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九章 氏族

六指君1 收藏 30 2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九章 氏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清晨,泰村。

李远强看了看尚未从晨色中苏醒的安详村庄,对身边的钟天祥问道:“都准备得怎么样了?各个路口封锁好了吗?打援分队布置到位了吗?新战士的士气怎么样?”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钟天祥不知道先回答哪个问题才好,愣了半秒钟才说道:“一切准备就绪了!”看了看突然变得有点心不在焉的李远强,心里总觉得这几天李政委有点什么心事。

钟天祥猜得没错,李远强的确有心事。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鬼子退下去后,其他几个村子大都知道了小杨村被屠村的事情,这让老百姓们和游击队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了,村民们开始有意无意的和游击队疏远了。最有力的证据是:村民们来观看游击队操练的热情大大减低了。以前可不是这样!李远强身为领导对于这点变化当然还是能够察觉到的。

鬼子的手段实在是太毒辣了,这种事情今天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明天指不定轮到自己了。老百姓在愤怒的同时又感觉到一阵深入骨髓的恐惧。李远强自己很清楚,这种情况下只有打胜仗才能振奋民心,没有第二个办法可想。

村民尚且如此游击队下层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用刘云“血债用血来偿还”的宣传,那么游击队中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怨言,偏偏李远强一再强调对于受伤的日本俘虏“不杀伤”,这不由得让人怀疑李远强政治指导的正确性!

面对一部分游击队员们心理上的颓局,李远强的心在不断受煎熬,以至于这几天的政治课都没有参加,全部是钟天祥代劳!到底是我错了还是刘云错了?如果是我错了那岂不是整个共产党的基本政策错了?

在村民的心里,小杨村的责任已经强行分了一部分给了游击队,而在少数干部战士的心里,小杨村的责任已经强行分了一部分给领导干部!

在这种无言、但是严重的形态意识冲突中,赵延暂时没有参与进来,以前也听过李远强讲过政治课,甚至在空闲之余还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特别应该指出的是,学会写自己名字的那会儿别提多高兴了。

在赵延看来李远强和刘云都是有本事的人,他们都能够讲大道理,刚遇到刘云的时候,为刘云的气质与胸怀所折服,那个时候才不管什么国民党和共产党,一个心思只知道效忠刘云,不管刘云说什么那就全部是对的!

等到后来李远强入队,第一次见到李远强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和马常青在外面被日本人偷袭而吃了瘪,当时刘大哥要“修理”自己,李远强不失时机地上来给自己解围,从那个时候起自己就一直对李政委心存好感。

随着深入地接触李远强,一个睿智的政委渐渐浮现出来,他几乎和刘云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他的脾气更加温和,更善于埋藏自己的心事!

政委和营长都是见多识广的人,他们说出来的大道理别说自己挑不出什么刺来,就连为数不多的几个读书人也不能反驳。

赵延对李远强偷偷的看了看,按照政委的说法,共产党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国界、没有阶级、没有歧视的平等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人人有衣穿、有饭吃,男婚女嫁不再为彩礼发愁……,如果真得有这种社会,也不枉费自己如此拼命了。

赵延开始心不在焉的玩弄手中的驳壳枪,那一边毛四一正带着人黑着脸膛从前面一晃而过。

这次攻打“维持会”的主力是二连。毛四一正在闹的情绪连瞎子都可看得出来。事情很简单,钟天祥给战士们开动员大会的时候,要求主攻的二连“手下留情”。

大青山游击队创建之初和国军偶然合作的处女之战时,就留下了杀戮俘虏的习惯。可是按照钟天祥意思,要求二连不要杀掉那些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村民,哪怕这个人已经给游击队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伤亡。

二连被要求尽量活捉那些反抗的汉奸和准汉奸,不计代价,而且还不能把村子给打烂了!

毛四一心中的那个恨呀!如果打仗的时候让战士们畏手畏脚,生怕把人家打死打伤了,那还打什么仗?回去抱娃娃算了!泰村有三十多条人枪,村长兼“维持会会长”的金仁康是本地有名的豪强地主,四周的几个村子都以泰村马首是瞻。人家泰村可不是什么软柿子,刘营长刚拉队伍的时候,也曾经考虑过铲平泰村的反动势力,后来考虑到伤亡问题而一拖再拖。

一只大手突然毛四一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毛四一猛然一回头看到是李远强,这才收起了难看的面孔,挤出一个笑脸,说道:“原来是政委,我就要出发了,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李远强微笑着说道:“这个仗你准备怎么打呀?”

当然,心中虽然不满,但是却绝对不敢对李远强发脾气,钟天祥算什么?那个小屁毛孩子比李政委要差得远了。

通过这么久的接触,毛四一知道李远强是一个懂得灵活变通却又非常讲究原则的领导人;而且通过聊天,毛四一还知道李远强的哥哥也是被自己人误杀的,在毛四一看来,李远强真是怪物,若换成了自己早就反了。

毛四一也曾经小心翼翼的询问李远强加入共产党到底后悔不?却被李远强报之以白眼,然后又是一番思想教育……

能够经历大风大浪而始终屹立不到的人绝非池中之物,毛四一认为李远强就是那种人。

李远强打断毛四一的思索,笑着说道:“看看你的脸色,怎么?谁欺负你了?”又正色说道:“开始的动员大会上钟天祥没有说好才让你们误解了,我再次重申一次,打仗首先是保护自己,然后再谈抓俘虏,如果敌人冥顽不灵,那么我们就坚决彻底地将它们全部消灭!”说完猛地向下一挥手。

毛四一的心情这才好转起来,连连点头笑着说道:“这才是我的好政委,我就去布置了。”

“慢着!”李远强飞快的一把抓住毛四一的袖子,说道:“我还没说完呢!”说完将毛四一硬拉回来了,继续说道:“村民的乡土情很重,能少杀人就少杀人,否则我们就算拔掉了这里的‘维持会’,村民们也不会真心向着我们的,相反,这样反而会将他们推向敌人那边。”

毛四一又皱起了眉头,用战士们的性命去换取沉重的胜利这无论如何也做不来,良心上过不去呀!

李远强看到毛四一开始为难了,耐心的解释着说道:“我们真正要消灭的是首要分子,而不是那些被迫协从的无辜村民。你们就算是活捉了首要分子,开完群众大会后还是会马上执行枪决的,而那些群众经过教育后是我们的粮食、兵员、情报消息的主要来源!”

毛四一皱着眉头问道:“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政委你还是说得明白干脆一点吧!”

李远强轻轻摇摇头,笑着说道:“好吧!”指着村子说道:“进去后给我打烂里面的一切胆敢抵抗的坛坛罐罐,消灭一切反抗分子,但是人家受伤失去战斗能力后就不要伤害人家的性命了。

至于因为交战而毁坏的房子,也不要紧,仗打完了可以让干部带着战士们给老百姓重新盖一座新的,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你只管放手去干吧!”

毛四一略一思索,政委和钟天祥说的是一个意思,但是政委始终说得在理,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会尽力约束同志们的!”心里却不以为谈,战士们杀红了眼后不报复性杀戮那才怪呢!看来作战的时候要好好的约促那帮小子们不可。

这次作战,二连的将游击队的老兵和有潜力的骨干几乎都抽调过来了,李远强需要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攻下泰村。

“兄台一手好枪法,可惜忙乎这么久还不知道兄台尊姓大名。”刘云对身边的海富问道。

“长官无需客气,山野粗人哪还有什么‘尊姓大名’,你就叫我海富吧!”海富又笑着问道:“我有一个朋友叫做段强,他不但平时非常仰慕长官,而且已经去投长官多时了,不知长官可曾收留他?”对于段强的“自投罗网”海富始终不能理解,他为什么喜欢有人管着呢?

幸好五个愤英一直没有跟在刘云的身边,否则只怕早就和海富仇人相见眼外分红了!

“段强?”刘云摇摇头后,问道:“我没见过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停顿了片刻继续问道:“他有什么故事说来听听吗?”对于刘云来说出身并不重要,只要有本事就能得到重用。

几个人一路疾走一路详谈,远处不时地传来了一阵阵密集的枪声,而原本追捕的敌人也没了踪迹。

刘云突然停下脚步,说道:“这有一点不正常!很可能这里的鬼子遇到了大麻烦!”又对海富问道:“附近的鬼子兵营在哪里?”虽然寻找方双很重要,但是先放一放再说!

没多久四个人跑到鬼子的兵营,门前外面笔挺的站着两个鬼子哨兵。这里的地势高跷,是一个典型的易守难攻的地方。

可是刘云却发现这里和兵营简直扯不上关系,仔细一看,嘿!鬼子的临事军营居然是建在人家的祠堂上!刘云“啧啧”声中连连摇了摇头,鬼子如果能和本地人搞好关系那就有鬼了!辱人祖先,那些顽固而强大的宗族势力必然会和你势不两立!

“叔!咱们跟着人家干吧!”一中年人对一个棉服老人有些着急的说道:“他们不是土匪!”

棉服老人咳嗽两声,斯文慢理的说道:“急什么?就算这祠堂被你们夺回来了,你又能用吗?就算能用,你又能用多久?”指着窗外的几个人不屑的说道:“就这么几个人?切!”

刘云端起一杆步枪,说海富说道:“咱们一人一个,你左我右,我数一二三就开枪。”

“……三!”刘云的话音刚落,“砰砰!”两声几乎连在一起枪响了,站岗的两个鬼子中弹后想叫却叫不出来,愣了半秒钟后无言的摔倒在地上,不过军营的大门却依然没有打开。

“里面肯定没有多少人!”刘云盯着沉默的大门说道:“否则以鬼子的脾气绝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又等了片刻,大门终于“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五个鬼子兵贼头贼脑的钻出来了。

觉得不可能有鬼子出来了,趁着几个鬼子警戒、搬运尸体的时候,刘云掏出两颗手榴弹,扯开引线稍微等待了片刻才甩出去,“轰、轰”两声巨响,手榴弹在那几个鬼子的头上爆炸。

康富一脚踢开被炸得破碎变形的大门,踏着鬼子的尸体当先冲了进去,刘云则从墙头上翻了进去,里面几乎没有一个鬼子兵,看来他们已经倾巢出动了。

嘿!点一把火,让这些鬼子兵首尾难顾。

中年人突然惊叫起来,“啊呀”一声后指着窗外冒起的黑烟焦急地说道:“他们跑进去放火了!”

棉服老人一惊,急忙回头,一边跳脚一边骂道:“这些该死的土匪,居然烧我祠堂!”

这次中年人没有请示棉服老人的指示,而是飞快的转身向外跑去,一边跑一边说道:“我去带人救火!”转眼间就跑得没有影子了。

祠堂门前的人群越来越多,都等着去救火。

棉服老人心痛得要死,可再心痛也只能看别人去救火了,屁股刚刚挨着太师椅,突然又如同弹簧一样弹了起来,更加着急得喊道:“那个火救不得,快回来呀!烧了就算了!咱们不要那个祠堂了!”一旦被日本人怀疑自己和那些“土匪”勾结那就完了,祠堂就让他烧吧!

祠堂很小的,大概也就只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木质结构的两层楼房可能被白蚁蛀空了,淋上汽油后就立刻猛烈地燃烧起来?只是这么一件古董建筑被自己毁去怪可惜的!

“哗啦”一声传来,身后拥上来了一大批村民,他们端着水盆、提着水桶呼啸而来。

“你们要干什么?”康富顿时大怒,挥舞着手枪阻止。

打鬼子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们帮忙,现在反倒是帮着鬼子来救火了?这是什么世道?敢情这些人还真得心甘情愿当亡国奴呀!

那些老百姓倒也不含糊,人群立刻向两边分开,一些手持标枪、长矛的汉子窜了出来。

刘云一把拦住康富,说道:“别冲动!这里是他们的祠堂,人家当然要救火,我们不要妨碍人家。”说完带头闪开了一条路,那些急于救火的老百姓纷纷从刘云等人的身边跑过去。

“走!”刘云对身边的队员低声喝道,这个时候可不能和百姓们硬抗,别没死在鬼子的手里反而死在这些百姓的手里了。以后游击队的势力还要扩展过来呢!更不能起什么冲突!

“壮士!佩服!”一个中年人跑过来打一个拱手,然后不待刘云说话就飞快的救火去了。

刘云来不及和那个中年人说话,不过还是记住了那个中年人的长相。看着救火的老百姓发了两秒钟的呆,才突然想到方双等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道:“走!咱们快点去找方双。”

“砰、砰”两枪将饭野派出去的特务击毙了,枪法很准,两个特务倒在地上后几乎没有动弹了,也就是说刚才都是致命伤。

饭野不是傻瓜,总算知道那个伍长为什么不派人将伤兵抢回来的原因了,偷偷看了看那个始终低着头的伍长,不禁为自己不分青红皂白而后悔起来。

虽然知道自己做错了,但是身为上司的饭野丝毫没有认错的意思和打算,日本军队中还没有上司向下级认错的先例,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消灭对面的“土匪”,而不是“打哈哈”。

“现在我命令……”饭野将五十个人分成了两份,一半人在正面吸引火力虚张声势,而另外一半人则从侧面迂回攻击。一旦侧面发生交火后,正面就立刻实施进攻,一举消灭他们。

李向阳没有察觉到正面的敌人在悄悄的减少,正躺在地上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鬼子那边“啪啪……”的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声,李向阳骂了一句脏话,然后翻身而起观察敌情。

饭野还是小看了游击队的能力,正面虚张声势的鬼子贴在地上向游击队的阵地慢吞吞的爬去,被饭野看见后觉得声势不够,很容易让土匪察觉到自己的作战意图,所以躲在射击死角里的饭野不断的大声吼骂,催促那些帝国勇士要加快速度,别像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

李向阳正愁找不到目标,看到那些鬼子兵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个个居然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急吼吼向游击队的阵地扑来,心中一喜,只要你们别一窝蜂的冲过来就中!

“轰”徐柏生一颗手榴弹很快出手了,这下鬼子又不敢动了。李向阳大声喊道:“徐柏生,你暂时不要炸前面的鬼子,腾起的灰尘让我看不到目标。”

一个鬼子趁着硝烟刚刚抬起头来,却几乎同时被两颗子弹击中脑袋。

端起枪后李向阳就暂时忘记了身边的小分队,眼珠在不断的转悠,等待着硝烟的散去,等待着下一个目标出现。

饭野稍微有一点犹豫起来,但还是不敢相信前面的“土匪”还能有什么招数,对身边的机枪手说道:“进行火力压制!”鬼子的机枪手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支那土匪”都藏得好好的,怎么开枪?

“嗒嗒嗒……”机枪的响了,李向阳看着那只有指甲壳大小的鬼子机枪手,有些不服气的端起枪瞄准,很就过去了就是没有扣动扳机,等到鬼子机枪手停止射击站起来换阵地的时候,“砰!”李向阳扣动了扳机,和以前不同,这次李向阳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猎物,只是很沮丧的发现这次破天荒地没有击中目标。

在战士们的打击下,特别是神枪手的狙击和徐柏生这门“人工迫击炮”的打击下,鬼子兵自觉地停止了前进,在后方观战的饭野也察觉到不对劲,果断的下达了撤退命令。

看了看撤回来的士兵饭野简直要怒火冲天了,那些冲过去的士兵只回来了三分之二,考虑到自己曾经下过要士兵们鼓足了气势虚张声势的命令,饭野的怒火只能憋在自己的心里。

“砰!”一颗子弹飞来正中机枪手的胸口,机枪手的身体歪了两下,“扑”的一声摔倒在地上,饭野当了几年特务还没有遇到过这种窝囊的事情,愤怒的嚎叫一声“巴嘎”后拔出了手枪。

战士们接连打退鬼子的几次冲锋,纷纷向李向阳报功,叫嚷着要杀出去。

李向阳看了看对面的鬼子,他们一个个藏得好好的,也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花招。想了片刻后说道:“这样吧!等一会儿他们再被咱们打退的时候,咱们就跟着尾随杀过去。”说完有力地作了一个“合拢”手势,笑着说道:“咱们要将他们全部围起来全部杀掉!一个也不能溜走!”

饭野冲动的拔出了手枪后,马上就后悔了,周围的鬼子兵都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军官最应该注意的仪表被自己被破坏了,这很丢脸的!作为一个帝国军人必须言行一致。

可即使再后悔也没有用了,白港的部下已经看到了自己无能后狂怒的反应,如果这个时候如果将手枪放回自己的枪套,白港的士兵虽然口里不会说什么,但是心中一定会看不起自己!

“听我的命令!”饭野大声说道:“迂回的士兵就要和他们交火了,我们也不能闲着,现在请你们跟着我一起冲击,将对面的土匪统统消灭!”说完带着剩下的二十个人冲在最前面。

李向阳端起了步枪,眼睛不断的溜索寻找着鬼子的军官,怎么没有拿指挥刀的鬼子军官?就算没有军官总也有个把头目吧?可是鬼子头目也不好找了。算了,还是寻找机枪手。

一个鬼子的掷弹筒手奋力的奔跑着,身后的饭野阁下喊没有趴下其他人谁也不敢趴下,对面那些土匪的阵地死一样的寂静,这真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如果喊杀声震天那还反而好一点,可是现在这个样子、谁知道什么时候由谁“幸运”的挨上第一枪呢?真可怕呀!

“砰!”枪响了,胡思乱想的掷弹筒手猛然间觉得一阵空白,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子弹穿透了掷弹筒手的脑袋后又继续向后飞去,然后余势未减的扎入饭野的肩胛骨上,饭野只觉得右边的肩膀一震,“吧嗒”一声手中的枪也掉在地上,“噢!”饭野长长的一声嗥叫。

李向阳放下步枪,匆匆地说道:“大家做好准备,一旦鬼子败退下去了咱们就马上发动攻击。”又大声地问道:“刺刀上好了吗?”战士们士气满满的纷纷回答道:“刺刀上好了!”

饭野伤重倒在地上后,鬼子们纷纷趴到地上,有鬼子的伍长爬过来问道:“阁下,我们是不是要撤退?”

饭野怒骂道:“巴嘎!”伍长这才不敢说什么了,压低身体给饭野处理伤口。

李向阳瞄了瞄又放下了枪,鬼子将自己的身体藏得很好,一个个龟缩在土疙瘩、石头缝里,战场上因为一个日本军官倒地而暂时停顿了下来,双方谁也不敢冒死率先向对方冲锋。

饭野渐渐的恢复了一些生机,虽然手臂连同肩膀几乎不能动弹了,但是肩膀上的血已经止住了。饭野看了看周围,发现鬼子兵们一个个注视着自己,很明显,他们在等待着命令。

饭野陷入了极端的犹豫,自己的肯定已经伤到了骨头,这个时候自己最需要的是医生,否则以后留下残疾的毛病可就糟糕了,为帝国自己必须需要一幅强健的体魄,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就这么灰溜溜的撤回去,否则以后的仕途就完了。犹豫了几秒钟后,饭野终于咬着牙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

饭野看了看前面稀稀拉拉的树林,那些“支那”土匪就藏在树林子的小沟中、土疙瘩后、甚至有可能躲在树上。

饭野挣扎着翻了一个身,因为自己盲目的指挥,让冲锋的“皇军”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这简直就不可原谅自己!现在先放下怒火稍等片刻,过不久就有他们好看。

就在饭野焦急地等待迂回士兵和土匪交火的时候,战士们纷纷求战,李向阳虽然是暂时的“最高领导”,但是毕竟年纪小脸皮薄,架不住战士们的一再要求,故作深沉的思考了片刻,郑重的说道:“那好吧!既然鬼子不过来,那么咱们就过去!狠狠地敲他一家伙再回来。”

徐柏生猛的甩出去了两颗手榴弹,趁着烟雾和灰尘卷起的时候,李向阳大声喊道:“机枪手注意火力掩护,徐柏生随时注意敌人的机枪和掷弹筒手,神枪队的人自己寻找合适的战斗机会。”又对其他战士喊道:“同志们左右之间拉开距离,前后也要分出两条散兵线。”

即使战士们都是参加过几次战斗的老兵,鬼子士兵的综合素质依然要比战士们高一些。

首先,鬼子的枪法就要比战士们好多了,刺刀的格斗能力也要强于战士们。这倒不是故意奉承鬼子,刚才之所以能够连续打退鬼子的进攻,全是因为战士们占据了地利,鬼子们拥挤在一团,还没有接近就遇到神枪队的狙击,然后又是徐柏生手榴弹准确的轰击,焉能不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