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一章 腐败

六指君1 收藏 41 5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战士们将那五、六个鬼子团团围了起来,内层的战士端着刺刀防止鬼子逃跑,外层的战士们纷纷笑骂着拉动枪栓,零零星星的开了几枪后,仅存的鬼子又被消灭了一半。

这些鬼子围成一团指望人家和他拼刺刀,可已经胜利在望的战士们又哪里会让鬼子们如愿以偿?!更何况饭野已经变成一具尸体,被打懵的鬼子兵没有人指挥。

“让开!”马常青一声爆喝,等到挤成一堆的战士们让出一条道,马长青猛地一勒缰绳,战马嘶叫一声后向前跳起老高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向当头的鬼子压下来,鬼子直觉得头顶猛然间升起一片乌云。

当头的鬼子嗥叫一声,立刻不甘示弱的对着高高跃起的马腹举起了上着刺刀的步枪。

鬼子的刺刀刚刚举起战马就呼呼的压下来了,刺刀完全刺入战马的腹部,战马悲惨的长声嘶叫一声。

察觉到战马受伤后马常青一皱眉头,趁着战马倒地的那一刹那手中的大砍刀挥了出去,“嗤!”的一声闷响,挑中战马的那个鬼子兵半截肩膀没有了,而马常青则翻滚着跌入了其他几个鬼子的内圈中。

“不好!”战士们一片惊呼,再也顾不得戏虐鬼子了,纷纷端着步枪对着鬼子一阵猛刺,而鬼子的处境更不好受,前面的压力猛增,根本没时间看跌进身后的那个“支那”骑手。

一个鬼子刚刚逼退一个战士,就突然察觉到耳朵响起一阵的尖厉的啸叫声,条件反射般的向后看去,顿时吓得亡魂皆冒,一柄刀刃上带着少许鲜血宽背大砍刀已经迎面扑来。

大刀接触到那个鬼子的脑袋后,马常青握着大刀的手掌猛然一震,马常青来非常熟悉这种感觉,这是砍刀接触到肉体一瞬时所遇到的阻力,稍作停留后砍刀的阻力就会大减。“噗!”的一声,砍刀势如破竹的将鬼子的脑袋全部砍了下来,筷子粗的鲜血从动脉中猛烈喷了出来。

马常青顾不得揉捏已经失去知觉的一则肩膀,偶然用眼角一瞟,衣服上面隐隐约约的渗出了鲜血,这里是以前被潘贵二用木棒插出的老伤口,刚才跌下战马时造成胳膊上长出来的新皮完全绷断了。

同伴被杀后仅存的几个鬼子立刻手忙脚乱起来,最后一丝活命的侥幸想法已经烟飞灰灭。鬼子一旦感到绝望就会和你同归于尽,马上有一个鬼子丢掉步枪去扯腰间的手榴弹。

“砰!”李向阳轻轻的扣动了扳机,子弹射穿了那鬼子的脑袋,来不及扯出引线的手榴弹也滚落在一边,战士们极端憎恨这种动不动就同归于尽的鬼子,还没有死透的鬼子倒地之前又被两把刺刀同时刺穿。

趁着鬼子惊恐的时候,战士们一拥而上活捉了两个鬼子,还有一个鬼子试图反抗,挥舞着步枪不让战士们靠近,正在大声嗥叫的时候,背后突然受到沉重的一击,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一个站在后面的战士看到鬼子倒下去这才收起了枪托,然后又上去将那个鬼子刺死!

看到自己第一次指挥战斗就大获全胜,李向阳飞快的从土疙瘩里面跳了出来,呵呵笑着大声喊道:“好!胜利了!”又对马常青说道:“那些小鬼子还留着干什么?全部杀掉算了!”

营长他们肯定已经暴露了,诸葛同皱着眉头对山民问道:“这里有多少个鬼子兵?”

山民一古脑儿地说道:“镇上有三千多人口,鬼子兵则只有一个警备小队,镇上还有为数不多的几个警察,我来得不多具体多少警察也不清楚,附近还有两个小队的‘皇协军’。”

一阵紧是一阵枪声又突然停了下来,等了片刻后诸葛同的心头一紧,难道营长他们已经全部遇难了?挣扎着站了起来对山民说到:“老乡,我们有人在里面,带我们进去看看好吗?”

为首的一个老山民为难的皱起了眉头,很显然这些人和鬼子在镇上干起来了,这年头鬼子可不能得罪呀!一旦被认为是游击队的同党,鬼子又岂能善罢甘休?别的不说,仅仅以后就别想到镇上换取盐巴和其他的生活用品了。

看到山民为难的样子,诸葛同耐心的劝说道:“大哥别着急,我们保证不让你们为难。”考虑了片刻说道:“我们主要是不熟悉镇上的地形,怕进去后出不来,不如这样吧!你们在前面远远的带路我们在后面远远的跟着,这样即使是出了什么问题也不会连累到你们。”

几个山民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终于迟疑的点了点头,为首的说道:“那你们就不要跟近了……”话音还没落下来突然传来一阵阵马蹄声,很快马蹄声越来越紧,就如同在耳边敲击一样。

“你们快躲起来!”诸葛同将那几个山民招呼到一边去后,拔出驳壳枪说道:“快准备!”

刚刚藏好身体三匹黑色的健马已经疾驰而来,顷刻间距离就已经不过十几米,三个年轻人一边大力的拍打胯下没有马鞍的健马一边大声地说着什么。

健马一阵风一样疾驰而去,至于他们说什么已经完全不可能听到了,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你们站住!”一个山民突然跳了出来大声喊道:“小黑子快停下!你们要干什么去?”

三个骑手一边回头一边勒住奔跑健马,健马冲出去了二十多米才停下马蹄,唤作小黑子的青年人回头大声问道:“谁在喊我?”说完调转马头徐徐向来路走去,另两人也紧紧跟随。

一个年轻山民跳了出来,高兴的问道:“怎么?才几天就不认得老熟人了?是我呀!”

“原来是山药蛋!”小黑子点点头,继续说道:“今天我没有空,那边在打仗我要去看看!”

“那么你们过去了要帮谁呢?”王良和熊满扶着诸葛同从树后走了出来,诸葛同面带笑容的问道:“那些鬼子兵很厉害的,去了免得被误伤,你们这几个小娃娃就不要过去了!”

小黑子优雅的跳下马,大步向诸葛同跨过去,身后的一个骑手大声地提醒道:“小心!他们手里都有枪!”这年头的土匪很多,可能是土匪和日本人交上了火,两帮人都不是好鸟!

为了消除敌意三个愤英纷纷收起驳壳枪,诸葛同笑着说道:“我们是专打鬼子的!不是什么土匪!”又郑重的恳求道:“我们营长正在镇上打鬼子,情况很危急,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帮助!”

小黑子看着三人思考了几秒钟,又转头看了看骑在马背上来回的转悠着的同伴,终于下定决心的说道:“你们都上来吧!”说完一把将诸葛同扯上了自己所骑的那匹健马。

看到诸葛同骑上了马,另两个同伴想出声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上马容易下马难,鬼子是那么好得罪的吗?就算要帮人家也不能这么招摇。

小黑子做事实在是太冲动,暮云镇的林氏大家族很可能要毁在小黑子的手里!

“曹老板你看,前面就是咱们的地盘了。”一个作生意人打扮的中年人说完后自己首先踮起脚尖向前面看过去,他的身边被换作“曹老板”的那个人也是一身生意人的打扮,只是看上去更加精明一些,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五、六个青衣大汉,大汉们的腰上都插着驳壳枪。

“邱老板你再不护送我到地盘,我可就要一命呜呼了,这几天可累死我了。”说完曹老板炫耀般的拍拍怀中磨得发亮的皮箱,半开玩笑着说道:“我若想寻死,一定带着这些宝贝一起沉河!让你一个子儿也得不到,哈哈哈!”

邱老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陪着小心说道:“是呀!这些天翻山越岭可让专员辛苦了!”

曹老板很大度的挥挥手,装作满不在乎的说道:“为了党国,这点辛苦又算什么?”飞快的弯腰飞快的捶了捶大腿,接着又抱怨道:“我的这条腿……,哎哟!都快要断了。”

邱老板急忙跑过来伸出双手要给曹老板按摩大腿,双手刚刚碰到曹老板的大腿就被曹老板推开了,邱老板不得不尴尬的笑了笑,突然又神秘的说道:“等找到了余之远……,嘿嘿!”

曹老板不解的问道:“找到了又怎么样?”接着又不悦的问道:“怎么说话只说一半?”

邱老板没有明说,而是在曹老板的耳边一阵嘀嘀咕咕,只说得曹老板眉开眼笑合不了嘴。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一声吼叫后,几个穿着整洁国军军装的士兵跳了出来,刺刀抵在了“老板们”的身前。

高大健壮的士兵们脸上满是愤慨,看上去一幅动真格的样子,好像只要这几个“老板”有一丝轻举妄动,那么刺刀就会毫不留情的将这几个人撕成碎片。

曹老板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连连点头笑了起来,口中也连连赞叹道:“好、好、好!果然是虎狼之师!”几个护卫的青衣大汉也没有掏枪反抗,而是笑呵呵的看着国军士兵。

邱老板一把撕去笑容可掬的笑脸,吼叫道:“你们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好好看看老子是谁!”说完,手指几乎指到那些国军士兵的鼻子上,血盆大嘴的口水几乎要溅射士兵的脸上。

士兵们“纷纷察觉”到是自己人,一个班长讪笑急忙让出一条路,然后大声喊道:“立正!”士兵们纷纷慌忙收起步枪,然后整整齐齐的集合成一排,将腰杆挺的笔直立正,眼睛看着前方连斜都不斜一下。

邱老板正要继续大骂,曹老板急忙走上去一把拉住他,说道:“别生气嘛!不知者不罪!”又看了看威严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军,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久没有看到这种虎狼之师了!”

邱老板满脸笑容地说道:“他们那算得上什么‘虎狼之师’?您谬奖了,走走走,咱们别理他们了!”说完连推带拉地将曹老板带走了。

等到一行人走远了受了天大委屈的国军们才纷纷跳起脚来唾骂,让老子演戏还没有好果子吃,老子辛辛苦苦蹲守在这里几天容易吗?

没多久,得到消息的余之远带着几个心腹干将急匆匆的赶来了,隔得老远就大声喊道:“曹专员吗?”说完一溜小跑向曹老板跑去,接近后邱老板首先给余之远使了一个眼色。

余之远察觉到了邱老板送来的暗号,心中一喜,知道曹专员对自己的部队充满了“好感”,这第一步已经成功了,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脸,说道:“兄弟我仰慕曹专员已经多年了!”

曹老板快步上前伸出双手,热情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和兄弟你比起来我可要差得远了!唉!兄弟你乃是国之栋梁,今日见到兄弟带出来的兵,不瞒兄弟说一句心里话,兄弟我曹振都觉得以前的日子白活了!我就在想怎么没有早点遇到兄弟你这样的人呢?”

一个中年汉子看着余之远的表演,有些不屑又有些无奈,这个中央专员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的,前些日子和共产党的队伍合伙歼灭了两个小队的鬼子、特务,结果被余之远说成是自己带人单独干的。然后余之远立刻派遣邱寒水带着这个天大的战功去寻找残存的国民省政府邀功。

在国民政府一片丢盔弃甲的“大好形势下”,余之远立刻引起了残存国民政府高官的注意。

范中群在一边小声地说道:“怎么?又在想你的儿子了?汪直那小子机灵着呢!别担心。”

这个中年人正是汪志毅,在国难当头之际抛弃家产收容国军的溃卒,组建抗日民团与日本人硬抗,后来觉得自己不是“正统”,又带着人投靠了余之远。余之远的人马有一半是汪志毅带来的。

可惜余之远并不是什么明主,典型的好大喜功!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当然,改投别人这种事情汪志毅倒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薄廉寡耻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汪志毅看了看范中群,面无表情的微微点点头算作回答,又转头向那个曹老板看去。

如果余之远仅仅是好大喜功那也就算了,可是余之远居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三、四个女人,汪志毅偷偷的跑过去看了看,一问之下居然都是妓女,这让汪志毅一肚子火,好歹余之远没有享用这些女人,软禁起来谁也不准碰,否则汪志毅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汪志毅对身后的几个年轻人说道:“走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说完带着几个年轻人大步离开。这几个年轻人全部都是东北的大学生,参加过抗日学生军,后来在逃难的路上被汪志毅收留,就这样一直留在国军中效力。他们是国民党的知识分子!

晚上,昏暗的屋子里点上了几盏油灯,余之远醉醺醺的站起来,提着酒壶咬词不清地对曹专员说道:“曹哥哥,做小弟的敬你一杯!”说完摇晃的手臂将一杯酒送到曹专员面前。

曹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张脸红得就像公鸡,也不拿自己的酒杯,一把抢过余之远的酒杯仰头干掉了酒杯中的酒,然后哈哈大笑着说道:“哥哥我的酒量怎么样?你们太差了!”

余之远使劲的甩了甩沉重的脑袋,片刻后觉得人清醒了一点,望着曹振说道:“哥哥!就这么喝闷酒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做弟弟的今天拼着受哥哥的责骂也要让哥哥高兴一番。”说完给一旁陪酒的邱寒水使了一个眼色,邱寒水立刻站起来对外面喊道:“让她们进来。”

花枝招展的几个女人刚刚一亮相,在座的血管里掺了酒精的几个人全部站了起来,不但是曹振受不了,连始作俑者余之远也跃跃欲试,血冲向脑门后什么军纪之类的东西全部抛在忘记了。

曹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都不眨的看着女人们,连挟菜的动作也变得敏捷了很多,只是没注意到伸出去的筷子夹住了余之远吐在桌边的一块肥肉,然后看也不看大口大口的嚼吞了。

对于国民政府的官员来说,这个年头既要抗战也不能亏待了自己,古人说得好,千里做官只为财嘛!

一个东北大学的学生军悄悄的躲在一个角落里,听着房子里面的淫声荡语,低声骂道:“无耻!”

第二天早上,穿这一身崭新国军军装的余之远带着还是一身商人打扮的曹振去“阅兵”。

为了争取政府的经费,余之远煞费苦心,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第一步和第二步的布置非常成功,现在是第三步了,如果这次做得好,那么从国民政府手里争取几千、上万块银元的经费都不是问题。

为了让曹专员知道余之远所部的强大,邱寒水老早就向余之远献策,将两百多人连成一个圈从曹振的前面来回“磨麦”,这样就可以让曹专员产生幻觉,误以为余之远保存了相当大的实力。

为了讨好曹专员,余之远命令国军士兵们换上新军装,没有新军装的也要穿洗干净的军装。为了向曹专员讨枪,余之远又藏匿起了一部分新枪好抢,大部分士兵的肩膀上扛着破旧的汉阳造系列古董。给人的感觉好像余之远所部用极端劣质的装备消灭了一百多鬼子、特务。

除了大吃大喝和淫乱外,汪志毅对于用这种卑鄙的方法争取经费和武器倒是没有任何反对,乖乖的和那些小兵们排成一队从一条大马路上走过去,绕道后山后又马上打乱队形重新从曹专员和一干陪同人员面前走过。

汪志毅偷偷的抬头一看,小高地上的曹专员正连连点头。

看到自己的人连续走了三圈,余之远这才对邱寒水暗中挥挥手,示意可以结束了,如果牛皮吹得太大了,什么时候将你的这支部队调去和鬼子拼命那就糟糕了。

经过昨天晚上的一夜风流,余之远和曹振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哥哥!”余之远为难地说道:“你看我的这些人,大都快没有饭吃了,而且子弹和药品告竭,更没有军医,你看……”

曹振连连点头,赞许的说道:“不错不错!想不到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有小弟这样的人才、有你们这么一支强大的虎狼之师!将来国军大反攻的时候,小弟你必然护国大将军。”

余之远连忙客气,说道:“哥哥说笑了,做小弟的又能有什么成就?就算有微不足道的成就那也都是大哥的提拔,做弟弟的断不可忘!”说完抬头热切的看着曹振,快步入正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