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一百九十章 反顽

六指君1 收藏 38 7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一百九十章 反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年底,山西军阀阎西shan发动了“十二月事变”,却不料搬起石头砸中了自己的脚。

“成了!”刘云收到消息后忍不住露出了笑脸,立刻给参谋们布置任务,“叫侦察科的同志过来,你们几个马上布置作战计划,我估计上级自卫反击的电文就要下达了,支队争取在短时间内歼灭‘团团子’一部。”

“那样会不会破坏‘统一抗战’?”戴仙兵一愣之后立刻反问道,并且打手势示意参谋们暂缓执行命令。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刘云正色说道,看了看干部们变得惊讶的神色,又笑了笑安慰起来,“放心!在开战之前支队会再次请求上级的指示。”

戴仙兵看着刘云坦然自若的样子,忍不住暗自嘀咕,不知道支队长会不会在开战之前又将困难夸大一倍以上,这可是严重违反党组织纪律的事情。

好一句“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李远强也皱着眉头看了看刘云,心里忍不住对刘云有了一些看法。在李远强看来,刘云的夸大其词会造成上级判断严重失误!如果刘云真的还要继续“犯错误”,李远强觉得自己就应该私下里找刘云谈话、坚决制止他的错误!

“外围有一些村子,那里老百姓刚刚收获的粮食就被抢走,造成生活有一些困难。”李信和刘云私下穿一条裤子,老早就恨不得铲除那些“团团子”,看了看干部们,强调道:“群众中有一句俗话说得好,‘抬头是鬼子,低头是团团子’。如果不是依靠地道和我地方政府的接济,我们这三块根据地的群众就要大面积逃荒了!”

“各部都还在休整,粮秣和武器都需要补充,为了长远打算还不能进行作战!”戴仙兵将手指放在地图的平绥线上,来回划了几道,“更何况绥南部队的任务是切断平绥线,打击鬼子的后勤,以支援傅司令在绥西的抗战。”

诸葛同非常奇怪地看了看戴仙兵,虽然现在部队的确有一些轻微困难,但是绝对没有戴仙兵所说的“不能进行作战”那样严重。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是非常时期,闹内讧也不好!

刘云想了想,摇着头说道:“不行!在我根据地内的‘自卫军’必须打掉,诬陷、枪杀我地方上的干部这笔账还挂在那里呢!”又加重语气对干部们说道:“他们已经严重地影响了我们根据地的建设!这一段时间地方政府频繁送来情报,地方上的地道挖掘已经陷入半停顿状况。而实际上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鬼子大力推行的‘囚笼政策’就像绞索一样,我估计总部肯定会发动一次大的作战计划,而作战后我方将不可避免地遭受到鬼子的疯狂反扑,如果我们没有地道和地雷来掩护我们的军队和群众,将来就是一个‘死’字!”

“支队长的意思就是‘攘外必先安内’?这不能作为对‘自卫军’开火的理由,对他们的任何军事行动都必须得到上级的允许!就算是兵戎相见我们也只能如实汇报局势!”戴仙兵有些生气了,口气不知不觉地生硬起来,“如果对‘自卫军’进行大范围的歼灭战,支队长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后果?”

刘云忍不住皱起眉头,才走了一个钟天祥又来了一个戴仙兵!鬼子马上就要对傅部进行所谓的“膺惩”战役,到时候“团团子”又会主动找上门来。

“在上级的最新指示到来之前,我们对‘自卫军’还是按照目前这种自卫还击的政策来处理。”李远强最终表态了,看了看刘云,又笑着说道:“当然,支队长的建议也是正确的,我们要把刀举起来以防万一!”

刘云看了看在座的干部们,目光停留在戴仙兵的脸上,自信的说道:“国民党这两年的一举一动瞎子都能看得到,从近期的这次事变来看,肯定能让上级有所警惕。而且‘团团子’和鬼子的勾结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就不相信在那些大汉奸的贴身口袋里没有藏鬼子发给他们的劝降信和任命状!”

在座的高级干部们大半依然还在犹豫,鬼子只打八路军不打‘团团子’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说鬼子和‘团团子’没有勾结那就有鬼了!但是干部们平常受到的教育却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现在一时半会儿哪能转得过弯来。

“‘团团子’的成分复杂、军纪很差,现在有不少蒙、汉老百姓想着我们八路军的好处,所以我们这也是众望所归的地方!”刘云笑着打破僵局,随即又马上步入正题,正色说道:“一旦开打,打仗和政治宣传必须同时到位,不能让干部战士和群众有任何疑惑。”

#

刘云的第一个预言很快就实现了,和“预计”的一样,鬼子在包头吃了大亏后,很快就纠集日伪军三万余人,汽车一千二百辆、坦克四十辆、各种野炮百余门,出动浩浩荡荡的大军对傅部进行疯狂地报复,宣称这是所谓“膺惩战役”。

刘云的第二个预言也实现了,八路军一二零师首长向大青山支队出电报,指示为巩固绥远抗日根据地,应进行反顽(国民党顽固派)斗争,制定大青山地区的反顽斗争计划。

而这个时候,在刘云的提前安排下,支队的大刀已经举了起来,只等“团团子”自己主动搞磨擦把脑袋送过来。

果然,“团团子”趁着鬼子由包头侵入河套地区、内部兵力空虚之际,又开始大肆进攻我根据地核心地带……

为了迎击“自卫军”,我地方政府立刻发动群众坚壁清野,主力部队也转入了高度戒备。

按照惯例,每次作战之前部队都会开展战前动员大会。

部队开拔前的动员大会上,在侦查科干部的配合下,部队的政工干部们对战士们例举了很多“自卫军”迫害我地下工作人员的事例,又告诉战士们‘自卫军’和鬼子狼狈为奸的一些事实,让战士们都明白了鬼子和‘自卫军’坚决与我八路军为敌的原因!

支队政治处的思想教育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刘云远远地看着干部战士们群情激奋的声讨“自卫军”,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忍不住低声骂道:“他妈的!”实力决定一切,枪杆子里出政权这话一点不假!面对国民党强大的政治压力,即便是扫除干部战士们“破坏抗战”的心理障碍也需要大费手脚。

部队行军路上。

“支队长,‘团团子’每到一处就依靠抢劫来补充军需,根据老乡们的交待,‘团团子’真像蝗虫一样。即使是那些地主富豪也受不了这种盘剥。”诸葛同笑着对刘云说道:“有前清举人找到我们,做了几首诗来形象比喻‘团团子’,其一是:‘情愿八路军住十年,不愿自卫军打一尖(意:稍作停留)’;其二:‘人吃饺子马吃料,没有姑娘不睡觉’!依我看他们简直跟日本鬼子是一路货!”

刘云轻笑两声,“‘团团子’不是蒋中正的嫡系,所以也就得不到多少给养,但是国民党绥远政府偏偏又不顾自己的后勤能力拼命扩军,所以有败亡之迹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这次不同于以往了!他们不是要取得给养吗?”诸葛同嘿嘿笑着说道:“那些新区让他们得手了,老区的坚壁清野和地道、地雷有他们受的!”

“支队长!”一位蒙古战士族老远就大声喊道:“有紧急情报!”随同侦查战士一起来的是一个蒙古青年。

“老乡你好,有重要什么情报要报告给我们吗?”刘云笑呵呵的问道。

青年的蒙古汉子飞快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微微喘着气说道:“长官!我们族的族人听说你们是要来打‘团团子’的,立刻安排我过来给你们带路,我有秘密情报送给你们八路军。”又用带着愤慨的语气说道:“他们哪里是什么‘抗日自卫军’,简直就是‘助日来蒙亡国军’!”

“放心吧!”刘云笑着安慰那个蒙古青年,“按照你们草原的话来说,一块石头不是高山,一只燕雀也不是雄鹰!我们八路军一定为草原各族人民清除这些恶棍!我代表八路军谢谢你们提供的情报。”

当“自卫军”一股先头部队“神速”窜入我根据地老区之后,发现沿途的村子早已经人去楼空。“以战养战”的目的落空了后,“自卫军”跟着又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各个村子都没有水源,仅有的流动水源也被八路军污染了!

情况越来越危机,“团团子”士兵在寻找水源的时候,又被村里的冷枪打死了不少,很明显村子里面明显藏了狙击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八路军是藏在地道里。

地道里的八路军民兵连正规鬼子兵都无可奈何,这些缺乏装备和训练的“团团子”就更不可能有什么好办法了,付出一些伤亡后,“团团子”再也没敢派人盲目进村抢掠。

李信控制着战马上,看了看身后,那股窜入根据地千余人的“自卫军”被丢在身后不管了。“刘云!”李信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要临时改变作战计划?”

刘云笑着说道:“咱不喜欢吃小鱼小虾的,要玩就玩大的!”

“说实话,你的作战意图到底是什么?”李信忍不住皱起眉头问道。

“我想将整个绥远的‘自卫军’总部连根拔起!”刘云笑着做了一个“切”的手势。

“我不相信!”李信斜着眼睛看了看刘云,摇着头说道:“你哪来那么大本事?而且上面给我们的指示是‘为了打破顽军的挑衅,可以根据需要做出适当的反击’,你一次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绥远地区国共合作会完全破裂!”

刘云暂时沉默了,老子何尝不知道上级的电报指示含糊不清,一旦出了什么问题老子就是替罪羊!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把根据地内的“团团子”彻底剿除,百团大战后面对鬼子的“扫荡”,老子就会更加难熬!

“支队长!前面就是丸沟!那里好像是‘团团子’的总指挥部。”侦察骑兵徐徐地勒住战马,满是汗珠的脸上带着兴奋。

李信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刘云,“乖乖!你连老子都要隐瞒?!你是玩真的?!”

“呵呵!我的副支队长别生气,我也是才知道的消息,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刘云陪着笑脸安抚李信。

李信倒没有生气,沉思后摇摇头不做任何评论。只要绥南部队敲掉了他们的总指挥部,剩下的‘团团子’虾兵蟹将在失去统一指挥后,很快就会分崩离析、元气大伤。

“自卫军”没有料到“软弱不堪”的八路军不战则以,一旦决定实施作战,就是毁灭性的!

我支队两个主力营在大批地方部队的配合下,悄无声息地接近“团团子”总部。在随后的总攻中,我支队各部奋勇冲杀很快就打垮了顽军。此次反击战取得了极大的胜利,“自卫军”总指挥部、参谋部及三路、四路“自卫军”指挥部全部完蛋;缴获电台九部,战马数百匹,并且俘获了“自卫军”的总指挥及其参谋长等人。

“这次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估计鬼子马上就要来了,让部队打扫战场后马上撤离。”刘云看了看一身硝烟的戴仙兵,叮嘱道:“还有,咱们的宣传工作必须马上布置到位!我们虽然是自卫反击,但是老百姓可就不那么看了,如果不能解开群众思想上的疑惑,就会让他们觉得我们是在打内战!这往后咱们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已经通知地方上的相关人等了!”戴仙兵淡淡地回答道。说实在话戴仙兵也没有料到刘云会在紧要关头改变作战计划,并且还一口吞掉了“自卫军”总部,毕竟在“自卫军”中还是有少数坚决抗战的将领,可现在却被刘云一棒子全部打死了。

“报告!”严定理跑过来大声问道:“我们抓获的那些‘自卫军’军官怎么处理?”

“他们都说了一些什么吗?”刘云想了想,又详细问道:“哪怕是骂人的话也不要紧,全部说出来!”

“他们、他们骂得很难听……”严定理犹豫着说不出话来了。

刘云突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历史名人,鄂三!历史上,八路军一直无法在大青山站稳脚跟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的存在,这家伙既是铁了心的抗日,又是铁了心的反共,是傅部手下数得着的悍将,其部也是傅的四大主力之一。

刘云一把拉过诸葛同,严肃地交代道:“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完成!必须给我找到第三路‘自卫军’的参谋长,无论死活我都要,现在就去!”

硝烟散尽,战士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看守这些愤怒的“自卫军”军官,这些家伙特别不老实,除了想逃跑以外,还有人曾经抢夺过战士们手里的武器。

刘云快速的处理了手头上的事情后,立刻赶到看押高级战俘的地方去寻找诸葛同,人还没赶到就听到远远的传来了一阵吼骂声:“你们这是在破坏抗战!”

“为什么要进攻我们?你们八路出来一个管事的。”

“无耻!下流!”……

“各位长官少安毋躁!”刘云因为衣着普通,并没有引起国军军官们的注意,不得不又大声喊道:“我们八路军决不是存心制造内战、搞磨擦!之所以要对你们的反击作战,也是不得已为之!”

人群安静了片刻,有国军军官藏在人堆里大声不屑地问道:“屁话!你又是一个什么东西?”其身后看押的战士忍不住就要挥动枪托砸下来。

“住手,我们要有优待俘虏!”立刻有干部制止住那战士动粗。

刘云在严定理的指引下径直来到“自卫军”总指挥苗华的身前,看了看那狼狈不堪、面带冷笑的“总指挥”,真诚地说道:“想必这位就是苗兄了?我就是支队长刘云。”说完不看苗华难看的脸色,继续说道:“久闻苗兄是真君子!为什么要受日军的挑拨进攻我方根据地?”

苗华原本恼火的脸色立刻变了尴尬起来,因为“自卫军”并没有受到鬼子的挑拨,而是自己要率部从八路军手里“收回失地”。

“你们到底要如何?”有“自卫军”的军官忍不住开始关心起自己的人身安全了。

“我们八路军决不伤害俘虏,只有日本鬼子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真正敌人!”刘云看了看坐满一地的国军军官,诚恳地说道:“虽然我们靠突袭把你们打败了,但是俗话说得好,兄弟俩都还有关起门来打架的时候!我们都是中国人,虽然我们中国人关起门来打内战,但是遇到外敌入侵的时候,我们还是一家人!”

不远处,一副担架上一个“战死”的国军军官眼皮子忍不住跳了一下,随即又没有动静了。

“说得好听!”苗华忍不住站起来了愤怒的吼道:“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他妈的只要敢放老子回去,老子就马上再率一彪人马过来踏平你们的根据地!”

见到这些家伙依然嚣张,在一旁警戒的干部战士们忍不住就要发飚,当初消灭这些反动家伙可牺牲了不少同志!

刘云扬手制止干部战士们的冲动,对国军军官笑着说道:“如果作为我们的盟军来,我们用美酒热情欢迎;但是来了豺狼,招待他的有猎枪!”看了看国军军官们变得难看的表情,刘云再次真诚地说道:“我知道此地的诸位长官一定心情复杂,想必大家都知道绥远日军自包头公路西犯,到时候我们八路军决不会坐视不理!”

“是呀!”苗华冷笑着抹掉头上的污渍,“都抗日抗到我这里来了,你们还真是国军的楷模!”

李信看了看面带刻骨仇恨的国军军官,在一旁轻声问道:“真的要放他们走?”虽然这种和政治沾边的事情李信一般都不会去参合,但是眼下还是忍不住要问一问。

“当然要放他们走!放他们走咱们就是在自卫反击,不放他们走,咱们可就是真的在打内战了。”刘云看了看这些面带愤怒和不善表情的家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但要放这些军官走,那些‘自卫军’士兵也要一起放走,武器也要发还给他们……”

但是事情在一瞬间又发生急剧变化,“不要放他们走!”远远的诸葛同一声大喝,一边挥手一边拼命地向这边赶过来。

“停下!”李信马上一挥手,警戒的战士立刻端起了步枪,战士们带着血污的刺刀纷纷对准了这些准备离去的国军军官。

“你们八路军到底要怎么样?”被八路军战士的刺刀逼住后,“自卫军”第三路指挥忍不住咆哮起来。

诸葛同牙关紧咬,面带冷笑的看了看这些声色俱厉的国军军官,将一封信送到刘云的手中。

刘云翻开信看了看立刻眉头紧闭,随即大步走到这些国军军官身前,扬起信厉声问道:“谁是第三路总指挥?”

众国军军官都板着脸看着刘云,一幅任凭要杀要剐的样子,根本就不予以配合。

“好!”刘云生气的点点头,将信交到诸葛同的手里,“念给这些长官听听!”

诸葛同一把接过信,展开后大声念道:“……功等早愿投顺效忠‘皇军’,苦无良机,……大青山之八路军及其游击队,必可瞬息清除……”

一干国军军官们顿时面面相觑,目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到“自卫军”第三路指挥身上。

刘云虽然顺着国军军官的目光找到了第三路指挥,但是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心放走第三路“自卫军”指挥,淡淡地对这些心虚的国军军官说道:“这是你们‘自卫军’内部投敌的事情,所以我们八路军不会干涉!”说完作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看着那些表情复杂“自卫军”军官离开,李信一把拉过小五,低声交待道:“交还‘团团子’的俘虏以前,让政治处快点派人下去接触普通士兵,争取部分人员自愿留下参加八路,让侦查科的人混入‘自卫军’内部做眼线。至于枪支……”歪着脑袋想了想,“把我们的烂枪、民兵手里的旧式枪械跟他们换!”

小五瞠目结舌的看着李信,忍不住问道:“若是他们问起来怎么办?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鸟枪啊!而且人少了他们也会怀疑!”

“蠢猪!”李信恨不得甩小五一记耳光,像做贼那样看了看四周,又低声严厉叮嘱道:“他们问人为什么少了,你就说是士兵跑掉了,我们没有抓那么多;枪为什么少了还变成旧式枪械,你就说我们拣来的就是这些,你不要啊?!那就再送回来吧!至于子弹嘛!你们自己搞摩擦时,不是都打出去了吗?……”

看到小五风急火燎地离开后,李信看了看地上的“自卫军”伤员,对刘云问道:“他们怎么办?”

这些伤员都是军官,相比士兵来说他们就要难处理得多,“自卫军”士兵经过政治教育后可以编入八路军,但是这些军官却不存在这种可能,首先在政治上就不可能!八路军会背上“吞并”友军的恶名。

“不能走的先把他们医好,伤势恢复后去留自便。”刘云想也没想的回答道。

“好!”李信很是肉痛,回答得也不干脆,又对卫生连的干部叮嘱道:“那些抢救不过来的就不要抢救了!比如这家伙。”说完指了指地上一具伤了脖子的“尸体”。

“是死是活先别下结论,我来看看。”刘云走上前摸了摸那具尸体的颈动脉,却惊奇的发现这家伙动脉的跳动非常有力,虽然满身血污,但可以肯定这家伙是在装死。“起来吧你!”刘云一声大喝,将担架上那人一把提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