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七十七章 马贼

六指君1 收藏 37 6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七十七章 马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井口杀人放火施淫威的时候,独立团主力则火速向县城开去,沿途独立团也得到了“维持会”的热烈款待。这年头兵荒马乱,没人胆敢自命清高,否则八路军(鬼子宪兵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镇压(捕杀)你。

当然,八路军并没有像鬼子那样乱杀无辜,那些一心一意要当骑墙派的汉奸自己送上门来献忠心后,独立团的干部们对他们表扬、勉励了一番,他们送来的酒食也被独立团的参谋们一一登记,作为这个年度缴纳的税收被核计到了账目上。

那些“维持会”本来是被迫向八路军示好,但是却发现八路军并不扰民,即使是主动送去这些酒食也不是白吃,他们都记在帐上呢!以后光复了,这个就算是捐税了。相比井口的暴虐,独立团在政治上又胜利了一次。

独立团综合战力相比日军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是人心所向,鬼子始终是侵略者,很难得到更多的知识分子、有识之士的追随。与此相反的是,独立团行军途中零零星星的一些有识之士、有一技之能的人才找到独立团首长,要求参军。

独立团每走到一个地方,就驱逐当地的反动势力,快速建立地下政权,任命村工作组长,挑选青壮年充当民兵,甚至在日伪军的眼皮子底下建立基础政权。

“团长,咱们是不是应该把他敲掉?”赵延指了指高高耸立的鬼子炮楼,“来投咱们的人多了,良莠不齐之辈必然混杂在其中,倒不如现在给他们一个威慑……”

刘云看了看远处的据点,“还是以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为主!咱们的抛射弹数量不多,迫击炮炮弹也不多,现在部队远离根据地,必须要尽量节约!”

参谋长戴仙兵骑马过来问道:“团长,听说你想去县城外面溜溜!”

“嗯!”刘云笑着点点头,“压迫鬼子回援,然后在运动中消灭鬼子一部兵力!”

#

独立团主力如入无人之境杀到了县城外围,沿途虽然也有据点里的鬼子看不惯独立团耀武扬威,或者跟在后面骚扰、偷袭、或者以更快的速度超越独立团向县城示警,甚至还有脑袋坏掉的鬼子军官带着小股日伪军离开据点和八路军决战,但是他们这些脑袋进水的家伙根本就不能阻拦独立团的脚步。

刘云骑在战马上远远地看着眼前破旧、紧闭的县城城门,城头上处处都是荷枪实弹的日伪军,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衣服穿得乱七八糟的地方反动武装。

“他们的兵力不够!”赵延冷笑起来,几个参谋、军官也跟着笑了起来。眼下县城的守备空虚,鬼子此时估计在城头上两腿打颤。

戴仙兵看了看城头上鬼子炮兵,他们就等着八路军将脑袋送上去挨上雷霆一击,也笑着对刘云问道:“团长,你要打下县城?”

戴仙兵是戎马生涯的正牌军人,刘云不敢怠慢,谦虚地反问道:“参谋长怎么看?”

“哈哈哈……”戴仙兵笑了起来,笑完后却没有回答刘云。

当天,独立团的开始分兵挖掘战壕,用来围困几个主要城门;大肆破坏县城通向外地的电话线,以断绝鬼子与外界的联络;紧接着又在县城的古城墙四周布置了骑兵警戒线,以防止日伪军晚上逃跑;最后又召集附近几个村子的上千村民准备火把、燃烧物。

傍晚,独立团让抓获的汉奸“情报员”打着小白旗给城里的鬼子送信,勒令佐佐木立刻投降,否则一旦攻入县城,只要是日本人,就不分军民全部屠杀!

#

从佐佐木接到外围陷落、八路军迅猛进军的消息后,根本就没不认为八路军有实力攻打县城,因为八路军根本就没有攻坚用的炮火!他们冲到城墙角下后只会成为“皇军”的靶子。

“太君!”情报员点头哈腰的说道:“我这也是没办法,‘匪军’头子刘云说了,如果我不来就杀我全家……”

佐佐木一边看刘云送来的信,一边“嘿嘿”的笑着,片刻后又猛地将信撕成了碎片!将吓得不敢说话的汉奸情报员赶走后,佐佐木忍不住得意起来,除了立刻发电报给井口通知战况以外,又召集了县城的日伪军军官布置作战任务。在佐佐木看来,也许井口在八路军的老巢不能消灭八路军,而自己说不定能够在城墙角下消灭八路军的主力。

刚入夜,佐佐木的官邸外响起了“啪啪啪”的剧烈敲门声。“巴嘎!”佐佐木一声粗鄙的低骂,然后猛地拉开了卧室的门,对门外的鬼子尉官不客气地训斥起来,“身为帝国军官应该有执着的信念,哪怕是死也不能如此惊慌失措!”

教训完下级军官后,佐佐木跟着这个军官来到了城墙上,总算明白这个尉官为什么害怕了,在夜色下,远远的看到无数人拿着火把汇成一条条长龙运动。

“阁下!”一个鬼子少佐看着黑暗中的火把发呆,半天才对佐佐木心有余悸说道:“难怪每次‘皇军’的‘治安’战是无功而返!没有想到八路军的势力居然膨胀得如此迅速!”

“哼!”佐佐木不屑的一声冷哼,说出了一句让所有日伪军军官惊讶的话:“立刻布置一个中队的兵力实施进攻!”

“阁下!现在冲出去作战是不是有欠妥当?”有鬼子军官忍不住问道。

“如果八路军要进攻,他们怎么会明目张胆的告诉我们进攻的时间和地点?!”佐佐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他们现在要准备逃跑了!你们没听说过‘支那’成语‘悬羊击鼓’吗?!”

“可是……”“皇协军”军官高杆立刻指着远处的火龙,那得需要多少人?!

“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都是‘支那’军队从附近胁迫来的平民!出城作战的队伍只需要将外面跑来跑去的平民驱散就可以了,但是绝对禁止追击八路军!”看着一干部下恍然大悟的神色,佐佐木满意地笑了笑,大声命令道:“立刻给井口发电报,县城之围已解,让他继续安心进行‘讨伐战’”

佐佐木最后看了看城墙外面的火龙,这些为八路军服务的“支那人”着实可恶,如果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他们还以为“皇军”已经害怕了。

佐佐木刚刚跨下城墙的最后一坎石板阶梯,“轰!”城门传来了一声剧烈的爆炸,紧接着身后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高杆在佐佐木身后用半生不熟的日语急切地问道:“太君,八路军刚才用大炮轰击了我们,您的命令还要继续执行吗?”

“巴嘎!”佐佐木忍不住回头一声怒斥!

大队的日伪军冲出城门后,发现八路军主力刚刚撤走,扮演疑兵的老百姓发现日伪军气势汹汹的开了出来,也纷纷跟着一哄而散。

#

“报告!”骑兵队的战士一阵旋风刮到,“鬼子出城把附近的村民都赶走了。”

刘云勒住战马犹豫起来,这城里的鬼子军官算计得还挺厉害的!

几个早就想打下县城干部立刻凑上来,李信笑嘻嘻的问道:“怎么样?我就说鬼子不吃着一套吧?!现在要不要回头打下县城?!”

刘云忍不住看了看李信,不知道这老家伙什么时候说过“我就说鬼子不吃着一套”这句话?

“团长,现在该怎么办?”戴仙兵在一旁皱着眉头问道。

“不能打县城!县城好比是一块磁铁,会将鬼子紧紧地吸引到身边,到时候咱们想脱身就没办法了。”刘云比划着说道:“我们要像削苹果那样,一层层削弱鬼子的实力,一口是不能吃成一个胖子的!”

听了刘云的话,戴仙兵这才暗中松了一口气。

深夜,部队找了一个废弃的小村落宿营,独立团的战士们将一些紧要的路口堵死,一些小路口也只能一次通过一个人;外围屋顶的制高点上安排了暗哨;将各个院落打通;村内布置了数道简易野战工事……,迅速将小村落变成了交叉火力密布的堡垒。

#

早晨,井口得到了佐佐木连夜用汽车送来的几台灌水机,随即鬼子大部队再次出动进行“扫荡”。当然,这次鬼子也学乖了,队伍出发前每个鬼子兵都带了充足的饮用水和干粮。

井口率队赶到王家村后,却发现一个大问题,水源的距离太远,灌水机没那么长的管子,只好又分出一部分鬼子兵去小河的上游挖掘沟渠引水。

“太君!”王温良在一旁谏道:“这里的地道藏不了多少人,应该派人到山上去,那里老百姓大大的有!”

“不!”井口来回走动几步,果决地挥挥手,“八路军就藏在这里的地下,只要抓住了八路军的干部,村民就会乖乖的下山!”

地道的民兵很快就察觉到了鬼子在干什么,虽然并不害怕鬼子的水淹战术,但是在民兵干部的带领下,民兵们还是纷纷跳出地面,抽冷子射杀挤在一堆挥舞兵工铲、锄头的鬼子兵。死伤了半个小队后,鬼子不得不又分兵四处警戒,这样一来挖水渠的人手就更少了。

鬼子发现土木工程进展缓慢,而且警戒士兵也非常危险,随后就停止了作业。让地道的民兵干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不甘心失败的鬼子很快就押解了上千的外地村民过来挖水渠。

吃够了冷枪苦头的鬼子兵唯恐自己被民兵的冷枪击中,大部都非常自觉的混在老百姓中一起“参加劳动”。但即使是这样,混杂在老百姓中的鬼子兵依然断断续续的被民兵“点名”,时时传出的零星枪声让日伪军惊恐不已。

“嘎吧!”井口得到尉官的汇报后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和看不见的敌人打仗最伤害士气,井口除了想抽人以外,也更加坚定了将地道挖穿的决心!随即鬼子除了在王家村大兴土木以外,井口还命令还鬼子兵在附近几个村子大肆挖掘。

傍晚时分,王家村的水渠大体完成,鉴于时间太晚、日伪军大多疲倦不堪,井口让大嗓门的伪军向地道口喊了几句话,限令地道里的八路军军民明天天亮之前投降,否则就放水淹死地道里面的人,随后就率军撤走了。

夜晚。

“阁下!”鬼子尉官向井口报告,“佐佐木大佐阁下发来电报,八路军地方部队开始侵扰县城外围据点,整个县城大部分农村已经落入了八路军之手。”

井口看了看尉官,问道:“县城还有什么消息吗?”

“暂时没有!”鬼子尉官想了想,又补充道:“各地的驻军挑战八路军后无一例外遭到了被全歼的厄运,现在佐佐木大佐阁下已经下令各地的驻军严禁出战!八路军缺少攻城的炮火,他们呆在各个据点里是安全的!”

“给佐佐木大佐发电报!明天就会有胜利的消息传回去!”井口忍不住闪过一丝得意,片刻后又突然叫住转身要走的尉官,“这封电报就不要发了,胜利后再向佐佐木君报捷!”

#

鬼子南下“治安战”的消息就像一阵风一样传了出去,大批马贼开始云集在县城北方,都想趁着鬼子南下无暇北顾的之际狠狠的捞上一笔就走。

虽然日本鬼子是异国侵略者,但是他们的吃饭、穿衣也是要靠老百姓来解决的,有“保境守土”之责!而且鬼子的心眼特别小、睚眦必报,即便是马贼对鬼子也是能不惹就不惹,否则一旦惹恼了鬼子兵,他们就会派出一些摩托化步兵追你到天上去。

井口梦见自己抓到了一大串八路军干部的时候,独立团也遇到了逃难的老百姓。

“给他们一点吃的东西!”刘云看了看一干饥渴难耐、可怜巴巴的蒙族百姓。

吃饱喝足后,老百姓们这才如同做梦般的打量着这支大部穿着黑色军装的军队,当初自己这个村的一百多人正好好的走在阳关大道上,不知怎么搞得就突然被这些从地地下冒出来的人强行抓了过来,本来还以为破财是免不了的,没想到抓来后还先让人吃饭,吃完饭后大家伙儿的心更加不安了,不知道这支队伍打的什么算盘!

有胆大的老百姓走到刘云的身边,心惊肉跳的问道:“请问长官是哪里的队伍?”

“老乡!”刘云笑着说道:“我们是八路军,不会抢劫你们的财物,刚才这顿饭也不会收你们的钱!”

随后和老百姓的通过交谈,独立团的干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塞北有大股的马贼流窜南下抢劫,他们纷纷聚在一个汉名叫做谢一万的杀人魔王麾下,沿途大肆杀人放火、抢劫财物、强奸妇女……

对于这些流窜的土匪,团部参谋、干部们都没有放在心里,现在正忙着应付鬼子呢!而且侦察连的战士也送来了情报,现在已经有软柿子了!大约有三百来人的日伪军正在集结,准备返回县城协助防守,这让独立团找到了聚歼鬼子一部的曙光。

“团长怎么看?”戴仙兵很随意的看了看刘云,其实戴仙兵听到大股流匪入境的消息后,就想着怎么去吞并这股机动力极强的马贼,扩编实力差的不象话的骑兵队。

“参谋长的心里有主意了对不对?”刘云笑了笑,说出了让其他干部惊讶的话,“咱们将这股土匪全部收编了!部队现在就开拔!”

“那么鬼子怎么办?不要了吗?”李信担忧起来,看了看刘云,“马贼的恶习暂且不说,实际上马贼是很难捕获的!若是在伏击战中把他们的战马打死了,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让我们空费弹药罢了!”

“这个仗还是要打!参谋长去找一个能‘扎口袋’的地形,部队随后埋伏在那里!”刘云想了想,对马常青严肃地说道:“常青,你负责把马贼给我引来,换上便衣立刻就走。”

独立团开拔后,那些老百姓特意派出代表向刘云道别。一个老汉手里拿着一根硕大的人参来到刘云的身前,“长官!请早日光复我们乌兰旗!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长官一定收下!”说完将人参递到刘云的面前。

刘云正要推辞,转念一想,部队的伤员需要营养滋补,立刻对李信说道:“李副团长,这根人参我们买下了,给人家合适的价钱,不许卡人家!”

#

谢一万本身是蒙古破落的小贵族,后来没办法吃饭了就带着一帮人“起家”,十几年下来倒也赚了一个不错的“仁义名声”,一些小股的马贼知道了“大买卖”都会来找谢一万“和杆(合伙)”做,这次趁着鬼子“扫荡”,兵力空虚之际又聚集了十几股的蒙、汉绺子南下“发财”(虽然这些土匪们都有自己的地盘,但是一旦出外抢劫都会讲究“团结”)。

一阵炒豆子一样急促的“啪啪”枪声,紧接着几个马贼一头栽带下来,一个小时之内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谢一万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股三十多人的马帮,好像和自己有仇一样,专门和自己过不去。每次被他们偷袭的时候总会有人被打死、打伤,派人追又追不上,他们每人两匹健马,他们甚至轻轻松松的全歼了一伙三十多人落单的马贼,据幸存的马贼交待,为首的大汉非常厉害,仅他一人就杀了已方五、六人,甚至能一拳就击毙一匹建马!

“给老子丢下包裹!”谢一万看着消失在山坳里的马帮,忍不住对身边的大大小小土匪头子吼了起来,“老子要带人去追了,你们谁不跟着去就是不讲义气!”

当土匪如果不讲义气,将来有难了就不会有别人来搭救,大批马贼二话不说,纷纷抛下枪来的财物和女人,呼啸着向马帮消失的地方狂奔!

马贼跟在马帮身后狂奔了两个小时后,前面的马帮“不小心”带着马贼进入了绝路,逃入谷底后,马帮的人纷纷勒住马匹回头,或掏出枪支、或提着马刀安静的等待着马贼的到来。

几百马贼策马奔腾后扬起了冲天的灰尘,场面极为壮观。谢一万带着马贼一头扎入峡谷,近了后微微喘着气、勒住战马徐徐逼近谷底的马常青,讥讽起来,“你们怎么不跑了?跑呀!”

“我们是八路军独立团!”马常青冷冷得说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武器投降!”

谢一万理睬马常青的威胁,而是迅速看了看四周的地势,脸色越来越苍白,完了!不该跟着来的!现在肯定进入他们的包围圈了!

和谢一万所料想的一样,四周的山上纷纷露出人头,一挺挺机枪摆了出来。这次追来的马贼足足有五百多人、马,仅仅凭借独立团这一千来人根本就不能“包饺子”,只好用稻草人、假人、甚至泥块冒充战士摆在两头的山上,反正距离太远他们也看不清。

“退!”谢一万一声嚎叫,慌忙调转马头。后队冲上来的马贼们根本就收不住脚,猛烈的撞到前面要折返的马贼身上,马贼的整个队形变得极为混乱,不少马贼受到撞击后失手跌下马,随即被躁动的健马活活踩死。

“后面没路了!”有大嗓门的马贼失声叫了起来。战士们飞快的抬出高大木栏和各种障碍物封锁了退路,木栏之后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对着马贼后队!

谢一万只好又重新出面,策马来到马常青的面前,“即使是八路军也没有必要和草原上的雄鹰作对!如果你们要钱,很可惜,为了追你们,我们的人已经把财物全部丢到路上了;如果你们想抢我们的战马,那更可惜,草原的雄鹰绝对不会抛弃自己的战马和武器。”又冷冷的威胁马常青,“在你们的人开枪之前,我们会先将你们这些人踏成肉泥!”

“谁要你的脏钱!”马场不屑地说道:“下马!放下武器!”

失去战马和武器就等于失去了一切!“我绝不投降!像个男人一样来干吧!”谢一万扭曲着脸抬起了枪口。

马常青一挥手,“砰!”一声枪响,谢一万头上的帽子飞到一边去了,吓得谢一万慌忙缩头趴在马背上。马贼们一片哗然,纷纷举起刀枪瞄着马常青。

“再不投降就打你的脑袋!”马常青说完再次扬起了手,几个马贼头子面面相觑看着。

“不管了!横竖都是一死!咱们拼了!”谢一万披头散发,样子即狼狈又愤怒!

“慢着!”刘云发现情形危机一声大吼,从十几米高(三层楼高)的悬崖上一跃而下。

不管是土匪还是战士,看着刘云的惊险动作直发呆,这么高的地方足以把人摔得半死!

谢一万飞快的掏出手枪对着马常青,又斜着眼睛看着刘云,“你又是干什么的?”

“我是刘云,八路军独立团团长!”为了让这些马贼消火,刘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和蔼可亲”一点,“至于我们要干什么,我们想让你们入伙打鬼子!此国难当头之际……”

“停、停、停!”谢一万不耐烦的打断刘云,“这些都是你们汉人的事,跟我们蒙古人有何相干?!”

刘云有些失望的看了看满脸横肉的谢一万,谢一万也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刘云。谢一万估计就算能够带人冲出峡谷,也肯定会有不小的伤亡,倒不如趁机止住这个刘云,以此作为条件安全退出峡谷。“这样吧!为了表示诚意,你我双方都收起武器……”谢一万说着说着就靠了上来,收起手枪的同时却掏出了一柄匕首,冷不防向刘云的肩膀扎去。

“哎哟!”谢一万惨叫一声摔下马来,手里的匕首插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马贼顿时一片惊慌,有马贼头子立刻要给谢一万报仇,枪口还没有抬起来,“啪!”刘云抢先一枪打掉了那家伙头顶上的一绺头发。这一声枪响彻底炸了锅,马贼们条件反射般的想转身逃跑,整个队伍又陷入了一片混乱、拥挤。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战士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越过木栏,急速接近马贼,将他们压到了一块更小的地方。

马贼们本是来自各个山头,现在失去了头儿,留下来对抗没人发号施令;想开枪杀人又怕遭到屠杀;想冲出去但又没人敢率先送死……,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八路军决不伤害你们……”刘云藏在谢一万的战马后大喊,虽然口里说得挺硬棒,但是眼睛却丝毫不敢大意地在马贼里扫来扫去。

铁思明一边骑马围着马贼转圈,一边用蒙、汉语大声劝降,马贼们这才稍微有一点动摇了,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刘云立刻又加派了几个蒙古族战士骑马围着这些马贼喊话。

几分钟后总算有一个不情愿的马贼跳下马,“啪啦”一声将步枪扔到地上,并且走到指定的地点。就像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样,足足花了一刻钟的时间,马贼们总算被全部缴械,人、马、枪分成了三堆。一个连队的战士跑上来收缴武器。

形势完全松懈下来后,刘云这才发现自己握枪的手心已经布满了汗水,侥幸没有愣头青马贼混在人群中打自己的黑枪!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