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20 一纸协议

粮民 收藏 1 52
导读:中华励志传 正文 20 一纸协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蓝朝鼎率军南下与李永和在富顺北部顺利会和,这一会和壮大了顺天军的军威,军力激增至三十余万。在成功会和后,顺天军召开了重要的军事会议,会议决定:第一,建立威远以西的铁山根据地;第二,确定了分兵三路的作战计划,一路由蓝朝鼎率领进攻绵阳,一路由周绍通率领东征川东鄂西,李永和部在建设铁山根据地的同时相机北上配合蓝朝鼎夹击成都。会议的成功极大的鼓舞顺天军的军心和士气,根据地的老百姓也为要建设铁山根据地而欢欣鼓舞。这更是让困守成都的曾望颜和崇实寝食难安,曾望颜总督急得团团转,可是何凤山偏偏在前些日子说老家有事告假三年,连面也没有见一下就走了。虽说他一再在书信中说他的团练还是会配合朝廷与发匪作战,会阻止发匪进攻成都,可是,他这一走,自己就少了可以和这支比较强悍的团练取得联系的人了,再要指挥他们就难了,还好的是,自己也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离开这个烂摊子回京去诉职去了。曾望颜躺在太师椅中气愤的想:“我看这年青人还是不懂事,只知按个人意志办事,跟从前一样,难以成气候啊。”然后长叹一声接着心想:“但愿这支团练能如他所说,能南下固守岷江以北防线以等待湘军来援。”

同样,驻守乐山、眉山一带的三团也是感到气氛空前的紧张,团长马得力不得和段成铁政委亲自北上都江堰去找李正商量对策,希望四团能南下与三团会和以抗拒顺天军的入侵。恰在此时从成都传来曾望颜的命令说要这里的团练全力以付顶住顺天军的北上,以待湘军入川。李正和王包包、段成铁、马得力一同来到了何府,自何凤山于上月带领三百名孩童离开这里后,这里就成了留守川西的部队的指挥所。

成镇远和成婉清接到消息也来到了何府,同样的,成镇远兄妹对目前的局势也是感到非常的不安,一方面是团练的事,一方面是自己家中的事,因为有消息称顺天军很快就要席卷川东,自己的家乡也将要陷入战火中。

马得力首先问李正道:“李团长,曾望颜要求我们全部南下抵抗顺天军,你们有什么想法?有把握抵挡得住么?”

“兵力太悬殊了,我们现在才不过四、五千人,况且训练好一些的也仅有两千余人,而他们却有数十万人啊。就算他们只分出一半来,就是踩也把我们踩扁了。如果他们现在就北上,我看我们就只有退守都江堰了,以便诱敌深入相机反击。”李正说道。

段成铁也是忧心忡忡的说:“敌人太强大了,要是不用和他们交战就能让他们不进入我们控制的地区就好了,要不然,真要是打起来,我们就是再有一倍的兵力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虽然石少明首长说过要我们以游击战来对付强大的敌人,可是我们现在又要保证秋收不受影响,又想要把敌人放进来打,我看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那知王包包却站了起来说:“怕他个鸟,从现在起我们就再去征多些人来充军,管他老的少的,不来的就抓来,然后我们把部队全部拉下去摆在岷江北岸边上,当他们过河时大家齐往江里射箭,我看他们有多少人来送死?”

一向不爱说话的成镇远终于忍不住说:“王团长难道忘了首长要我们不得骚扰百姓的么?首长在这里时,就一再的强调要团结群众,要做好群众工作,不能以任何名义骚扰了百姓的正常生活。”成镇远见王包包还是一脸的不服气,接着又说道:“就算我们从地里拉出一批农民来打仗,可是我们匆忙间又能拉来多少人呢?我想也最多不过三、五万来送死的人罢了,对战事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的。”

李正也摇了摇头说:“王副团长的建议,我看也是行不通的啊,首先这太扰民了,不利于军民团结一心共同抗敌的大局;其次是会扰乱农民的秋收,严重的影响粮食的丰收;再说了,这刚征来的农民也没有什么战力得,用得不好反而有损士气。”

成婉清抿着嘴偷笑了起来,用手碰了碰成镇远说:“二哥,你们别再说了,你看包包哥都快急眼了。”

王包包听成婉清这么一说,红着脸憨厚的笑了笑说:“小丫头胡说,你老哥我脸皮可厚了,才不会跟大家急眼呢。”见大家都笑着看着自己,便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都看着我有什么用?既然我的法子不好使,那大家都快想办法啊?你们不是说湘军不是要入川来了么?大家看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啊?”

李正点了点头说:“是的,曾望颜说大清皇帝已经命骆秉璋率湘军入川清剿顺天军,可能再有数月就能到达四川。还有一个事就是从成都传来消息说曾望颜要回京去了,这个骆秉璋如果能顺利的扑灭顺天军的话,很有可能成为四川新的总督。据说骆秉璋此人很有些手段,是湘军的一员干将,他的入川对我们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我们一定要趁着骆秉璋在四川还没有坐稳之前把我们的军力扩大,我认为他比顺天军还要难以对付。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抵挡顺天军的事,大家再好好想一想吧。”

成婉清说道:“要抵挡顺天军,我看应该不会太难吧?他们只不过是人多罢了,要是再如上次那样多用些手雷、地雷,也许我们就能大大削弱他们的力量。我看这次蓝朝鼎不再到我们这里来,多半就是怕了我们的这些东西。”

王包包摇了摇头说:“你们太不了解蓝大顺了,他才不是个胆小的人!其实大顺是个勇猛好战的人,他这次不再进攻我们这里,我想多半是听信了唐友耕这个小人的谗言,要不然,我想以蓝大顺的性格是一定会朝我们这里打来的。虽然说上次不是他直接在指挥,但是在他心中上次的兵败还是一个抹不掉的耻辱。”

李正接过话题来道:“蓝朝鼎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大家不要小看了他。这次顺天军如果北上,要完全打赢他们,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但是,我们也还是有一些优势的,比如我们的武器比他们先进,如果我们采取诱敌深入,丢弃现有的根据地朝首长他们走的方向退却,然后再寻机反击的话,再加上这里的老百姓的支持,还是有可能获得军事上的胜利的。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在战略上就输得太惨了,这样的后果就是今年的粮食都会让顺天军收去,或是烂在田里,首长要在攀枝花建立大根据地的方案就会受到影响。”

王包包突然站了起来问道:“你说的武器先进,是不是说我们有枪和还有那一拉那个绳就会炸的东西啊?”

“是啊,不过就是枪支太少了些,倒是手榴弹还有那么多,不过要对付十几、二十万的大军还是显得太少了。”李正苦笑了一下说道。

王包包拍着胸脯说道:“我有法子了,这个对付顺天军的事就不要再讨论了。”

众人看着他说:“你有什么法子,快说出来听听?”

王包包坐了下来端起茶杯来说:“这是军事机密,旁人不得知道,等回到部队上后我自会跟李团长说的。”说着用眼看了看成婉清和成镇远兄妹。

成婉清用不屑的眼神看着王包包,正想要奚落一下他,成镇远怕引来不必要的分歧忙说道:“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婉清,上次何凤山走之前神神秘秘的要你帮他个忙,是什么事啊?”

众人一听也来了兴趣,也忙看向成婉清。

成婉清笑着说:“当时何大哥要我劝说他的二夫人陪他到欧洲去,可是她不想整天都看着那些高鼻子蓝眼睛的怪物,说是看着不舒服。可是何大哥苦笑着对我说在西方国家,他们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

王包包不明所以的问道:“什么是一夫一妻制啊?”

成婉清白了他一眼说:“就是一个男人只能取一个女人。”然后接着说:“何大哥说这次少明要他带了三百多娃娃到那边去,他想他得在那边有些身份才能让这些孩子们得到更好的学习机会,因此他想在那边假冒是中国的公爵,以便更好的行事,因此他得带个夫人过去才行啊。可是他的大夫人是铁了心不愿意远渡重洋到洋人那边去的,说是看到黄头发蓝眼睛就害怕。剩下来的就只有打二夫人的主意了,可是她也不愿意到那里去。所以才来找到我希望我能说服她,陪同他一同前往欧洲。”说到这里,成婉清笑了起来说“你们知道吗?他那二夫人可漂亮了。我说难怪何大哥非要我把她说通一同去欧洲。”

众人这才明白何凤山要二夫人也过去的真意,都笑了起来说:“这个忙,婉清姑娘应该帮,应该帮。”

散会后成镇远表示自己要回万县一趟,这里的事就只有交给婉清和李正他们代管一些日子。

待回到部队上后,李正迫不急待的问王包包道:“包包,现在你总该说了吧?”

王包包笑呵呵地说:“我这绝对是个好主意,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击退顺天军。”于是低声把自己的想法对李正说了。

李正一听立马反对说:“不行!这绝对不行!这样你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去冒这样的险!”

王包包仍然笑呵呵地说:“没事的,我一定会没事,这个你放心好了。除了这个办法,你还有比这更好的不让顺天军北上么?再说了,只要能保住今年的秋收,只要能保证我们的攀枝花根据地能建立起来,再大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你说是不是,李正?”

“可是,这样一来你就太危险了,要是万一……。”

王包包止住李正道:“好了,别说了,就是你不同意,我也会偷偷跑过去的,你不用劝我,我与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一次,我一定会把这个事办好,你放心好了。”

李正想到一面要确保秋收,一面要面对的是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最后无奈地说道:“好吧,不过你千万要小心,这次行动,喻大华他们也跟你一起去吧,这样也好有个接应。”

顺天军在折回盐场休整了几个月后再次发动了秋季攻势,为了配合蓝朝鼎在川东的军事行动,李永和率领十余万大军兵锋直指眉山与团练对峙,指挥部设在了仁寿。这天,李永和正在中军大营中与各级官员商讨着顺天军如何北上的事时,一位军士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向李永和低声耳语了几句,只见李永和刚才还轻松自在此脸上显出了一丝惊愕,众人不知有什么事发生,一个个的都望着李永和。

这时卯得兴打破沉寂问道:“顺天王,有什么事发生了么?”

李永和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说:“是王包包来了。去吧,让他进来。”说着又对那进来的军士说道。

众人一听都觉得有些诧异,不禁向外面望了去。李长毛愤怒地说:“这个叛徒这个时候跑来做什么?莫不是看到我们大兵压境,又想要叛变回来吧?这种人要他作什么,还不如一刀杀了的快活!”

周庭光摇了摇头说:“依我看未必,上次我和曹灿章就说过王包包是冤枉的,一定是唐友耕那小人在做鬼。这次由我们北上,还不就是唐友耕怕再与北面的团练交战才让我们来的么?”

李永和见有人跟着周庭光的说法点头,于是挥手止住周庭光说:“都过去了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本王以为王包包这次前来一定是劝说我们不要北上的,要是真是这样,我们该怎么办?”

卯得兴对着李永和跪拜下说:“回顺天王,北上是我们既定的方略,可不能因为他一个王包包就放弃了我们北上的行动!不如我们就此把王包包抓了起来。虽说我们杀了他家人是我们的不对,但他也不应该就叛到我们的敌人那边去啊,待我们夺下成都后再对他定罪,以整军纪。”

“对,现在就把他抓起来!我看就不必等到打下成都再给他定罪,现在就一刀杀了,好壮壮我们的军威!”李长毛兴奋地说道。

周庭光立即站了出来反对说:“不可,先不说两军阵前不斩来使,就光说王包包是被唐友耕那小人陷害了的我们也不能这样做!我们可以先把他拿下来,再派人去劝说于他,让他再回到我们这里来。再说了,王包包确实是一员难得的勇将,得到了他我们顺天军就是如虎添翼,到时不就更容易夺下成都了么?”

见众人又要争吵起来,李永和咳了一声说:“好了,本王决定先拿下他再说。李长毛,你快去安排下刀斧手在营房外候着,待我一说‘拿下’你们就冲上来给我拿住。”

李长毛刚要转身从后门出去,只听已经走到门口的王包包喊道:“唷,长毛兄弟,怎么一见哥哥我来了就走啊?是去埋伏下伏兵还是去给哥哥我准备好吃好喝的啊?”说着对还在屋内的众人拱手说:“众位兄弟,好久不见了,你们可还好啊?”

众人有的对他笑笑,有的毫不理睬于他,也有更多的人对他怒目相视,对这些,王包包装着视而不见,转过身来对李永和拱了拱手说:“顺天王,你老人家这些日子可还好啊?小的给你行礼了。”

站在一旁的众将官出声呵斥道:“无知小民,不得无理,还不跪下磕头!”

王包包笑呵呵地对众人说道:“古人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自从离开顺天军起,兄弟我就发誓今后只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再不对他人跪拜。今日对顺天王这个礼就是我今后最大的礼了。”说着转过头来对李永和说道:“顺天王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也不会有意为难包包这个吧?”

李永和笑了笑说:“包包不必多礼,听说你在何凤山的团练中带领的才不过千余人,若真是如此,包包你还是回来吧,本王让你做一个将军,就是给你个三、五万人也不为多啊!要是在此次攻打成都城中得了战功,本王还会大加提拔重用。”

周庭光也在一旁附合道:“是啊,包包,大家都知道你是冤枉的,你还是回来吧。”

听到这,王包包鼻子一酸差点就要掉下泪来,但他心中早就有了主意,于是说道:“多谢顺天王和周兄弟的好意,你们顺天军是要打清妖,好给百姓以好的生活,我们的军队也是想要保护好老百姓,给他们创造更好的生活,使他们更富裕。所以包包我今天也要劝劝顺天王和大家,,干脆大家都投入到我们的队伍来吧,大家一起干一翻大事业来,岂不是更好?”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你们那点团练岂能和我们顺天军相比?”众人出声呵斥王包包道。

王包包也不示弱的说:“说实在的,你们不要小看了我们的军队,要是一对一,你们必败无疑。不要看我们的军队人少,我们的军队可是能以一抵十的军队。不要看你们人多,要是和我们交战一年,我敢肯定你们的十多二十万人定会被我们的几千人给拖垮。”

卯得兴非常气愤地说:“一群新兵蛋子,有何能力与我数十万大军相对抗!依我看不出半个月你们那几千人就会被我们剿杀得干干净净!”

王包包听后哈哈大笑,指着卯得兴说:“你只知我们的正规军有四、五千人,而不知我们是全民皆兵。我可以毫不掩饰的对你们说,我们的实力远远大过你们,一旦战事暴发,只要我们一说抗战,就会一呼百应,做到全民皆兵,让你们所到之地处处受敌。”

李永和知道是不可能招降王包包的了,见到营门外有兵士在跑动,心想伏兵已经到位了,于是对在场的将官说道:“给我拿下这个叛徒,待打下成都后再发落!”

众人正要和着门外的伏兵准备动手,谁知王包包大呵一声说:“且慢,我让大家再看一样东西!”说着一把扯开衣服露出了绑在身上的手榴弹。众人不知他身上的是何物,正在大家一愣神的那一瞬间王包包从身上摘下一个手榴弹来对李永和说道:“顺天王,这个东西你一定没有见过吧,我演示给你瞧瞧,我想你一定会大感兴趣的。”说着把绳索一拉就朝门外扔了去。

就在李永和和众人不解王包包是何用意的那一瞬间,只听门外“轰隆”一声巨响,跟着沙石、尘土、碎片扑了进来。屋内众人在这一声巨响中被震得东倒西歪,还有的人以手扶着椅子这才站稳。待大家稍微回过神来时,只听外面哭喊惨叫声不绝于耳,众人这才发现大堂正中多了一支血肉模糊的断手。就在大家还在惊愕之际只听王包包说道:“今天我来这里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要是顺天王非要置我于死地,那我就只好和顺天王一起炸上天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看王包包,只见王包包一手拉着腰间绑着的与刚才炸了的那东西一样的家伙的绳索,一手拉着顺天王的右手挟持着住了顺天王。众人见状纷纷痛骂王包包大逆不道,要他赶快放了顺天王。

顺天王也有了些慌了神说:“包包,有什么事你就好好说,我能办到的也绝不为难你。”

王包包哈哈笑道:“还是顺天王爽快!好,我就说了吧,原本我也没打算要伤顺天王你,我只是想告诉顺天王你不要从北面进攻成都城,我们可以在眉山、青神一带给贵军让出一条道来打成都城。没有想到到了这里后顺天王却想捉我治罪,所以包包我不得不出此下策。顺天王,今天就多有得罪了,反正我的话也带到了,就烦请顺天王送包包走一程吧。”说着握着李永和的手紧了一紧说:“能得到顺天王的相送,也是包包我的荣幸啊,就请顺天王给小弟我一次荣幸吧。”

一身尘土的李长毛提着刀从营门外冲了进来喊道:“王包包你个叛徒,赶快放了顺天王,要不然我和你拼了!”

周庭光一把拉住李长毛对王包包说:“包包兄弟,大家都知道你是冤枉的,可是你要是伤了顺天王,我也绝不会放过你,咱们兄弟的情意也就一刀两断。”

其余众人也从腰间抽出了配刀指着王包包说:“包包兄弟,有什么话好说,快放了顺天王。”

李永和见情势愈发的紧张,也担心王包包做出过火的事来,于是对众人说道:“大家都退下吧,就让本王送包包兄弟一程。卯得兴,快去为本王和包包兄弟准备好马匹。”

王包包拉着顺天王的手止住卯得兴说:“包包我一直跟着蓝朝鼎打仗,从来没有跟顺天王这么亲近过,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今天就不骑马了,让包包和顺天王好好的走一走拉拉家常。”说着拉着李永和就朝门外走去。

众人也不敢拦王包包,见他朝门外走去,只好给他们让出路来。

周庭光一面悄声让李长毛去调来部队,好在路上寻机救出顺天王来,一面和卯得兴他们紧跟在王包包身后,不停的和王包包说着话以求早点救出顺天王来。

院子里早就因听到爆炸声来了一大群军士,见顺天王被人给挟持了从议事厅中走出来,众军士也纷纷抽出了配刀。一下子,王包包便陷入了人海之中,还好的是众人都怕他伤了顺天王而不敢轻易的攻击他,只是把他包围着从院中来到了大街上。

很快,周庭光听到了部队跑动的声音,跟着一队人马随李长毛从东面跑了过来。周庭光见一队弓兵快速的爬上了大街两侧的房屋,这才和卯得兴对望一眼后松了一口气,心想李长毛这次还算想得周道,调来了弓箭手,这样就可以在这大街上就把王包包给射杀了。

王包包见已经到了大街上,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心想这样就可以顺利的挟持着顺天王回到自己军队所控制的地方。并且,一会儿还会有喻大华他们来帮助自己断后,这样就可把顺天王带到眉山要求他签下一份不攻击我军和我百姓的协议。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却派出了大量的弓箭手爬上了房去,这样一来,自己随时都有被射死的可能。王包包心想自己死了到无所谓,可是自己死了,顺天王一定会马上派兵攻战乐山、眉山,这样一来自己原本的想法就全部落空了不说,还加大了三、四团抗战的难度。这时不由的盼着喻大华他们赶紧出现,多些人护在自己身边后,对方在顾及到顺天王的安危的情况下就不敢轻易的射击自己了。

万分焦急的王包包赶紧拉着李永和挡在自己的前面朝左侧屋檐下走去,李永和此时反而笑了起来说:“包包,你放开手吧,我一定会把你送出这里的。”说着转过头来对周庭光说:“庭光,传下本王的命令,不得向王包包射冷箭,本王要好好的和王包包走一程。”

王包包见周庭光去了,于是松开了李永和的手说:“好,顺天王是包包我最敬重的人,小的就信顺天王一次。不过,刚才那个东西爆炸的威力你也看到了,要是你跑,我身上这么多的东西一起爆炸开来,相信你也跑不掉。”

李永和听到王包包这么说,再想到刚才爆炸的情景,心中也确实叹服这小东西的杀伤力,于是对周围的情况开始了不断的观察。

李长毛和一群弓箭手爬在房檐上,看着王包包不知何故放开了顺天王的手,心想这下要救出顺天王就容易得多了,于是一个个的都把弓拉满了,只等机会一来就放手射出箭去。那些弓箭手志在必得的等待着机会,也出现了好几次可以射杀王包包的机会,但就在要放射出手中的箭的那一瞬息,也不知顺天王是有意还是无意,每次都走过去挡在了王包包的身前。李长毛气得牙痒痒的,不断的痛骂身边的弓箭手不抓紧机会杀掉王包包这叛逆救出顺天王来。

可就在李长毛骂骂咧咧的时候,王包包的身边突然从围着他的刀兵队伍中挤出了十多二十人聚在了他的身边,人人一手拿着长刀一手举了个手榴弹护卫着王包包朝小镇外撤去。

周庭光和卯得兴见大势已去,在对望了一眼后,于是一面呼呵着自己的队伍尽量的不要靠得太近,一面对王包包喊着不要伤顺天王的话语。

“你们放心吧,我们绝对不会伤害顺天王一根毫毛,等我们感到了安全就会放他回来,周大哥、卯大哥你们就不要跟来了,这样包包我感到危险。”王包包头也不回的说道。

顺天王在人家手上,周庭光和卯得兴只得无奈的让部队撤走,只留下少数强有力的手下和自己远远的跟着王包包他们,以防顺天王受到伤害。

二十余人挟持着李永和匆匆撤出顺天军的防区,眼见自己的队伍迎了上来,大家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这时有人提出就此捉了李永和,或是干脆一刀杀了,这样顺天军一旦失去了核心人物,顺天军就会土崩瓦解,也就不能拧成一股绳北上,我们就可以安心的进行秋收。

王包包白了一眼那人说:“顺天王是我请来的,我就一定要保障好他的安全,要是谁要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就跟他没完。”说着对那个他早就安排好了的士兵说:“去,把我要你们准备的东西搬来,我要和顺天王签定一份协议。”

李永和见对方的士兵居然搬来了桌椅板凳苦笑了一下说:“王包包,你不就是要我不再北上么,这有何难,纸笔拿来,我签了就是。”

李永和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王包包让人早就拟定好了的文书,就在上面签上了自己在大名。

得到李永和签字文书的王包包笑呵呵的喜得合不上嘴,把文书贴胸放好后恭敬的对李永和说:“好,顺天王就是爽快,包包我这就恭送顺天王回去。”说着转身对身后的卫兵说道:“拿酒来,我要与顺天王送别。”

李永和接过酒杯也不理会王包包的敬意,独自一仰脖子把酒饮尽然后把酒杯往地上一扔,转身就朝不远处的周庭光和卯得兴他们走去。

望着李永和离去的背影,看到对面李长毛从人群中跑过来扶着李永和往回走,王包包心中若有所失。沉思半晌后才回过头来对身边的人说:“走吧,我们也回去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