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6/


偷艳记-第二卷 梦想起航-第五十六章 商业计划(上)


(这一章,是在我最郁闷时草草就章的,有点不知所云,现在也懒得动脑子修改,大家可以跳过去)


赵羽一手伸入杨文娟薄衣里,恣意揉捏她那充满弹性的酥乳,一手捞向她裙底,扯下小内裤,探摸私秘花唇,竟然蜜汁淋淋,不由轻轻笑道:“看她,已经流口水了。”


“人家,人家是见到你才这么,这么想要嘛,你别笑我呀。”杨文娟害羞的低下臻首。


“我怎会笑你呢,你瞧,我不也一样吗,来,你准备好,很久没做,可能有点不舒服。”


杨文娟昵声“嗯”,双手扶住赵羽肩膀,双膝呈跪姿,双腿分到最开,款款扭动玉体,研磨下坐......全进去了,杨文娟嘴里叹息般,吐出无限满足、令人销魂的长长呻吟“喔”,忽然将赵羽扑倒,覆伏他身上,娇躯一阵阵剧烈的颤粟......


......外滩石椅上,杨文娟双眸时睁时闭,软绵绵的横坐赵羽大腿,倚靠在他怀里,似乎周身骨骼尽皆熔化了一般;赵羽轻轻搂着她,目光时而低头看看女孩,时而眺望黄浦江,他亦在体会着怀中美人柔情似水,夜色如水......


一阵风括过,挟带几滴雨珠儿,打在脸上,难道要下雨吗?


上海的天气,忽风忽雨,说变就变,真的下雨了,赵羽不忙反喜,打开手机:“小磊,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明知不好意思,还打电话。羽哥,你一晚不回,跑到哪儿风流快活去了?”


“嘿嘿,我和朋友泡了一晚的酒吧,刚刚出来,外面却在下雨,嗯,估计今天不会有戏了吧?你等会去看看通告,或者问问冯导,没演出安排,给我来电话,我就不回酒店,和朋友逛逛上海。”


“靠,你可真会把握机会遥逍自在啊。好,没问题,你就放心大胆玩个痛快吧,对了,羽哥,你身边的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


“娟,我送你回宿舍休息,怎么样?”


“不,你今天如果不拍电影,我就陪你一天。”


“呵呵,我也想陪你,只是你现在这么累,我怕你吃不消呀。”


“羽,我只是身子发软,精神并不累的,我们找个地方躲会雨,让我休息下就会好了的。”杨文娟脸上红潮余韵犹存,心想自已刚才不到半个小时,就已高潮迭起,欲仙欲死,我是不是很淫荡呀,他会不会看轻我呢?


“好,就这样决定。这里,我不熟悉,你说去哪就去哪。对了,你今天不上课吗?”


“羽,你来了,我自然要逃课呀,不过,你放心,我考试从未挂过的。嗯,那前面有家通宵营业的麦当劳,我们边吃早点边休息。”


凌晨四点多,天已渐渐亮了,雨水刷刷下着,赵羽、杨文娟跑进麦当劳餐厅,要了一堆食物,呆了两个多小时,杨文娟精神恢复过来,领着赵羽顶风冒雨,游览参观了:东方明珠、金茂大厦、海洋水族馆、滨江大道、磁浮列车、世纪公园,等浦东著名景点。


在一家商场,赵羽执意为杨文娟买了套名牌化妆品,衣服,皮包,皮凉鞋,总之让她上下换然一新,中午快十二点时,在杨文娟不要他破费的撒娇下,走进一间小餐厅吃饭。


这一个上午,赵羽真正领教了女孩痴缠的手段,不管走到哪,杨文娟都无所畏惧,只不过有点害羞的,或拥或挽,时时刻刻粘着他。赵羽心底比较了下,岑洁是没人时才会这么痴缠,在外上街顶多挽着他手臂;周怡姿则只在黑暗中才会彻底放开自己;杨文娟嘛,用什么词形容呢?好象“肉麻”两字最贴切,晕!


两人一边吃着饭一边喁喁私语,忽然手机响起,是刘明阳打来电话。


“小羽,你什么时候有空?”刘批头就问。


他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激动?“嗯,我现在和女朋友吃饭,有什么事吗?”


“那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找你谈件事。”


这样一个小餐馆,你哪找去?“这样吧,我在金茂大厦门口等你。”


赵羽和杨文娟在金茂等了不到十分钟,就见刘明阳西装革履从一辆的士里匆匆出来,两人亲热的握手,赵羽介绍了杨文娟,之后找家咖啡厅座谈。


“小羽,还记得,你上次给我的疗伤丸吗?”


“嗯,记得,怎么了?”


“呵呵,你那药丸,我吃了一大半,留下小部分。来上海后,我碰到了一个药剂学同学,给他一颗,请他帮我化验分析了一下,你先看看,这个化验报告。”


赵羽一头雾水的接过一叠十几页打印纸,浏览了一下,上面全是专业名词、英文字母,公式、数据,晕,不明白。


“你看看最后一页最后一段。”刘明阳知道赵羽看不懂,说道。


“………以上分析,可以确定,这颗药丸,含有固本培元,安神定魄,疗伤止痛,壮阳强肾,清热解毒等等,常见中医药材分子元素,难得的是它们配比平衡,而达成这种平衡性者,却是其中两种不明生物元素(本分析单据其色泽,暂定名为‘黑,白’),令人震惊的是,该不明生物元素竟似活体一般,当其它分子元素发生异变(此处意即‘变质’)时,可以任意改变其结构,使其保持正常状态......”


这种药丸,赵羽可没少吃,师傅也教会他怎么配制。从他进龙泉山时,空空和尚每月让他吃一粒,十二岁以后,每月两颗,到他十五岁下山时,和尚给他三瓶,嘱他继续吃是浪费,只能受伤服用。所以三年时间里,那三瓶药丸都没动过。


“小羽,你这种药丸,我若是卖给知情研究所,十万元一颗都会有人抢着要,但是,我不会卖,你可知道这小小药丸,其中孕含着巨大的科学发现,与无法估算的商业价值吗?”


“刘先生的意思是说,若能弄清、提取出那两种不明生物元素,就是一项重大的科学发现与科学发明。”杨文娟也看了分析报告。


“不错,正是如此。我那位同学这个化验单其实早就做出来了,却一直瞒着我,还向我索要第二颗,及配方与来源,幸好,我留了心眼,只说是朋友给的,吃剩下最后一粒,他又提出为我检查身体,化血,我这才发现不对劲,迫他吐露实情,这小子比我还激动,提出一揽子计划,准备联络一些同学,组建一个实验室,全力研究这两种不明物体,当然前提是要找到药丸的主人,提供足够多的药丸,以及配方。”


“明阳,你自己的想法呢?”


“小羽,我的想法是,基础研究与商业化应用齐头并进。”


“说具体点。”


“首先,我们将你的药丸剂量减半,不,只需要十分之一的药效,以保健品的名义包装,推向市场,在赚到第一桶金之后,再进入医药行业,你看怎么样?”


“明阳,我对这一切都是门外汉,你的计划我当然举双手赞成。配方我会交给你,但是我不能保证你们能不能,从配制的药丸中找到那两个不明元素,呵呵,这个药丸的药材除了其中两样,都不难找到,市面也能买到,大多很普通,炼制也简单,只要把握好药材放置的先后次序与火候,唯一不同的是器具,我和师傅炼制药丸时,是在一个铁炉里,嗯,想想那又不象是铁炉, 我从未见它生锈。”


“你说的那两样药材,是什么?那儿能找到?你师傅的铁炉能否借来给我们研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