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十二篇 荣誉永恒 第五章 军政矛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守在门边的卫兵没有阻拦余彬,他耸了下肩膀,示意魏明涛还在房间里面,然后就走到了另外一边去。

余彬在门边站了一会,然后才敲响了门。“老魏,我可以进来吗?”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魏明涛向外面看了一眼,把余彬让了进去,然后迅速的关上了门。“你怎么知道我到这里来了?”

“基本上整个总参谋部都快要知道了!”余彬苦笑了一下,“你那点保密手段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要知道,现在首都可是处于战时管制时期,你这个大将出现在这里,难道就没有人知道吗?”

魏明涛尴尬的点了点头。“看来,安全工作做得还不错,你这么急来找我做什么?”

余彬把魏明涛拉到了窗户边上,然后说到:“你难道不明白,你这么闯到首都来,会引起什么反应吗?要知道你现在还在休假,而按照规定……”

“够了,这些规定我都知道!”魏明涛顿时明白了余彬的意思,他指着床上那名还处于昏迷状态的病人说到,“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躺在这里吗?”

“这……”余彬一时语塞,即使他没有调查过,也知道这名伤员是第3集团军群的军官,不然的话,魏明涛不会这么急匆匆的赶过来。

见到余彬那样子,魏明涛也只得把心里的怒火压了下去,显然,他对余彬发火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他不过是一名作战处处长而已,在这个大棋盘中,他仍然只算得上是一只小卒子,根本就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老魏,我知道你很重感情,但是这么做,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余彬坐到了窗台上,说实话,有的时候他不但佩服魏明涛的血性,也很欣赏魏明涛身上那种男人的气概,也许是在后方机构呆久了的缘故吧,余彬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这种军人的灵魂了!

魏明涛尴尬的笑了下:“难道这个时候我就不该来吗?算了,我们说这些是没有用的,给我谈谈前线的战况吧!”

“好,但是我们在路上慢慢谈!”余彬跳到了地面上,“现在不能耽搁时间了,我的车就在外面,我马上送你去机场,我们边走边谈吧!”

魏明涛没有反对,跟着余彬离开了房间,最后他还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那名伤员,他是54军的一名上校旅长,魏明涛的老部下了,而见到自己的部下就这么趟在床上,生死未卜,魏明涛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许,换着他在前线指挥54军作战,恐怕就不会是这么个样子了!

上了车之后,余彬就让司机直接去机场。然后,他关上了与驾驶室连通的那扇窗户,给魏明涛把烟点上之后,说到:“老魏,你这次的行为太冒失了,我真想不通这是你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人都是有感情的,说实话,我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魏明涛苦笑了一下,问到,“前线的情况不怎么好吧?”

余彬愣了一下,目光在魏明涛的脸上停留了足足半分钟,然后才点了点头。“对,前线的情况很让人担心,但是你不用急,如果李进东真的是庸才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把他撤下来了!”

余彬没有说出后半句话来,如果撤换了李进东的话,那么魏明涛就是最好的人选了,而且在战局紧张的情况下,恐怕主席也要放下政治上的成见,让魏明涛去担任前线指挥官了。其实,他不说明这一点,就足以表达这个意思了,魏明涛并不是笨蛋,他立即就明白了这一点,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满足。“是啊,李进东的表现确实是大失所望,虽然大权在握,却没有那个能力来驾御这种权力,不知道他这样的人算是个什么样的将军呢?今天,在机场我看到了很多运送伤员的飞机,都是54军的伤员,真让我想不到啊!”

余彬苦笑了一下,很多事情虽然他没有看到过,但是前线的战斗情况他却是一清二楚的,魏明涛的这点担忧并不是自作多情,李进东虽然是个通天的将军,但是在个人能力方面,他还不足以达到魏明涛那样的高度,他的权力欲望与他的能力不成正比!

“好了,老魏,你还是先回去吧,其实到底应该怎么办,这不是我们俩能够决定的事情,这甚至不是大多数人所能够决定的事情,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会被召回来了!”

魏明涛办天没有开口,最后才长出一口气,说到:“是啊,国难思良将,但是每过一天,就会有更多的人牺牲流血,而这完全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两人都有心事,所以就再没有开口了,看着窗外这繁华的都市,魏明涛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这只是一座才建设了几十年的城市,但是正因为中国首都在这里,所以在不到100年的时间内,这里就有了数百万的居民,各种各样行业都兴盛了起来。如果没有战争的话,这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呢?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应该尽快的结束这场战争,让人民从战争的苦海里挣脱出来!

此时余彬的心情更复杂,虽然从5年前,战争爆发的时候开始,他就把自己的命运拴在了魏明涛这架战车上,他从来没有后悔过,但是想到今天魏明涛的冒险行为,余彬就有点后怕。虽然中国军队在各个战场上都取得了优势,照着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战争就会结束了,但是事情却并没有这么简单!外部的胜利,让国内环境,特别是政治环境发生了一些很微妙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必然要影响到每一个人,余彬担心的就是这一点。他不希望自己在这个时候马失前蹄,更不愿意看到魏明涛在这个时候引火自焚,所以他今天做了一件冒险的事情,希望补救还来得及!

轿车是从机场的侧门开进去,可以直接开到军用运输机停放的地点,其他的事情,已经由秘书帮余彬联系好了,现在正有一架小型运输机在等着他,接上魏明涛之后,就会迅速离开这里。但是,轿车还没有开到运输机旁边,就猛然的停了下来。

余彬与魏明涛几乎是同时离开轿车的,而当他们看到站在前面的那一排宪兵的时候,两人茫然的对视了一眼,心里都紧张了起来。

“魏明涛将军吗?”

魏明涛走上了前去,对一名宪兵少校点了点头:“对,我就是魏明涛!”

“很好,我们接到命令,要请魏将军跟我们走一趟了!”

魏明涛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余彬,他并不想把余彬牵连进来。

“余将军与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他现在可以回去了!”宪兵少校的口吻是不容置疑的,即使是他们这些将军也感受到了。

余彬尴尬的笑了一下,走到魏明涛身边,小声的说到:“老魏,你多保重,不会有大事的,我回去之后立即就去找总参谋长……”

魏明涛微微的摇了下头,打断了余彬的话,然后示意他别干傻事,这才走向了宪兵少校:“我们可以上路了吗?”

看着魏明涛坐上了宪兵队的车辆,余彬立即赶回了总参谋部,这队宪兵看样子就来者不善,此时余彬更担心魏明涛了!

一路上,魏明涛没有跟他旁边的两名宪兵罗嗦什么,其实宪兵也不过是件工具而已,就如同他们军人一样,只不过,军人的职责是在前线作战,而宪兵的职责就是维护军队的纪律,即使他是一名大将,但是只要他是军人,就在宪兵的管辖范围之内,就如同任何一个老百姓,即使他是高官,那也在警察的管辖范围之内一样!

车子的窗户是不透明的,所以魏明涛不知道他们要去的地点,他只感觉到时间过了很久,轿车才停了下来,而当他走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他被带到了郊区的元首避暑别墅,而不是他想象中的总参谋部,或者是元首府!

“魏将军,我们就不陪你进去了,元首在书房等着你,等下有人接你上去的!”

魏明涛淡淡的笑了一下,此时他的心情反而放松了下来,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么元首不会将自己单独叫到这里来的,如果真的要惩罚他,那就应该直接将他送到宪兵司令部去,那样的话,他就肯定完蛋了!而现在,显然是元首特意安排他到这里来的,那么一切就还有得商量了!

别墅的面积很大,魏明涛跟着一名元首卫队的军官走了十分钟,都还没有到头。一路上,看不到几个卫兵,但是所有中国人都知道,这里应该是整个首都警戒最为严密的地方,因为元首很多时候都在这里办公,而不是在城区内的元首官邸内!也许有一个团,至少是一个加强营的警卫兵力吧,而这些人肯定都隐蔽得很好,不会让外人所察觉到,而这更容易消灭掉那些敢于冒犯元首的人,而且给人造成一种神秘感,有助于阻吓那些心怀不轨之人!

“魏将军请进,元首就在里面!”

魏明涛此时感到有一点紧张了,虽然柯敏明是个文弱的书生(军人对元首的一种调侃称呼),但是不管什么人在他面前,都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畏惧。这也许就是国家元首所具有的威信吧!

房间门打开之后,魏明涛走了进去,书房并不大,这是元首经常办公的地方,深红色的桃木桌,再加上深红色的书架,以及几把桃木椅,让人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元首正在书架旁边找着什么东西,听到脚步声之后转过了身来,然后微笑着说到:“魏将军,随便坐吧!”

魏明涛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虽然他极力的想克制住内心的那股压抑感觉,但是此刻,魏明涛却觉得背上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他与元首单独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但是从一些军队里的传闻中,他知道元首是一个不会把思想表露出来的人,也就是说,此时元首虽然在微笑,但是谁也摸不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魏将军,这次我叫你来,其实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跟你谈一谈!”柯敏明显然老了,班白的头发已经说明了这一点,而且他的精力也没有以前好了,但是他的威严却有增无减。“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今天知道魏将军到这里来了,所以我就叫人去请将军过来,如果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还请将军多多见谅!”

“主席,你多心了,不知道主席找我来要谈什么事情呢?”魏明涛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其实元首也只是个凡人,并不是个神,所以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柯敏明笑着坐到了魏明涛对面的椅子上,然后给魏明涛散了根烟,说到:“魏将军,你应该对前线的情况有所了解吧?”

“主席是说美洲那边的战斗情况?”

柯敏明微微的点了点头。

“了解说不上,虽然这两个多月,我也经常看电视与报纸上的新闻,有的时候还在网络上浏览一下新闻,但是,这些报道肯定与实际的情况并不一样吧!”

柯敏明笑了起来:“当然,为了宣传的需要,我们对新闻媒体的管理还是比较严格的,这对我们来讲,也是必要的工作嘛!”

“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我就说不上了解了!”

柯敏明顿了一下,然后起身去桌子上拿了一份简报来,递给了魏明涛。“看一下吧,虽然简单了一点,但是足以了解到真实的情况了!”

魏明涛暗中打量了一下柯敏明,这才慢慢的翻开了这份专门为元首准备的战报。

“魏将军,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在魏明涛仔细看战报的时候,柯敏明插进话来。

陆军大将抬起了头来,此时他的神色已经不轻松了,显然,这份战报虽然内容并不多,但是关于战斗的几乎所有的重点都已经包含在了里面,对一名政治家来讲,他所需要了解的也就这么多了,同样的,对于一名将军来讲,他也能够了解到前线的战斗是个什么样子了!

“其实,这场战争打到这个地步,对我们来讲,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当然,也许我们的对手此时的日子更难过,但是……”

魏明涛仔细的听着,突然,他明白了过来,元首单独叫自己到这里来,只有一个目的!魏明涛觉得自己有点愚蠢,从他下车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这一点了,难道元首会对一个异己网开一面吗?这当然不可能,政治家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那么这只能说明一点,现在元首再次向他伸出了手来,而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就要看魏明涛的决定了!

相对来讲,莫怀聪更加喜欢在太平洋战区司令部的工作,虽然这里远离权力中心,但是却能够给莫怀聪更大的发挥空间。自从各战区司令的权力得到了加强之后,太平洋战区司令部就已经成为了莫怀聪的权力中心。当然,在这里不会有他讨厌的事情,即使很多问题仍然不可能在这里得到解决,但是这却能够让莫怀聪在自己的权力范围之内,尽可能的做好自己的工作,而这也是莫怀聪所喜欢的工作!

任何人的性格都有两面性,莫怀聪也不例外。在大部分的时间内,莫怀聪都更喜欢这个纯军人的身份,即使他在政治场上的表现已经超过了大部分的同行,但是莫怀聪却很厌倦政治上的那一套东西。说白了,他是个军人,从他18岁穿上了海军预备役军官军服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个军人了!30多年走过来,莫怀聪一生中的绝大部分时间内都是以这种身份在生活的。因此,他是一个彻底的军人,所以,他就更喜欢现在的这种身份,以及所做的工作,所享受到的生活了!

舰队出发之后,莫怀聪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了陆战队的调度安排上来!这是整次行动中最棘手,但是也是最重要,工作量最大的一部分了!能够伴随海上前进基地,以及登陆舰队出发的陆战队数量是相当有限的,大部分的陆战队仍然需要利用常规手段运送到战场上去。虽然,当5座海上前进基地组建好之后,足以容纳15万多的陆战队官兵,但是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仅仅把海上前进基地的各个配件送往战区,就需要至少2个月的时间,而在这期间,就必须要把准备部署在这上面的陆战队先送到战区附近去!

看起来,莫怀聪的工作更像是一名担任后勤组织工作的将军一样,但是这是任何一名战区司令官都必须要掌握的能力之一,如果在部队调动,物资准备方面都无法做好的话,那还怎么来保证后面的战斗能够顺利进行呢?当然,莫怀聪也完全可以将这些事情甩手交给参谋长张廷贵去处理,但是他没有这么做,毕竟这也是他自己的工作之一吧!

除了陆战队需要提前安排之外,还有大量的陆军部队需要由他来安排,至少这些部队的运送工作需要他来安排。

这是一件让人很尴尬的事情,原本就没有计划在登陆作战阶段使用陆军部队,但是李进东却坚持要让陆军部队参加登陆阶段的作战行动,因此,不但需要对原先的作战计划做出修改,而且也必须要在部队运送能力方面为陆军部队做出考虑!陆军是没有独立的海运机构的,虽然以前就已经有陆军将领提出要单独成立陆军的海运部门,但是这个意见遭到了否决,因为重复建设这是在浪费资源,同时也增加了管理上的难度!因此,现在陆军部队的运送工作还是要由海军来负责,这就是莫怀聪感到最为棘手的事情之一了!

要调动海军陆战队,这对莫怀聪来讲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要想调动陆军部队,他还必须要与李进东磋商,然后由李进东来下达命令,而莫怀聪的工作仅仅是为这些部队提供运输手段而已!这就是问题的根源了,现在莫李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样,甚至可以用糟糕来形容。那么,这两人之间的工作配合就不可能太顺利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莫怀聪总觉得李进东是个权力欲望很强的人!即使每一名将领都有自己的权力欲望,但是莫怀聪无法否认的是,大部分将领都会为了照顾大局,而放弃一些私人的利益。李进东绝对不属于这大部分将领中的一员,往往为了一点点权力上的争端,他可以放弃共同的目标,似乎,保证他手里的权力,是他最关心的事情一样!

两人在为了登陆作战的安排发生争执之后,莫怀聪就已经对李进东失去了希望,或者说,已经提高了戒备的心理,李进东不是个好惹的角色,更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当他想要控制这场战役的时候,莫怀聪已经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是无法避免的!这原本就是一场以海军为主要力量的战役行动,而那个陆军将领却想要在这中间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不是在跟整个计划唱反调吗?接着,两人就在陆军部队的调动方面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按照莫怀聪的意思,在作战开始之前,他们应该尽快完成部队的部署工作。既然陆军要想在登陆作战中占有一席之地,那么就应该更积极主动一点吧,但是李进东却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在拖延时间!首先是说第3集团军群没有做好准备,所以无法调往前线,接着就要求将登陆的时间延迟半个月,好让陆军方面做好准备!

这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无理的要求,因为作战计划当初是得到陆军方面同意的,李进东也在这个计划上签了字,而现在因为陆军无法做好准备,就要延迟时间,这显然是没有任何说服理由的。莫怀聪自然不会让步,因为计划已经无法再延迟了,必须要抢在美军做好更完善的防御准备之前发动进攻,不然的话,整个作战行动将遇到很大的困难。从主观条件上来讲,莫怀聪也不想做出让步,他做出的让步已经够多的了!

两人之间的争吵对整个部队都有着很大的影响,甚至陆海两军同驻扎在一个兵营内的士兵之间都发生了矛盾,危机已经加重了,这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最后,莫怀聪主动向总参谋部提出了他的要求,即按照原计划行动,如果陆军无法做好准备的话,那么就由陆战队来担当登陆阶段的所有作战行动,而陆军仍然负责登陆之后的地面战斗!

其实,这是一个很合理的意见,毕竟莫怀聪并没有完全夺去陆军的饭碗,当然,从整个计划来看,陆战队是有能力在登陆阶段完成任务的。但是,李进东却寸步不让,根本就不同意这个意见,因为这就回到了原先的计划上来,让他上次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东西付诸东流了!

结果,在孔辉金的裁决下,双方达成了一个妥协意见,即陆军如果无法在一周之内完成准备工作的话,那么就将由陆战队担任登陆阶段的所有作战任务,而陆军只负责后面的地面战斗。如果陆军能够及时完成准备工作,就仍然按照修改之后的计划行动!

这虽然是个妥协方案,但是却有很大的风险性,从这时候,莫怀聪就认识到,这次战役行动将会非常的困难!

“其实这中间的道理很简单的,陆军不会放弃,但是结果就会是他们在两个方面都无法做到最好,甚至可能会让事情变得非常的糟糕!”张廷贵虽然已经升为了中将,但是在大场合,他这个战区司令部参谋长是没有多大的发言权的,所以他只能够在莫怀聪面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莫怀聪苦笑着摇了摇头:“事情就是这样,你认为陆军部队无法在一周之内做好准备工作吗?”

“肯定不行!”张廷贵回答得相当爽快,“第3集团军群应该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对他们的情况我是有所了解的。从战斗力上来看,第3集团军群应该是陆军中最强悍的部队了,但是可惜,却落到了一个没有什么能力的将领手中。如果是魏明涛将军在的话,也许他还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李进东却没有这个能力!”

莫怀聪没有表达什么意见,其实他很能理解张廷贵这番话的意思。其实,只要魏明涛与他合作,那么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了。魏明涛不但在个人能力方面比李进东强多了,而且他更能够明白大局的重要性,是个更加正直的军人,从这一点上来看,即使莫怀聪知道魏明涛是他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但是毫无疑问的,他更喜欢与魏明涛合作,而不是一个与一个更功于心计的人合作!

“反过来讲,如果李进东强拉硬拽的话,也许第3集团军群能够及时的赶过来,但是话说回来,即使是他们在一周之内能够达到出发的要求,但是这能够说是做好了准备吗?”

莫怀聪摇了摇头,把烟头丢到了盛了水的烟灰缸里面。“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如果他们无法做好准备,我还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毕竟我们手里的陆战队足够完成登陆作战阶段的任务了。但是,陆军真要硬插上一手,他们不但无法完成任务,而且还会对我们造成影响!”

“他们要自己去送死,按关我们什么事呢?”张廷贵显然有点义气用事了。

“小张,你这话就严重的错误了,作为一个军人,心胸不能这么狭窄的!”莫怀聪一直很器重张廷贵,虽然他也隐约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仍然批评了张廷贵。“我们不是为自己的军种而战的,我们是为国家而战,这次作战行动,如果输了的话,那么对我们都没有好处。即使,我们与李进东的矛盾再大,但是从国家利益出发,我们都应该明白,只有打好了这一仗,我们才有资格谈论别人,如果打不好,损失的是我们自己,而该笑的就是敌人了!”

“但是,我们又有什么能力来改变这一切呢?”

“这就要看我们的安排了!”莫怀聪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他也知道,在眼前的情况下,如果陆军真的要硬着头皮上场的话,他几乎没有能力改变即将发生的灾难!

也许,很多人认为他可以将自己的另外一部分陆战队派上前线,作为预备队,随时可以支援陆军的登陆行动。但是,这却受到了运输,以及投送能力的限制,莫怀聪手里拥有的运送能力只能够保证必须的要求,所以他想额外增兵的话,就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了,而这对瞬息万变的战场来讲,绝对没有多大的帮助!换句话说,如果陆军上场的话,那莫怀聪手里的运送能力就只能够保证海军陆战队执行的登陆作战能够顺利进行,而无法再准备一只强大的预备队了!

“莫将军,我们也许应该考虑增加海军舰队的任务份额,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只能够加强打击力量了!”

莫怀聪微微的点了下头:“这点我也考虑过了,其实这次作战行动的压力是很大的,我们要对付的不是一次战役所要应付的美军,为了保证行动的顺利,舰队需要对整个南美洲战场上的美军都进行压制。虽然,空军会利用那几个南美国家的基地为我们提供支援,但这是相当有限的,所以主要的压制任务都落到了海军航空兵的身上。因此,我们不要指望这一点了,我们手里的舰队不足以应付所有战场上的需要!”

“难道我们就只能看着灾难降临吗?”

“先等等看吧,也许李进东会觉悟的,如果他仍然死不悔改,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莫怀聪苦笑了一下,其实他更希望李进东遭殃,虽然这对参加这次作战行动的普通官兵来讲残酷了一点,但是这却能够在后面的战斗中避免更大的伤亡。莫怀聪心里相当的清楚,只要李进东没有表现好,那么来接替他的必然是魏明涛。但是,要想自己不被牵扯进去,那么莫怀聪就需要好好的安排一下了!

其实,李进东遇到的麻烦还不仅仅这么一点,当第3集团军群的官兵发现这次率领他们作战的不是魏明涛,而是一个陌生的将军时,大家都感到很不解,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闹情绪了!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李进东不要说让部队做好战斗的准备,就算是要想摆平第3集团军群的这种不满情绪,都足够他花上很多的时间了!

相对来讲,李进东在某些方面还是值得肯定的,比如他在知道了第3集团军群的情况之后,就专程在第3集团军群蹲点,安抚这些基层官兵,让他们能够接受这位新的首长,而且,能够让基层官兵相信他的能力,他还是做了很多事情的,比如用最快的速度为第3集团军群补充满了兵力,还为几支部队换了一些新的装备,加强了几支轻型部队的编制。而这些,都是需要有关系才能够做到的。从这方面来看的话,李进东还是有一点能力的,只不过,这种能力不是建立在指挥部队作战的基础之上,只不过是他的私人关系而已!

第3集团军群的准备情况仍然很不理想,因为在欧洲战场上,这支部队已经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即使能够补充满兵力,找到足够的装备,但是这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因为很多官兵都需要时间休整,而新补充的士兵也需要时间训练。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而战斗也一天天的迫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