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五章 失之交臂

六指君1 收藏 35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在几个死鬼浪人的身上搜到了一大把的“军票”,这些废纸一样的票票将解决肚子问题。

将那几个日本浪人埋好后,又收拾了身上的疙疙瘩瘩,直到别人察觉不到身上的搏斗痕迹后这才离开。

诸葛同扶着墙壁低声呻吟了一声,刘云察觉到诸葛同似乎有一点不对劲,关切地问道:“小诸葛,你不要紧吧!”

诸葛同正要说话,却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上,刘云急忙走上前去扶起诸葛,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的颈口处就有大片的淤青,随着一层层翻看身上的衣服后,这里一大块淤青,那里一大块淤青,并且已经肿得老高,不用说着全部是开始搏斗时留下的。

而熊满和王良两个人也受了轻伤,腿上、手上都有轻微的刀刃伤,不得不用布片草草的先包扎着伤口。

“不行!”刘云有些着急了,诸葛同一旦发生大面积的淤血,轻者昏迷重者有可能丢掉性命,想了想对身边的队员们说道:“熊满和王良留下来照顾诸葛同,其他人跟我到镇上去找药店买些止血、活血的药。”说完手把手的教他们两个正确地按摩的给诸葛同进行按摩。人才难得,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没多久找到了镇上的药铺,刘云掏出一把军票交到方双的手中,说道:“你快去买点吃的来,我们就在这里等你!”潘贵二咂咂嘴巴,笑嘻嘻的说道:“营长,我和方双一起去去吧!”

刘云看了看潘贵二,这个小子不会又是想去买酒喝吧!犹豫了片刻后正色说道:“郭献和方双一起去!你们要快去快回!”说完不再搭理脸上满是哀求的潘贵二,这个小子果然想酒喝了,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察觉到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潘贵二只好讪笑一声。

刘云还没有进入店铺就被店铺门外的招牌所吸引,“xx丸药店”?!居然是日本人开的药店,刘云顿时不高兴起来!日本人的药店只为日本人服务,自己来买药极有可能受到刁难!

“呜呜!”一个少年跪在地上,抽泣道:“掌柜的!你不能这么黑着良心呀!求求你了!”

刘云揭开门帘,一个少年在地上磕得“啪啪”只响,柜台的后面站着一个鼠嘴龅牙的瘦弱日本人,此时这个日本人正在无聊的玩着手中的算盘,对于眼前的少年仿佛不存在。

刘云走上前去从背后一把拉起少年,看着少年惊恐的神色不悦的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这么没有志气?”少年被拉起来后看着刘云巨大的身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日本店主察觉到进来的这个人似乎不怀好意,不由得抬起了头,斯文慢理的放下手中的算盘,懒洋洋的问道:“各位客人有什么要效劳的吗?”有皇军的撑腰,还怕他们翻了天?

刘云的确没有“翻天”的想法,汽油还没有弄到手呢!一旦鬼子兵四处搜捕还怎么回去?息事宁人地说道:“阁下别客气!我们只想帮帮这个小孩子。”说完对着那个少年一指。

日本店主的三角眼顿时闪烁不定起来,这个少年原本要在自己这里购买一种名贵的西药,可是自己并没有这种西药,“不得不”用其他的东西代替,可是这个少年不知怎么居然知道了自己卖的是假药,这不!居然到这里来退药来了,哼!卖出去的东西还有退回来的吗?

日本店主看了看刘云,说道:“年轻人,你最好别管这件事!我在‘支那’很多年了……”指着少年说道:“‘支那’像他这种小诈骗犯我见过很多!哈哈!”说完满不在乎地看着刘云。

刘云的身边只有潘贵二和康富,他们原本就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对于日本佬的讥讽虽然很生气,但是倒也可以忍受。如果是五个愤英中的任何一个留在刘云身边,听到店主的话后肯定会气得半死!起码刘云就很想跳上去杀掉他!对于有节操的知识分子来说,你别含沙射影的侮辱人,那样他会真的很生气!

吃瘪后刘云对身边的两个队员苦笑一声,轻轻摇摇头后从身上取出一把军票,对那个少年说道:“这点你先拿去,以后别到这里来做生意了!”说完将军票硬塞入少年的手中。

“联合票?!”少年看着手中的票子惊讶的抬头看着刘云,刘云笑着说道:“我这里只有这些,放心!我是中国人。”摸了摸少年的头,继续说道:“快回去吧!别让家里人等的担心!”

少年感觉做梦般,走到门口后还是又跪下来给刘云磕了一个头,然后飞快的撒丫子跑了。

日本店主冷眼看着刘云的所作所为,这个“支那”人的气质绝对不同于以往的“支那人”,他身后的两个大汉居然都是一脸杀气的样子,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难道是流窜的土匪?!

见识过土匪厉害得日本店主脸色稍微一变,对后房唧唧咕咕地喊了一番日语,没多久一个穿者和服的日本胖子从后房走出来,不耐烦地看了看店主,又看了看刘云,然后自顾自的从哪里来又回到哪里去了,日本店主挥舞着拳头对里面吼叫起来,可是里面再也没有动静了。

日本店主原想让他的儿子到白港川崎阁下那里去报告情况,可不孝的逆子却懒得跑腿。

“店家有活血的药物卖吗?最好是那种擦拭类的药水。”刘云走到日本店主的前面问道。

日本店主收敛了脾气,从身后的药柜里取出一瓶药水,说道:“这个是专门治疗跌打的。”

刘云掏出身上的军票捏在手里,问道:“需要多少?”说完另一只手就要去拿药水。

没料到日本店主一声冷笑,飞快的将药水抢了回来,说道:“年轻人,我们这里不收这种东西!”看着刘云不解的目光,不屑地对墙上的一张“公告”指了指,示意刘云过去看看。

刘云按下性子转身看了看,大意浏览了内容后,刘云只觉得一股怒气从脚底飞快的窜到脑门上,这些日本人居然不收军票,他们只收银元和金银首饰以及各种有价值的古玩等等!

看完后刘云飞快的转身,迎面看到那个日本老板奸诈的笑脸,日本老板脸上浮现出那种你能奈我何的表情,哼!这些军票过一段时间就会作废,当然不能接受这种没用的票据!

刘云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日本店主也不和刘云说话,转身将药水放回了远处,然后从收银台里拿出一个戒指扬了扬,冷笑着说道:“我只收这些,如果没有请趁早滚蛋!”

在日本店主将收银台拉开关上的一瞬间,刘云的目光从收银台里扫过,里面堆满了金银器物,这不得不让刘云怦然心动!刘云慢慢的转身,而大脑也开始急剧的合计起来。

几秒钟后,刘云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们是日本人,和本地人的关系又这么差,那么他们在家里死个几天不会有人发觉,刘云走到两个队员低声说道:“你们快去将大门关上!”

“别!你们关门干什么?我买完药就走。”外面有卖药的人喊道,说完就硬要往里面挤。

康富重重的一脚踢过去,吼道:“滚!今天不卖药了!”

外面卖药的人见识了“日本人”厉害后立刻没声息了。

日本老板大惊失色,尖叫道:“你们要干什么?皇军知道了非要将你们全部杀头不可!”

刘云拔出匕首也不说话,“嗖”的一声尖啸,匕首的锋刃完全扎入日本老板的喉咙,刘云走上去一把拔出匕首,对着尸体冷笑着问道:“日本狗东西!你还敢小看中国人吗?”

听到动静的日本少老板从后房钻了出来,正要问“问什么要关门”,目光偶然落在躺在地上已经死翘翘的老爹,顿时大感不妙,这些“支那人”原来是土匪!手也飞快向怀里掏去。

刘云将手中带着血的匕首又飞快的投掷了出去,“嗤!”锋刃再次扎穿了这个胖子的喉咙,日本胖子“一愣”,伸在怀里的手斜斜地落了出来,一只小手枪也“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看到大门已经关上了,刘云对身后的两人说道:“快点行动!值钱的全部带走,活口全部杀掉!”说完带头进入后房。

刘云的前脚刚刚跨入后房,一个女人正要出来,差点要撞在刘云的身上。刘云略一后退,放眼打量过去,一个身穿和服的美丽少女正惊奇的看着自己。

“你们是什么人?”少女用流利的汉语问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的父亲呢?”说完用不信任的目光打量着刘云,眼睛飞快的落到刘云带血的匕首上,顿时张大了嘴巴。

少女原本要发出一声惊呼,可刘云没有让她能够惊呼起来,硕大的手掌死死的捂住了少女的嘴巴,另一只手则高高地举起了带血的匕首。面对死亡威胁,少女的眼神顿时变得慌乱起来。

见状,在一边的潘贵二连声“可惜”,康富急忙走上来拉开了潘贵二,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想对潘贵二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刘云冷笑着对那个少女说道:“很惊讶你的中国话说得这么好,不过!你不该到中国来!”说完手中的匕首飞快的扎下来,,匕首闪电般的扎入了少女的胸口。

少女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试图挣脱刘云的控制,当鲜血从匕首的血槽里慢慢涌了出来后,少女的动作慢了下来。刘云拔出匕首时,少女的身体立刻如同失去了支撑一样倒了下去。

战争不是儿戏,杀戮敌方的那些旁观者也是不得已之举,为了已方的安全刘云不得不理智的选择了冷酷。

后屋剩下的几个日本人,也被潘贵二和康富一一杀戮干净。

几个人将房子里值钱的金银细软全部洗劫一空,然后小心的将几具尸体隐藏起来。


钱守义带回来了消息,这次总算见到了余杨和庞玉龙两人了,原来他们去投奔余之远了,然后当着吕红秋面大声赞叹余之远的队伍之强盛,言下之意对那边充满了“好感”。

看着滔滔不绝的钱守义,吕红秋忍不住打断他的话,反问道:“既然那边千般好,钱老弟为什么没有留在他们哪里?”

吕红秋才不会相信钱守义的连篇鬼话,什么“总算”见到了余、庞二人?钱守义肯定也想留在那边。

钱守义猛然打住,开始后悔起来,讪讪笑道:“大哥别生气,我是忠心为主的人,怎么可能会抛下大哥独自离去?!我这辈子都是大哥的人!”说完将胸口拍得啪啪只响!

吕红秋不愿意再听钱守义的夸夸其谈,冷冷的看了看钱守义,挥挥手说道:“你先出去吧!”这年头“效忠”这种话不能说得太满。

看着钱守义的背影,吕红秋忍不住一阵阵发狠,可能钱守义这人过不了多久就会逃走吧!钱守义明显还有话没有对自己说,会是什么呢?哼!可能是要自己去投靠余之远吧!

“肚子饿了!”“这年头连当兵都不能管饭?!”“人活得还有啥意思呀!”外面纷纷传来士兵们的牢骚,原本出来走走的吕红秋躲在角落里没敢出来,士兵们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

投靠余之远?哈哈!吕红秋对着空旷的原野忍不住大声冷笑起来,半响之后激动的情绪慢慢的冷静下来了,既然余之远需要自己的队伍,而自己也需要他们庇护,那么合流也未尝不可!在这乱世之中为了生存,即使是原本雄心勃勃的理想也只能暂时埋藏起来。

吕红秋将自己的全部士兵集合了起来,看着稀稀拉拉的不到一百个人,心情顿时失落到了极点,才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只有这些人了,哼!可笑自己几年前还想当护国大将军。

吕红秋来回地走了几步,对身边的钱守义笑道:“钱老弟,我想带着大家去投余之远,”

钱守义猛地一拍大腿,欢笑着说道:“早知道哥哥有这种心思,嘿!”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吕红秋拔出身上手枪突然对准了钱守义,冷冷的说道:“其实余杨和庞玉龙是你带走的,对不对?”吕红秋最讨厌被别人牵着鼻子转,如果钱守义胆敢反抗吕红秋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钱守义猛然间一惊,急忙跪在地上发誓:“我绝对不敢背叛大哥!”说完抬头看着吕红秋。

吕红秋冷冷的盯着钱守义看了片刻,感觉钱守义的确不会背叛自己才收回了手枪,淡淡地说道:“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以后别轻易给人下跪!”钱守义的人品实在是太差了。

“将所有的存粮都取出来!”吕红秋大声说道:“放开肚皮吃饱、吃好,然后咱们要进行长途行军。”没多久,管粮食的士兵将少得可怜的粮食统统搬了出来,连狗腿都搬了出来。

看着士兵们狼吞虎咽,尽管大米已经稍微有一点发霉变质,但是士兵们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察觉一样,吕红秋也吃了一碗饭,第一口饭却差点没有吐出来,原来士兵们的伙食这么差!

为了保持长官的威严,吕红秋倒也硬挺着吃完了那一碗饭,刚刚解脱般的放下饭碗,许永明就挤过来了,说道:“团长,这饭还真不是人吃的,那些八路也是打鬼子的,和我们一样没爹没妈,为什么他们有饭吃!”当时和游击队遭遇后,许永明除了愤慨之外,也对他们拥有充足的粮食和高昂的士气感到震惊。

吕红秋好奇地问道:“他们真的有很多粮食吗?”八路军是什么玩意?!杂牌中的杂牌!这个世界难道颠倒了??

许永明比划着说道:“他们每个士兵的身上都带了几天的粮食,看看我们,吃了上顿就没有下顿了!据说他们以前是红军改编而来的,红军不就是俄国佬在背后支持的吗?”

吕红秋想了想,问道:“不如咱们去投八路?”既然决定依附别人,那就选条件最好的。

许永明立刻将头摇得就像拨浪鼓一样,慌忙吞下口里的饭,着急的说道:“不行!”想到八路军游击队就让许永明想到了毛四一眼神里隐藏着的不屑。许永明是一个极有傲骨的愤英!

吕红秋奇怪的问道:“红军现在也是国军的一部分了,你为什么不愿意加入八路军呢?”

许永明放下饭碗,花了几秒钟理清了思路后,说道:“八路军不同于其他的国军,八路军是由共产党控制的,国民党的势力根本就无法进入。

共产党接受改编以前的政策是‘打土豪分田地’,哼!按照共产党的政策来看,天下人还去劳作干什么?只管去吃大户人家就足够了!”言下止不住的鄙视。

吕红秋不以为然的说道:“切!我们当兵的还不就是为了一碗饭吃,哪管它东南西北。”

许永明苦口婆心的劝解着说道:“团长!你就不要执迷不悟了,不要忘记八路军是由共产党控制的,和日本人打完了肯定又会打内战,到那个时候八路军肯定会被国军彻底消灭。”

和日本人打完了?能打和就不错了!吕红秋点点头,说道:“这年头,唉!以后就算和日本打和了,也不知道日本人要割走中国多少土地!起码咱们的东北是没有办法要回来了!”

许永明突然笑着说道:“团长,这种灭自己人威风的话你可要少说,我还要当大将军呢!”

“好吧!咱们就不去投八路。”吕红秋顿时失声笑了起来,说道:“你这狗日的怎么和老子的想法一样?”看来投八路的确前途渺茫,当不到大将军的,那就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投余之远吧!毕竟都是“党国”的同道中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