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章 合围

六指君1 收藏 40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何灵的伪军覆灭后,当地的“维持会”会长出于自身的安全考虑,很快就向佐佐木进行了汇报。

佐佐木眼睛都不眨的看着那个报信的“支那人”,场面极为安静,那个报信的中年汉子被佐佐木看了半天后越来越沉不住气,秃了半截的脑壳上渐渐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近在咫尺的“皇协军”据点被拔掉,貌似平静的佐佐木心中在不断翻滚!

“让他将经过再说一遍!”佐佐木对身边的汉奸翻译很平淡的说道:“到底是土匪干的还是八路军干的!”

那个中年人不得不耐着性子又将原话重新讲叙了一遍,然后又眼巴巴的看这佐佐木。

佐佐木将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敲击了几声,换上一幅笑脸,对下面的“支那人”说道:“哟西!辛苦了!你的‘维持会’会长的干活?”

那个中年人急忙鞠躬敬礼,恭敬的回答道:“鄙人正是‘维持会’的会长,愿意为‘皇军’效劳!”这由不得中年人的态度有半点犹豫,否则身价性命和家财就会全部化为乌有。

佐佐木突然收起笑脸,冷冷的挥挥手,说道:“你的出去吧!”感觉到游击队不好对付,佐佐木慢慢的点燃了一根香烟沉思起来。

小林站在佐佐木的身边,对于佐佐木的微小变化全部看在眼里,虽然佐佐木大佐阁下肯定在愤怒,但是这次和以往不同,没有人犯错,犯错的那个“支那”军官已经被游击队处死了。

觉得自己立功的机会来了,小林站到佐佐木的面前,敬了一个军礼后站得笔直,大声说道:“阁下!请派我出战吧!”考虑到“皇军”不宜再次倾巢出动,接着说道:“我只需要一个中队的兵力。”

佐佐木慢慢闭上了眼睛,暂时没有回答小林的求战。游击队非常狡猾,他们绝对不可能与“皇军”进行决战,小林的作战意图也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可也不能放任游击队在农村里发展,否则这对帝国的统治危害极大!

佐佐木还有一层想法埋在心里,那就是自己的仕途,没有哪个军官不想当大将军的!

佐佐木的思绪渐渐回到了帝国军校的时候。

龟田鬼雄是自己的同学,和自己在帝国军校别人称呼为“双雄”,是唯一能够和自己并驾齐驱的人,进入军队后如果不是自己过于一意孤行屡屡违抗上司的命令,也不会被发配到后方留守,即日帝国的优才生之一居然被默默地的抛弃了。

反观龟田,这该死的家伙始终在前线战斗,也不知道有没有晋升为师团长,当初自己和他可是屡屡唱对台戏,唉!如果是他在我这个位置上,他会怎么办?寻找“支那”游击队决战?不可能!八路军和其他国军不同,他们避开你的大部队专门吞吃你的小部队,得手后又马上逃之夭夭,他们以农村为根据地急剧膨胀实力。

摧毁它们在农村的根据地?也做不到,“皇军”根本就找不到他们的踪迹,相反他们还趁着“皇军”分兵的机会偷袭空虚的据点,哼!就算是龟田也一定做不到完全消灭它们。

佐佐木将目光停留在小林的脸上,良久才说道:“你先下去吧!出兵时我会通知你的!”

听到佐佐木的话后,小林却皱着眉头站在那里不动,眼睛也眨都不眨的看着佐佐木。

日本军队中绝对不能容忍下级违抗上司的命令!虽然佐佐木也知道小林的求战欲望,但是心里却不喜欢违抗命令的部下,语气一转,冷冷的训斥道:“小林君你先下去吧!不要持宠而骄!”

小林的脸色一变,却还是没有离开,争辩着问道:“以前就听说过阁下是一个果决的指挥官,即使上司的命令也敢怀疑,可是现在阁下在不知不觉中为什么又变得如此优柔寡断?”

佐佐木的心情原本就不爽,被小林一翻责难后只觉得一股怒气只冲脑门,这一段时间所积累的怒气全部爆发出来了,“巴嘎!”猛地站起来大声吼叫道:“小林君!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指手画脚,你现在给我滚出去!滚!”

佐佐木还是觉得怒不可遏,猛地操起桌上的砚台向小林狠狠的砸过去,“啪!”的一声正中额头,受到重击后小林咬着牙齿没有叫出声来,额头上流出的鲜血也懒得去擦,飞快的接住砚台,又轻轻的放在佐佐木的桌子上,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小林“嗒嗒嗒……”的脚步声消失了,佐佐木这才慢慢的坐下了,点燃已经熄灭的香烟慢慢的吸了起来,小林君这个小子很像自己十几年前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因为这样碰了无数个钉子。

佐佐木惬意的喷出了一口烟,将头靠在太师椅上,觉得什么烦恼的事情也没有了,眼角无意中落在砚台上,小林君虽然是一员勇将,但他还是远远的逊于自己!“支那”兵法上面说过,没有目的、不能必胜的战争没有必要发起,兵者!国之大事,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小林没有目的的出战只会招致失败。可是话又说回来!怎么样才能消灭狡猾的八路军呢?

李向阳正向前爬的起劲,“砰”的一声枪响传来,冷不防前面的一个战士被鬼子的冷枪击中,片刻后确认他已经牺牲,这样一来其他战士立刻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李向阳悄悄的抬起头寻找目标,“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李向阳的头皮上擦过去,顿时李向阳只觉得头顶上一阵炙热传来,好痛!

头发被削下了一长溜,虽然没有流血,但是李向阳还是将头顶揉了老半天才止住痛。

徐柏生的手榴弹也仍不出去了,别看那些小鬼子藏得好好的,可是只要稍微露出点什么就会挨冷枪!

战局就这么僵持着。这个时候能决定战场胜负就是对方的援兵了,如果马常青的骑兵队先到,在鬼子的屁股后面突袭,饭野的这十几个人就会被前后夹击,而鬼子迂回的兵力一旦抢先赶到,李向阳等人必死!

“小亮子你快看,那边来了好多鬼子!”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年轻人指着鬼子对同伴说道。

穿黄色衣服的小黑子看了看,不耐烦地说道:“全部是咱们镇上的鬼子兵,这有什么稀奇的?”

“咱们好好的逗他们一下!”黑衣服的年轻人笑着将一块石头狠狠的抛了过去,然后急忙拉着小亮子趴下。石头沿着漂亮的弧线飞了出去,两个人目则不转睛的看着石头的落点。

“当”的一声巨响,石头猛地砸在一个鬼子的钢盔上,“噢哟!”一个鬼子兵失声喊了起来,人也因为站立不稳向一变边摔倒在地上。

其他的鬼子或立刻隐蔽起来,或端着枪四处张望寻找“敌人”。

接着茂密的树林,两个年轻人早就已经捂着偷笑着跑了,可是鬼子兵却耽搁了不少时间,被砸中的那个鬼子兵居然被石块当场震得晕了过去,其他的鬼子不得不试图弄醒这个不经打的家伙。

趴在地上的饭野忍受着越来越严重的剧痛,心里不只一千遍的咒骂着迂回的小分队怎么还没有出现,最要命的是肩膀上的伤口也出现了恶化,这个时候鲜血开始慢慢的渗出来了。

“嗒嗒嗒……”,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而清脆的声音,饭野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声音?

一匹战马猛然间从巷口里冲了出来,身后还紧紧跟着几匹战马,李向阳的目光猛然间变得锐利起来,对身后大声喊道:“大家上好刺刀准备冲锋,神枪手掩护!徐柏生立刻投弹干扰鬼子。”

“轰、轰、轰!”徐柏生飞快的出手了,三颗手榴弹几乎在同一时间爆炸。

马常青立刻发现了和游击队对峙的鬼子,不得不再次抛下战士的遗体,大喝一声:“准备战斗!杀!”说完再次将战马的速度提起来,一股旋风刮向那些背对着自己、趴在地上的鬼子。

察觉到身后有喊杀声后,饭野急忙支起身体向后察看情况,“砰!”饭野身边一个鬼子支起身体后立刻被击中了后背心,然后倒在地上折腾了两下就没有动静了。

见状,饭野又马上重新趴在地上,脸色也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鬼子兵的处境非常尴尬,站起来就会死,不站起来就是等死!

马蹄敲击地面的声音越来越响,饭野的脸上紧张得渐渐渗出了汗珠,因为又有两个帝国士兵试图反击身后的“支那”土匪时被击毙,该死!那些“支那”土匪的枪法怎么这么好?

有一个鬼子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压迫了,嚎叫着端着步枪跳了起来,向着游击队的阵地扑来。李向阳立刻掏出了身上的驳壳枪,“叭”的一枪击中了鬼子兵的脑袋。

那个“勇敢”的鬼子兵死后,也许是受到了感染,也许是不愿意丢脸,饭野顾不得再等迂回的小分队了,如果不能把握最后的机会和对面的冲过来“土匪”搅合在一起,等到身后骑马的“土匪”扑上来后,那个时候就是真正的灾难来了,自己和这些帝国士兵们必定葬身于此!

“杀咯咯!”饭野首先跳了起来,挥舞着手枪对着跑在前面的一个战士开了一枪,然后大声吼道:“要让这些‘支那土匪’受到教训,迅速行动立刻迅速消灭前面的‘支那土匪’,然后和我们迂回的士兵回合。”在饭野看来,“支那”国军都能被打得屁滚尿流,何况“土匪”?

那个挨了饭野一枪的战士晃了晃身子并没有倒下,倒不是子弹没有打中,而是距离太远94式手枪的威力实在是太差,而且也没有伤到要害。那个战士红着眼睛骂了一句粗话,更加加快步伐冲了过来。

“杀!”李向阳一跃而起,战士们也纷纷大声呐喊着冲向鬼子兵,双方距离不过四十来米了,而骑着战马一马当先的马常青距离鬼子兵不过六十多米了。

“叭、叭……”的一阵稀稀拉拉的枪响后,双方士兵很快将枪筒中的子弹打完了,但是双方都不约而同没有再去拉枪栓,而是吼叫着端着步枪互相对冲。双方的距离在急剧的缩短。

在抗日战争期间一只部队是否“王牌”,在于步枪的子弹打完后能不能够进行白刃战!

很明显,日本军队大多能够习惯白刃战,而且他们的训练更加残忍,除了必要的正规训练外,为了提高新兵的心理素质,他们残忍的将中国老百姓捆在树上让新兵练习刺刀搏杀。

对于前面端着刺刀冲过来的二十几个“支那土匪”,刚才还被迫一边趴在地上一边恶毒咒骂的鬼子们心中松了一口气,然后心头上又涌上来一阵异常的轻视,他们能和帝国军人较量吗?鬼子也加快了冲锋的脚步。

看到冲上来的鬼子,徐柏生趁着距离还比较远急忙甩了两颗手榴弹,“轰、轰”两声巨响后炸得硝烟弥漫鬼子哭嚎四起,正要再扔手榴弹却发现鬼子已经很近了,这个距离已经不能用手榴弹了,否则会伤到自己人!为了保护人才,李向阳向后大声喊道:“徐柏生向后站!”

鬼子还没有接近就被炸死、伤了五、六个人,这极端的激怒了鬼子兵,也有一个鬼子兵不顾已方的伤亡,报复性的向游击队那边投掷出一颗手榴弹。

“啪!”李向阳眼疾手快开了一枪,鬼子的手榴弹刚刚脱手就被打中,“轰!”手榴弹凌空爆炸了。这不能不说是鬼子的自作自受,手榴弹不但炸死了自己还误伤了两个同伴。

饭野怒气冲冲的从地上捡了一支步枪,跑上去接近一个战士后,趁着身边一个鬼子虚晃一枪将“土匪”的步枪荡开时,强忍着伤口的剧痛将刺刀狠狠地捅入了那个“土匪”的胸口。

“嘎哒”一声闷响,刺刀几乎全部捅入战士的胸口,饭野用鸟语不屑的骂了一句正准备拔出刺刀,身边做掩护的那鬼子突然歪倒在地上,仔细一看,原来脑袋被一颗子弹打中了。

李向阳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的特长是开枪打人的脑袋,而不是用刺刀去捅人,所以李向阳非常肉痛的将驳壳枪取出来使用了。虽然只是手枪,可是打起鬼子来一样好使。

鬼子的刺刀格斗能力依然要强于战士们,以前的几次战斗之所以能够在白刃战上占便宜,那是因为游击队有绝对优势兵力的缘故,我一个打不过你,三个队员一齐上总可以吧!

马常青察觉到有战士牺牲了,双腿更加用力,战马吃不住痛一边长声嘶叫,一边高高的跳起老高,然后带着万钧之力砸向地面。马常青大吼一声,挥舞着大刀将胳膊抡圆了。

杀气腾腾的战士们大多扑了一个空,他们对面的鬼子兵在一声声清脆的枪声中被击毙了。

李向阳手中驳壳枪满满的一个弹夹很快就打完了,十几个鬼子也被李向阳独自消灭了一半。驳壳枪连射时后坐力大,也容易影响精度,李向阳轻轻甩了甩变得稍微有些麻木的手腕。

饭野察觉到情况非常不妙,身边的士兵居然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大部被消灭,剩下孤零零的五、六个士兵再也不敢冲锋了,而是互相挤在一起结成了阵,端着步枪试图顽抗到底。

如果不是李向阳手中驳壳枪的子弹打完了,鬼子在连射武器的打击下肯定会被全部消灭。

李向阳将没有子弹的驳壳枪插回腰上,又皱着眉头重新端起了步枪,而步枪的准星则悄悄的对准了饭野!半秒钟后又叹了一口气,唉!如果这世上有一种能连射的步枪该多好呀!

鬼子受到重创后,剩下的鬼子纷纷龟缩在一起围成一个圈,试图顽抗等待救兵的到来。

马常青的战马带着呼啸的风声杀到了,饭野勉强的抬着受伤的胳膊指挥作战,看到马常青杀气腾腾的样子立刻举起手枪试图开枪,“砰!”枪响了,饭野粗野的咒骂着倒了下去。

躲在土疙瘩下的李向阳满意地笑了笑,这次又救了马蛮子的一条性命,可惜马常青这个蛮子一定不会答谢自己,他通常会让自己“滚!”想了想又飞快的拉开枪栓寻找下一个目标。

一个年轻人卖力的给诸葛同进行按摩,一起的王良和熊满也被另外几个人上草药止了血。暮云镇两面靠山有专门靠采药为生的山民,因为长期居住在深山老林,所以他们一年四季都很难见到外面的生人。

山民不但纯朴而且非常善良。

“真谢谢你们这些恩人了!”已经慢慢苏醒的诸葛同知道是这几个年轻的山民救了已方这几个人,想站起来道谢却又一阵阵头发晕,只好重新躺下,笑着问道:“我们的领导回来了一定重谢你们!”

一个山民疑惑的问道:“你们是八路军?原来是专门打鬼子的队伍,唉!鬼子也太坏了!”

“哦?难道鬼子对你们进行盘剥?”熊满皱起了眉头,突然又眉开眼笑的问道:“不如你们加入我们游击队吧!咱们一起和鬼子干!”

如果能够在鬼子的身边发展势力那当然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情,熊满又联想到铁思明还没有怎么地就被委以大任,按照刘营长的意思,只要能够招募到兵员就会被封官,如果能够拉这些山民参军肯定也是奇功一件。

王良知道熊满的意思,也笑着说道:“鬼子侵略了大半个中国,如果我们再不反击,那么我们就要当亡国奴了……”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暮云镇就传来一阵紧是一阵的枪声,几个愤英急忙互相交换了一番眼色,咦?这是怎么回事?

众山民们没有注意到隐隐约约的枪声,也没有回答加入游击队的事情,战争对于他们来时暂时还比较遥远。

片刻后,一个山民继续不满的说道:“最坏的是做生意的日本人,我们带过去的山货被他们给出很贱的价钱,如果我们稍微有一点争辩,他们就喊打喊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