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七章 危机

六指君1 收藏 42 17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七章 危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十几个鬼子蜂拥着向刘云这一条小巷子扑来,一个鬼子高高地跳起来甩出一颗手榴弹。

海富吼叫道:“你们快放开我,老子和你们一样都是打鬼子的!”说完拼命的挣扎起来。

“卧倒!”刘云大声喊道,然后对着空中的手榴弹甩手就是一枪,人也飞快的滚到一边去了。

“轰!”手榴弹在刚刚在鬼子的手里脱手就爆炸了。始作俑者当场被炸死,还炸伤了三、四个鬼子兵,而李云等人因为距离较远没有造成伤亡。

“快走!”看到鬼子越来越多刘云着急起来,指着海富对队员们喊道:“放开他,把枪也还给他。”

五、六个妄图从侧翼包抄过去的日本特务突然听到周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纷纷好奇的回头看去,妈呀!身后十几米的地方居然杀来十来个骑兵,有鬼子特务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警惕的问道:“你们都是什么的干活?”

紧接着,特务纷纷看到了战士们手中握着的各式武士刀,这让他们暂时犹豫起来,原本紧紧地勾着手枪班机的食指也慢慢松下来。这次搜捕那个“支那”罪犯的小分队很多,他们很可能是自己人!

看到疾驰而来的骑兵没有丝毫减速,日本特务们纷纷靠墙躲避,一个日本特务着急的威胁着喊道:“停下!否则立即开枪!”情急之下这一句话用的是日本母语。

马常青正愁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叽里呱啦的“鸟语”总算交待了他们的身份,马常青大吼一声“杀!”迅速策马靠近。闻讯战士们也立刻高高地举起了武士刀、大砍刀。

有机灵的日本特务听到马常青的吼叫后,脸色一变立刻觉悟过来,虽然条件反射般的转身躲避奔驰的战马,但时间为之已晚。

从发现日本特务到接近日本特务只用了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疾驰而来的马常青挥舞着的大砍刀带着呼呼风声砍了下来,“啊!”的一声惨号,当头一个日本特务的半截脑袋飞了出去,星星点点的血星子溅得到处都是。

战马带着粗重的鼻音奔来,后面的日本特务条件反射般抱着头蹲了下去。还有未醒悟特务用日语狂喊:“误会!我们不是‘支那’土匪。”

趁着难得的机会,马常青身后的战士们纷纷吼叫扑向那些日本特务。

面对带着尖厉哨叫的雪亮锋刃,日本特务们条件反射般的用自己的手臂抵挡席卷而来的刀刃。

在一声声惨叫声中,五、六日本特务转眼间被骑兵队员们“放倒”在地上,马常青满意地看着地上鲜血淋淋的尸体,正要说话,一个重伤的日本特务咬着牙齿扯断了手榴弹的引线。

“轰!”骑兵队受到了重创,在狭小的空间里三个队员当场被炸死,两个队员受伤,而那些战马则集体受惊,长声嘶鸣后就要将队员们掀下战马,只有马常青勉强控制住了战马。

马常青跳下战马,那个重伤的日本特务正忍着剧痛又从身上掏出一颗手榴弹,还没有来得及扯掉引线,马常青的大砍刀就带着呼呼的风声砍下来了,“啊!”日本特务仅存的手臂被砍了下来。

骑兵队是马常青的宝贝,可以说马常青宁愿不要二连也不能少了骑兵队,鬼子的这颗手榴弹差不多报销了骑兵队的三分之一,马常青如何不心痛?!

马常青心中恨极了这个日本特务,又咬着牙齿重重的日本特务身上跺了一脚,然后一刀将其脑袋砍成了滚地葫芦。

刘云在枪林弹雨中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大声吼叫,而且听声音还怪熟悉的,等到仔细听的时候却又发现什么都没有了,扫兴的皱了皱眉头后对身边的队员们说道:“我们先转移到隐蔽的地方,这地方肯定有什么重大的变故。”

海富抢在前面,对刘云等人说道:“听你们的口音都不是本地人,这里的地形我熟悉,我来带路。”

李向阳老远就看见了手榴弹爆炸后冒起的烟,立刻加快了步伐,一边跑一边对身后喊道:“神枪队立刻准备!”自己手底下却丝毫不停留,“砰”!对着三百米处的黄色人影开了一枪。

一个鬼子的后背心被打中,来不及转身看清楚是何方神圣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察觉到外围有鬼子,李向阳又大声喊道:“立刻做好战斗准备,神枪队先不要进入镇里,其他人立刻进入镇里支援骑兵队。”

方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脚下不敢有丝毫的停留,身后只怕追上来三十来个边追边开枪的鬼子,看来这下敌人的火力已经大部被吸引过来了,嗯!营长他们可以顺利脱险了。

身后的枪声一片片传来,奔跑中的郭献突然浑身一震,“哎哟!”一声后一个呛啷摔倒在地上,听到郭献的痛呼后,方双慌忙转身弯着腰向郭献跑过来,边跑边喊道:“要紧么?”

郭献上气不接下气的对着焦急折返的方双说道:“你快点跑出镇,到了镇外就野躲到草堆里,他们休想找到你,咱们不能两个人都死在这里,我来给你打掩护,你快走呀!快呀!”

方双没空看郭献的伤势,也不搭理他的手势,将驳壳枪插在腰上强行背起郭献转身就跑。

李向阳远远的看到几十个的鬼子对着两个人紧追不舍,立刻对身后的战士们喊道:“立刻挑选合适的地形准备战斗!神枪队立刻射击!”说完自己趴在草堆里瞄准了当头的一个鬼子。

片刻后,“砰”的一声枪响,一个跑得最快、远远的将自己同伴甩在后面的鬼子兵猛然间向后跌倒,他的喉咙被子弹打穿了。

这时候鬼子的大队人马并没有因为同伴“身前死卒”而停下脚步,跑在前面的鬼子略一迟疑的时候立刻就被后面的鬼子抛在身后,这样一来因为互相干扰的关系,让鬼子很难在短时间里察觉到前面有人在狙击已方!而且稀稀拉拉的枪声很难让人分辨出前后左右。

看着那两个人将鬼子的大部队引来,李向阳低声喝道:“神枪队加快射击速度,其他队员听我的命令开火!”

两百米远处不断有鬼子中冷枪倒在地上。鬼子中有人开始疑惑起来,一百米远处,中冷枪的鬼子越来越多,差不多死掉了十个人了,枪声传来的方向居然是前面的草堆,鬼子兵暂时停下了追赶的脚步,纷纷寻找有利的地形隐蔽。

“砰!”李向阳不失时机地扣动了扳机,鬼子群中闪出来的白港猛地身体向后一扬,手中的指挥刀也远远的抛了出去。鬼子群顿时一片哗然,几个鬼子兵纷纷用身体将白港围了起来。

白港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伸出沾满污血的手死死的拽着一个鬼子兵,断断续续的对身边的鬼子兵说道:“快、请求饭野君的增援!”

而饭野这个时候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他们追击的目标很明显不止一个人了,从那些密集的枪声来判断,肯定有五个及以上的“支那”土匪,并且他们的玩弄“谜藏”手法极为老道纯熟。

海富带着刘云等三人飞快的在大街小巷中穿梭,身后的鬼子要么被甩掉了,要么在刚刚露出头的那一瞬间被击毙了,能够跟着鬼子越来越少。

突然,刘云一把拉住飞奔的海富,皱着眉头说道:“先等一等,咱们现在还不能离开这里,我不能丢下我的部下不管。”

海富有一点惊愕,停下脚步愣了两秒钟后,说道:“佩服!”又笑着问道:“看得出你们应该不是道上的吧?是国军哪一部分的?有你这种胆色的长官才是那些当兵的福气!”

鬼子和日本特务们以十几人为一小队,分成七个小队拉开距离进行搜捕,除开被方双吸引走的那些鬼子以外,留在镇上还有四伙鬼子在到处乱撞。

虽然暮云镇的确很小,但是仅仅凭借着这点兵力去搜捕显然不可能有什么收获的,而暮云镇的伪警察所更不能起什么作用,因为鬼子才进驻暮云镇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而已,伪警察所组建的时间非常短暂,不但人数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几个人,而且士气也非常低落,最主要的是鬼子还没有来得及给他们配枪。

没多久,刘云等几人就迎面遇到了十几个鬼子,还没等那边的鬼子叫唤,一颗手榴弹带着“丝丝”的轻响从天而降,“轰!”手榴弹在瞄着腰奔跑的鬼子堆里爆炸了。等到硝烟散去,没死的鬼子兵又不看不见对面的人影了。

看到刘云的扔手榴弹的手法奇准,海富有一点惊讶的说道:“长官!你用‘地瓜’的手法还真厉害!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

刘云没有空搭理海富,又飞快的掏出了两颗手榴弹,一边跑一边支起耳朵听周围巷子里的动静,鬼子的皮靴踏在石板上会发出一种轻微的“塔塔”声,如果是一群鬼子,那种“塔塔”声就更加明显了。特种兵也是人,也受伤、犯错误、死亡,但是作为特种兵最基本的条件之一,他的观察力必须极端敏锐。

海富看到刘云不搭理他,讪笑一声后自我吹嘘着说道:“虽然长官甩‘地瓜’手法厉害,可我海某人的枪法也不错!”

在巷子的拐角处,海富的话音刚落,一个小鬼子刚刚从巷子的一角探出头来,“砰!”海富一枪正中其额头,跟在他身后的鬼子兵不敢贸然冲过来,鬼子们一阵阵哇哇的大叫后突然安静了下来。

“突”的一声很小的沉闷声响传来,刘云敏锐的察觉到是在操作掷弹筒,急忙将快速奔跑的几个人按倒在地上,海富正要挣扎耳边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轰”一颗榴弹爆炸了。

身后的鬼子肯定会趁着硝烟杀过来,刘云立刻将扯掉手榴弹的引信,让两颗手榴弹“丝丝”的延时了片刻后才丢了过去。这样手榴弹将在鬼子的头顶上爆炸!任何炸弹悬空爆炸时的威力要比落地后爆炸的威力大得多!

“%¥%¥!”鬼子们嚎叫着冲锋,“轰、轰!”两声巨响,两颗手榴弹一前一后的在半空中爆炸了,爆炸声响起的同时鬼子兵嗷嗷的嚎叫声也嘎然而止,硝烟散去后小巷子里横七竖八的倒下了一大片,重伤没死的鬼子们痛苦的哀号着呼叫同伴。

还没有等那些小鬼子从剧烈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刘云等几人就已经从巷子的拐角处跳了出来,驳壳枪“叭叭……”的一阵急射,七、八个受轻伤的鬼子昏头昏脑的想站起来,可是他们又哪里有这种机会?不过三五秒钟的时间,仅存的鬼子又纷纷中弹再次倒下去,这次他们彻底回日本去了!

海富和刘云并肩冲在一起,虽然手中的驳壳枪几乎没有停止射击,但是眼睛却不时地瞄向刘云,咦?他的枪法居然和自己不相上下?!只不过自己喜欢打人的胸口而他喜欢打人的脑袋。

潘贵二和康富的枪法不怎么样,所以他们跟在身后处理那些手上的鬼子兵,这些鬼子伤兵也一样危险,他们只要察觉到自己落入了敌手或者不能活下去了,就会扯掉手榴弹的引线和你同归于尽!

十几个鬼子居然就这么被消灭了!不但海富觉得不可思议,就连潘贵二和康富也觉得不可思议!

刘云笑着说道:“别那么愣着了!其他的鬼子肯定要过来了,每人捡一条步枪带在身上,他们的子弹要尽量多带一些,至于则手榴弹全部要带走!”手榴弹有大用处呢!

记得在现代社会,第一次在新兵营丢手榴弹的时候,那个时候刘云就丢出了五十多米的好成绩,后来加入特种部队后,训练科目上有这样一课:手榴弹要丢入指定的小圈圈。

那个时候看到别人拼命的样子刘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特意加重的训练手榴弹几乎将自己的胳膊练肿了。当时自己还向野猪队长埋怨为什么还要练习投掷科目?野猪回答得也很干脆:高科技不是万能的,人要靠自己!回想起来,现在这一手绝活终于让自己有用武之地了!

暮云镇已经处在一种极度混乱的状态下了,东边响一阵枪西边传来几颗手榴弹的爆炸声让老百姓和鬼子摸不清头脑,外面到底来了多少人?他们的到底是什么人?仅仅是打劫吗?

方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头扎到齐腰高的野草堆里,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先暂时藏了起来,前面不知道出现了什么状况,跟在后面的那些鬼子很明显吃了大亏!不用管他们了!

顾不得检查郭献的伤口,方双首先使劲的摇了摇郭献,喊道:“你快醒醒!”看到郭献牙关紧咬不理不睬顿时心慌起来,使劲的扇了郭献两个耳光,吼道:“你个王八蛋!快醒醒!”

“哎哟!”郭献忍不住痛喊了起来,挪了挪身子后,不满的问道:“你干什么打我?”

“没事就好了!”方双心有余悸的笑了起来,然后又狠狠的一脚踢下去:“我还以为你死了!”

“哎哟!”郭献再次忍不住叫起来,身体一歪昏迷了过去,方双慌忙检查,原来肩膀上有一个小指大的伤口,鲜血正在慢慢的渗出来。

鬼子兵吃了大亏后并没有退缩,而是各自寻找隐蔽的射击死角,然后在一个伍长的指挥下匍匐前进,至于鬼子少尉白港则已经在几个鬼子的护卫下撤退了,他们还准备顺便回去搬救兵。

如果在平时,李向阳就会条件反射般的对马常青说“你们留在这里阻止鬼子,我带人去打他们的冷枪……”,现在人家马常青早就离开了。怎么办?

近在咫尺处的鬼子们一边匍匐前进,一边有条不紊的射击,掷弹筒的榴弹也不时的在阵地前爆炸,战士们有一点抬不起头了。

第一次组织这种“大型复杂”的阵地战,李向阳皱了皱眉头,对神枪队喊道:“你们自己寻找合适的阵地,注意不要暴露自己的行踪。”听到李向阳这话后狙击队员们纷纷向后四散寻找合适的地形,至于李向阳自己则老老实实的留下来和战士们呆在一起拦截鬼子兵。

“轰!”一发榴弹留在阵地上,一个操作机枪的战士当场被炸死,爆炸点周围的战士不得不抱着脑袋缩成一团,李向阳立刻端着步枪瞄了瞄,可是鬼子掷弹筒手又飞快的缩了回去。

“大家快散开!”李向阳大声喊道:“快点散开距离,动作要快点!神枪队别闲着。”

“轰!”又是一发鬼子的榴弹落在阵地上,这次倒没有什么伤亡。

李向阳大声喊道:“机枪手快点射击!”鬼子在榴弹和机枪的掩护下,他们的散兵距离游击队阵地不过六十来米了,情形已经不容乐观,这个时候小分队绝对不能经历一场白刃战。

击毙几个鬼子后又换了一个阵地,李向阳端枪瞄准了一个鬼子兵,马上又将步枪的准星转移到了一个鬼子机枪手的脑袋上,轻轻的扣动了扳机后不再去看刚才的那个机枪手,而是又飞快的拉上枪栓,然后寻找下一个目标,没多久又是一声枪响,一个爬在最前面的鬼子伍长刚刚抬头,额头上就被子弹洞穿。

鬼子的火力并没有因为李向阳的狙击而衰弱多少,论单兵作战能力战士们依然要比鬼子差。片刻后,激烈的枪声又吸引了两拨鬼子加入战团,渐渐的鬼子兵在人数上要多于游击队员。

一轮轮对射后,战士们不得不向山林退却,而这个时候鬼子也察觉到可以冲锋了。

进行一番火力掩护后,“杀咯咯!”鬼子的基层伍长跳起来向着游击队的阵地冲过来,他身后的三十多个鬼子也纷纷嚎叫着冲杀过来。

“轰、轰、轰……”的连续爆炸声中,爬过来冲锋的鬼子兵还没有来得及加速就被炸得人翻马仰,前前后后的鬼子几乎没有机会抬头。

徐柏生连续仍出了十几颗手榴弹,每次都是两颗手榴弹一起扔,颗颗手榴弹都落入鬼子群里,在极端的时间里接连不断的爆炸给冲锋的鬼子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硝烟散去后,原本还杀气腾腾冲锋的鬼子兵狼狈撤退到了一百多米外的地方,地上差不多丢了二十几具尸体,而且几个躺在地上吱吱呀呀哀号的鬼子伤员也来不及带走。

鬼子吃亏吃大了!

李向阳见状大喜,急忙回头张望,将目标锁定在腰部插满手榴弹的徐柏生身上,大声问道:“同志,是你干的么?你叫什么名字?”

徐柏生急忙探出身子回答道:“李向、李队长,我叫徐柏生!”

李向阳笑着说道:“徐同志干得好!”又对身边的战士大声说道:“大家的手榴弹全部交给徐柏生使用!”

虽然李向阳的命令下达了,战士们却没有动静,徐柏生看了看腰部的手榴弹,这些手榴弹也就只够再抵挡一次刚才这种鬼子规模的进攻了。

几分钟后,鬼子开始酝酿第二次的进攻,这次鬼子学乖了,不再大摇大摆的冲锋,而是趴在地上利用合适的地形作掩护,一边射击一边匍匐前进。

鬼子第二次冲击游击队员们阵地的时候,游击队队员、特别是神枪手已经占据了高位,在神枪队员居高临下的打击下,原本人数已经占劣势的鬼子被战士们打得抬不起头,很快,在并不凶猛但准确的火力打击下,鬼子短短的不过几分钟的冲击被彻底瓦解了,鬼子死伤几个人后不得不再次退了回去。

看到鬼子贴在地上匍匐前进后,徐柏生捏着手榴弹仔细寻找最佳目标,不过这次没有来得及使用手榴弹人家就已经退回去了。

看到鬼子丢下一大半同伴尸体狼狈撤退,李向阳稚嫩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咱们又打退了鬼子的一次进攻。”李向阳对战士大声鼓励道:“同志们干得很好!鬼子快支持不住了!”

马常青骑在战马上思考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说道:“同志们的遗体全部带走!”虽然这么做非常危险,但是士气更重要!

马常青将一个战士的遗体放在自己的马背上,想了想又说道:“回去的路上不能做任何停留,等我们会合其他同志后就立刻过来报复这些小鬼子!”

回去的路上依然没有遇到什么拦截,但是快要出镇时,马常青的骑兵队还是遇到了一些小小的意外,他们和护送白港回去的几个鬼子兵遭遇了。

马常青立刻抛下战士的遗体,爆发般的吼道:“杀!”胯下的战马更加猛然发力,人马合一闪电般的射向鬼子兵。

奔驰的战马一再加速,不过两秒钟的时间就冲到了鬼子兵的身边,抬着白港的鬼子兵们有时间将白港方下来,可是肩膀上的步枪却无论如何也来不及取下来。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带着凝固污血的大刀片一闪,当头一个鬼子兵的脑袋被削了下来,颈动脉的鲜血激射得老高,等到马常青再次挥刀的时候,战马已经将自己带到了走在最后面的那个鬼子身边,“杀!”马常青再次暴喝,手中的大刀片高高地杨起,鬼子条件反射般的往后面一缩,大砍刀片砍下了这个鬼子半边脑袋,红的白的撒得到处都是,马常青也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手掌稍微发麻。

等到马常青奋力勒住战马向后望去,其他的四个鬼子已经全部被其他队员收拾掉了,马常青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真正的雄狮!策马奔回几个鬼子死也要护着的那个人的身边。

战马马蹄猛烈敲击地上的石板后,发出“踢嗒、踢嗒……”清脆的声音,白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忍着剧痛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高大的骑手,接着那个骑手跳下马,边上又挤过来几个人,看样子他们都是一伙的。

白港有些虚弱的用流利的中国话问道:“你们都是什么人?”觉得他们可能会“不怀好意”,又加重语气说道:“我是白港!不要试图趁火打劫‘皇军’!否则灾难性的后果不是你们能承受的!”在白港看来,极可能是暮云镇的林氏家族和外面的土匪里应外合“造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