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哈哈,你果然如王忠所说,脑筋转得很快。”杜明笑着点了点头,“不错,我们可以试想一下,我们既然能推断出这些幽灵人物是黑暗协会的,那么以蒙利.法兰会不会也推断出来呢?他不仅身为内务部长,更是皇家圣盟的会长,即使他不是异能者,但关于Y国异能者的情况他肯定是了解的。袭击众人的那些幽灵不是天外来客,这点他肯定很清楚。我想他今晚不仅调动了内务部的人,肯定也调动了皇家圣盟的一些‘准圣骑士’过来勘察现场的。如果仅仅是调查这次袭击的事情而开会布置的话,那肯定早就结束了,但他现在还没回来,这就肯定不仅是调查这次袭击而开会如此简单的事情了。”

“嗯,是这样的,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我们只知道他在这大院里某个地方开会,不知道具体在哪儿哦。说不定在哪个地下室里呢,你即使想去探听虚实,也难找到啊。如果在地下室的话,想进去可得知道密码的哦。”丁松不无担心地说道。

“如果不是在地下室呢?呵呵,如果在哪个地下室的话,那肯定和刚才玛莉带我们去的差不多需要密码、指纹、视网膜核对什么的,那就难以进去了。”杜明很有信心地分析着,“不过我估计应该不会在哪个地下室的。我们刚才进去的地下室,从设施上可以看出来应该是居住的地方而不是开会的地方,那么其他地下室的用途肯定也差不多。以蒙利.法兰这样一个从政几十年的老狐狸来说,狡兔三窟是很正常的,地下室该是他一家人藏命的地方而不是办公的地方。刚才虽然在那个地下室我想到了这一点但还不能肯定,在我们出来后我让元婴去办公楼看了一下,呵呵,他们应该正在办公楼的第四层一个戒备森严而又安装了很多监控设备的一个会议室里开会呢。”

“哦,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吧。”丁松腾身而起。

“什么我们快去?没你的份哦。你在这里给我好好睡觉,不睡觉也可以,就看看电视吧,反正你是看得懂外文的。”杜明说道。

“什么,什么?闹了半天你是说你一个人去?那不行,我也得去!”丁松根本不答应。

“我的元婴刚才去办公楼探查了一番,那确实是戒备森严,常人很难靠近的,他也没靠近,只是在楼外用心法感应了一下。你去的话,什么忙也帮不了。而且圣战今晚是否会回去,你好要留意着哦。”杜明说到这,顿了顿继续道:“现在我们可以肯定这次袭击肯定是黑暗协会的人干的,无论圣战是否知道实情,我们都需要对他留意些,说不定他今晚可能有所行动呢。”

丁松咬着嘴唇想了一下,才勉强同意了杜明的意见,“好吧,那你得小心点。你把同声翻译机没丢吧?边听他们的会议情况边录音哦,圣战这边我会注意的。”

“嗯,好的,就这么说了。如果圣战有什么行动,你悄悄地跟着就行了,只是别让他发觉就是了;实在不好跟踪的话那就放弃。”杜明嘱咐道。

“行了,行了,别婆婆妈妈地了,我自有分寸的,你赶快过去吧。”丁松笑道。

杜明没从楼梯下楼,而是默念心法施展了隐身飞行术直接从窗户飞了出去,丁松只看到杜明叫了声“疾!”,然后整个人就凭空消失了。

此时的办公楼比杜明和丁松等人离开地下室去居住楼时更戒备森严了,整栋楼周围都已被身着便衣的内务人员给围了起来,楼的四周也被几盏高强度的探射灯笼罩住了,所有人员一律只准出不准进。要是在龙门石窟之行前,杜明虽然能用隐身术隐藏一时,但还真的没办法在这样的情势下持续很长时间而不被人发觉的,更何况不仅要运功隐身还要运功探查正在会议室开会的蒙利.法兰等人的情况。可现今和几个月前已大不相同了,杜明的功力已经达到了洞虚中期,而且“佛龙珠”的能量也随着杜明不断修炼“小乘天道”而渐渐地被杜明吸收了一些。所以杜明根本没理睬办公楼周围的戒备森严,直接飞上了办公大楼的第四层会议室的窗户边沿。人就那么虚虚地停在了窗户台上,除非功力比杜明高的异能者,否则正常人即使看向那扇窗户也看不到杜明的。

会议室是一张椭圆形会议桌,靠近杜明的这一头正对着门的方向的,看背影该是蒙利.法兰了,左右两边分别坐着十来个人,高矮不瘦各不相同,而杜明只认识那个秃顶的Y国内务部副部长瑞奇.道格拉斯。此时会议好象正开到了热闹处,大多数人在吞云吐雾地抽烟而瑞奇.道格拉斯正和一个男人在面红耳赤地争论着什么。杜明赶紧用手按了一下同步翻译机的小按纽,同时运功探听起里面的对话来。

“错了,拉尔,难道你以为这次袭击事件我们内务部不能插手调查吗?难道你真的以为这是一次普通的袭击事件,指望那些办事拖拉的警察行吗?这次袭击可是发生在部长的府邸,而且我怀疑他们的目标可能就是部长大人和我们内务部的几个头头。”瑞奇.道格拉斯激动地对个头比他矮一大截的戴眼镜的中年瘦男人嚷着,手不停地在空中挥舞着,“不,不,我决不允许有人对我们内务部如此,我要亲手逮住那帮杂种,杀了他们!“

“哦,瑞奇,我说了完全交给他们调查吗?我是说这次袭击事件我们内务部只能配合警察行动,而不是由内务部完全接手过来调查,这也不符合相关的法律条款。去年十二月‘伦敦天天报’搞了份民意调查,大多市民认为我们内务部这两年来手伸得太长了,用报纸上的话说是‘太猖狂’了。一月份不是有议员提出议案要对我们内务部展开调查吗?这次袭击事件动静闹得这么大,何况还是发生在部长家里,明天一早这事肯定会上我国各报纸头条的!我们内务部如果直接从警察手里接过调查权,那么不是更给人话柄吗?”拉尔同样激动地叫着,“你不知道,我作为内务部办公室主任,压力有多大。伦敦那些记者的鼻子比最优秀的猎狗还敏感,我估计明天下午,不,明天一大早我的办公室电话就会被他们打爆的!我的意见是,我们可以配合警察调查,甚至暗中派一批人专门调查今晚的袭击,或直接把这事情交给国土安全部去调查。我们千万不要和那个麦克.布莱尔那个家伙交涉,把调查权要过来。那家伙我非常讨厌,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NO!NO!NO!拉尔,难道你以为那个家伙调查我们内务部的提案能通过吗?决不可能!而且根本不会予以讨论的!不要忘记了,我们的人在议会是占压倒多数的。那个狗屁不如的报纸搞的民意调查你也相信?好吧,即使可信度有百分之五十那又如何?民意是什么?是被那些报刊杂志任意引导的草,左右摇摆,说到底就是个娼妇!”瑞奇大声地叫了起来,脸涨得通红。“我们完全可以找几份报纸、几家电视台按我们的意图解说这次恐怖袭击!你太胆小了!”

“我胆小?瑞奇,整天被一群记者包围住乱七八糟地一通提问你受得了?上街的时候突然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对着你伸出话筒你受得了?那次民意调查结果被公布后的第二天,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混进来的,我上厕所的时候竟然被他堵在厕所里了,说要我谈谈对民意调查的看法!”拉尔越说越激动,竟然一挥手,“啪”地一声把桌上的杯子给摔碎了。脸色一变,拉尔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端坐着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蒙利.法兰一眼,坐了下来。他在内务部是元老了,和蒙利.法兰也有十多年的交情了,但今天蒙利.法兰竟然异与寻常地没怎么说话而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和瑞奇.道格拉斯争辩,这可值得寻味的了。以他对蒙利.法兰的了解,那就是说蒙利.法兰对他们的争辩毫无兴趣,虽然眼睛是看着他俩,但一定在思考别的问题。否则以蒙利.法兰的性格,他不会容忍开会的时候如此激烈争辩的。蒙利.法兰常有一句话挂在嘴边的——任何事都可以讨论,但争吵那是没脑子的人才经常有的举动。既然蒙利.法兰对他和瑞奇.道格拉斯争辩的东西毫无兴趣,那即使自己说服了瑞奇又有什么用?白费力气而已。

瑞奇也被杯子碎裂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见拉尔不再说话而是闷闷地坐了下去,也悻悻地坐了下来。激烈争辩的会议室因两人突然闭嘴不说了,立即安静了下来。

“噢,你们说完了?”蒙利.法兰好象睡着了刚醒过来一样,略带同情地看了看瑞奇和拉尔一眼。“会议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是说了么,我们今晚会议主要是分析判断这次袭击是谁是凶手?嗯,谁是策划者、组织者?你们在内务部也有不少年头了吧?竟然没抓住这次恐怖袭击事件最根本的问题而争吵谁来调查这事件,可笑不可笑?”见瑞奇和拉尔两人被自己说得低下了头,而会议室的其他人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蒙利.法兰拿出一根雪茄抽了几口才继续道:“我刚才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怪物为什么会袭击我们。他们的目标是我们中的某一个人还是我们所有人?如果是袭击某一个人,那么这个人是谁?如果是袭击我们所有人,那又是为什么?难道象其他常见的恐怖袭击一样是为了泻愤或有什么政治目的?嗯,我的结论是,从他们见人就伤害的情形判断,他们的目标是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所有人呢?你们几个人全是在现场的,这批怪物不是人类,而是一些异物或说受某人控制的异物。在座的都是皇家圣盟的人,对异能者我们也知道一些情况的。那么是什么人在背后组织指挥这批怪物袭击我们的呢?他的动机又是什么?会议开始前我接的电话告诉我,通过那些幽灵表现的力量可以断定是黑暗协会的。大家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部长大人,刚才听了您的话让我醍醐灌顶啊。”瑞奇第一个开口说话了。“部长大人,既然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是黑暗协会的人干的,我的意见是:他们这次袭击的动机也许就是想制造轰动效应,给我们这些教廷的支持者一个严重警告罢了。至于说到打击,嗯,那些幽灵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警察和内务部的人也对付不了,可否动用我们圣盟的‘圣骑士’去打击他们?或者请教廷方面派一批人过来打击他们?”

“调动‘圣骑士’去打击他们不太妥当吧?这事情万一泄露出去了,那我们内务部又有事情做了。‘圣骑士’毕竟是用来保卫皇家和政府首脑的力量。我看请教廷方面派人过来倒不错,教廷和黑暗协会互相争斗了数千年了,是死对头。我们如果再许诺一点什么给教廷,那他们肯定会更卖命的了。”拉尔说道。

蒙利.法兰见瑞奇和拉尔说完后,会议室的其他人都沉默了下来,于是鼓励道:“你们其他几个人呢,对这事怎么看?对瑞奇和拉尔的意见都赞同吗?如果有不同或更完善的计划,那就谈谈吧。”

“部长大人,我来说说吧。”一个满脸胡须的男人举起手。

“好,哈特,你在情报局任职多年,对情报工作很在行,你说说吧。”蒙利.法兰点了点头。

“今晚的袭击既然是黑暗协会的人做的,那么我们首先要对外公布说是恐怖分子的行径,而不能把实情告诉市民,否则会给人造成外星人袭击地球那样的恐慌,后果不堪设想。”哈特说到这,顿了顿继续道:“至于说到动机么,我想不外乎以下两种可能:一是黑暗协会对去年下半年因教廷的打击行动而采取的报复。上次黑暗协会死伤很多人,这点在座的都很清楚。他们之所以没直接找教廷而是在今晚对我们采取了袭击,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力量暂时还不足以打击教廷方面,但又把我们当成了教廷的坚定支持者或同谋了,于是有了今晚的恐怖袭击。二是这可能是反对或敌视我们皇盟党的某个政治组织主使的。他们知道今晚的聚会,于是请了黑暗协会的人,想把我们皇盟党的精英大部分给消灭了,实现他们的政治图谋。我想无论是哪种可能,我们内务部都必须行动起来,由警察公开进行调查,我们内务部秘密调查,同时请教廷的人出面去找黑暗协会的麻烦,我想教廷是很乐意这么做的。至于动用我们皇家圣盟的力量,我想不到紧要关头还是不要调动为好。”

“好好!哈特的意见很好!”蒙利.法兰夸奖道。“这事情就这么定了。会议结束后我立即和首相大人说一下。这次袭击事件的调查我们就让警察公开进行,我们内务部秘密调查。调查和打击行动同时进行。请教廷方面的人过来帮忙,我想首相大人肯定也会同意的,他也是信教者嘛。等教廷的人过来后,我们皇家圣盟的那些机动力量,当然是配合教廷的,不作为主力,但可以提供情报和后勤支持,内务部也同样如此。黑暗协会的人竟然敢对我们动手,哼哼,他们肯定会后悔莫及的,没有什么组织可以对抗国家力量的,而我们皇家圣盟就是国家力量的代表。没有什么人可以袭击我们皇家圣盟的人,如果他非要做如此蠢事,那么结果只有一个——下地狱吧!”

又抽了几口雪茄,蒙利.法兰扫了一下众人,“我们皇家圣盟最近要召开一个特别会议,讨论这次行动的方案,行动代号就叫‘圣光’!具体时间到时候会通知大家的。嗯,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散会!”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