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二章 泰村

六指君1 收藏 41 5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二章 泰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曹振在宦海混了十几年,余之远的意思如何不明白,略一思索后点点头,笑着说道:“小弟的意思做大哥的如何不明白。”说到这里为难的皱起眉头,继续说道:“只是这事不好办!”

余之远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结结巴巴道:“再不给经费、再这么拖下去我的队伍就要散了!”这句话说得是大实在话,自从主力南撤被迫南撤后,余之远已经很久没有领到军饷了。

别说余之远没有一星半点油水,其他国军士兵也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一点稀少的粮食全部是强行征收(抢)来的。

曹振打开随身携带的皮箱,从身上取出了一张花花绿绿的“嘉奖令”郑重其事的交到余之远的手中,说道:“这是省副主席亲自写的嘉奖令,余老弟真是年轻可为呀!呵呵!”

余之远呆呆的看着“嘉奖令”,以前还有立功了不但有嘉奖令还有一枚勋章呢!看来上面也是顾头不顾腚,唉!算了,要这个东西干什么?这个“嘉奖令”还不如换一顿饭吃。

余之远想来想去恨不能将那张纸拿去擦屁股,半响才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上头还有什么东西发下来吗?比方说银元、军火之类?”

曹振是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余之远不得不可怜兮兮的说道:“大哥我给你透一个底!现在我们吃的、用的全部抢来的,军饷还是几个月前发过一次,在这么下去我可就要变土匪了!”

曹振点点头,拍拍余之远的肩膀,说道:“老弟的难处做大哥的自然明白,你跟我来。”

还是昨天喝酒的草房里,余之远让人送上来了一套破旧的鬼子少尉军官的装备,这是上次和刘云所部合伙作战时缴获的,这套装备包括94式手枪、几发子弹、军刀、将校水壶等。

曹振看了看余之远消灭鬼子的证据,点点头赞许的说道:“天下人都说日军不可战胜,没想到余老弟一出手就围剿了一百多,唉!老弟比那些身居高位的酒囊饭袋要强多了。”

余之远又从身上掏出一把崭新的日军94式手枪,用双手恭敬的呈送到曹振的面前,说道:“这个是做小弟的另外送给大哥的礼物。”为了取得给养和枪械,余之远绞尽脑汁去讨好曹振。

看到余之远送到面前的手枪,曹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余老弟坐下吧!你的心思我明白,这样吧!我尽力给你们拉一些装备和经费,保证不让你们失望就是了。”又对呈上来的手枪看了看,说道:“这个东西你收回去,我一个生意人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余之远看到曹振只不过给自己开了一张空头支票,顿时大失所望,望着曹振说不出话来。

曹振笑着又打开身边的皮箱,然后又从里面取出来一个小匣子,说道:“我这里别的没有,但是这些‘黄鱼’倒还是有一些。”说完将匣子里面的东西亮了出来,居然是四根金条。

余之远的眼睛顿时一亮,邱寒水也凑了上来,两个人眼睛都不眨的看着“黄鱼”。余之远非常失态的就要上前去取金条,在身后的邱寒水立刻醒觉过来,急忙在后面一拉余之远。

曹振轻轻的合上了小匣子然后慢慢的推送到余之远的面前,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自从日本人打过来以后省政府的资金只出不进,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经费赞助给军队。”停顿了片刻后又有些不舍的说道:“总共有四十两黄金,从现在起全部是小弟的经费了,老弟一定不要辜负党国的重托!”

临别时,曹振有些恋恋不舍,对余之远说道:“余老弟你这里真是好山好水,哥哥都不想走了!”回去并不安全,残留的国民政府官员们不但要东躲西藏,而且每天都有人逃走。

邱寒水站在余之远的身后,趁着余之远挡住自己的时候在余之远的背上轻轻的写下了几个字,等到邱寒水写完了,余之远回头若无其事的点点头,表示明白邱寒水的意思。

曹振正在大发感叹的时候,突然觉得手中一凉,条件反射般的低头一看,顿时喜上眉梢,原来余之远悄悄在曹振的手中塞入了两块金条,飞来的横财又如何不能让曹振欢喜若狂呢?

曹振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悄悄的将金条塞入自己的口袋,低声在余之远的耳边说道:“我就再照顾老弟一次,国军主力南撤的时候米县有一批军火来不及带走,大概有一千多支枪,子弹十万发,还有五千多枚手榴弹,这些东西全部被埋藏在一处山洞里,地址就在……”

余之远的顿时心花怒放,这下有钱有枪了,要不了多少时日自己的队伍就可以急剧膨胀起来,如果自己这边的仗打好,说不定可以得到蒋委员长的亲自接见,到那时……,嘿嘿!

曹振将自己的全部底牌交了出来,心中又有些惶恐不安,对余之远笑着问道:“余老弟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如果有一天做哥哥的遇难了,可是要到弟弟这里讨一碗饭吃的!不知道老弟会不会嫌弃做哥哥的?”

这点小小的要求余之远当然不会放在眼里,随便敷衍了几句,客客气气送走了曹振后,立刻布置人手按照曹振提供的地址准备去取枪,虽然还留下了二十两黄金,但是这点黄金根本就不济事,若想在这个乱世生存下来,那就得要有人、有枪、还要有一块够大的地盘。

令人厌烦的“晃荡”声终于没有了,可是宋意却觉得宁愿呆在车上继续听那个单调的“晃荡”声。下火车后,从早上到下午没有吃一口饭没有喝一口水,战俘们顶着“热情”的太阳麻木的走着。

宋意肩膀上被铁丝穿着的伤口已经开始化脓了,黄色的脓水断断续续的向下流。

宋意看了看押解自己的这些人,他们已经不是正规日军了,全部换成了日本浪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日本浪人手中持着两面小旗子,一面是膏药旗,还有一面是印着“xx株式会社”的商标旗子。看到这里宋意顿时恍然大悟起来,原来自己已经被鬼子当奴隶一样卖掉了。

远远的看到了一处工地,很多衣着褴褛的劳工正在工地上来回搬运东西,没多久,看到有人抬着瘦骨如柴的死人出来,顺着他们走过去的方向一看,不远处就是乱坟岗!

有人在身后呜呜的哭了起来,宋意向身后看了看为数不多的即日国军士兵,经过鬼子的两次大屠杀后侥幸留下来的国军兄弟们不足五分之一了,可能再过不久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国军兄弟们就会全部丧命于此了吧!想到这里宋意又有一点不甘心!横竖是死不如奋力一搏!

走到工地上后,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阵恶心的臭味,宋意四处转头看了看,发现一个铁笼子里装着一个半死的人,四肢已经高度溃烂了,但是人却硬是含着一口气没有死掉。

走上来一个穿得破破烂烂、老态龙钟的中国老人,手里捏着一把老虎钳,一边挨个给国军士兵们剪掉肩骨上的铁丝,一边喋喋不休的说道:“到了这里就别想着怎么跑了,认命吧!我都可以做你们的父亲了,不会骗你们的,要怪就怪自己入错了行,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别再吃行伍这碗饭!”

肩膀上的铁丝取下来后,跟着带出来少量的黑血,宋意用一只手轻轻的、非常痛苦的将肩膀上的脓血挤了出来,他妈的!老子不跑才有鬼!不跑就死在这里了!

等到日本浪人们用皮鞭将俘虏们全部赶到一处后,一个懂中国话的日本浪人首先不屑看了看萎靡的“支那人”,然后慢腾腾的走上去训话,大声吼道:“你们这些‘支那’杂种到了我的地盘就要听我的,听话的可以多活两天,谁不听话先看看他的下场。”说完对着铁笼子里的人一指,继续恫吓道:“这个人想逃跑,可是我们抓住了他,将他的四肢砍了下来……”

日本浪人后面的话宋意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这些日本人什么玩意?放眼向四周望去,这里的日本监工并不多,稀稀拉拉的也就只有那么十几个人。深山老林里只有这么一点日本人,即使是土匪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攻进来,这些日本人的脑袋是不是坏掉了?

宋意看到这里已经不再想要逃跑了,而是开始考虑是不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将战俘门组织起来,然后反客为主杀光这里的日本人。

没多久,走神发呆的宋意就尝到了浪人的皮鞭,那个日本监工觉得宋意“上课”不专心。

日本浪人训话结束后,又是先前的那个老人送上来一桶稀糊糊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做出来的,每个人发了一个大碗,宋意看了看碗中的食物,这比火车上日本人提供的饮食还要差得多!

捏着鼻子喝完了那些不知名的东西,宋意又开始观察其这里的地形,那些正在劳作劳工的腿上都带了一幅生锈的脚链,等一会儿自己肯定也会带上脚链,如此一来又怎么逃得了?

唉!老东北讲武堂虽然教会了自己怎么打仗却没有教自己逃跑,原本自己也有一番理想,年纪轻轻就因为得到张少帅的器重而当上了副团长,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他妈的!

在一个中国工长的教导下宋意开始学会了辨别矿石,据年纪比较大劳工说这都是什么“稀有金属”,鬼子将其全部运回国用在制造武器上。制造武器?又来杀更多的中国人?!

不到个把小时的时间宋意就找到了以前的一些熟人、旧部,只是碍于日本浪人监工的皮鞭不敢上前说话,但是通过传递眼色联络到了一些人。大家都知道留在这里就是等死,拼死一搏还有一条活路!

二连赶到了泰村的外围,负责警戒的战士飞快的占领了四周的制高点,等候命令发起冲锋的战士们则趴在草丛一动不动,只是默默的眨眨眼睛遥望宁静的泰村。没多久,有些被惊走鸟儿们感觉到危险已经过去,陆续飞回了老巢,有些鸟儿甚至飞到了战士们的身边不远处渡步。游击队的军纪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精锐军队具有的那种军魂正在慢慢的形成!

毛四一抬头向村子里望去,居然一片寂静。

“他妈的!他们肯定提前得到消息,已经作好了准备!”毛四一使劲的捏了捏手中的驳壳枪。泰村不但做好了准备,而且村民们还将进村的路给截断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有两个战士抬着毛竹做成的竹排过来了,战士飞快的上前将竹排扑到深深的壕沟里,没等站起来,从各个角落“砰砰……”的射出来无数发子弹。

两个战士慌忙趴在地上后撤,侥幸只受到了轻伤。

泰村里面响了一阵枪后,又稀稀拉拉的停了下来了,枪声停下来后有一个声音狂妄的喊道:“游击队的老少爷们,回家找婆娘去吃奶吧!”

这句话说到了毛四一的痛处,毛四一当土匪以前是有老婆的,只是养不起才不得不“送人”了,毛四一忍不住大声问道:“你这个狗日的是谁?等老子进来了好撕开你那张臭嘴!”

那个声音又大声回答道:“老子是你继父金仁康,干儿子有本事就进来吧!哈哈哈!”

毛四一回头对打先锋的尖刀班班长说道:“给我冲进去……”正在说话间几把巨大口径的火铳(小土炮)从土墙后面伸出来,火铳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进村的土路,毛四一后面的话又吞回去了。

“去取小钢炮来!”毛四一大声吼道:“军情紧急,如果找不到政委,就不要请示他了。”游击队的弹药很匮乏,上次作战缴获的那门迫击炮是宝贝,而迫击炮弹更是宝贝中的宝贝。

根据游击队探子们的汇报,泰村几乎没有可供合适进攻的地方,要不是高高的悬崖要不是深涧,更干脆一点的就是眼前的土石砌起来的高大城墙。唯一的进攻路线只有从正门进入,

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毛四一开始躁急起来,枯等了个把小时居然还没有发动攻击别人会笑话的,别人笑话不要紧,可别让钟天祥这个鸟人抓住了把柄,他可不会给和自己客气。

正在毛四一要跳脚的时候,迫击炮被两个战士运来了,一起的还有三发炮弹,战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喘着气说道:“刚开始没有找到政委,结果管炮的小五硬是不同意我们带走。”

使用迫击炮要得到李远强的同意,毛四一不好对战士发脾气,瞪了两下眼睛说道:“过来几个会操作小钢炮的同志。”

等了几分钟却发现居然没有人上来,二连有几个战士和刘云学习过操作小钢炮,但也就是稍微比划了一番,谁都没有操作的实践。一旦炮弹射光了而没有击中目标,这个后果是很严重的,按照毛四一的性子可不会轻饶迫,战士们迫于压力哪敢上前?

“老子让你们好生看看!”毛四一气呼呼的一把夺过迫击炮,说道:“三发炮弹打完后立刻向里面扑进去,不管有没有击中拦路的土墙,你们都要给我压上去,都他妈明白了吗?”

“明白!”战士们纷纷大声回答道!毛四一看了看朝气蓬勃的战士们,这次二连从三连连补充了很多老战士,新战士的比例并不大,这对于二连是一个机会,嗯!要亲自带队冲锋!

毛四一并没有学过操作迫击炮,稍微试了试角度后就让战士将炮弹放进去了,“嗵”的一声后,迫击炮也轻微的摇晃了了一下,从炮口出冒出一溜青烟,战士们趴在地上等了一气也不知道炮弹打到哪里去了,毛四一站起来踮起脚向泰村里看,“轰!”迫击炮弹远远的落在村子中间了,片刻后冒起一溜黑烟。

看到自己的准头如此差,毛四一不服气的说道:“再来!”装填炮弹的战士小声地提醒道:“连长,这可是第二发炮弹了,您看是不是……”战士想让毛四一将懂行的战士换过来。

毛四一不耐烦地一把夺过装填手手中的炮弹,然后不由分说就塞入炮膛,只是没注意到炮口的倾斜角度已经完全不对了。见到情形危机,装填手着急得大喊:“连长,不好了,仰角、仰角错了!”

毛四一心中一慌,将迫击炮的炮口向边上一横,“嗵!”迫击炮弹横着发射出去了,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巨响,炮弹在近在咫尺的土墙上爆炸了,土墙稀里哗啦的垮塌了一大半。

毛四一灰头土脸的拍掉身上的灰土,在百忙中抬头一看,土墙后面藏着的十几个人要么被压在废墟下面鬼哭鬼喊,要么惊慌失措的转身逃跑。

“同志们跟我冲啊!”毛四一跳了起来。

战士们跟着毛四一飞快的跨过竹排,跳过土墙的时候,一个大汉试图反抗,哆哆嗦嗦去摸自己的火铳,一个眼尖的战士立刻飞起一脚踢在那个大汉的脑袋上,身后跟上来的一个战士也毫不客气的将刺刀捅入了他的胸口。战士们在亢奋中又哪里会顾忌什么纪律?!

刚刚冲入泰村,就发现几个主要路口都有村民们用泥土和石块砌成的高墙,那些逃回去的人一边铆足了劲逃跑,一边大声狂喊:“村长被打死了!”“村长被打死了!”“全完了!”

“快跟上!”毛四一听到村民们大喊金仁康已经被击毙了,立刻察觉到胜利已经眼前了,根据以前当土匪时“吃大户”的经验,攻破了大户人家的外围后,只要紧紧跟着溃退的护院们长驱直入就可以抓住躲藏起来的老财主。

毛四一大声吼叫起来,脚下的步伐越发快了。

“砰、砰、砰……”的一连串子弹打过来,跟在毛四一身后的一个战士立刻被打倒,毛四一夜飞快的扑倒在地上,狠狠地用拳头一锤地面,还是慢了一脚,让那些村民们都逃到土墙后面去了。

看了看三十多米外的土墙,毛四一对身后吼道:“给我扔手榴弹炸死他们!”

身后的战士一连丢了两颗手榴弹,“轰、轰”两声巨响,对面土墙立刻传来几声惨叫声,没有受到过军事训练的农民不知道躲避,即使是两颗手榴弹也让土墙后面的人死伤惨重。

趁着硝烟毛四一一跃而起,紧接着战士们也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跟着冲锋,绕过土墙后发现地上有几具尸体。

毛四一略一思索,对身后的战士命令道:“同志们立刻迅速分路追击,村民们只是一时受到蒙蔽而已,投降的村民就不要伤害他们了。”李政委说得很对,村民们和鬼子的性质不同,最主要的是泰村和其他村庄一样,以后都是游击队的兵员、粮食和情报的来源。

同样是一件事情,李政委就可以说得很清楚,能够分析出其中的厉害关系,并且还能让下面的干部自动的忠实去执行。轮政治能力,李远强还不是一般的强!

毛四一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为了以后能够更多的补充兵员当然不会对泰村的老百姓下手,更何况金仁康已经毙命,占据整个泰村只是时间问题。

而日本人则完全不同了,按照刘云的说法,鬼子军队正处在战略进攻的阶段,心高气傲的鬼子被中国军人俘虏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耻辱,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感激优待俘虏的八路军。

据历史记载,抗战初期被俘虏的鬼子和抗战后期被俘虏的鬼子绝然不同,抗战初期的鬼子很难被俘虏,即使是俘虏后也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对八路军采取拒不合作的态度,即使是有少数的鬼子留下来了,也是因为回去后受到了迫害,而不得不逃回八路军那边。

鬼子失踪十几个小时后就会被认为已经战死,如果被八路军花上个把月的时间治好伤再放回去,鬼子兵百分之百会受到迫害,甚至鬼子上司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和颜面而勒令下级鬼子破腹自尽。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特别是抗战末期的鬼子就容易对付多了,一方面是大量精锐的士兵在中国战场上被消耗了,补充的新兵很多都是一些娃娃兵,素质大不如前,另一方面又抽调了大量的军队和美国人拼消耗,加上战争结束遥遥无期、下层的一些鬼子官兵产生了厌战情绪。抗战后期俘虏鬼子兵要容易得多,被俘虏后他们也老实得多。

解放战争时期,帮国民党打内战的日本兵被俘虏后则是最老实的,为“天皇”献身而奋斗的目标已经远去,在异国他乡他们不知道为谁而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