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四章 军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鬼子要收队了,撤退的命令一个接一个的传了下去,鬼子和伪军浩浩荡荡的从各个村子里撤了出来。

山野,一个中队的鬼子正在这里等待与前田百川大部队汇合。

没多久,三个鬼子兵趁着待令的时机擅自离队去找地方洗澡。洗澡的地方没有找到,倒是找到了山野中密集树林里的一户人家。

三个鬼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察觉到没有危险后,一个鬼子兵走到那户山民人家的门前,大骂一声:“巴嘎!”然后飞起一脚踢在简陋的木门上,“呛啷”一声后,大门被踢得粉碎,连门框都在摇晃,成年累月的灰尘“哗哗”的往下掉。

土胚垒建成的房子里传来了一声尖叫,里面是女人的尖叫?三个鬼子兵的脸上顿时露除了笑容,互相看了一眼后飞快的挤进房子里面去了。

房子里面远远的传来几声女人的尖叫声后,听得到里面的女人在大声的求饶,然后又传来一阵响亮的耳光声和日本人恶狠狠的吼叫声,风暴过去后女人的求饶声变成了哭泣声。

在附近种植药材的山民听到自己家中的情况不对劲,急匆匆的赶回来后脚还没有跨入房门,看到三个鬼子正在干禽兽的勾当,当场就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完了!自己的老婆和闺女正在被鬼子糟蹋!

鬼子丝毫不知道身后来了人,依然在恣意妄为的发泄兽欲。

山民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连头也不敢回的飞快逃跑了,一边跑一边低声而愤怒的咒骂着天杀的日本鬼子!

没多久,十几个肩膀上扛着红缨枪的民兵飞快赶过来了,山民一边连声催促民兵们快点,而自己却远远的落在民兵们的身后。

“到了吗?是不是这里?”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民兵对着土房一指。

山民上气不接下气的赶过来,说道:“到、到了,你们、快去,晚了、可就出人命了。”

一个十几岁的小民兵提着红缨枪就要往房子里面闯,当头的老民兵眼疾手快,飞快的一把拉住了小民兵,轻声说道:“慢慢的溜过去,看能不能取下他们的枪。”

三个鬼子兵丝毫不知大难临头了,房子里母女俩低低的哀求声反而让鬼子更加兴奋。鬼子们一边肆无忌惮实施暴行,一边互相交谈一些很平常的军营琐事。

门口突然出现了几个躲躲闪闪的人影,潜伏在前面的几个民兵看到鬼子兵如此的残暴,眼睛里顿时冒出了火花,心头的火气“腾、腾”的冒起三丈高。

一个小民兵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带着一肚子脾气猛地跳了起来,“杀啊!”的一声暴喝,手中的红缨枪猛地向最近的一个鬼子兵投掷而去。

那个鬼子兵听到身后的吼叫后猛然一惊,正要转身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大力,接着后备又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巴嘎!”惨叫一声后,那个鬼子摔倒在地上垂死挣扎起来。

小民兵的力气小,鬼子的伤口扎得不深,若是换了其他人投掷红缨枪,这个小鬼子非得当场毙命不可!

另外两个鬼子顾不得遮羞飞快的去取枪,门外的几个民兵那会让鬼子如愿以偿,纷纷吼叫着涌上去,那两鬼子虽然取到了枪,可步枪还没有来的及端起来民兵们就涌到身前了。

前面的民兵也不想涌的那么快,手中的红缨枪都还没有来的端起来呢!这全部是后面的民兵强行挤过去的。

民兵们丢下手中的红缨枪和鬼子兵拳脚相向,窄小房子里传来密集的“仆、仆……”的沉闷声,这全是拳脚砸在人身上后发出的声音。

一番较量后,两个鬼子手中的步枪很快就被民兵们夺了过去,连同地上那个鬼子也挨了不少拳脚,制服那三个鬼子后,民兵们又将三个变成猪头一般的鬼子牢牢的捆了起来。

有两个血气方刚的小民兵大声怒骂举起了红缨枪,为首的老民兵立刻制止了小民兵的举动,冷静说道:“先别杀掉他们,押回去给王局长(王打铁)。”又笑着指着鬼子对不服气的小民兵说道:“他们可都是天大的功劳,你们就等着领功吧!”

刘云皱着眉头将油桶甩到一边,早就猜到摩托车里的汽油根本就不够,叹了一口气后将汽车开到一个洼地里面,然后指挥部下用杂草将汽车“掩埋”了起来。

在寻找燃油之前刘云还是决定开一个小小会议,以巩固身边队员的人心。

通过这一段时间和潘贵二的接触,刘云稍微了解了潘贵二的一些脾气,他相当固执,容不得别人说反对意见,上次偷偷喝酒后刘云马上对他下了禁酒令,潘贵二居然整整一天不搭理刘云,若是换了国军中的那些封建军官,潘贵二肯定属于那种被“杀鸡给猴看”的殉葬品。

在其他队员们看来刘云的胸襟真的非常宽广,潘贵二生闷气的时间里刘云并没有去刺激他,而且在邪教的总坛——黑河镇的时候,潘贵二也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宁愿留下来“守车”。

其实当时刘云还是很想让潘贵二参加行动的,可是这个时候还是免开尊口吧!否则就难堪了!

两天的工夫过去了,潘贵二的脾气也跟着过去了,正以为没事的时候麻烦找上门来了!

刘云将队员们召集起来后,左右看了看笑着说道:“大家都过来聚一聚,一起开开会!”

队员们围成一个圈坐在地上后,潘贵二的脑膜炎又发作了,扯断一个杂草含在嘴巴里面慢慢的嚼起来,人也向后躺下去。

面对这种无组织无纪律,方双早就看这个小子不顺眼了!一声怒喝!“潘贵二!你给我坐起来!”说完冷峻的盯着散漫的潘贵二。

潘贵二一抬头,其他的几个队员们对自己也是一脸鄙视。

在众人无言但是沉重的压力下,潘贵二慢慢的坐了起来,尴尬的笑道:“这都是干啥呀?”

看到场面有一点压抑,刘云并不点破,笑着地问道:“大家有没有想到过组织纪律的重要性?”

队员们不知道刘云卖的什么药,一个个看着刘云不说话,刘云站起来说道:“我的同志们,要注意这里是敌占区,如果因为某个同志的错误而造成拖累其他人,你们说该怎么办?”

刘云的目光不经意间向潘贵二瞟来,潘贵二装作没有看到将头别到一边去,虽然隐隐约约觉得刘营长开这个会没那么简单,但也没往心里去。要说喝酒犯了错误,古代打仗的时候喝酒还能稳定军心呢!

刘云从潘贵二的身上收回目光,继续说道:“我们是一个整体,所以我不会丢下任何队员!”又走到潘贵二的身边,在他的肚子上比划着说道:“日本人抓住抗日英雄后一般都是开膛破肚!”

潘贵二稍微后退一步躲开刘云的手,而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

反抗日本人的英雄被抓住后必将死得非常惨烈,这一点不用刘云说出来队员们都心知肚明,刘云不再搭理潘贵二,转头说道:“当然!也有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为了整体的利益抛弃违反军纪的个人!你们自己说,当遇到重大的敌情,是首先考虑的是游击队还是个人?”

“当然是游击队!”方双站起来大声回答道!其他队员纷纷乱七八糟的对方双表示赞同!

只有一个人沉默不语,潘贵二低着头闷不作声,刘云又笑着对潘贵二问道:“潘贵二同志!你说说你的意见!”潘贵二哪里说得出来,半天才尴尬的抬头自我解嘲的对刘云笑一笑。

对于刘云的问题潘贵二当然不能回答,潘贵二自己原本就是违反了纪律的个人,如果以后再犯什么错误,比如喝酒喝醉了其他人万一见死不救,那可就百分百的落入日本人的魔爪了!

沉静了几十秒钟后,刘云缓缓的说道:“很久以前黄河发生了大水灾,沿岸的人死伤惨重,等到洪水过去后人们开始大力修筑河堤,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河堤终于修筑完毕。

可是第二年河堤还是决口了,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当时的皇帝命令钦差大臣彻底调查这件事情,钦差大臣跑遍了沿河两岸,沿岸的河堤都修筑得非常结实,这是怎么回事呢?

后来终于有知情者告密,原来其他地方的河堤的确修筑得非常结实,可就是只有一段很小的工地怠工了,洪水就在这里汹涌而出!钦差大臣扒开河堤一看,那里的河堤果然全部是新土!”

“修筑了几百里的河堤就因为几十米的河堤是‘豆腐渣’而全部失去作用,”刘云摊开双手,说道:“同志们啊!个人违反纪律会让整个集体面临灭顶之灾!”

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刘云又问道:“有人违反了军纪是不是应该受到处罚?”不等队员们回答,刘云将眼神放到了潘贵二的身上,温和的问道:“潘贵二!你站起来!你说该怎么办?”

潘贵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当场尴尬的站立着,嘴角微微的颤动就是说不出话来。

“有人喜欢喝酒!”刘云抬起头,喝问道:“如果这个人喝醉后正好遇到了鬼子怎么办?”其他队员们纷纷露出愤慨的神色,潘贵二不注重大节,一旦发生什么纰漏肯定会拖累其他人。

“有些人为了抗日连命都不要,可是有些人为了杯中之物却在大发雷霆!”刘云指的是给潘贵二下达了禁酒令之后,潘贵二“闷闷不乐”的那几天。

潘贵二犹豫了半天破天荒地承认了错误,低声说道:“营长!我知道错了!你处罚我吧!”

刘云的脸色点点头,说道:“很高兴你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你写一分……”“检讨”这两个字险些说了出来,要知道潘贵二是不识字的,考虑了几秒钟后,刘云接着说道:“你当着大家的面说说犯了错误后可能造成的后果、你对错误的认识,以及以后该怎么办?”

潘贵二目瞪口呆的看着刘云,你打我一顿不就得了吗?在国军的时候,犯了错误还不都是人家用枪逼着自己,然后狠狠的被“修理”一番,这个“错误认识”又哪里说得出来?

花了十几分钟,在刘云严肃的目光下,潘贵二结结巴巴的说了一些“感想”,在潘贵二看来,这比体罚还要难为情!

看到人家被自己“改造”成功,刘云也不介意潘贵二的前言不搭后语,上前大力拍拍潘贵二的肩膀,赞许的说道:“好!能够勇于承认错误那就还是好同志!”

肩膀感觉到刘云沉重的手掌后,潘贵二又有些不服气,早就听说营长善于技击,是不是考虑什么时候向刘营长试试身手?!

刘云指着汽车对部下说道:“走吧!这附近肯定有鬼子的据点,有据点就有汽油!”

丢掉这辆汽车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方双对几个见习军官兼同学看了看,掷地有声的说道:“……不将这辆汽车开回去咱们也坚决不回去!”说完向刘云看过去,“请营长说两句。”

刘云笑着说道:“你说得很好!那么我就来补充一句:这两天大家要辛苦一点了!”总觉得方双这个人非常的“好用”,什么事情都以领导为中心!

从外面看上去暮云镇很繁华,的确!这里以前很繁华,但是现在这里却变成了破烂萧条的小镇,和桃林镇不同,这里的外围没有高大的城墙,有的只是低矮简陋的一堵堵破烂土墙。

街道上的垃圾因为没有人运出去,所以被偶尔挂起的怪风一卷就会看到漫天的纸屑、布片或者其他各种小物件,有些乞丐靠在墙角边偶尔发出几声呻吟,而那些不动的乞丐很可能早就已经死去多时了!

整个暮云镇只有那些趾高气扬的鬼子巡逻兵才能给死气沉沉的街道注入一丝活气。

刘云等几人来到了暮云镇,在这里混进去显然要比桃林镇容易得多,入镇的豁口到处都是,只是队员们没有什么东西来掩饰身份的!不得已方双随便找了几幅破烂挑担装扮成商人。

暮云镇的确有一个鬼子的据点,有一个小队的鬼子驻扎在这里,加上附近农村驻扎着两个不完整小队的伪军,这里总共有一百五十多人的敌人。

暮云镇有一个鬼子的兵站,南来北方的鬼子都可以在这里歇脚。

白港川崎坐在宽大的椅子上,一个俊俏的“支那”女人小心翼翼的端上茶,看到白港闭着双眼休憩,正准备轻手轻脚的退出去,白港突然睁开了眼睛,猛地一把抱住女人哈哈狂笑了起来,女人冷不防受到了袭击,忍不住惊慌失措的大叫一声正要挣扎,回头一看是白港这才陪着笑脸安静下来……

这就是暮云镇鬼子少尉白港川崎土皇帝般的糜烂生活。

正准备挑一个饭馆吃饭,刘云不自觉地摸了摸口袋,这才想起身上的银元昨天就告竭了,想到后世吃霸王饭的忍不住笑起来,对身后的队员们说道:“没钱了,咱们当他一次土匪!”

“买两个馒头!”一中年人伸手递出去一张稀奇古怪的“画票”,刘云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那个老板并不伸手去接,而是为难的皱着眉头问道:“你这里有银元么?这玩意儿……”

“切!”中年人一声冷笑,不屑的说道:“不想要?难道你想吃官司?日本人可毒着呢!”

卖早点的老板苦笑一声后勉强接下了那张“画票”,然后甩了甩那张“画票”后丢入抽屉里。

刘云突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这“画票”就是日本人发行的军票,日本人用中国的经济支持侵略战争的铁证,不过在近代历史上还有一个“友好”国家也在中国发行过军票!只不过因为特殊历史原因这一段历史被抹去了。

这个国家就是后来中国的盟国,他们在“帮助”中国打击关东军的时候,每“占领”一个地方就会像蝗虫办的洗劫那里的一切!然后发行俄国军票以战养战!就连朝鲜战争时期,他们的武器弹药都是按照国际标准价格卖给中国的!长期有条件的给予中国“最优惠待遇国”。

对于军人来说,任何他国军队进入自己的祖国都是可耻的!

国家之衰弱,民众之悲惨!刘云想着那张耻辱的军票沉思了良久,作为一个现代人怎么也无法接受这种耻辱!看到刘云一言不发铁青着脸,几个部下不明所以却不好意思去问。

刘云叹了一口气,有些伤感的说道:“咱们走吧!”

在镇外围转了一圈,刘云已经正视肚皮问题了,抢劫那些小户人家是绝对不行的!传出去还怎么做人?可是又找不到本地那些汉奸的家,正在后悔不该将钱袋全部交给铁思明的时候,远远的几个日本人闯入了刘云的视野,这是一些到中国来“淘金”的日本“商人”。

“咱们合围上去!”刘云指了指那几个日本浪人,严肃的部下作了一个“杀”的手势!说道:“记住!这次不能弄出半点动静!”日本人可不是随边杀的,一旦没有处理好,鬼子兵还不满世界的搜捕你!至少这里是不能呆下去了,到那时那辆汽车还不知道要摆到什么时候去呢!

刘云捏了捏手中的土块,觉得重量差不多了,狠狠地对着那几个日本浪人甩过去,土块沿着漂亮的弧线准确地落在浪人的脚边,受到“袭击”后浪人们集体转身寻找捣蛋的目标。

刘云不紧不慢的又捡起了一块坚实的土块使劲甩了过去,在浪人们发愣的时候,土块正中一个浪人的额头,“啊哟!”浪人捂着额头一屁股跌在地上,鲜血从指甲缝里流了出来。

刘云原本在特种部队的时候就进行过手榴弹的投掷训练,准头自然不差。

浪人们不可思议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居然有“支那人”胆敢冒犯日本武士?片刻后感觉眼前这些都是事实,浪人们几乎同时拔出身上的武士刀,一起大声呐喊着冲杀过来。就连那个额头受伤的日本浪人也停止了惨叫,大声怒骂着跟在浪人同伴们的身后向刘云杀过来。

“呵呵!动静好大!”刘云飞快的转身逃跑,可不能在大街上修理这几个日本人,人来人往的都看着呢!只要到了那阴暗的小角落,嘿嘿!这几个小日本还不得全部死翘翘!

在街道的拐角处一个日本浪人实在是受不了了,气喘吁吁的掏出了94式手枪,“啪、啪”一连开了几枪,直到子弹全部打完也没有伤到一百米以外的刘云,这种手枪的质量太差了!

追逃双方左拐右拐,没多久这五个日本人就被吸引到了伏击圈,同样是一个拐角处,只不过这里的墙脚下、屋顶上都藏了人,队员们屏着呼吸静悄悄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刘云在拐角处停下了脚步,拔出套在手臂上的匕首,然后聚精会神的倾听着由远至近的木屐“波打、波打”声。

一个日本浪人刚刚从街道的拐角处露出头来,差点和近在咫尺的刘云险些头碰头。


“嗤!”一声轻微钝响,刘云手中的匕首深深的刺入了当头浪人的胸口,匕首才刺入浪人的体内又飞快的一脚向日本浪人的胸口踢去,并顺势拔出了匕首。

刘云的杀人技巧非常娴熟,匕首顺着浪人的肋骨捅穿了他的心脏大动脉。

匕首拔出来后日本浪人条件反射般的捂着胸口,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冷峻的刘云,

浪人被踢得飞起的身体砸在身后刹不住脚的同伴身上,浪人们“稀里哗啦”的撞跌成一团。这个时候挨了一匕首的浪人才开始“啊”的嘶哑的一声惨叫,被匕首带出来的鲜血不可遏制地从手指间喷了出来。


几个日本人惊呼着跌成一团后,还没有反应过来街道边上堆积如山的垃圾突然飞起老高,五个人影从垃圾堆里跳了出来,挥舞着匕首扑向那几个跌作一团的日本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浪人长长的武士刀顿时无用武之地!

受到突然袭击后,浪人们也不甘示弱的嚎叫着作困兽斗!

混乱中一个浪人飞快的拔出了手枪,刚刚将手臂抬起来,突然天“黑”了下来,急忙抬头一看,屋顶上跳下一个彪形大汉,一声惊呼后,他的拳头都已经快要到自己的鼻梁骨上了。

“呜……”浪人只叫了半声就倒了下去,鼻梁骨已经被完全砸塌陷了,暂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潘贵二从上面跳下来后,并不停留,虽然五杰杀了那几个日本浪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论打架的功夫五杰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人家日本浪人从日本打到中国,什么架势没看到过?经验值早就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五杰在日本浪人打架的时候还在学校里面读书呢!受到打击后的日本浪人们很快就恢复过来纷纷反击,两帮人抱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地上的零碎垃圾和日本人的木屐乱飞。

潘贵二抓住一个日本浪人的头发,使劲一提,“啊!”日本浪人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潘贵而丢掉手中血淋淋的头皮,然后又在日本浪人的颈椎骨上补上一脚,浪人彻底不动了。

方双和郭献和康富还好一点,与之搏斗的浪人并不能从他们身上占到什么便宜,其他三个愤英就危险了,特别是诸葛同已经被日本浪人死死的压在身下,手中的匕首也被人家夺去。

浪人将诸葛同翻身压在身下,匕首的尖尖带着寒光飞快的向着诸葛同的喉咙扎去。刘云一声暴喝,手中的匕首闪电般甩了出去,“嗤!”的一生钝响,携带着巨大动能的匕首扎穿了浪人的手臂,浪人手一抖,匕首掉在地上。

腾出手来的潘贵二从后面抓住正在猛力踢打熊满的日本浪人,日本浪人猛然间感觉后颈似乎被围巾包住了一样,然后颈椎骨传来一阵剧痛,脖子处传来“嘎达”一声轻响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到十几秒钟的时间里,几个日本浪人全部被解决,只是队员们特别是几个愤英的身上一片狼藉,日本浪人几乎将他们身上的衣服扯成碎片,狭小的街道里满是星星点点的斑驳血迹。

郭献狠狠地在那几个日本人的胸口上逐一踩了几脚,察觉到确实没有“活人”了才罢手。

那个鼻梁骨被潘贵二砸塌的日本浪人反而被踩醒来了,可能大脑还没有完全运转,站起来后茫然左右望着,呼吸中带着“呼噜”声,不时地从破碎的鼻梁中喷出星星点点的血沫。

刘云正在检查队员们的身体状况,在这里受伤可就不好处理了,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摸摸索索的声音,转头一看一个鼻梁骨被砸塌浪人正在哆哆嗦嗦的掏手枪。

“不好!”刘云立刻捏紧了拳头挥向他的脑袋,几乎在同一时间,潘贵二的拳头也飞快向那个日本人的脸蛋打去。

“嗵、嗵!”几乎是没有间隔的连续两声巨响,那个日本浪人的脑袋贴靠着墙被打得头骨迸裂。

潘贵二看了看变成碎西瓜一样的人头,一边将手上那些的白的红的在浪人身上擦干净,一边看着刘云的拳头落点,自己手上的赃物全部是从他那边溅过来的,而且感觉刘营长比自己先一步落拳,也就是说自己不过是打在已经碎裂的脑袋上。

潘贵二有一点灰心了,原来刘营长的力气比自己更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