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二章 沉重的责任谁负责?

六指君1 收藏 36 30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零二章 沉重的责任谁负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为了趁乱取得那辆摩托车,刘云和几个部下不得不四处放火。

中国人原本就喜欢看热闹,浓烟一起顿时人潮如流,大家纷纷丢下被处死的青米大竹,再次携妻带子向着起火的地方去看看究竟,察觉到是“一门道”总部起火后,隔远了距离后纷纷对着起火的地方品头论足。

放完火后刘云大咧咧的跑进院子里,也不说话直接坐上了三轮摩托,然后在那些神丁们一片惊讶的目光中“突突”的将摩托开了出去。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敢捣鼓日本人的东西?!

蔡岳的头越来越痛了,刘云将摩托偷走没有十几分钟,有张皇失措的门下将已经变得僵硬的青米大竹抬了进来,这让“一门道”大大小小的头目们感觉到了一阵阵刻骨的寒意!

“你们说着该怎么办?”蔡岳脸色发白的看着眼前的几个高级头目,说道:“快点说呀!”

除了一声咳嗽外,良久没人说话,外面突然又传来了“火起!快点来救火呀!”蔡岳越发烦躁!狠狠地一锤床板,吼叫道:“外面的火不要去管它!还是先说这个日本人该怎么办!”

起火了?!堂主罗荣宝灵机一动,小声地说道:“不如我们就让这个日本人葬身火场……”

蔡岳思考了片刻,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就按照罗堂主的意思去做!”说到这里脸色突然又变得非常狰狞,咬牙切齿的说道:“说敢将这次的事情说出去!嘿嘿!咱灭他全家!”

被威胁后,几个头目不敢大意,慌忙一起点头七嘴八舌的说道:“绝对不敢说出去!”

“好!”蔡岳的脸色又变得柔和起来,说道:“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船翻了大家一起死!这个也不用我多说了,你们都是明白人都知道这个理!外面的火势不妨烧大一点了再去救。”

“是!”几个高级头目一一点头,只有吃过几次瘪的丁圆满脸上不易察觉的奸笑起来。

几个彪形大汉挤坐在一辆摩托上倒也是一道别致的分风景线,摩托车的三个轮子被压得瘪瘪的,摩托车发出粗重的吼叫声,很让人怀疑是不是什么时候就会“断气”,刘云估计这点汽油可能赶回去后会所剩无几了。

但是!从这辆摩托车上没有随车携带汽油来看,难道这里还有日本人的据点?

“轰!”捆在一起的手榴弹爆炸了,威力巨大的手榴弹将结实的木门炸得支离破碎,硝烟过去后一个矮壮的战士使劲的对着破碎的大门撞过去,“哗啦!”一声木门如同玻璃破碎了!

在几个战士的护卫下,马常青一马当先首先冲入大院,身后的战士们纷纷呐喊着跟着冲了进去。

见状李向阳渐渐的冷静下来,对暂时还没有冲进去的几个骑兵队员说道:“你们就别进去了,快点到四周侦察!一旦有什么情况立刻回报!去吧!我会给马连长打招呼的!”

骑兵离去后李向阳想到自己够冷静又得意了片刻,察觉到自己在孤芳自赏后又讪笑着跟着战士们冲入了大院。

进入大院后,李向阳看到了十几户明显的带着日式风格的居民楼,在空地上站满了老弱妇孺,她们已经知道在打仗的男人们已经全部惨死的事情了,有些妇女开始低声的抽泣起来。

为了避免这些女人反抗,比如说用手榴弹殉爆,战士们将那些女人集中起来后让她们跪在地上。马常青阴沉着脸骑在战马上在这些老人、女人、小孩的面前慢慢的来回走了两个圈,

原本想杀个痛快的马常青皱起了眉头,对于马常青这种人来说,天生不愿意欺凌弱小,特别是女人!

见状,有一个排长走到马常青的马前小声地说道:“连长!这里怎么这么多女人?不如咱们把她们全部……”说完作了一个下流的手势,然后望着马常青嘿嘿的淫笑了起来。

马常青难得的微笑起来,说道:“原来你要这么办?好!你过来!”等到那个小干部走到身边来后,马常青冷不防就是一记耳光甩到他的脸上,然后恶狠狠的骂道:“没出息的孬种!”

另外一个排长见状,急忙走上来拍马道:“这些人全部带回去,营长说这叫俘虏……”

“啪!”这个排长又挨了一记耳光,马常青冷冷的说道:“游击队穷得要死,这些人带回去吃什么?李副营长那里怎么交待?路上遇到敌人怎么办?”在俘虏问题上,马常青始终愿意追随刘云的杀光政策。

在游击队根本性的政策问题上,包括一些老战士在内的人都知道领导有一些“小”矛盾。

李向阳走到马常青的身边,用不羁的眼神看了看马常青,低声说道:“我的意见是这些人全部都该杀掉!”为了防备马常青这个“水火无情”的人突然发难,暗中握紧了手中的步枪。

马常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微笑,弯下腰在李向阳耳边轻声说道:“刘大哥说过,只要鬼子敢反抗就可以立刻将其处死?她们虽然是女人、老人,但是也不能保证她们不会反抗!”

李向阳一愣,片刻后又马上会意笑下了起来,“嗯!”了一声后飞快的跑了。看来只能逼得人家反抗了。

对于李向阳来说,什么老人和女人全部不管那一套,只要是日本人就该死!

“跪下!”李向阳端着步枪走到那些老弱日本人群里,在战士们的协助下用枪托恶狠狠的去砸那些日本人的脊梁,示意他们跪下。

不久,跪下了十几个日本佬,有一个老男人不愿意下跪,口里技击咕咕地说了一通鸟语,说完了后从口袋里面哆哆嗦嗦的掏出了一颗手榴弹。

李向阳顿时大怒!飞快的跳起来将刺刀捅入那个日本老鬼子的胸口,不等周围日本人反应过来,拔出刺刀后鲜血就像小突泉般的喷了出来,李向阳还觉得不满意,又补了一刺刀。

在李向阳杀气腾腾的注视下,剩下的日本人不敢怠慢纷纷跪在地上,有些不愿意跪下的日本佬也被同伴拉扯着跪下了。

当然,也有不愿意跪下的,一个中年妇女不愿意跪下,看押的战士正准备发怒,李向阳已经大步跨了过来,一声冷笑后,将手中的步枪飞快的刺了过去。

“啊!”日本中年妇女惨叫一声后捂着胸口满满的倒下去了,洁白的和服上涌出了鲜血!

在刺刀的威胁下,这些老弱妇孺的日本人将头深深埋起来,不再敢有什么顽抗的念头。

看到李向阳将这些日本人全部“诊治”服帖了,马常青这才慢慢的骑着战马从日本人的前面阅兵式的走过,清脆的马蹄声“蹄儿、蹄儿”的响着。

虽然马常青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但是看着这些下跪日本人的时候,马常青的心潮思绪如同波浪般的在翻滚,他们杀还是留?

马常青骑着战马又来回地走了两个圈,终于还是难以下定决心,当初自己的哥哥不过因为稍微表示了对日本人的不满,就立刻遭到了杀害!

哥哥沾满鲜血的手曾经紧紧地抓在自己的胸口的衣领上,直到咽气的那一刻还一再艰难的叮嘱自己不要去找日本人报仇……

看到马常青发起了呆,“马连长!”李向阳不满的喊道:“你在干什么呢!”说完比划着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马常青有一点恼恨的看了看李向阳,说道:“留下几个人在这里看守,其他人进去抄家!”

得到命令后,战士们蜂拥进入日本人的巢穴,不怎么结实的日式建筑物立刻东倒西歪起来,没多久,战士们就起出大量的财物,既有中国的字画也有袁大头,甚至还有木雕佛像。

看到财物被“劫走”,一个日本老人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猛地站起来唧唧呱呱的讲了一通鸟语,然后奋力撕开身上的和服,胸前露出大片的旧伤口,看来以前是“效忠天皇的武士”,炫耀完了后又从宽大的和服里掏出一颗手榴弹,垂死嚎叫一声后拉开了手榴弹的引线。

“啪!”那个日本老人脑袋中抢后向后摔倒在地上,紧接着李向阳大声喊道:“趴下!”战士们刚刚爬下,“轰”的一声手榴弹在日本人群中爆炸了,在一片惨号声中死伤惨重。

马常青险些被受惊的战马掀下马来,好不容易控制住了战马,知道这次又是“看押员”李向阳立下的功劳。那边李向阳也已经不耐烦了,挥舞着驳壳枪吼叫道:“马连长还不下令?”

被彻底激怒的马常青铁青着脸牙关紧咬,眼前的这些日本人为什么要来到中国?哼!他们也是为了征服中国而来的,按照道理来说应该当成敌人处理。

马常青将手高高地举起,那一边的机枪手立刻趴在制高点上做好了准备,战士们纷纷端着步枪慢慢的后退,而那些日本人慌做一团正给伤者包扎,对于即将到来的屠杀丝毫不知情。

李向阳看到马常青高高举起的手就是没有放下来,不由得着急起来,顾不得礼貌跳着脚吼骂道:“马常青你这个浑蛋!你不配当干部!”

马常青冷峻的眼神向李向阳“射”过去,在马常青冰冷的目光下李向阳心中一凛,将后面骂人的话吞回肚子里去了。马常青收回冰冷的目光,唉!李向阳只顾发脾气,却没有看到这件事的后果。

马常青将牙齿一咬,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天塌下来有刘大哥顶着!吼道:“全部杀掉!”

“突突突……”机枪猛然间开火了,日本人冷不防被打倒了一大片,没死的纷纷带着恼怒和绝望冲过来试图和游击队员们拼命,可是在密集的弹雨下他们又哪里能够冲得过来呢!

没多久,战士们眼前就没有活着的日本人了,地上血流成河,有些受伤没死的暂时还在那里呻吟、爬行,李向阳将手一招,带头带着战士们冲入死人堆里搜杀那些没死的日本人。

空气中渐渐的飘荡着一股股血腥味,马常青看着李向阳的背影,他妈的!这个年头居然还有比自己更喜欢杀人的!可是李向阳小子,这样一来回去后我的事情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如果有人打自己的小报告,李政委就会找自己的麻烦!唉!李政委为什么偏偏又是一个好人呢???

李向阳难得的抬头对着马常青呵呵一笑,说道:“杀这些小日本实在是太浪费子弹了,不如以后咱们再抓到了鬼子,就绑起来让战士们练习刺杀,马连长你说这个主意怎么样?”

听到李向阳又将称呼改成亲热的“马连长”,马常青无可奈何的点点头,说道:“你看着办吧!”心里却想到刘大哥曾经说过鬼子兵喜欢用年轻的中国壮丁当靶子,用活人来训练他们的新兵“胆色”的事情。

如果真的能够用日本人来训练新兵那也未尝不是一件训练的好方法,马常青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杀戮屠场,又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阵发自心底的快意!

游击队所获颇丰,这里的不单留下了大量的财物,还留下了大量的军火,不但骑兵队员们人均多了一把作战的武士刀,一些下级干部也跨上了武士刀,而李向阳则挥砍着武士刀“哟西哟西”的叫个不停!

最主要的是还缴获了几箱子弹,至于手榴弹更是每个战士人均两颗。

觉得糟蹋得差不多了,李向阳又带着战士们四处放火,让这里的粮食统统化为灰烬!

一匹战马飞快的向着燃烧的粮仓飞奔而来,近了大声喊道:“发现大量敌人的踪迹!”

马常青有些着急了,大声对战士们喊道:“那些带不走的东西全部砸毁!”看到有些战士不愿意执行这种暴殄天物的任务,马常青又不得不跟着喊道:“以后还可以再继续缴获!现在有大队的鬼子开过来了!块撤退!”听到这话后战士们这才将手中的大宗物件丢入火坑中。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一个完整的鬼子小队气喘吁吁的赶过来了,但是他们除了能够力所能及的拖出一些死者的尸体以外又能做一些什么呢?粮仓的火势已经不可阻挡的燃烧起来,面对炙热的气浪,日军少尉死死的捏着指挥刀,不久,整个鬼子小队四散寻找蛛丝马迹。

这次游击队杀掉了一百多个日本人,自身的伤亡却非常小,连伤带亡不过三、五个人而已。

游击队随身携带着一些急救药物,和这些老战士一起“行走江湖”的徐柏生就是暂时的卫生员,别人身上携带的不是武器弹药就是银元大钞,而徐柏生身上则大部分是止血药品。

蔡岳将青米大竹的尸体从火堆里面“捞”出来的时候,青米大竹已经变成了一节灰碳,几个高级“干部”一一上前去看了看,只有碳灰身边的武士刀能够证明这个人是青米大住了。

“‘送’他回去!”蔡岳板着脸说道:“路上小心!别人能够栽赃陷害一次,肯定也能来第二次!”对于突然冒出来的阴谋者,蔡岳理所当然的将怀疑的重点放到了豪强地主孙双泉的身上。自己捣毁了他的家产、兴隆的店铺、杀死了他的人,换作自己也会立刻狠狠的报复。

蔡岳走到一间柴房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这里面关押着那两个用来祭奠河神的姑娘,看押的喽罗为了讨取蔡岳的欢心,立刻走上前去说道:“门主!嘻嘻!您要不进去一会儿?”

小喽罗的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啪!”蔡岳狠狠地扇了那小喽罗一记耳光,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滚!”这个时候让蔡岳如何能够有好心情?日本人雷霆般的报复还没有来呢!

算了!这次实在没有心情,明天王百七就要来了,做几天发事后将这两个女人丢河里去。

因为顾及到鬼子可能的侦查,民兵们不得不砌了一个大坑,然后让这些村民们合葬在一起,李远强心急火燎的赶回去后,整整一个村的村民们已经被留守的民兵们埋葬完毕了。

几个主要的干部的心里都非常难受,这种大屠杀最伤害士气了,不但参与挖掘作业的民兵们一个个士气低落,就连干部们包括李远强自己也觉得心里堵得慌,想找日本人发泄杀戮!

“消息封住了吗?”李远强对钟天祥问道:“万一被老百姓们知道了,他们……,唉!”

钟天祥点点头,说道:“现在别的村子的村民暂时都还不知道,但是这不是长远之计,他们总会知道的。只有等我们报复鬼子后,才能再公开小杨村的屠杀事件。”

一丝淡淡的尸臭味飘入赵延的鼻子,赵延按下恶心和愤怒,走到李远强的身边说道:“游击队在近期必须来一次大的动作,作战的对象必须是那些鬼子,否则村民们会怎么想?”

钟天祥思索了片刻后说道:“可是现在那些鬼子已经撤退了。”对于鬼子的这种捞一把就走的战术,游击队暂时还无可奈何,而且鬼子已经纷纷撤兵回防了,很难有什么有机可乘。

李远强一把将身边一根树枝用力折断,然后又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然后默不作声的看着地上高高鼓起的土丘,几百号无辜的老百姓就这么消失在人世间了,这个仇恨必须报!

现在的游击队不同于以前的游击队了,虽然那些稍微大一点的鬼子甚至伪军的据点游击队暂时没有能力摧毁,但是游击队已经有能力广泛摧毁由鬼子控制的那些“维持会”了,现在必须最大限度的扩大农村的根据地,控制农村后没有粮食缴上去看那些鬼子吃什么!

“走!咱们在刘营长回来之前好好的布置一番,争取打一个大胜仗!”李远强重重的喝道:“不能让刘营长留下的‘家当’在我这里没了,这附近的‘维持会’咱们全部给他端了。”

这一次李远强憋出了一肚子的火,在对待俘虏的问题上,虽然刘云没有怎么表现出对自己的政策表示反对,但是刘云在行动上却无时不刻的和自己唱反调,这次发生这么大的村民被屠杀的事情,很难确保刘云提拔起来的旧部没有怨言,特别是在本地土生土长的干部战士们!

赵延快步跟上李远强,不解的问道:“咱们要打击的是那些鬼子,注意力是不是分散了?”

“没错!”李远强沉着脸看了看赵延,说道:“鬼子怎么会看到农村被蚕食?他们只在乎县城,等到他们实施报复的时候,我们已经控制了这附近的农村了,只要鬼子离开了他们的老巢,哼!”

赵延知道李远强的意思,那就是趁着鬼子出城“扫荡”的时候,聚歼落单的某一路鬼子。而那个时候游击队可能已经拥有这种实力了吧!就是不知道抓住了俘虏怎么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