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受挫

六指君1 收藏 38 3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受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称霸乡里的金仁康还没有露面就被打死了,失去主心骨的村民们大声叫喊着向村里溃退,有些不愿意撤退的村民们试图躲在那些射击死角、墙角后面顽抗,结果被队员们几颗手榴弹砸了过去,在巨大的爆炸声中那些村民们不得不丢掉了手中的枪支掉头逃跑。

那些溃逃村民们汇集的人流越来越密集。

躲在家里的村民们慌忙将自己的房门打开一个小缝,让自家的汉子或则儿子逃进家门;或者将自家门口飞快的贴上了一张早就准备好的“顺民”的字条,然后将房门关得死死的。

村民们虽然躲避游击队员,却又不肯真正离去,而是将脸紧紧的凑在门前的缝隙处,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外,唯恐门外的“国军”进入抢劫杀人。对于来百姓来说,这个年头可没有讲道理的地方。

原本声势浩大的溃逃村民人流逐渐的又变得稀少起来,毛四一带着人很快追到了金家祠堂,除了十几个死心抵抗的村民窜入祠堂大吼大叫以外,整个村子突然寂静下来变成了一个“死村”,整条整条的大街上只剩下战士们跑步的脚步声、干部们传达命令的吼叫声。

“连长!”一个战士指着龟缩在祠堂里面的村民们说道:“要不咱们还是用小钢炮轰他?”

毛四一点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快!给我架上那个玩意儿!剩下的一发炮弹咱们也不能让他浪费了!”一个战士刚刚架好迫击炮,远远的就传来了呼喊毛四一的声音,还挺耳熟的!

毛四一正要骂粗话,回头一看原来是李远强远远的赶过来了,立刻将要说的话吞回肚子里面去了,缓和了口气大声问道:“政委你怎么来了?快回去!”说完示意几个战士“送”李远强回去。

李远强推开围上来的两个战士,对毛四一大声喊道:“快停止用小钢炮,快停下!”觉得一时说不清楚,又大步向毛四一这边跑过来,毛四一看见李远强过来了,顿时着急得要跳脚。

如果这个时候有村民从自家窗口里对着李远强开冷枪,李远强必死!这样一来毛四一如何不着急?万一李政委牺牲了还不是钟天祥那个小人爬上来?钟天祥可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

等到李远强接近了,因为着急而显得脸色有一点苍白,微微喘着气对毛四一说道:“不要将人家的祠堂打烂了,村民们的祖先牌位都放在祠堂里,如果被你给打烂了这以后的工作就不好做了!”

毛四一略一思索,点了点头,对李远强连连挥手,说道:“好!我知道了!听你的不用小钢炮就是,政委还是先下去吧!这里太危险!而且政委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有你在反而让战士们畏手畏脚的。”

李远强并没有转身离开,而是看了看易守难攻的金家祠堂,如果从大门口强攻进去,游击队很容易遭到重大伤亡,而从现场的情况来看毛四一要准备强攻了。

不!有伤亡的仗坚决不打!,李远强正色说道:“停止进攻!”

“什么?!”毛四一惊讶的问道:“为什么停止进攻?”后面“是不是疯了”这句话没有说出来。如果这个时候撤出泰村,担任主攻的二连就等于打了一个败仗!毛四一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哪怕是政委的命令

“砰!”的一声枪响,一发子弹击中了一个战士,其他的战士飞快的将其抢回来抬下去了。受到冷枪的袭击后,干部战士们纷纷趴在地上,李远强和毛四一也立刻趴在地上避弹。

李远强看了看那个中弹战士所在的方位,知道那个战士是被祠堂里射出的子弹击中的,又看了看其他战士是否安全,觉得一切无恙后,这才给毛四一分析道:“不是我不想打,而是强攻进去游击队的伤亡太大了,退一步来说,万一将人家的祠堂打坏了怎么办?老百姓会怎么想?这叫‘投鼠忌器’!”

毛四一有些不服气的反问道:“难道我们就这么认输?这叫我们二连的脸往哪儿搁?”又加重语气地说道:“我们二连有绝对把握将祠堂攻下来,就算打坏了也不要紧,政委你自己也说过,村民的房子被打坏了我们可以给他们重新修好!”

李远强有些啼笑皆非,无奈的笑着说道:“那么战士的伤亡怎么办?这里的地势易守难攻,一旦强攻就要付出巨大的伤亡!如果让战士们用手榴弹轰击祠堂,炸得稀烂了又怎么可能修复得了,祠堂不比村民的房舍,你炸毁了人家的祠堂就好比侮辱了人家的祖宗,即使是修好了村民们也不会感激你,你说怎么办?”

毛四一皱起了眉头,无论如何也不能撤出泰村,别过头去愤愤地说道:“我就是不愿意撤退!”

“谁让你撤退了?”李远强耐心的解释道:“派少数人守住祠堂的出口,守个三四天饿也要饿死他们,其他人趁现在有利时机立刻肃清村子里的残留敌对分子。如果祠堂这里久拖不决,而其他地方又有村民们聚集起来反抗,那才真正叫做首尾难顾。”

毛四一稍微一想,一拍脑袋,李政委的才能还真不是一般的强!非常不好意思地对着李远强笑了笑,说道:“政委,我、我没有想那么远!我立刻布置人收缴村民们的武器!”

近代中国的农村存在着四大政权,它们分别是:政权、族权、神权、夫权,族权摆在第二位,它是旧社会农村中一股不可动摇的强大守旧势力。

如果有某个村的一帮村民砸毁了另外一个村的祠堂,那么这两个村以后就别想通婚、经济往来等若干正常交往了,这就是族权的威力。

拆毁一座祠堂容易,但是拆毁心中的祠堂就难了。从历史的发展规律来看,封建落后的历史产物必然被淘汰!即使是再强大的族权也有消亡的时候,解放战争后,族权在共产党的政治攻势下无还手之力,原本被视为神圣的祠堂没有被日本人和各种自然灾难拆毁,反而被族人自己拆毁了。

刘云等人被海富带着向村外跑去,路上居然连接发现了十几具鬼子的尸体,有几个穿黑色制服的人正在给鬼子收敛尸体,见到刘云等人后立刻一哄而散。刘云估计他们这几个人是这里的伪警察。

匆匆而过的时候,刘云观察到那些死尸几乎全部都是被打大刀砍死的,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杀伤力只有骑兵才能作得到,难道他们真的是被骑兵砍死的?难道是遭遇大规模的土匪进攻?可是土匪又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水准?

走到镇口的时候,刘云更加吃惊了,一个担架边有好几具鬼子的尸体,从伤口的痕迹和地上的斑驳血迹来看,他们还是被人用大刀片砍死的,尤其是从那个断成两截鬼子少尉的尸体来看,没有相当的腕力和足够沉重的大砍刀,绝对不能将那个鬼子少尉一刀斩成两截。

“难道是马常青的骑兵队来了?”刘云疑惑的对身边的康富看过去,而那一边康富也正满脸疑问的对着刘云看过来。

康富一边跑一边说道:“看样子真像是咱们的人赶过来了。”

等刘云等人跑到镇外的时候,细看之下,远远的发现了李向阳和马常青的背影,大喜!原来真的是自己人!

李向阳呵呵笑着对马常青说道:“你们即使不来我也可以做得挺好的!”

虽然李向阳是在马常青的帮助下才消灭了这些鬼子,可是李向阳可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向马常青低头认输。

马常青看了看李向阳没有和他抬杠,和小孩子斗嘴赢了输了都不好,冷冷的对李向阳说道:“我们先离开这里!”又唯恐李向阳给自己“使绊子”正色说道:“敌情不明必须撤退!”

李向阳道没有考虑那么多,点点头说道:“好的!”指着原本藏身的地方说道:“那里还留了一些东西,我带人取出来后就立刻离开。”说完就带着几个战士转身去取遗留的战利品。

等到李向阳带着人转身离开后,马常青才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巨大疼痛,慢慢的剥开因为在地上摩擦而已经破碎的衣服,肩膀上的旧伤口已经完全撕裂了,鲜血正慢慢的渗出来。

徐柏生草草的给马常青包扎了一番伤口,马常青疵着牙满脸痛苦的活动了一下伤臂。

一个骑兵来到马常青的身边,跳下战马说道:“队长这个给你!”说完将战马的缰绳送到马常青的手中,马常青不客气地接过缰绳翻身上马。

郭献正和几个受伤的战士躺着休息,虽然不能动了,但是耳朵却无时不刻的关心着战场的局势,没多久,郭献听到战士们热烈的欢呼声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我们胜利了。

郭献身心正要松懈的时候,突然看到树林子里的鸟儿们一阵阵的飞起,略一思索后顿时脸色一变,对其他的战士焦急地喊道:“大家快做好战斗准备,有情况!”

“砰!”郭献首先开枪示警,免得李向阳他们吃大亏,万一有情况还可以将鬼子吸引到自己这边来。

李向阳听到枪声后跨出去的脚立刻悬停在半空中,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鬼子?身后能够战斗的战士不到二十个了,万一出现大股的鬼子那就糟糕了!今天非全部死在这里不可!

李向阳对身后同样惊讶的战士一挥手,大声喊道:“快点跟上,做好准备随时战斗!”

李向阳带着三个战士正在飞奔的时候,树林子里又传来了几声零星的枪声,李向阳松了一口气,看来敌人并不多,原本绷得紧紧地神经刚刚松懈下来,树林子里突然传来“嗒嗒嗒……”机枪开火的声音,这下李向阳的脚底如同上了弹簧一样,飞快的跳了起来。

看来树林子里面真的赶来了鬼子的增援部队,糟糕了!树林里面还有几个伤员呢!李向阳开始着急起来,触手可及的距离仿佛变的遥远起来,虽然只用了十几秒钟的时间就跑进了树林,但是李向阳却觉得仿佛花了十几分钟一样。

着急是有根据的,因为树林子里的枪声已经变得越来越密集了。“散开!”李向阳一声低吼!身后的战士立刻呈扇面形进入树林。

几个游击队的伤员哪里是鬼子的对手,鬼子兵很快就接近了,抢占制高点后架起机枪压制伤员们的火力,其他鬼子兵匍匐前进逼近了伤员们,和鬼子比较接近的两个伤员还没有来的藏好身体就被鬼子的散兵击中牺牲。其他伤员也被鬼子的火力死死的压制住。

郭献的手中死死的拽着一颗手榴弹,如果外面的同志不能赶回来,那么自己决不当俘虏!正在激愤中外围传来了李向阳的吼叫声,郭献紧捏在手心的手榴弹这才慢慢的松开了。

听到枪声响起来的那一刹那,马常青皱起了眉头,原本以为是那个伤兵的步枪走火了,没料到树林子里面很快又传来了机枪的声音,不但马常青的脸色变了,其他战士也是心中一紧。

“快!”马常青大声喊道:“回援!”说完掉转马头向树林子疾驰而去,仅存的战士急忙跟上。落后一大截的刘云也听出了不对劲,一边跑一边对身边的几个催促道:“快点过去!”

郭献刚刚好转的心情又马上变得昏暗起来,十几米外一个鬼子猛地从草堆里跳了起来,刺刀扎向一个正在开枪还击的战士,“嗤!”的一声闷响,刺刀从战士的胸口扎入直至没顶。

鬼子的手一抖飞快拔出刺刀,那个战士嘶哑的惨叫一声后不再动弹,鲜血从伤口处“突突”的冒了两下就渐渐的平息下来。郭献张大着嘴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想不到鬼子居然已经潜伏到了身边。

鬼子拔出刺刀后一抬头,看到郭献手中拽着手榴弹,立刻抬手对着郭献就是一枪,“砰!”一声枪响后郭献只觉得浑身一震,力气就像断流的水一样迅速消失了,眼前晃动的鬼子也模糊起来。

“小鬼子!”郭献用低得连自己也难以听到的声音骂了一句,用尽全身力气将手榴弹丢出去。

“轰!”手榴弹爆炸了,击中郭献的鬼子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心有余悸的对身后还冒着黑烟的土沟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同伴都被炸死在土沟里,尸体已经变得残缺不全。没想到眼前的这个“支那人”如此顽强,涉死之前居然还有力气将手榴弹甩得这么远。

郭献还没有听到手榴弹的爆炸就失去了知觉,在弥留之际只隐隐约约听到了李向阳着急的喊声。手榴弹爆炸后李向阳飞快的抬起头,咬着牙将枪口对准了杀害郭献的鬼子士兵。

留守的几个伤员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被鬼子全部打死打伤,还顺带俘虏了一个伤员,片刻后为了发泄怒火几个鬼子一拥而上,用刺刀对着被俘战士一顿乱刺,在一声声惨叫中伤员很快牺牲了。

“砰!”李向阳开枪了,那个击中郭献的鬼子身体摇晃了一下,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蚕豆大小的血洞,正要跨出去的腿一软,整个人“扑通”摔倒在地上。

李向阳的这一枪顿时如同捅了马蜂窝,其他鬼子纷纷向着李向阳这边看过来,李向阳顿时觉得不妙,对身边的战士喊道:“快撤!赶去和马连长会合。”

一排排子弹打过来,李向阳身边的树枝纷纷中弹,几根手指粗大小的树枝折断掉到了地上,李向阳立刻趴在地上,手底下却不停留,“砰!”一个鬼子刚刚冒出的脑袋就被子弹击穿。

趁着这个时候马常青的单骑已经赶到了树林的边缘,刚刚跳下战马立刻被树林子里面的鬼子吓了一跳,最少二十几个鬼子兵正从树林子里面冲出来,情况危急!

“李向阳!”马常青重新跳上战马,对着几十米外的李向阳大声喊道:“别和他们纠缠了,快退!从则面避开鬼子。”说完不等李向阳回答立刻掉转马头向来路疾驰。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等李向阳了,必须立刻布置阵地进行抵抗,马常青一边跑一边大声对战士们喊道:“快做准备!鬼子兵已经冲上来了!”

刘云看到情形危机,立刻拉开脚步拼命地向前赶,顷刻间就将潘、康、海等人远远的甩在身后,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越跑越快的刘云,互相望了一眼,这个世上的人能跑这么快吗?

早有战士看到身后的异状,刘云看到有战士掉转枪口,立刻大声喊道:“我是刘云!”喊声中气十足。

马常青的顾不得伤痛,大声问道:“是刘大哥吗?太好了。”因为深呼吸的原因扯动了肩膀上的伤口,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黑黝黝的脸膛也痛苦的扭曲成了一团。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片刻后缓过劲来的马常青跳下战马后命令道:“同志们快准备战斗!”又瞪着眼睛看了看树林子,心里却在祈祷李向阳这个小子别向自己这边撤退,否则鬼子的散兵线压过来后李向阳难逃一死。

“哎哟!”一声惨叫后,一个撤退中的神枪队队员抱着肚子一头栽倒在地上,李向阳慌忙要上前去扶他,“嗒嗒嗒……”一阵机枪的弹雨泼过来,另一个抢先一步去扶他的战士当场中弹牺牲。

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中弹的神枪队队员咬着牙齿对李向阳喊道:“队长!你们都不要过来了!我、我不怕死!”

李向阳哪里肯听,飞快的匍匐前进向自己的手下爬过去,自己的兵本来就不多,无论如何也要将他救出来!

那个神枪队员看到李向阳如此的固执,有些愤怒又有些感动,呆了半秒钟后惨笑着掏出一颗手榴弹,威胁着对李向阳喊道:“队长!我绝对不走!你不要逼我了!”说完一把拉开手榴弹的引线,在轻微的丝丝声音中“轰”的爆炸了。

“轰!”手榴弹在那个战士的怀中爆炸了。

李向阳愤怒的一拳砸在地上,看了看血肉模糊的战士遗体,又看了看从地上跳起来后越来越逼近的鬼子兵,骂了一句粗话后对仅存的那个战士挥挥手,示意其立刻分散撤退,然后自己也飞快的低头钻入一堆杂草准备从侧面溜走。

“砰!”一声枪响,跑在最前面的鬼子兵突然向后一仰,“扑通”一声砸得地上的枯枝败叶跳起老高,他身边的鬼子伸出脑壳一看,又是被“支那土匪”击中了脑袋。

马上有鬼子和李向阳互相对着打冷枪,几经较量后才知道什么是技不如人。

李向阳稍微露了一下身体,鬼子顶多打掉李向阳身边的花花草草,而鬼子兵稍微暴露一点身体后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李向阳射出的子弹就会准确地击中其脑袋。

一来二去李向阳连接打死了几个鬼子兵,这让其他鬼子们升起了万丈怒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