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传之忽悠水浒 第一卷 指点江山 第四章 身世

duxinyou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93/



结拜这东西比较神奇,没有血缘的两个人往往因为神经末梢充血而高呼着但求同年同月死!很难有人会想着要同不很了解的人结拜的,不过王爷会,王爷不是凡淫啊


事情发展的要比张虚白想象的顺利很多,原以为能博得这个小王爷的信任就已经非常好了,那知道这小王爷一时性起竟然要与张虚白结拜相交。


张虚白明白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半大孩子正是未来大宋的天子,天子如何能与人结拜,这种事情就算自己真的被人认做神仙也是万万不能的,万一以后那天这王爷当了皇上那与皇上结拜在古代可是杀头的大罪。


也难说现在大家一时激动结拜了,等过后王爷后悔了觉得没面子搞个月黑风高夜高薪诚聘两个海归的狗蛋忍者把自己宰了呜呼哀哉岂不可惜?


这张虚白如今已经度过了所有刚回到过去的人物所初期经历的惶恐阶段,上升到了一种无所畏惧准备大展一番拳脚做梦都以为能混个高点击高收藏的妄想层次,自然是处处小心,不能随便的就死回去。


于是对着尤自手舞足蹈兴奋莫名的赵佶说:“嘿嘿,王爷书法从此自成一家实在可喜可贺,但这结拜一事却是万万不可啊,在下本是方外之人,一时机缘巧合流落于此,如此来历不明之人与王爷结拜时恐遭小人诋毁辱没了王爷的威名啊;在者王爷千金之躯,天命之人,与在下结拜也伤在下阳寿啊。在下初来此地万事新鲜,本就不知风俗礼仪,言语粗鲁,能和王爷相交已是荣幸,至于结拜之事万望王爷今后在莫提起了。”



张虚白一番话说的客气,其实言下之意就是叫赵佶冷静,说话做事要注意身份,别让媒体舆论暴光个什么‘小王爷结拜天外客,大神仙滴血认赵佶’之类的头条娱乐就不好了。


说你是王爷谁见了你不的鞠躬叩拜,你还是皇亲,今天咱俩结拜了你叫我一声大哥,我叫你一声老弟,这东西私底下说说还可以,要是传到了外面还不说你是个荒唐王爷?


再说你管我叫大哥,那皇上哪天见了我难道也因为我是你大哥也就叫我大哥吗?



话说这小王爷赵佶已经从刚开始得瘦金体之名的兴奋中缓过劲来,一想这结拜还真是无稽之谈,这张虚白自己刚认识不过一天,还有半天他昏迷了,眼下不过是自己第一次同他讲话,只知道可能是个神仙,其他一无所知,到底是不是神仙也未可知。在说这年头也不怎么的神仙那么多,满天下都是什么天师真人,都说自己能行风布雨撒豆成兵,其实大多是跟踪偷拍获取第三者信息或者捉鬼捉奸都兼职的江湖混混。


来历不明自己皇家身份就与之结拜确实不妥,无奈话已经说了,多少有些尴尬.


于是打了个哈哈说:“呵呵,真人所说非虚,想来真人神仙中人怎能与小王这尘世中人兄弟相称呢,哈哈,也是小王一时卤莽了。不过小王敬重先生德才之心确实,还望先生多多赐教。以后你我二人还要多多亲近,私下也不要如此拘束,不如我就叫你虚白兄可好?哈哈,来来来,快快坐下与小王讲讲虚白兄从何处而来,因何而来,今后有些什么打算啊。最好把那神仙中的新鲜事说几件来让小王也开开眼啊。”



见到王爷开始面试,张虚白心中暗喜,因为早就准备好了个人简历,忽悠端王计划经过前面的铺垫如今正式展开:“在下姓张名虚白号称入云龙,却不是这里的道士一般人物。


我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过跟这个世界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王爷如今还小,却不知道今后自有一番天大的作为,在我那个世界王爷的丰功伟绩可谓路人皆知~~~~~”



张虚白的忽悠刚开了个头就被听出问题的小王爷打断并插嘴问道:“虚白兄说小王在贵兄那个世界路人皆知还说自有一番作为,可本王今年刚满十七除了爱好书画花草,偶尔骑射外到也没有什么功绩,何以会路人皆知呢?莫不是虚白兄那里之人个个能掐会算都能未卜先知?”


张虚白看到这赵佶的兴趣已经成功的从刚才的书法转到对他所说之事的好奇之上非常满意,喝了一口茶后接着说:“王爷不要着急,在下自会给王爷说明,我与王爷说这些都是天机,王爷不要插言,仔细听我说来,要说我那世界人物模样和语言大概与这里相当,但却有许多不同,我们那里有天书多部,记载了上下几千年的人物历史,王爷机遇非凡自然也在其中,当然我们又不是和你所说的神仙一样,真正的神仙不是没有,却也不是在我那世界寻常能够见到的。


恩就这样解释吧,我们那里比你们这里高明,可神仙又比我们高明许多,我那世界人都可上天入地就连住的房子都高达数百上千丈,但都没有什么法术,需要借助工具才可,有了工具可日行千里,也可飞天玩耍,下的地下百丈深亦来去自如,两人相隔千里之外都可以说话,我们那里两国交兵全不用这刀枪剑戢,却每每瞬间就可叫上万人死于非命,人也是变化多端,每个男人只能娶一名女人为妻,女人要是不爽还可以同自己的丈夫离婚在找别人结合。


男人只要愿意也可生子,女人有的也能长有男人阳具,甚至最近国人多以女人留短发穿男人衣服,说话也模仿男人为美。总之就是种种匪夷所思光怪陆离之事都在每天发生


。在下本来在那个世界这个这个寻幽览胜,那成想一时被宵小强人所害,无奈流落于此,天幸与王爷有缘才不至于落魄荒野,唉,说起来在下际遇凄凉,被那强人害的无家可归,天人两隔,可怜我那世界的恋人还在苦苦守侯望眼欲穿呢。”说着说着张虚白想到不知何时才能与自己的大美人赵丽丽相见,于是言语哽咽说不下去了。


第四章 身世(下)

话说张虚白这一番言语只听的小王爷心惊肉跳大开眼界,尤其听到现代人的性取象后暗自惶恐,心象果然是神仙去处,竟有这么多闻所未闻的不同,要照张虚白这么说那个地方不是神仙的地界又是什么?


想来自己活了快二十年,遇到的自称真人神仙的道士不计其数,虽然都说的荒诞神奇,但大多于书籍记载的差不多,这样一番言论却从来没有听过,想来没有切身经历的人是万万编造不出来的。


在看到张虚白在那里长吁短叹思念故里。真情流露叫人看了心酸。


于是心里再没有什么怀疑,完全相信了这个天上掉下来,又被自己捡到的家伙一定是神仙人物了,虽然看来法力低微,没有什么大的神通,但毕竟不是凡人,能结交这样的天外来客果然是自己三生有幸啊。


小王爷越想越高兴,顾不得张虚白在那里鼻涕横流,对着张虚白说:“虚白兄不用如此难过,万事命里有数,机缘巧合之处定有冥冥中注定,兄长以仙人之躯刚来到这凡尘就于小王相遇不就是缘分?哈哈,既然木已成舟,虚白兄暂时又不能回去,莫不如放下心中所想,安心的游戏人间,想来我赵家的这大宋王朝虽没有兄长那里那么,,那么咳咳古灵精怪,却也循规蹈矩但繁华相当啊,哈哈,虚白兄就放心的在我这里同本王同快意吧。嘿嘿,虽说小王我喜欢书画,但对那花前月下,风流快活之事也颇有兴趣,虽然最近纳了王子妃,然而我大宋可不象虚白兄那里女人都如此猖獗,这男人的事情那有女人敢管,兄长在这里大可与我放心的逍遥,哈哈,哈,啊,咳咳,爱妃来拉,,,,,”


赵佶为了拉拢张虚白正说的口若悬河,不小心说滑了嘴。这小王爷虽然只有十七岁,但古时男人成熟较早,这个年龄尤其是贵族娶妻生子的大有人在,甚至三妻四妾的也不稀罕.


最近刚刚纳了王妃,皇宫里母妃那里看的严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出去沾花惹草了,本来王府里原来喜欢和自己调笑的侍女们也因为新来了女主人而收敛了许多,这小王爷下半身早就开始思考,打算那天跑出去打点野食了.


那知道正说的高兴突然看到自己王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来立于自己的身后,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禁一惊,差点没把舌头吞到肚里,想到自己的这个爱妃一向对自己管教严格,很有些心虚尴尬,赶紧住嘴打着哈哈给张虚白引见!


张虚白起身见了礼,双方重新落座,但见这位王妃十五六的年纪,脸上蛾眉轻扫,眸清如翦水,唇红似樱桃,一张白玉般的小脸有如入定的菩萨,不沾凡间杂事,只是眼眶有些发黑,难道这小丫头初经人事便得其中滋味于是与这小王爷日夜狂欢弄的自己亏了?


张虚白实在是对小姑娘没有什么兴致,尤其这小王妃根本算不上花容月貌,只能说是一般美女给张虚白看来也难免想到其阴暗面上。


却说这小王妃本是德州刺史王藻之女,小小年纪便嫁给了王府,宫中的向太后是位母仪天下的贤德国母,虽然端王不是自己生养的孩子,却对他非常喜爱,这番婚事也是老太后亲定的,端王一来年纪小刚刚成婚,多少对妻子有些忌惮,在者畏惧太后威严,因此在王妃面前老实了许多。


三个人重新落座,小太监重新上了茶,赵佶老老实实的给王妃介绍着张虚白的来历。


王妃本就刚刚听过自己的使女兰儿回去将个张虚白说成个英俊潇洒的活神仙,又看了张虚白给兰儿的钥匙扣却是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觉得晶莹提透也认定是无上的宝贝了。在看到张虚白本人高大英俊,虽然衣着古怪,却玉树临风,听了端王赵佶说了此人的身世,那描绘的世界更是闻所未闻,大呼神奇。毕竟小王妃也是年少,耐不得性子,听了介绍认定张虚白必是有大法术的神人。


于是说话间起身来到张虚白坐前万福道:“王爷与小女得识真人实是三生有幸,妾身自来到王府不知为何总是精神不振,每日神情恍惚总觉得有阴风阵阵,睡梦中常常梦到十八层地狱景象,犹如切身经历,日日如此折磨的妾身苦恼非常。王爷知道妾身这个病也曾多找天师真人来看,但从来没有效果,今日真人神仙下凡没由来一定要救救妾身!”


说着竟跪在张虚白面前。


这王妃来到府上时日不多,但从住进来就开始神情恍惚,总说有儿恶鬼索命,也请过些道士来看过,大多数说王妃命理不好冲撞了邪物,都无计可施,也有说是卧房风水不好的,不过那卧房一直就是赵佶从小就睡惯了的地方,赵佶自己从未有过异常,再者王妃的使女兰儿每每也没有什么异常。虽然束手无策但看到王妃日益憔悴。


赵佶正打算重新在府内修建一处卧房。


只是这王妃突然间当着张虚白面前下跪要张虚白救命,实在有些唐突。一来这张虚白今日刚到府上,若是照着他说那是刚刚落到了凡尘,折腾了一天,自是非常疲劳,自己也刚刚安排了设宴款待,就是要人家看风水捉鬼也应该等到明天休息之后再说.


况且这张虚白自己也说他的神通是要依靠工具的,目前流落凡尘身上没什么法宝,看来也是法力全无,这看风水捉鬼的事情可能是无能为力,王妃如此岂不是叫人尴尬,再说赵佶喜欢这张虚白也是爱其才情,不愿意看到张虚白难看.


就起身拦起王妃说:“爱妃不要如此无礼,虚白兄一路劳顿,再加上身上没有法宝如何却与你做那雕虫小技?待本王明日在差人建一卧房便可。我已安排下人准备酒宴,爱妃还是与我同为虚白兄接风可好?”


正在此时突然听的张虚白说:“王爷不必阻拦,在下虽然流落凡尘却还有些本事,还请二位引我到王妃住所看个究竟,说不定能看个明白岂不皆大欢喜?待解了王妃之惑我们在喝酒吃饭也来的及啊!哈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