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合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国军骑兵师匆匆收拢队形准备撒丫子跑路,可是刚才的那一阵枪炮声已经他们全部暴露,现在再想走已经迟了。

“师座!”一个骑兵甩着汗水策马狂奔过来,人还没有接近就狂喊,“在我们身后发现了大约一个中队的日军骑兵。”

王坤冷笑起来,“这小鬼子还真是看得起老子!区区一个中队也敢拦截?!”

“他妈的!冲过去!”一旁的郭鹏一声怒吼。

国军骑兵师以一个骑兵整团为先锋,向来路猛烈冲撞过去。

鬼子的骑兵搜索中队(一百三十多人、马)也随即发现了气势汹汹开过来的大片国军骑兵,鬼子鉴于自己的人数少,立刻占据了一块高地静静的等候着国军骑兵师。

冲在前面的国军军官看到鬼子飞快的将骑兵拉到了高地上,知道他们要积蓄战马的脚力,并且还要使国军不得不处于仰攻的不利局面。

国军骑兵师冲到了一千米的地方,鬼子开始用火力拦截国军骑兵师。

国军骑兵师冲到了五百米的地方。“沙格格!”带队的鬼子骑兵中队长拔出指挥刀一声嚎叫,势单力薄的鬼子骑兵随即策马从山顶猛冲下来,视死如归的迎面扑向大队国军骑兵。

“来了就好!”国军骑兵师回头一声大喝,“弟兄们,给我冲!”两支骑兵猛烈的撞击后,国军骑兵师的冲击速度不可遏止的减缓了。

双方都在竭力抢时间,在国军骑兵师的身后、侧翼都跟着出现了鬼子的零星火力,越来越多的鬼子步兵携带机枪和迫击炮出现在四周高地,国军再稍有迟缓就会带来灭顶之灾!

用步兵包抄骑兵并且还要一口吞吃,这也只有鬼子才敢想敢做!

“前面是怎么回事?”王坤心急如焚,忍不住大声咆哮起来,“为什么还没有把前面的道路打通!”

“报、告师座!”一个参谋心惊胆颤的回答道:“鬼子将骑兵放到山顶上,等我们的弟兄接近后,他们突然猛冲下来,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伤亡……”

在杂乱无章的枪声中,郭鹏的勤务兵突然“啊”的一声惨叫,捂着胸口直愣愣的一头栽下战马来。

王坤知道这是鬼子狙击手干的“好事”,一边飞快的趴在马背上,一边吼叫起来,“你给我去传令,再不扫清前面的路障,就提头来见!”

鬼子骑兵成功的拦截了国军骑兵,在最后一个鬼子骑兵战死的那一刹那,鬼子的机枪队喘着气跑上了山头,并且飞快的在山头一侧布置重机枪阵地。国军的退路已经被彻底堵死。

等到骑兵团长发现鬼子正在布置机枪阵地和炮击炮阵地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声吼叫,“下马!给老子夺取那个山头。”

大批国军士兵迅速跳下战马,迎着鬼子黑洞洞的枪口艰难向上爬。“嗒嗒嗒……”鬼子的机枪一挺接一挺的开火了。

国军士兵们一个个机场饿肚、口渴难耐,偏偏打仗又非常不顺手,山头上的火力死死地压制着这些试图冲上山头的国军士兵,不少国军士兵还发现山头上的鬼子援兵好像越来越多了。在付出惨重伤亡又毫无战果情况下,国军的士气渐渐垮了下来。

“师座!”参谋一脸大汗,策马狂奔过来,“鬼子在山头上布置了机枪和迫击炮,我方伤亡,现在弟兄们正在和鬼子争夺高地。”

“哪来的炮火声?”王坤正要怒斥参谋,“轰!”远远的传来一声巨响,王坤的脸色顿时变得死灰。

“我们的炮打不到他们……”参谋焦急起来,“师座,请您立刻下令调转部队的突围方向。”

郭鹏立刻焦急地看着王坤,王坤也是瞎子睁着眼睛两眼一抹黑,身边没有向导带路,盲目突围和找死差不多。停顿了片刻,王坤只好咬着牙齿说道:“先让弟兄们构筑阵地,抵挡鬼子的进攻。”

#

八路军一个侦察骑兵疾驰而来,老远就大喊:“支队长!他们在须子沟里打起来了。”

刘云暂时没有作声,对骑兵挥挥手示意再探消息,随后又长时间的沉默起来。

跟在刘云身边的干部们表情各异,有漠不关心的、有焦虑不安的、也有皱着眉头沉思的。

良久,宋意走到刘云身边,良久才犹豫的低声说道:“支队长,在根据地我就只服你一个人,但此国难当头之际,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小鬼子打我们的同胞……”又盯着刘云的眼睛片刻,正色低声说道:“纵然国骑师有千般不是,但不要忘记了最后得利的还是鬼子!支队长如果这么坐山观虎斗,实在是让人寒心!”

李信紧挨刘云,宋意的这一番话被听了一个一干二净,当下忍不住将眉毛一挑,对宋意不客气地训斥起来,“师部指示的电报是怎么说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宋连长,你是一个党员,还是先去好好地体会上级电报的意思吧!”随后看了看依旧一脸不服气的宋意,李信忍不住爆发了,“你小子如果不想到这里呆下去,可以尽快交出军权!”

宋意随即面色铁青地向刘云看过去,如果一言不合,宋意就会马上解甲归田。

“大家冷静!”刘云制止住身边躁动的干部们,无可奈何的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宋意,正色说道:“都是中国人,我们当然要救他们。”

李信立刻掏出驳壳枪交给刘云,冷笑着说道:“你如果要去救那些抢地盘的渣滓,这个副支队长老子不干了!”

“李信请你冷静一点,等我把话说完!”刘云将李信手里的驳壳枪推回过去,看了看一干干部们,“你们的心里想什么,我也全部都知道!”

众干部们私低下的确各怀心思,有的想去救人,也有的竭力反对去救人,还有的觉得不去救人不好、救人也不好……

“说实在的,不去救人那是违背良心的,因为他们都是中国人!”刘云的话音刚落,又马上伸手制止几乎暴跳起来李信,“当然,大家也知道国军骑兵师是来干什么的!我们如果救了他们,就等于救了一条狼崽子,大家不要忘记了,他们是来抢我们的地盘的。”

一旁的宋意顿时神色暗淡起来,估计让独立团出兵是绝对没戏了。

“我问你们,此国家危难之际,是不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刘云逐一扫视干部们。

干部们虽然不知道刘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大多还是不自觉地点点头。

“我再问你们,国军骑兵是有没有能力在绥远站稳脚跟?”刘云将手指像隐约传来激烈枪炮声的战场,“如画江山自古就是能者据之!如果他们能够在绥远站稳脚跟,并且能够赶跑鬼子,为了大局出发我们支队可以立刻撤出绥远。”

一干干部的立刻心明眼亮,国军可没有能力在这里站稳脚跟,八路军在绥远经营这么久,到现在都还是小心翼翼的和鬼子捉迷藏。李信冷笑着向宋意看来,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刘云看了看一脸好没生气的宋意,又继续说道:“虽然他们不仁不义在先,但是我们却不能见死不救……”

“刘云到底要咋样,救与不救就在一句话。”李信忍不住喝问起来。

“等他们双方都精疲力尽了,我们再从后面给鬼子屁股上戳一刀,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再过去伤亡也最小!”刘云面带微笑,只是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等到那个时候,国军骑兵师差不多已经被鬼子揍得七晕八醋,还哪里有实力和自己争夺大青山的地盘?!

这一个折中的计划无人表示反对,就连宋意除了微微皱眉头以外,也没有出声表示反对。

#

鬼子和国军骑兵师还在猛烈的顶牛,随着时间的流逝,鬼子依仗着地形和火力占据了越来越明显的优势,骑兵师的机动优势下降为零。

“轰!”“嗒嗒嗒……”纷乱呈犬齿交错的战场上,国军的散兵线艰难的向山头爬着,一抬头就是鬼子的机枪和迫击炮火力,鬼子凶猛的火力、优秀的战术配合一再将国军打回原地,山坡上留下了一具具国军尸体……

“师座!”年轻的参谋脸上布满了汗渍、灰尘,手里拿着一套老百姓的衣服,“战况不利于我,请师座穿上这一套衣服!”

在王坤身边的国军将士们几乎同时看着这件老百姓的衣服,王坤倒也硬气,二话不说就掏出火柴将衣服点燃了。

“弟兄们!谁若是敢再言逃跑,就如同此指!”王坤对四周有些惊慌得国军官兵大吼,随后掏出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小手指,“啪”的一声枪响,手指断口处的动脉喷出了细小的鲜血,“今天老子就算是死,也要带弟兄们离开这里!”

“轰!”近在咫尺一声巨响,战马群受不了惊吓就要四散奔逃,一些国军士兵慌忙上前试图拦住战马。

对于身边的爆炸声,王坤纹丝未动,国军官兵们也受到了激励,下定了必死的决心!喊杀声震天的战场上,国军官兵再次发动了猛烈的进攻,这次国军士兵甚至抬着迫击炮上了山。

#

“‘支那’军队这次的攻击虽然来势凶猛,但不过只是他们的回光返照罢了!只要被我们再打回去,他们士气就会彻底崩溃!”渡边放下望远镜得意起来,“命令各部加紧合围!”

“轰!”一声巨响,鬼子的迫击炮阵地突然被掀掉了,正冲到半山腰的国军士兵怀着一种仇恨爆发出一阵欢呼,鬼子的这个炮击炮阵地不知道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

渡边立刻举起望远镜,随即又放下了,脸色阴沉下来,“他们将迫击炮抬上了山!”

“轰!轰!”连续两声巨响,这次鬼子的机枪阵地也被两发准确的迫击炮弹掀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渡边举起望远镜后忍不住要发脾气了,眼下失去了火力压制,国军骑兵师很快就会冲出山沟。

“报告!”一个鬼子参谋送上来一封战场情报,“在我们的身后发现了小股八路军,他们用迫击炮偷袭我们。”

“什么?”渡边一愣,随即举起望远镜,远处一枚接一枚的迫击炮弹正不断地落在鬼子控制的制高点上,国军士兵就像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布满了山坡,他们正在奋力向山上猛攻,而‘皇军’失去了压制火力后几乎被打得抬不起头。

“立刻收拢包围圈,全线总攻!”渡边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尚未聚集绝对优势兵力就发动攻击?!佐佐木在一旁直摇头,早就提醒渡边这家伙要注意八路军可能存在的偷袭,但是这家伙总以为中国人喜欢打内战,认为八路肯定会看着抢他们地盘的‘支那’骑兵师覆灭。

“阁下!”佐佐木走上去轻声提议道:“现在哪怕收拢包围圈,也已经达不到全歼他们的目的了,而且‘支那’骑兵师不足为虑,他们没有地盘、向导,退出绥远是迟早的事情,眼下‘皇军’的重点应该还是放在八路身上。”

“啪”的一声,渡边重重地在佐佐木脸上甩了一记耳光,暴跳如雷的吼道:“巴嘎!我的战术指挥不用你来教!”

“哈依!”佐佐木立刻双腿一夹,低头认错。

鬼子没等聚集绝对优势兵力就从四面八方压了上来,但是鬼子大部队还是扑了空,被打得支离破碎的国军骑兵师已经慌慌张张从刚夺取的山沟拗口逃跑了,鬼子仅仅得到了丢得乱七八糟的辎重和一地伤员。

#

“不要开枪!”八路军的骑兵干部远远的挥手大喊,“我们是八路军!”

“要不要打?”一个军官策马过来问王坤。

王坤略一思索,“放他过来,看他们有什么意图。”

八路军小干部一边策马奔过来,一边“啧啧”有声地看着这支被鬼子打得狼狈不堪的国军骑兵师。

“你们八路军……”王坤觉得欠了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而且自己的动机也纯属不良,口气软了软,“你们八路军派你来有何贵干?”

“请贵部跟我走……”小干部看了看友善度有限的国军官兵,继续笑着说道:“我们八路军给你们提供水源和食物,并且准备让出地盘给你们接手。”

一干国军官员几乎同时一愣,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这八路军是不是脑子烧坏了?

“不要去!天下哪有这种好事情?!”一个参谋在王坤的耳边轻声嘀咕起来,“指不定在路上就会被八路军给缴械了!”

王坤顿时陷入了两难,国军官兵们也都看了过来,场面渐渐的安静下来了。

“鬼子又从后面追上来了!”后面一声凄厉的叫声传来,心有余悸国军官兵立刻又忍不住一阵骚动。

王坤有些恼怒的向后看了看,实在是不想让八路军的人看出自己的部队已经被鬼子打得魂飞魄散、斗志全无。

“我们还是到八路军那边去吧!”郭鹏看了看王坤,有些无奈起来,“再怎么折腾八路军不会杀我们,相反,就算他们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我们缴械,他们也总得给咱们一碗饭吃!”

王坤面色铁青,对八路军的小干部喝道:“带路!路上别耍花样!”

在八路军向导的带领下,凭着国骑师的机动力很快就甩掉了围追的鬼子。

为了让惊弓之鸟的国骑师放下心来进食,刘云仅仅只布置了一个连的战士送来食物,而且都还没带枪。

就这样王坤还不放心,命令骑兵加大搜索范围,防止“埋伏”。

“怎么?”一个八路军干部一边微笑着向王坤走去,一边问道:“你们连中国人都不放心?”

一个国军军官飞快的拦住这个八路军干部,不客气地起来,“为了师座的安全,你给我站远点说话。”

王坤手里捧着一大碗说不上名字糊糊往嘴巴里猛灌,好半天才惬意的添添嘴巴,“他妈的,这种东西老子以前连看都不看,今天吃起来却格外的香!”自言自语完了后又对八路军干部问道:“你们八路军的刘云为什么不来?是不是缺乏诚意?”

干部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就是刘云,打开始你们的人不让我们接近你。”

“什么!”王坤“腾”的站了起来,随后脸上“刷”的变红了,今天的脸面算是都丢尽了。一干国军军官们纷纷好奇的打量着刘云,这个家伙除了相貌堂堂以外,这个穿着还真是……

“原来是刘队长,在下就是东北挺进骑x师的师长!”王坤走上前去握住刘云的手,心思转了一圈又一圈,半天才笑着说道:“我愿意和刘队长共弃前嫌,以刘队长马首是瞻!”对于王坤来说,哪怕四周强敌环绕、或者刘云打了什么歪心思,自己都必须在这里扎根,一块地盘实在是太宝贵了。

……

第一次见面双方根本就不互相信任,王坤仅仅安排一个参谋到八路军那边传递消息,根本就不提联合作战的事宜,而刘云没敢指望王坤能够和自己和睦相处,这些军阀手里最宝贵的就是军队,指望他们“出血”想都别想了,而且在鬼子的“扫荡”的时候,这帮家伙不给自己添乱就行了!

深夜,王坤正在睡觉,突然被马的嘶叫惊醒了,爬起来正要问搞什么名堂,参谋匆匆跑过来,“师座,八路军通知我们转移。”

“为什么要深夜转移?”王坤虽然口里上充满疑问,但还是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

“因为鬼子大部队开上来了,为了避免与敌人的优势兵力交锋,所以……”参谋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国共两党的军队会合成一路连夜转移,随后长时间的行军几乎让国骑师咂舌不已,一直到了中午,大部队才安营扎寨。

在须子沟国军骑兵师将所有辎重全部都丢失了,虽然已经到了中午,但是饿得肚皮贴后腰的王坤不好意思去找八路军索要粮食,只好就这么硬挺着,侥幸八路军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忘记身边的骑兵师,他们挑着担子给国骑师送来了食物。

郭鹏有些无奈的看着碗里的粗粮,他妈的!这八路军肯定在蓄意报复,三两下就添了一个干净,随后带着几个人悄悄的向八路军的驻地摸过去。

“寒书兄!”远远的一声惊呼。

王坤一愣,“寒书”是自己的字,立刻张望着问道:“谁?”

“是我!”一脸笑容的宋意大踏步走了出来。

“哎呀!”王坤猛地一拍脑袋,“原来是你!”随后两个人挨个坐在一起详谈彼此的遭遇,……

“记得你当初南撤了,怎么混到这里来了?”王坤一脸的不解。

“没啥!”宋意不在意的挥挥手,“我丢不下家里人,带着一些人、枪又跑回去了,结果半途被鬼子给俘虏,又被鬼子压去当苦力,这后来我就投奔了八路专门打鬼子。”

“还跟着八路干什么?现在的绥远已经归傅长官主政,而且国民政府已经决定大力支援绥远省政府,这地方早晚要归我所有。

而且老子的人马被鬼子打掉了差不多一半,现在你不帮我谁帮我?!”王坤对着远处送饭的八路军官兵不屑的撇撇嘴巴,“你到我这里来,我的一个团长被你们藏在地道里打死了,你正好可以当团长。”

宋意的心跳骤然加速,拳头也捏得紧紧的,片刻后又松懈了下来,笑着说道:“算了!在哪里都是打鬼子,况且我现在已经是八路军的共产党员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王坤忍不住跳起来,随后又马上察觉到自己失礼了,抱歉的笑了笑,重新挨着宋意坐下,“你们八路军到底有什么打算?”

“刘团长说‘如画江山能者拒之’!”宋意看了看一身散懒的王坤,正色说道:“我们不会开第一枪……”

“你还真的是八路了?!”王坤的目光变得冷峻起来,仿佛不认识宋意一样,淡淡地问道:“如果宋连长不介意,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防备我们的吗?还有,你们带着我们长途行军怎么尽走些山路?是不是要故意拖垮我们?”

宋意就像受到了侮辱一样“腾”的站了起来,大声怒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当时在我们的身后和两翼有一个旅团的日伪军。”看到王坤变得目瞪口呆,又压下怒火摇着头说道:“我敬你当年时一条汉子,没想到官越当越大了,心思也变得玲珑起来。”

“你给我滚!”王坤也忍不住跳起来怒吼,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送走宋意后,王坤的心情越发烦闷,一抬头一脸悻悻的郭鹏过来了。

“他妈的,老子看走眼了,这八路吃的东西和咱一样!”郭鹏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坤正要皱着眉头说话,“八路军传令,让我们立刻跟着转移。”参谋骑在战马上大喊。

没多久,骑兵师跟着八路军迅速转移。

日本人的品性精明、狡猾。渡边将部队收缩成一团,根本就不给国共联军聚歼一部的机会,奔与逃的双方时刻保持着最高警惕,唯恐一个不慎遭来灭顶之灾。

当然,长途行军、频繁转移带来的伤害和劳累同样平等地给予了追与逃的双方。几天后,首先是国军骑兵师熬不住了,王坤惊恐地发现部队有了零星的逃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