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三章 鬼子和汉奸的矛盾

六指君1 收藏 38 3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三章 鬼子和汉奸的矛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哎哟!”担架上的一个战士从昏迷中醒来后发出一声惨叫,临时卫生员徐柏生匆匆给受伤的战士包扎。

徐柏生一番手忙脚乱才处理完,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偶然一回头,顿时觉得毛骨悚然,身后居然有一片密集而闷不作声人群向这边急匆匆的追来,在皎洁的月色下不时地能够看到一片片鱼鳞状反光的波浪,天!那是刺刀在月色下的反光!后面有鬼子追上来了!!

来不及多想,徐柏生从别的战士身上抢过一颗手榴弹向远处的山坳里使足了劲甩出去,“轰!”手榴弹在山脚下一百多米处爆炸了,突如其来的爆炸让队员们和追兵同时趴在地上。

追击的日军少尉有点把握不准方向了,到底是向山脚处还是山腰处前进?犹豫了片刻后鬼子少尉决定兵分两路追击,不管哪一路发现敌踪另外一路就立刻进行非常迅速的增援。

“怎么回事?”走在后面警戒的马常青刚刚回头,就发现了身后的异状,这些小鬼子还真是阴魂不散,对前面的战士低声喝道:“通知前面的战士跑步前进,不得大声喧哗!”

战士们一个接一个的将口令传了过去,没多久前面的李向阳也得到了消息,开始大步奔跑起来,接着整个小分队开始快速运动起来,在漆黑的夜晚里一片纷杂的脚步声和喘气声。

徐柏生自己身上早就没有手榴弹了,一边向后观察敌情,一双手却不知不觉地伸向马常青的腰部,在黑暗中摸索了片刻后不耐烦地问道:“喂!同志你这里还有手榴弹吗?”

在崎岖的山路上,殿后的马常青一边抚摸着战马的颈部安抚已经处在受惊边缘的战马,一边在战马的耳边轻声哼哼呀呀的唱着吸引战马的注意力,这个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腰上摸来模去。

听到徐柏生的问话后,马常青才知道是一个战士正在自己身上掏手榴弹准备使用,静悄悄的取出一颗手榴弹递给徐柏生,说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爆炸后的闪光会暴露目标的,而且手榴弹也不多了。”

徐柏生低声“嗯”了一声后,扯开引线摆开驾驶就甩了出去,马常青顿时大感恼火,这个战士也太不听指挥了,纯粹将自己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低声喝问道:“你到底在干什么?”

“轰!”手榴弹顺着地势落下来在一百米以外的地方爆炸了,远远的传来了鬼子惨叫声。

马常青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陌生的战士,这小子臂力居然这么强?!原本要发作的脾气立刻丢到一边去了,惊喜的说道:“好!干得好呀!”

察觉到是小分队的最高领导,“原来是指导员,刚才没有认出来,所以……”徐柏生非常腼腆的一笑,接着说道:“您过奖、过奖了,这不算什么的。”

马常青的战马突然一歪,仔细一看原来是踩到洼地里面去了,不得不和两个战士一起用力将战马拖出陷阱,马常青看了看崎岖的山路,有点生气的说道:“这条路真不好走。”又转头对徐柏生问道:“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徐柏生的脸上顿时一阵脸红,思绪立刻回到了康复出院的时候,米俊问他是不是老兵,因为新兵还要进行短期的政治、军事训培训,徐柏生不想等那么就才上战场,所以没有任何犹豫就点头了,这也难怪马常青会不认识徐柏生。

马常青看到徐柏生不说话,加大了嗓门问道:“我这里就这么点人,怪了!你叫什么?”

察觉到“长官”的怀疑,徐柏生急忙说道:“报告长官我叫徐柏生!”

马常青更加疑惑不解,这里没“长官”这种称呼,忍不住说道:“你还是叫我连长吧!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马常青自始至终都将自己当成连长,而不是什么耍嘴巴皮子“指导员”。

徐柏生低头一言不发,沉默了一阵说道:“连长!我犯了错误!我叫徐柏生,五里庄人。”

“五里庄人?”马常青陷入了沉思,突然想起来了,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就是你!”笑着摇摇头,继续说道:“你小子还真犯了大错误了,谁叫你冒充老兵的?胆子不小!”

看到马常青的笑脸,徐柏生的心暂时放下来了,尴尬的笑了笑,转移话题说道:“我没手榴弹了!”

没多久,马常青弄来的手榴弹插满了徐柏生的腰间。

“轰、轰”几声巨响,在崎岖山路上艰难追击的鬼子兵被炸得人仰马翻,有些鬼子不甘心的开枪试图还击,可是从机枪到掷弹筒全部不管用,黑灯瞎火的不说,仅凭人家所处的高地势就根本打不到。

送了鬼子五、六颗手榴弹,造成鬼子死伤了二十几个人后,鬼子不得不和游击队拉开了距离,虽然鬼子官兵上上下下没有不暴怒嚎叫的,但也对游击队毫无办法,妄图穿插过去迂回包抄的鬼子兵也因为找不到路而退了回来。

在马常青的眼里这个徐柏生完全可以当一门迫击炮来使用,虽然他没有进行新兵训练,特别是李远强还没有给他上过政治课,但是马常青自己并不喜欢干巴巴的坐在那里听这些东西,也不愿意给二连的战士们上课,

马常青根本就不介意徐柏生有没有受到过教育,而且马常青也不打算将徐柏生退回去,这个小子是一个人才!送上门的人才!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可以一边打仗一边学习政治。

鬼子少尉灰头土脸的站直了身体,从几次爆炸来看,毫无疑问敌人已经自我暴露了行踪,虽然可以立刻命令部队追击,但是敌人是装备了小型迫击炮吗?那么它们每次爆炸的威力也实在是太小了,如果是手榴弹,那么少尉又实在是找不出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大臂力的人!

经过一连串的手榴弹轰炸,鬼子的追击部队被迫分得更散,恼羞成怒的鬼子少尉又不得不分出一些人去照顾那些受伤哀号的帝国勇士。尾追的鬼子兵越来越少了。

在黑暗中的山路上跌跌撞撞行走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不管是追击的一方还是逃跑的一方,在这种特殊的战场条件下,即使是李向阳加上所有的神枪队队员也不能取代徐柏生,这个晚上的一切功劳全部属于徐柏生。

“嗒嗒嗒……”鬼子的机枪响了,几秒钟后一颗手榴弹飞鬼子的机枪手,还没等到落地手榴弹的延时就结束了,“轰!”手榴弹在鬼子机枪手的头顶上爆炸。

手榴弹在空中爆炸所杀伤的鬼子特别多。

鬼子少尉趴在地上抱着脑袋一动也不敢动,好半天才抬起头向上望去,觉得尾追不可能追上这些土匪,稍微一思索后,将两个鬼子伍长扯到身边,吼叫道:“青本君和少元君立刻带人从两翼包抄!”

那两个鬼子伍长听到少尉的命令后,立刻面露难色,因为夜晚的山路及其难走。

见状,鬼子少尉因为气愤而涨红了脸,挥舞着拳头骂道:“巴嘎!这是最后一次强调这个命令!如果不能赶到‘土匪’前面进行拦截,一定对你们重重的处罚!”

在鬼子少尉的强令下,鬼子又一次分兵妄图迂回包抄。可是,在这个漆黑的夜晚里这种作战计划是不可能实现的,没多久,少尉就彻底失去了和部下的联系,迂回的鬼子不知道迂回到哪里去了!

天亮后,小分队的身后已经没有敌人了,一个晚上的行军让大家都累得半死不活。


疲惫不堪的骑兵队在平原上才派上用场,没多久几个骑兵四散侦查周围的动静去了。

叶齐看着走远的骑兵队,对身边的马常青有些抱歉的说道:“我实在没有想到昨天居然会遇到那些鬼子!”

马常青点点头,说道:“这不怪你,可能鬼子已经现在已经回防了,敌情随时在变!”

李向阳走过来问道:“马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去白泥乡呀!”说完热切的看着马常青。

马常青看了看李向阳衣服上已经凝结的血迹,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还去什么白泥乡?这个时候日本人肯定已经有戒备了!”对于作战,马常青开始执行刘云的低伤亡政策。

叶齐笑着说道:“原本以为……,呵呵!没想到马连长……”,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原本还以为马常青喜欢硬来呢!

李向阳疑惑的看着叶齐,说道:“原本以为什么?说呀!”难道马连长有什么秘密?

马常青斜着眼睛看了看李向阳,说道:“你一个小孩子懂一个屁!”又转头对叶齐说道:“虽然这次我们缴获了不少装备,但我还是不想这么回去,我想和鬼子正儿八经的干一场!”

叶齐知道马常青指的是没有消灭那些正规军队,早就听说马常青喜欢啃硬骨头,现在总算见识了,笑着说道:“咱们想安全从原路回去是不可能的!回去的路肯定已经被封锁了!”

李向阳突然一拍大腿,说道:“我有办法了,我们干脆继续前进看能不能和刘大哥会合。”

马常青对于这个注意比较感兴趣,对叶齐问道:“我们有没有机会和刘营长他们会合!”

叶齐点点头,但是又有一点犹豫的说道:“有倒是有那个可能!但是机会很渺茫!”

李向阳一拍大腿,高兴的说道:“那还等什么呀!咱们现在就上路!”说完就要去拉人。

马常青一把甩开李向阳,好没生气的说道:“你不累战士们可还没有休息过来!走开!”

赶走李向阳后马常青叫来了徐柏生,看着这个局窘的年轻人,马常青笑着说道:“别客气!看你年纪不大的,其实我的年纪也不大!来,坐下!”说完对身边草地示意的拍了拍。

等到徐柏生坐下后,马常青指着几十米以外的一堆战士说道:“那里是一个排的战士,现在我任命你为那个排的副排长!”

听到马常青的话后,徐柏生的屁股好像被针扎了一样又马上站了起来。

“什么?”徐柏生惊讶的问道:“连长!你说的是真的吗?”徐柏生的心跳还在加快!

“对!”马常青点点头,说道:“昨天晚上你立了大功,回去后我还要向营部给你请奖。”

徐柏生转头看了看那一堆酣睡的战士,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感激地说道:“连长你放心!我这一百多斤豁出去了!”

如果李向阳知道自己想要的人被挖墙脚了肯定要跳脚了。

马常青挥挥手,严肃的说道:“徐副排长你去休息吧!以后要好好干!否则军法无情!”

佐佐木看了看自己的几个军官,一股怒气在脑门上徘徊,这次作战并没有给游击队造成多大的伤亡,他们将继续在自己的私人王国里横行!当然!除了小林有战功以外!

“小林君!”沉默很久的佐佐木终于说话了,只是声音很冷淡,仿佛提不起什么兴趣样。

小林敬一急忙大步跨了出来,“哈依!”一声后低着头,只是脸上却遮不住一丝丝的得意。

“小林君!你做得很好!”佐佐木挤出一丝微笑,环顾四周对其他的军官说道:“诸君为何不像小林君学习呢?”看了看众鬼子军官后,佐佐木一边点燃一根香烟慢慢的吸了起来一边等待着“诸君”的回答。不过,“诸君”没有一个敢说话的,

“小林君!”佐佐木喷出一口烟雾,说道:“你暂时接替秋山君职务吧!不要让我失望!”

小林“谦虚”的说道:“请阁下慎重考虑这件事情!在场的诸多同僚胜过鄙人很多!”

佐佐木忍不住在桌子上重中的一拍,鬼子军官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内条件反射般的夹紧了大腿,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谁叫这次“强化治安”没有取得什么成绩呢!被佐佐木阁下严厉斥责是应该的!

几秒钟后佐佐木的脸色渐渐缓和了下来,对小林说道:“小林君你就不要推迟了!”又换了一幅冷峻的面孔,说道:“在正式的任命书下达之前,你可不要出什么差错!否则!哼哼!”

小林心中大喜,但是依然沉重的说道:“谢谢阁下的提拔!小林定然不负阁下的嘱托!”

“虽然诸君取得了一些成绩……”说到这里佐佐木停顿了下来,所谓的“成绩”不过是屠杀了一些不相干的老百姓,哼!这只不过勉强为“皇军”讨还了一些面子而已。

佐佐木觉得自己的部下需要敲打了,安逸的生活让他们失去了警惕,想了想继续说道:“要向小林君那样勇猛作战!如果有些糊涂人不适合留在这里,我会送他上东京军事法庭!”

佐佐木的威胁让每个鬼子军官毛骨悚然,日本军人非常重视武士的荣誉!荣誉等于生命。

看着部下的不自然神色,佐佐木又稍微有一点欣慰,这些家伙倒也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武士!佐佐木将烟灰弹掉,说道:“以后别用平民的当游击队发泄怒火!哼!你们心里有数!”

小野将头埋得更深了,可是大脑深处又有一点不服气,不屠村“皇军”用什么借口撤退?

没多久小林就换上了一身崭新的中佐军装,即日的同僚变成了下级,虽然日本军人对于拍马溜须不是很熟练,但人的本能中就有那种趋炎附势的性格,同僚的恭敬让小林非常满足。

刘黑七排在最后面等待着小林的宠幸,可是直到小林从刘黑七身边走过去离开,小林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刘黑七一眼。原本脸上堆满笑脸的刘黑七这才失望的收起了笑脸,看着小林的背影发起了呆。

刘黑七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骂道:“小日本!我操你娘!小林敬一你这个过河拆桥的杂种,我操你娘……”又看了看远处站得笔挺的鬼子哨兵,咬牙切齿的说道:“总有一天老子要让你们这些杂碎悔青肠子。”

虽然很生气,但是刘黑七倒也没有失去理智,小林升官了当然会得意,人只要得意了又哪里还会记得住以前帮过他的人?蓟县总有不得意的日本军官吧!刘黑七又去“傍”人了。

池本美治就是蓟县最伤心的鬼子军官,因为佐佐木的心情不怎么好,而那个池本是负责佐佐木的安全的负责人,结果池本因为天天在佐佐木的面前晃悠而被当成了发泄桶。

虽然在城门口被刘云轰死了几十个宪兵,但是佐佐木怎么能够将这种事情天天挂在嘴巴边上呢!

池本的心中渐渐的酝酿着一股怒气,为了安抚自己的不满情绪,池本决定赴约去吃酒。

刘黑七一身民族时装(长袍马褂),身边还站着他的新拜把子“兄弟”——王温良翻译官,两个人站在瑞富楼门前等候已经迟到多时的池本。

又望眼欲穿的等了一气,池本带着几个宪兵刚刚从街道的拐角处露出半个头来,刘黑七立刻迎接上去,喊道:“太君来了!哈哈!”

池本微微一笑,快步走上前去礼貌的说道:“实在是非常的失礼!让刘君久等了!”

池本的礼遇让刘黑七如同春风沐浴般的温暖,刘黑七连连摇头说道:“客气了,应该的!”

酒席吃了一半池本稍微有些醉了,想到死伤一片的宪兵队,骂道:“游击队死了死了的!”

刘黑七急忙安慰着说道:“游击队的不足为患!”看着池本疑惑的目光,刘黑七解释道:“现在真正忧虑的是佐佐木阁下对太君的态度!”对于刘黑七来说干得好不如“傍”得好。

这句话戳动了池本的旧伤口,池本立刻生气了,几乎要吼叫起来,骂道:“巴嘎!不准说佐佐木阁下的坏话!你的良心大大的坏!死了死了的!”说完手按倒了指挥刀上作势欲拔。

刘黑七急忙解释说道:“太君息怒!鄙人并没有说佐佐木阁下的坏话,您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是说您因该再次争取得到佐佐木阁下的信任。”说完又推满笑容的给池本满上一杯酒。

伸手不打笑脸这是古话,而且刘黑七原本也没有犯什么错误,池本原本躁动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了,端起酒杯看着刘黑七,几秒钟后,问道:“刘君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

“好主意倒是没有。”刘黑七笑着说道:“不过佐佐木阁下既然在火头上,那么太君何不到农村里面去抓几个游击队分子呢!等太君回来的时候佐佐木阁下的火气早就消了,而且看在阁下立功的份上,佐佐木阁下一定会重重的奖赏池本太君!太君认为这个主意怎么样?”

池本思索片刻觉得可行,一拍桌子赞许的说道:“哟西!刘君的确是一个人才!哈哈哈!”

刘黑七急忙趁热打铁,对身边的结拜兄弟说道:“快去找几个女人来!”说完指指窗外。

王温良急匆匆的来到对面的妓院,几个穿红戴绿的妓女叼着烟呛吞云吐雾,将柔软的身体斜靠在大门柱上不时地伸出手揽客,大门口有一个破旧的招牌,上面写着“欢迎大日本帝国皇军!”

王温良急吼吼的挑选了几个上等妓女,然后拉起就走,酒助色心的池本看到“花姑娘”后更加兴奋了。

在这个世界上,男人如果“有幸”在一起嫖娼,那么他们原本良好的关系会更好。

刘黑七的确是一个人才!他心狠手辣!办事果决!又有非常出众的社交和政治能力!除了比较贪心以外,很难找到他的弱点!另一个也比较厉害的汉奸文海要比刘黑七差了一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