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四章 死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外面打得正在热闹的时候,林家祠堂也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一帮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们想趁着这个时候到外面找鬼子报仇,而以族长为首的一帮老朽们则竭力反对,理由很简单,“土匪们”的目的不明,和他们合作很难不会被他们抢掠,而鬼子更惹不得,他们今天吃瘪了明天就会变本加厉的讨回来,暮云镇受不了鬼子的报复。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静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两败俱伤才是最好的结局。

林家族长送走了两拨要找日本人开打的内亲族人,屁股刚刚坐稳第三波族人又挤过来了。老

族长有些焦躁的看着空地上的五十多个人,咽了咽已经变得干渴的喉咙,哑着声音劝说了好半天,可是依然还有一些村民们不肯离去,族长不得不发起狠来,命人将其全部强行赶走。

“老爹请喝茶!”那个和刘云匆匆打了招呼的中年人双手递上来一杯茶,等到族长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后,中年人小声的试探道:“老爹,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一点欠缺?!”

族长将茶杯猛地向茶几上一顿,“哗啦”一声,没喝完的茶水几乎全部洒了出来,族长阴沉着脸看着中年人,中年人那还敢说半个“不”子?急忙陪着笑脸说道:“老爹别生气……”

族长跳着脚打断了中年人的话,恶狠狠的骂道:“林慈你也四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又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中年人的鼻子责问道:“祠堂没了不要紧,咱们还可以召集人手还可以再建一座。

你自己抬头看看外面兵荒马乱的这个世道,你说是不是谁都可以咬咱们一口?!你是族长继承人,可惜如此幼稚又让我如何将族长之位传给你?!”

一席话说得林慈虽然依然不甘心,但也只好装做已经“受教”连连点头,看来是无法出去找鬼子算账了。

族长看到林慈“心悦诚服”,狠狠地瞪了林慈几眼后,这才收起怒气慢慢的坐在太师椅上,不经意的问道:“我的黑儿呢?”

“小黑子?”林慈一愣,半响才说道:“可能和几个玩伴骑马到镇外玩耍去了吧!”

族长刚刚点燃旱烟吸了一口,一口气没有上来剧烈的“咳咳咳”咳嗽起来,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快、快去找我的黑儿!”族长的话音刚落,林慈已经转身飞快的向外面跑去。

“站住!站住……”族长对跑出了一大截的林慈喊道:“要多带上几个人,多带一些家伙防身,不要怕把事情闹大!不管是日本人还是土匪,该硬的时候就要硬……”看着头也不回的林慈消失后,片刻后又蹲坐在地上哭丧着脸号叫道:“我的孙儿哟!天杀的世道!”

刘云飞快的接近战士们,有些战士纷纷兴奋的喊道:“营长回来了……”“是营长他们。”“营长!”……

刘云也兴奋的喊道:“同志们!我是刘营长!我回来了!哈哈!”看到战士们纷纷站直了身体,又急切喊道:“快趴下!立刻做好战斗准备!骑兵队的战士都快下马,那样子会成鬼子的靶子。”

原来那个跟在李向阳身边的战士没有从侧面撤退,而是回头向游击队的阵地飞奔。

马常青压住心头的愤怒,大声吼道:“快趴下!”然后又飞身上马向那个战士疾驰而去。

马常青骑在战马上狂奔到那个战士的面前,伸出大手一捞,不等那个战士惊呼起来,马常青将那个战士夹在腋下又向来路狂奔。

马常青刚刚离开身后就有一发榴弹落在地上,“轰!”炸得地上的灰尘、烟雾升起老高,不过这也为马常青的离开创造了条件,跟上来的鬼子被烟雾和灰尘的混合物挡住了瞄准的视线。

刘云压下身体端着步枪,一个鬼子兵刚刚从树林子里面跳出来,刘云立刻捕捉到了目标,稍微一瞄准后凭借着感觉扣动了扳机,“砰!”子弹一头扎入鬼子的身体。

远处跳跃着的鬼子中弹后猛然间栽倒在地上,倒地后又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两秒钟后摇晃着栽倒在地上再也没了动静,紧接着从后面跟着涌出来一堆鬼子。

鬼子呐喊着冲锋,战士们稀稀拉拉的开了几枪后就没了动静,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凝视着越来越逼近的鬼子。这倒不是战士们喜欢白刃战,而是情况非常糟糕,绝大多数战士随身携带的子弹差不多打完了,从日本人粮仓缴获的子弹倒还有一些,可都和伤员们放在一起。

“嗒嗒嗒……”战士缴获的一挺机枪猛然间开火了,几个鬼子冷不防被击毙,其他鬼子立刻条件反射般的趴在地上,操作机枪的战士失去目标后,为了节约子弹也随之停止射击。

刘云飞快的拉开枪栓,在一个鬼子趴下去的那一刹那再次扣动了扳机,“砰!”那个鬼子不规则的摔下去后,一条大腿向上扬起老高,步枪也摔到一边去了,看来已经是丧命了。

有鬼子匍匐前进时稍微抬了头,“砰!”一声冷枪传来后立刻丧命,也有鬼子马上好奇的抬头观看,又跟着“砰”的一声随之被击中而丧命。

对面扑过来的鬼子兵非常狡猾,他们察觉已方受到对面准确的狙击后,纷纷趴倒在地上向前匍匐前进,一边寻找目标射击,一边分出几个鬼子占据有利地形互相配合。

几个鬼子抢占有利地形后不顾对面游击队员们零星火力的威胁,开始压制游击队的火力。其他的十几个鬼子兵则在下级军曹的叫喊声中一边匍匐前进,一边有条不紊的射击。论单兵作战能力,除了游击队狙击队员的枪法以外,鬼子在各个方面都要比一般的游击队员们优秀得多。

李向阳为了给马常青他们分散压力,使他们有足够的事件布置战场,不惜牺牲自己去吸引鬼子注意力,虽然计策没有取得完全成功,但是身后好歹还是跟着五个不甘心的鬼子兵。

若说逃跑的本事李向阳占了绝大的便宜,从小就起在山野之中窜上跳下,而较小的体形非常适合翻山越岭。

身后的鬼子追了一气又哪里能够追得上?不但如此,李向阳还将身后那几个鬼子兵的距离越拉越远了,想当初即使是小野带着几百人也没能把李向阳怎么的!

李向阳一边跑一边回头向后望去,这几个鬼子兵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原本还可以看到鬼子兵大半个身体,现在却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巴掌大一团人影。

李向阳一边思索一边“嘎达”一声拉开了枪栓,然后站在一棵大树后静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出现,“砰!”一个鬼子兵刚刚露出脑袋就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咬了一口,低头向下看去,左胸处有鲜血在“突突”的向外冒,一愣之后鬼子兵条件反射般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李向阳原本没有击毙那个鬼子兵的想法,因为树叶遮住了视线才一枪击毙了那个鬼子。只有将鬼子打伤后其他的鬼子才会聚集上来,当然,那时他们就会成为李向阳的活靶子!

身后的鬼子兵停下脚步略微迟疑了片刻,很快又再次向李向阳嗷嗷叫着扑过来。其他鬼子兵并没有去察看自己同伴的伤势。

几分钟过去了,“砰!”又是一个鬼子仰面摔倒在地上,这次鬼子兵没有任何犹豫,一边飞快的趴在地上一边胡乱放枪。“小鬼子!过来呀!”李向阳的喊声让鬼子听得格外刺耳。

一路上追追逃逃,鬼子虽然也在不停的开枪还击,可愣是人比人气死人,枪法比人家差。

几只鸟儿被枪声所惊,“哗啦哗啦”的飞走了,李向阳不由得抬头看了看阴暗下来天空,自己和鬼子兵们已经完全进入树林子的深处了,而那几个鬼子兵也暂时没了动静。

一阵细小的脚踏枯枝败叶而发出的“比比索索”的声音传来,李向阳屏住了呼吸,浑身上下全部裹入一堆齐腰高的杂草里,手中紧紧的捏着匕首等待着猎物从自己的身边经过。

剩下的三个鬼子各自拉开十几米的距离进行搜索,轻手轻脚的搜寻了一阵后别说找到那个“支那人”,连“支那”人影都没有看到。

四周的光线已经暗下来了后,热血从脑门上退下去的鬼子们开始打退堂鼓了,不但害怕可能迷路,而且还害怕丧命于此。

一个鬼子踮起脚向前看了看,除了黑森森的树林子以外几乎什么也看不到,紧绷的神经不由得放松了,手中端着的步枪也无奈的放了下来,轻声骂了一句“巴嘎”后要转身离开。

“嗤!”的一声轻微闷响,一把锋利的匕首扎穿了鬼子的喉咙,鬼子突然间只觉得喉咙被塞得满满的,张着嘴巴却始终没有办法叫喊求救,两只手不断的乱抓一根树枝,十几米外的另外一个鬼子听到动静后,轻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向阳压住心头的狂喜,自己的匕首投掷水准已经越来越高,可惜身上再也没有匕首了,如果世界上有一种没有声音的手枪、不!哪怕是步枪也好!否则哪里留得这几个鬼子的命在?

在陌生环境里,鬼子兵对自己的行踪还是非常小心的,虽然听到低微的异动后却并没有急吼吼的扑过来。

李向阳首先在树枝上榜好了一颗手榴弹,然后趴在隐蔽的草堆端起了步枪,步枪的准星正对准一百米外那个已经死翘翘的鬼子兵。时间在慢慢的过去,猎物却没有出现。又等候了几分钟,李向阳却觉得好像过了几十分钟一样,四周不断传来鸟叫虫鸣,却就是没有鬼子的动静,这让李向阳非常的窝火,窝火之余又有些心虚,对四周狐疑的看了看,该不会是鬼子从两边包抄上过来了吧?!李向阳悻悻的收起了步枪,决定撤退了。

一百多米外一个人影一晃,李向阳慌忙又趴在地上,原来鬼子兵并没有离开,他们也在守候,一连死了好几个人了让鬼子也挺心慌的。

一个鬼子瞄着腰接近同伴的尸体后,只稍微的看了一眼就知道没救了,正打算离开突然眼前一黑,紧接着又听到一声模糊的枪响,意识逐渐消失。

枪声的回音在树林子里激荡,一层层的回音在山野中激荡后又慢慢的消失了。良久,感觉危险已经过去的鸟儿们又开始唱歌了。周围的环境又从死寂变得祥和起来。

面对死一般的沉默,李向阳换了一个地方观察片刻后,开始考虑是不是快点撤退了?还剩下一个鬼子鬼才知道他到底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干脆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躲迷藏好了。

仅存的鬼子兵长着满脸的胡子,是一个有丰富作战经验的陆军伍长,这种鬼子作战意志坚决,单兵能力优秀,决不会轻易丢弃作战目标。对于能够一一击杀自己同伴的“支那猴子”,老鬼子可没有想过就这么算了。

虽然四周看上去挺平静的,但知道厉害的鬼子也丝毫不敢大意。远处高大的杂草堆突然一阵轻微的“颤抖”,老鬼子立刻静悄悄的接近后观察起来,片刻后那堆草又一次无风自动。

这次鬼子没有丝毫的犹豫,掏出一颗手榴弹甩进草堆,“轰!”草屑伴随着细小的灰尘溅得到处都是,鬼子睁大着眼睛向烟雾腾起的地方望去,没料到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猛然间蹿了出来。

一头巨大的黑色野猪瞪着血红的眼睛找到了始作俑者,立刻“嗷嗷”的吼叫着扑向鬼子兵,鬼子兵大惊失色,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呀?慌忙对“怪物”补了一枪。“砰!”这一枪还是没有能够阻止那个“怪物”。

顷刻间野猪扑到了鬼子兵的身边,跳起一米多高将长长的獠牙全部送入鬼子兵的身体,“啊!”鬼子发出低低的惨叫一声,肚皮瞬间被挑开,整个矮小的身体被撞出去八、九米。

李向阳轻轻的挪动着脚步,耳朵却支起来听着周围的轻微动静,弯着腰刚刚拨开挡在身前的树枝,“砰!”一声枪响传来,紧接着又是一声野猪的嗥叫声,没错!就是野猪。

李向阳以前和父亲一起打猎的时候知道辨别什么动物会发出什么叫声,而且看情况这头野猪肯定受伤发狂了。

知道鬼子的方位后李向阳又果断的停止撤退,轻手轻脚的向着枪响的地方摸过去,不远处不断的传来一阵阵的野兽嘶号声和人在垂死前发出的哀吼声,李向阳不得不拽了一颗手榴弹在手中。

突然,野猪的嗥叫声安静下来,顿时李向阳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飞快溜到树上。

李向阳刚刚爬上一棵大树,一头巨大的黑色野猪就从脚下闪了过去,只是脚好像受了伤,跑起来的时候一瘸一瘸的,点点滴滴的猪血洒了一路。

李向阳又对远处看了看,还好!只是一头孤猪,如果是野猪群杀过来了,只怕一时半刻还不能下树,如果被它们发现树上藏了人了,肯定会必死无疑!它们会狂暴的将大树连根拱翻!森林守则是:一虎二熊三野猪!而如果是野猪群,连老虎和狗熊也要绕道走。

仅存的鬼子兵被野猪当场顶得只剩半条命,这也难怪,在日本哪里见过这么彪悍的野猪嘛?!

一阵热气腾腾的感觉传来,鬼子兵呻吟着慢慢苏醒过来,艰难的睁开双眼一看,一个半大的青年正对着自己的头撒尿,受到侮辱的鬼子兵顿时大怒,挣扎着嘶声骂道:“巴嘎牙路!”

李向阳对着鬼子的脸上撒完尿后,飞快的取下了他身上的装备。鬼子兵的肚皮早就被野猪用獠牙挑开了,内脏花花绿绿的裸露在空中,李向阳紧紧地捏了捏匕首,冷笑一声后转身离去。

鬼子艰难的嘶声喊道:“别走,杀我、杀我。”

仅存的几个骑兵慌忙跳下战马趴在地上,身体刚刚接触到地面鬼子的机枪就泼过来一阵弹雨,几匹战马挣扎着摔倒在地上,仰头发出一声声惨烈的嘶叫声。

马常青扭头一看顿时怒发冲冠,狠狠地一拳头砸在地上,全完了!自己的骑兵队没了,骑手们全部变成了步兵。

“突突突……”鬼子的机枪居高临下的猛烈开火压制着游击队的火力,另一边一个鬼子也将掷弹筒抬起来准备发射,为首的鬼子感觉冲锋的时机已经成熟,对掷弹筒手喊道:“放!”

鬼子的掷弹筒手在发射榴弹的那一刹那被击毙,人虽然死了但是手指还是执行了大脑的命令,榴弹就在鬼子的身边爆炸,“轰!”几个受到波及的鬼子兵不得不灰头土脸的换阵地。

这一枪是刘云开的,游击队的狙击手经过连续作战差不多已经消耗殆尽了,其他战士的枪法又没有这么好,就连徐柏生也没有办法让他们吃手榴弹,因为鬼子所处的地势比较高。

虽然被弄了一个灰头土脸,但为首的鬼子还是决定冲锋,一来是因为面子问题,居高临下放眼望去地上几乎一片“皇军”的尸体,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愤怒!二来感觉对面那些“土匪”的子弹好像不多了,否则决不会枪声越来越稀,想必这个时候他们开始计划撤退了。

方双远远的、焦急的喊道:“营长!郭献还在哪里呢!”说完对着鬼子所在之处比划着。

刘云心头一紧,在目不识丁的游击队里知识青年就是宝贝,正准备大声地询问详情,没料到对面的鬼子猛然间跳起来开始冲锋了,有些鬼子很狡猾,他们偷偷爬到了游击队阵地很近的地方。这次冲锋队游击队的心理打击很大,队员们的子弹已经不多了,人数也处在劣势。

鬼子越来越近,“杀啊!”刘云一声爆喝,从地上一跃而起,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向鬼子冲去,战士打完了步枪最后的子弹后也向鬼子迎上去,很短的时间内就和鬼子短兵相接了。

一个受到良好训练的鬼子可以单挑一至三个训练不足的游击队战士,刘云除了对战士们加紧严格训练以外,这段时间里刘云也没有放松自己的刺刀格斗训练。

歼灭鬼子细菌车队的时候李远强可以和鬼子一对四,而自己当时却做不到,还是靠着防弹衣才侥幸过关,而且在后来和李远强进行的单挑也说明自己在白刃战能力上还有待加强。

鬼子发起冲锋的时间稍微有些仓促,十几个鬼子的队形拉成了一条长线。

战士们与少数冲过来的鬼子相撞后还可以稳住阵脚,但是紧随其后的鬼子蜂拥而上的时候,战士们就顶不住巨大的压力纷纷向后退却。

连续几场战斗让战士们的体力和子弹消耗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刘云亲自压阵以及严明的纪律,战士们很难有再战下去的决心。

“砰!”刘云将步枪里面最后一颗子弹射了出去,远处留守的鬼子机枪手额头上迸裂出一朵小红花后摔倒在一旁,刘云看了看被打死的鬼子机枪手,一颗心却始终还是非常不安的放在李向阳的身上。

马常青身边一个战士一瞬间的功夫被鬼子用刺刀挑死了,那个鬼子抽出步枪又向马常青扑过来。马常青的脸色变成了铁青色。虽然刘大哥也在身边,但是现在能够进行白刃战的同志已经不到十个了,今天难道会战死在这里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