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火车咆哮着在平原上疾驰前进,车头上的喷出的粗重气体转眼间就被刮起的强风吹散。

“晃荡、晃荡”声不断重复的传来,一个蓬头蓬脸的汉子将脸贴在火车的地板上吸气,那里有一道细小的缝隙,火车快速奔驰的时候能从缝隙里面灌进了不少新鲜的空气,汉子过足了瘾后说道:“你们换谁上来?”身边拥挤成一堆的人纷纷喊道:“该我了!”“该我了!”“我先来!”

汉子在人群中费劲的挤动着身体,好不容易才挪到人比较少的地方,找一个地方坐下后正准备歇气,身边突然传来一阵阵哭声,好奇的抬头望去,原来是一个半大的小青年在哭泣。

一双大手压在了小青年的肩膀上,小青年借着微弱光线一看,惊讶的说道:“宋意副团长?”

“嘘!”宋意急忙示意小青年噤声,然后低声说道:“别那么叫,日本人知道了会杀掉我的。”停顿了片刻又问道:“看你年纪这么小怎么当兵的?!”

小青年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农村的日子不好过,几个月前我和几个村里娃子约在一起出来找饭吃,进城的时候碰到一个长官,那个长官说我们都是一幅好身板,劝我们去当兵,结果我们就当兵了。

本来这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也挺不错的,每天都能填饱肚子,可没想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就稀里糊涂的被日本人缴械了。”

宋意没有在搭理小兵的话,肚子里不断的传来一阵阵轰鸣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慢慢的那种轰鸣开始转变成一种绞痛,宋意不得不用力捂住了肚子,免得支持不住跌倒在地上。

良久,小青年看了看因为密封而变得漆黑一团的闷罐车厢,忍不住说道:“这日子真他妈难熬!小鬼子没把咱们当人看!”

一边有人抬头冷笑着说道:“这不下火车还好,一旦下了火车咱们可就只有喊天的份了。”到达目的地后战俘们肯定要当牛做马的给鬼子卖苦力,直至冻死、饿死在工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火车终于慢慢的减低了速度,终于要停下来了,车厢上的战俘们开始骚动起来,火车头每隔一定时间就要停留在沿途车站上水,而这每次极为短暂的上水时间是战俘们最期盼的时刻,不但可以换气,避开车厢里面浑浊恶臭的气体,还可以让终日不见光的眼睛好好的舒服一番,空虚的大脑也需要放松。

鬼子兵用刺刀和枪托驱赶着不守纪律的俘虏,可是这次押运的时间特别长,几乎每个俘虏都想尝尝新鲜空气的滋味,在一片叫骂声中,外围的俘虏不由自主地被内层的俘虏挤出去。

看到“支那”战俘们前推后涌的不遵守纪律,这样一来鬼子可就不答应了,他们可不会和你客气。

几个鬼子“巴嘎、巴嘎!”的叫着,举起手中上了刺刀的步枪狠狠的刺死了几个俘虏,前面的战俘见状惊恐的连连后退,一边拼命的往后挤,一边大喊:“鬼子杀人了!”“啊!快后退。”“救命呀!”“我操你娘的小鬼子!”

在后面的有些战俘听到鬼子在前面无端杀人,一路上憋在心头的怒火瞬间爆发了,吵吵咋咋的越发向外挤,局势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失控。

鬼子看到刺杀俘虏非但没有起到威慑的作用,反而让俘虏们更加骚动不安起来,宪兵队的鬼子见势不妙立刻架起了机枪,一旦局势失控就准备立刻屠杀战俘。

排在后面的宋意踮起脚看了看外围制高点上虎视眈眈的鬼子机枪兵,觉得情况不妙,对身边的战俘喊道:“咱们先退回去,小心鬼子要下毒手。”说完就去拉身边那些战俘回车厢。

一个俘虏眼睁睁的看着鬼子的刺刀捅来,忍不住大吼一声:“后面的别挤了,小日本狗日的!”在刺刀接触到胸口的千钧一发之际,俘虏闪电般的握住了枪口,两人一时僵持起来。

和“支那”战俘顶了半天的牛,这让鬼子兵觉得大丢面子,带着一肚子的脾气抠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子弹就像串糖葫芦一样射翻了四个人,这下彻底激怒了后面的俘虏们,纷纷挥舞着拳头拥上去愤怒的吼叫起来。

给俘虏送食物的伪军们纷纷停下了脚步,丢下一桶桶肮脏的黑色米面躲在一边看热闹。

“嗒嗒嗒!”鬼子的机枪响了,涌出来的俘虏们就像割倒的麦子一样倒下去了一大片。

后面的俘虏们终于清醒过来,惊叫着拼命往车厢里面跑,机枪子弹跟着追到了车厢的铁皮上,“当当当!”子弹将铁皮车厢打出了一溜溜圆洞,宋意抱着脑袋死死的贴在车厢地板上,身边不断传来的一阵阵惨叫声,一个身材高大的俘虏中弹后猛然向宋意砸来。

“哎哟!该死的小日本!”宋意痛恨的咒骂着该死的鬼子。

站台上满是死尸,有些受伤暂时没死的战俘也立刻被鬼子补上了两刺刀,鲜血将破旧的小站台完全染红。

逃回车厢的俘虏们大气都不敢出,即使是受了伤的俘虏也不敢呻吟,否则被鬼子发现了就会立刻拉出去捅死。

除了鬼子皮靴的“嗒嗒”声,整个站台居然出奇的安静下来。

鬼子在血腥镇压俘虏们无组织的反抗后,又将每辆车的俘虏押出来,在站台上用铁丝穿在他们的肩锁骨上,每十个人为一列,这样就能够非常成功地防止他们逃跑和骚乱。

宪兵队的鬼子阴森森一笑,一截满是铁锈的铁丝飞快地从宋意的肩膀上穿过去,宋意死死咬着牙齿没有吭声,有几个痛得死去活来的俘虏已经被鬼子捅死了,唉!还是先忍着吧!

宪兵队的鬼子渐渐变得残忍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支那”俘虏不过都是玩物,穿铁丝的时候鬼子兵故意使坏让俘虏们痛得死去活来。

俘虏们或沮丧、或愤怒的看着鬼子兵。

鬼子宪兵冷笑着走近一个俘虏,举着铁丝杨了杨,示意俘虏配合一点,否则后果自负!

俘虏铁青着脸走到鬼子宪兵的身边,慢慢的按例跪在地上,宪兵得意的一笑,这个“支那人”居然非常生气,哈哈!有乐子来了,现在要慢慢的在他身上穿铁丝,让他痛嚎起来。

宪兵的铁丝刚刚接触到俘虏的肩膀,俘虏灵巧的一闪身,手也迅速的摸走了宪兵后腰的手榴弹,又飞起一脚将鬼子宪兵踢倒在地上,然后不等鬼子反应过来扯开了手榴弹的引线。

手榴弹带着“丝丝”的轻响落进鬼子堆里,“轰!”一声巨响炸死几个来不及躲避的鬼子,俘虏们见状纷纷大声喊道:“大家快逃呀!”“打鬼子呀!”

“嗒嗒嗒……”鬼子的机枪再次响了起来,子弹射入人体后发出的那种细小的“丝丝”声不绝于耳,憋着一股怒气的俘虏们纷纷冲向那些鬼子兵,只有贴近鬼子兵机枪才会停下来。

宋意正要一把拉住那个冲过去的小青年,可那小青年突然浑身一抖后,人也软绵绵的倒了下去,宋意不得不松开了手,叹了一口气再看过去,那个小年轻的头盖骨已经被掀开了。

再次经过血腥的镇压后,没有一个俘虏能够逃出去,侥幸幸存下来的俘虏已经不多了,鬼子让他们草草的吃了一些东西后又马上赶回了车厢,然后又马不停蹄的向南方运输。

马常青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了,因为这几天总能发现鬼子的行踪,他们居然能够粘住小分队的屁股。

现在终于尝到在敌占区作战的苦果了,以前人口稀少的山野中作战还不觉得困难,可是一旦进入人口稠密的敌占平原地区,敌人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

在人口密集的平原地区,小分队走到哪里总有当地的“维持会”向其尾追的鬼子兵泄密。

这还不算,小分队的侦骑今天才在一个小村子里刚刚露出头,居然就有人敲锣打鼓,然后马上就有人出来大喊:“土匪出来了!”然后就像变戏法一样冒出了无数手持刀枪棍棒、土枪土炮的村民(民团),整个小分队不得不落荒而逃。

原本以为只有王家村的王大铁会这一招,没料到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人会这一招。

马常青倒是没有将这些小小的抵抗放在眼里,只是刘云的那一记耳光始终在脑海中徘徊着呢!马常青现在可不愿意做无畏的“死磕”,杀几个日本人受到损失还不要紧,如果是因为眼前的这些虾兵蟹将造成小分队重大的伤亡,那么刘大哥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叶齐稍微有一点紧张,对马常青说道:“马指导员,这一带的民风非常彪悍,所以咱们还是不要惹他们比较好。”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咱们还可以从那边绕回去,那边人烟稀少,就是有一点远。”

马常青听到叶齐说什么这里的民风比较彪悍,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终于还是压下怒气,淡淡地说道:“咱们走!”说完调转马头一马当先离开。

马常青的小分队刚刚离开,立刻就有一个小队的鬼子尾随扑过来,鬼子兵赶到后原本还杀气腾腾的村民们立刻烟消云散了,鬼子扑空之后去找当地的“维持会”填肚子去了。

虽然跑出老远了,但是马常青还是对身后看了看,自古民风彪悍的地方才是征兵的好地方。

在马常青看来,李远强教育出来的那种“听话兵”实在是没有什么价值,只要能够打仗就可以了,什么思想教育、政治教育都不重要,严格训练才是最重要的,而其次才是兵源的质量,什么地方出什么兵。

马常青猛地勒住战马,身边的骑兵队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纷纷跟着勒住战马,马常青一言不发的调转马头对叶齐疾驰而去,临到近了问道:“叶齐,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

叶齐说道:“这里叫方集,他们大多是蒙古贵族的后人,古时候他们的祖先投靠了朱元璋,朱元璋得了天下后就将这一块地方分给了他们的祖先,而到了现在,他们大多已经汉化。”

原来如此!马常青点点头,自言自语的说道:“难怪!”然后脸上渐渐的露出了笑容。

叶齐不解的问道:“马指导员问这个干什么?这里还有满族的遗族村,要不要去看看?”

马常青身边的两个得力助手就是少数民族,当下含笑说道:“好!知道了!”

马常青还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成了刘云最坚定支持者,实施北进战略的最坚定支持者!

“现在正往哪里走?”李向阳对叶齐问道:“这么走下去还有没有可能和刘营长会面?”

看到李向阳如此的操心这个问题,叶齐挠挠脑袋,为难得说道:“很难!就好像大海捞针一样难!”说完望着李向阳摇摇头。

马常青看了看身后战士们身上的战利品,觉得有一些扫兴,这么大的战功没有让刘大哥看到实在是可惜!停顿了片刻后说道:“算了!遇不到就算了,你快点将我们带回去吧!”

小分队躲躲闪闪、小心翼翼的行走在荒山野岭,只要能安全回去,缴获的战利品肯定会吓倒其他的干部战士。马常青估计这次仅缴获的银元就有四千个以上,其他的更是无法估计。

鬼子少尉白港川崎还没有带着队伍出门巡视,没想到一个日本籍特务就找上门来了。

“请白港君过目!”那相貌不出众的矮小日本特务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纸送到白港的手中。

白港稍微浏览片刻后立刻收起轻视之心,鞠躬敬礼后礼貌的说道:“欢迎饭野草贤阁下!”

饭野草贤则非常客气的鞠躬还礼,说道:“这次的行动就请白港君多多支持了!拜托了!”

白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饭野草贤进入官邸细谈,可是饭野却摇头拒绝了白港的邀请,正色说道:“白港君!请恕我失礼,‘支那犯人’已经快要入翁了,现在绝对不能耽搁。”

为了抓捕“滔天巨匪”海富,日本人可是大费了一番周折。

刘云刚刚从日本人的药店前门跨出来,就听到街上响起了一阵枪声,刘云的心里忍不住开始责怪方双,怎么能够在这里惹事?对身后的队员说道:“快!咱们去接应方双他们。”

而那一边方双也更着急,刘营长他们肯定是遇到了大事情了,否则不会动家伙,对身边的郭献说道:“快!营长他们遇到了大麻烦!”两拨游击队员从两个方向向着枪响的地方跑去。

“神飚”海富灵巧的跃过一座低矮的土墙,后面追击的鬼子发现前面没了目标,纷纷从隐蔽的角落里跳来追赶,没料到海富并没有远离土墙,探出身子后双手握着的驳壳枪一阵左右开弓,在驳壳枪凶猛的连射火力下,冲在前面的鬼子被打倒几个,其他鬼子又仓皇的退了回去。

“快快!两边包抄过去!”一个鬼子伍长大声喊道:“今天绝不能让那个‘支那人’溜了。”

鬼子的几个便衣特务也纷纷逼近了土墙,他们靠着墙角在射击死角里慢慢的向前挪动,一个日本特务正准备甩手榴弹,没料到一颗手榴弹抢先从天而降,“轰!”手榴弹在鬼子人群中爆炸了。

焦急中的海富没料到居然还有救兵支援自己,愣了半秒钟后飞快的瞄着腰跳进一条小巷子,也不管身后到底是何方神圣,头也不回的自顾自的逃跑,但是,在街道的拐角处一个人突然闪了出来。

“哎哟!”海富一声痛呼,人也向后面跌倒在地上,潘贵二“腾腾”连退了好几步,非常恼火的摸了摸疼痛不已的额头,刚才差点就要四脚朝天了,也不知道额头上撞出血了没有。

海富只觉得手中一空,完了!枪跌出去了!正准备爬起来摸枪,刘云一个箭步跨上去踩在海富的胸口,威胁着说道:“老实点!”

海富立刻老实了,刘云就像小船一样的大脚踩在自己胸口上,别说反抗,几乎让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反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啪啪!”刘云抬手就是两枪,两个刚刚露出头的鬼子兵顿时被击中脑袋。觉得情况紧急,潘贵二走上前说道:“营长!这个人可能是鬼子的特务,咱们杀掉他去找方双他们吧!”

方双赶到枪响的地方时,鬼子的增援部队就呼啸着开出来了,看到情况不妙方双和郭献不得不飞快的收起了驳壳枪,然后躲到角落里避开那些鬼子兵,而远处的枪声依然没有熄灭。

“顾不得这么多了!”方双拔出要上的驳壳枪,对身边的郭献说道:“队长他们太危险了。”郭献铁青着脸稍微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就掏出身上的驳壳枪,抬手对着鬼子兵的背影射击。

“叭叭叭……”方双和郭献一阵猛烈的火力扫射过去,那些跑得正欢的鬼子兵冷不防被打倒了七、八个,受到袭击后鬼子兵立刻转身趴在地上,纷纷愤怒的嚎叫着开枪还击。

看到鬼子猛烈反击,方双又掏出一颗手榴弹丢了过去,“轰!”手榴弹在狭小的巷子里爆炸了,借着烟雾弥漫之际方双和郭献力立刻拔腿就跑。

小分队又跑了两个多小时,觉得甩掉了鬼子的追击后,整个队伍的速度慢慢停了下来。

马常青突然喝道:“别说话!”说完勒住马皱着眉头一动不动,几秒钟后说道:“注意!有枪声。”

听到马常青的警告后,战士们纷纷警觉起来。马常青对身后的李向阳说道:“我立刻去看看,你带着人立刻赶上来。”又有一点不放心的说道:“要注意四周的警戒,万一有什么行动队形不能密集。”

李向阳正要说话,马常青已经带着骑兵队绝尘远去,不得不咽下一口气,对身后的战士恨恨地说道:“咱们快点跟上马常青,前面的鬼子被人包围了,咱们早点去还能分一点羹。”

人的名树的影,李向阳所表现出来的杀戮和破坏力是小分队的战士们亲眼看到的,他甚至连马指导员都敢不尊敬。

李向阳的命令完全能够得到彻底的执行,绝对没有哪个战士因为人家年纪小而心存轻视。不久,五百米多米外那一座座简陋的土砖制房子已经就在眼前了。

暮云镇是一个三千多人的边远小镇,鬼子将一个小队的兵力完全驻扎在镇上,至于那两个小队的伪军则全部“赶”到附近农村里去了,现在指望他们回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马常青的骑兵小队旋风般赶到了镇上,马蹄沉重的“嘀哒”声敲击着古老小镇的光滑砖石地板。

有些好奇的居民偷偷的将窗户打开了一个小缝,看到居然是杀气腾腾“土匪”马队,冷笑着骂了一声:“这不是自己找死吗?”当然,也有的在幸灾乐祸:“日本人这下有好看了。”

方双低着头夺路狂奔,街上早就没有什么行人了,居民们看到不对劲就躲起来了。

有一个汉子偷偷打开窗户,看到有人居然找日本人的霉头,对十几米外的方双伸出大拇指赞叹道:“好汉子!”

被人赞叹后方双大喜,急忙凑上去想从窗户进入躲避那些鬼子,可是还没有接近那户人家的窗户,人家已经飞快的关上了窗户,这让方双非常的泄气,敢情他们就是这么抗日的?!

“走!”方双对郭献低喝一声后,顺便掏出了一颗手榴弹紧紧地捏在手中,如果万一被鬼子抓住了,为了避免在鬼子的手中受辱,就靠它和鬼子兵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