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尋油牽動全球戰略格局

腾逸风 收藏 1 120
导读:中國尋油牽動全球戰略格局

中國的能源需求十分巨大,對國際油價具有不可忽視的影響;中國為保護其能源安全所採取的對策,對國際戰略安全形勢構成重大挑戰。


據統計,中國原油產量已進入穩定成長期,年產約1億8500萬噸至1億9500萬噸,但因需求快速成長,產需缺口巨大,2005年原油進口高達1億2600萬噸,對外依存度44%。預估到2020年,中國每年石油消費量至少4億5000萬噸,屆時原油對外依存度將接近60%。


因此,開發新油源與掌握原油運輸管道,業已成為中國國家安全戰略的重要課題。


2003年,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提及金融和石油兩個國家經濟安全概念,他要求從戰略全局的高度,採取積極措施,確保中國能源安全。2005年6月27日,胡錦濤再度在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會指出,「能源是關係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重大戰略問題」。為統籌對能源問題的管理,中國政府於2005年新設國家能源辦公室。


北:與俄羅斯交好


石油是中國能源核心問題,據中國媒體分析,為確保油源,中國採取了「北連、南通、東擴、西進」的「四面出擊」對策。


「北連」主要指的是從俄羅斯進口石油和天然氣。延宕多時的俄羅斯遠東輸油管,在俄羅斯總統蒲亭的督陣下,一期工程於2006年4月底正式開工,採用「泰納線」,即泰舍特(Tayshet)經貝加爾湖北部和中俄邊境,通向納柯卡(Nakhodka)。預計年輸油量8000萬噸,其中5000萬噸運往納柯卡,再海運至日本等國,3000萬噸準備運往中國。一期工程預計2008年完工,終點在距離中國邊界僅69公里的斯科羅洛季諾。經由泰納線的支線,中國即可從俄羅斯獲得原油。


在爭取俄羅斯的原油方面,中國遭遇到日本的強力競爭,採取「泰納線」可謂中日相爭之下的折衷方案,但首先獲得原油的是中國。這應該是受益於中俄近年建立起良好的戰略夥伴關係。


南:穩住運輸咽喉要道


「南通」的重點是確保海上運油航道暢通,關鍵在麻六甲海峽和南海。


中國自1993年成為石油淨進口國以來,進口的石油主要來自中東、非洲、東南亞,五分之四經由麻六甲海峽運輸,這使得麻六甲海峽成為扼住中國經濟生命線的咽喉。


儘管麻六甲海峽對中國如此重要,中國卻沒有能力主導麻六甲海峽的安全,環顧世界,真正能左右麻六甲形勢的是美國,這就令中國深感芒刺在背。


為了增強對麻六甲海峽與南海的影響,中國近年來致力於強化南海軍力。除了在南沙群島控制數個島礁之外,並且加速擴增南海艦隊實力,包括把四艘號稱「中華神盾」的新驅逐艦配置於南海艦隊。未來如果加上新的核潛艇,有可能發展航母編隊。


同時,中國也借助外交與政治、經濟實力,加強與東南亞國協的關係,建構與東協的自由貿易區,同時運用東協這個平台,推動與日、韓的東亞合作,共同維護輸油線路安全。


中國還構思突破「麻六甲困局」:一、建立泰國南部沿海的海陸聯運陸橋。二、建立泛亞石油大陸橋。三、開鑿泰國南部克拉地峽運河。四、興築緬甸至雲南的輸油管線;希望能避開麻六甲這個海運瓶頸,讓來自中東及北非的石油,從中南半島登陸直接進入中國。


不過,這些方案或者緩不濟急,或者鞭長莫及,或者所費不貲,也可能看似解決了麻六甲海峽的問題,實際卻栽進了中南半島這個火藥桶,因此無法立竿見影地解除北京的能源懸念。


東:挑戰日本與美國


「東擴」基本上包括兩部分。一是開發東海油氣田,一是深入美洲探尋油源。


開發東海油氣方面,中國已著先鞭,包括「春曉」、「斷橋」、「殘雪」、「天外天」、「平湖」等油氣田都在著手進行,但最大的問題是,日本對此強烈不滿。中日雙方連同東海劃界紛爭及日相小泉參拜靖國神社問題,兩國政治關係近年來急速下滑,雙方機艦甚且都曾臨近東海爭議海域,使局勢頻頻升高,未來雙方如何解決爭議,還是未知數。


不僅如此,中國還把找油的手伸進美國的後院——加拿大和中南美。


在加拿大,主要是瞄準加國亞伯達省的油砂,亞伯達省的石油儲量約1760億桶。中國由中石化集團的全資子公司——中加石油公司,與加拿大西年科能源公司協議組建合資企業,開發位於亞伯達省東北部的「北極之光」油砂項目,中方出資1500萬加元,獲得四成股份。


中海洋石油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則與加拿大的MEG能源公司,就收購其16.69%權益一事簽訂合同。MEG在亞伯達省擁有52個連續油砂區塊的租賃許可證全部的工作權益。據估算,油砂地質儲量超過40億桶,總可採儲量約20億桶。


至於中南美洲,2004年,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訪問中國,雙方簽署了能源合作協議,允許中國在委國15個地區開採石油。2005年,中委簽署五份能源合作協議,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中石油)與委國南美石油公司成立合資企業,開發安索阿塔吉州祖馬諾地區的14個油田,該地區擁有4億桶油和30億立方公尺天然氣儲量。委內瑞拉還承諾,每天向中國提供10萬桶原油、8200噸燃油。


此外,中國也積極尋求與祕魯、墨西哥、巴西、古巴等國家的能源合作。


對於中國在美洲的出擊,美國當然不會無動於衷。華盛頓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執行主任魯夫特就指出,「中國擴大在西半球這個傳統上屬於美國勢力範圍地區的影響,將逼迫美國到其他地區來保證自身的能源供應。」不安之感溢於言表。


西:油源中心 列強必爭


除了上述三個方位之外,「西進」其實更是中國全球搶油行動最不可或缺的一環。中國之西,包括中亞、中東、北非,是全世界石油儲量最豐富的地區,又是亞、歐、非三洲的接合部,還是伊斯蘭文明的發源地,美、俄、英、法、德列強承繼殖民時代的餘緒,長期在此翻雲覆雨,中國為保障其能源安全,勢需將此列為必爭之地。


中國在這些地區找油的斬獲,以哈薩克石油管道最受矚目。2006年5月,中哈管道正式輸油,這是中國首次以管道方式從境外進口原油,這條管道設計年輸油能力2000萬噸,半數來自哈薩克札納諾爾油田和阿克糾賓油田,半數來自裏海地區的俄羅斯油田。


沙烏地阿拉伯是中國進口石油的主要供應國。近年中國致力強化和沙國關係,與沙國的阿美公司合資興建福建煉化,並將收購青島煉化部分股份。


2004年沙國首次開放天然氣領域投資,中石化成功拿到魯卜哈利盆地B區天然氣探勘開發權。2006年,中沙兩國元首互訪,達成沙國協助中國興建戰略儲油基地的協議,雙方的能源合作方興未艾。


中國與伊朗也在加深能源合作。2004年雙方簽署諒解備忘錄,中國在亞達瓦蘭油田開發案持股51%,中國也同意在未來30年期間向伊朗採購2億5000萬噸液化天然氣做為交換,目前本案還在進一步協商中。


除了哈薩克、沙烏地阿拉伯、伊朗之外,中國的石油「西進」策略還在蘇丹、奈及利亞等地取得了可觀的成果。


中國為發展與北非、中東、中亞產油國家關係,一方面與這些國家加強經貿聯繫,另一方面更從政治上增進彼此往來。例如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就不顧美國指責伊朗為「邪惡軸心」,而於2002年訪問德黑蘭,中國也在伊朗核問題與俄羅斯聯手制衡美國採取制裁手段。中國還切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問題與伊拉克問題,對美國在這個地區進行的「民主化」改造,形成潛在的挑戰。


改變世界秩序 美國不安


綜合上述,中國在全球搶油及伴隨而來的地緣政治和經貿策略,已使世界戰略格局出現了類似板塊漂移的微妙變化,而感受最深的應是美國。


最近甫請辭的美國副國務卿左里克於2004年對中國與伊朗等國的能源合作提出警告,指出如果中國繼續洽談這類能源合約,與美國的衝突將愈來愈激烈。


2005年9月,左里克再在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演講中,鼓勵中國成為國際體系中一名負責的、利益相關的參與者。左里克這篇有關中國政策的重要講話,既被視為美國接納中國和平崛起的宣示,也提出「中國將如何運用自己的影響力?」的重要問題,其中就點明能源安全、自由民主、北韓、伊朗、伊拉克、蘇丹、台海等問題,是中國可以表現出國際體系負責任一員的「機會」。


換言之,美國希望能將崛起的中國納入華盛頓所主導的國際主流價值觀與行為準則之中。然而,儘管面對美國的壓力,中國的能源策略可能轉為低調,但卻不會改弦易轍,因為這個問題已經是牽動中國21世紀國家利益的重大問題。


因此,展望未來,中國的全球搶油行動還會繼續,與之相伴的戰略作為也不會中止,引起的連鎖反應則是勢所必至,世局將因能源這個槓桿的起伏而變動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