸多后遗症,村民们的怨气、战士们的士气、村子里各级基层组织的不理解、汉奸们的得意……等等,都浓缩在这次作战上了。

好快呀!游击队外围警戒的民兵有些吃惊的看着远处吆喝声连天的人群,这些人只怕有两百多人了,这个时候居然冲着泰村而来,很明显他们是来给泰村解围的。

李远强听完了民兵的汇报后,一个疑问在脑袋中越放越大,根据民兵的汇报,他们肯定是汉奸武装,只是他们为什么来得如此迅速?难道游击队里出了内奸?

李远强对身后的泰村看了看,偶然注意到身边的战士表情各异,他们大多是新战士,一个个目不转睛看着李远强,

李远强略一思索,知道民兵的汇报将这些新战士吓住了,见状,李远强笑着对身边的几个战士说道:“别那么看我,分几个人快去传令给毛连长,让他加快肃清泰村的抵抗分子,条件成熟后立刻撤出一部分战士回援;命令钟副政委在条件成熟后立刻召开村民大会;命令韩连长率队迎击。”说到这里大手猛然一挥,决绝的说道:“传令给韩连长,让他选择合适的地形进行拦截,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敌人溜进来,否则军法从事!顺便告诉他我们的援军马上就到。”

李远强所说的援军仅仅就是毛四一的队伍,这个时候李信的一连还没有回到根据地。

韩湖躺在地上,嘴巴里慢慢的嚼着一根野草根,远处不断的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枪声,韩湖有些懊恼,这次主攻的任务就这么给别人也就算了,居然还将三连为数不多的老兵全部抽调一空,现在三连都成什么了?新兵全部往这里塞,整个变成一新兵训练连!?

听钟天祥私下说,韩湖是新任的连长,怕带不好兵,所以政委才厚彼薄此奖三连变成了预备连队。

韩湖正在闷闷不乐的时候一个小传令兵飞快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韩连长、快、快集合,政委下达作战任务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