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犬王 七 1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5/


在犬舍的一角,两只一个多月大的昆明犬挤在犬舍的铁栅栏前,好奇的看着这只体形巨大的前辈。

战歌注意到了这两个小家伙,它的目光里充满了慈祥,慢慢走到犬舍边上,低头轻轻舔了舔幼犬的小脑袋。

一只幼犬的鼻孔被战歌额头上长长的银毛碰了一下,忍不住打起了喷嚏,把战歌逗笑了,它怜爱地用鼻子拱拱小家伙的下巴,温暖湿润的琥珀眸子中满是关爱,战场上的杀气和威风此刻荡然无存。现在,它是一个长辈,任何长辈在面对晚辈时都会表现出慈祥和宽容的一面。战歌想起了当年,自己还是一只脏兮兮的小野狗时…

忽然,从旁边的犬舍中传来一声低吼。

战歌的耳朵转了转,抬起头来。

这声吼叫是那么熟悉。

战歌迈动脚步,轻轻走了过去。

一个黑影蜷缩着躺在犬舍里。

退役警犬藏獒咆哮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咆哮比三年前衰老多了。它的皮毛已经失去了光泽,钝化的牙齿露在嘴边,两只半睁半毕的眼睛疑惑地看着战歌。现在的咆哮已经完全退出了战斗,训导员赵楠每天陪它散步两次,陪它安度晚年。

这是谁啊?咆哮努力回忆着,怎么好象似曾相识。

战歌看着犬舍内日落西山般的咆哮,想着它当年咬断母狼后腿时的凛凛雄姿,心中百感交集。这是那只曾经不可一世的巨犬吗?漫长的时间和安逸的生活磨钝了它的牙齿,它的利爪,甚至它的精神。

啊,咆哮看到了那夜风中的银色毛发。面前这只威武雄壮的成年昆明犬,它的额头上有一缕银色毛发,是它吗?那只凶巴巴的小野狗,它,它咬死了自己的孩子啊。

咆哮费力地瞪大了眼睛,敌视地叫了一声,意思是说,你来做什么?

战歌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目光注视着年迈的藏獒。

战歌以为自己会恨,会生气,会怒火冲天,因为这只巨犬曾经咬伤过自己的养母。可此刻它的心情却如湖水般平静,任何吼叫或谩骂,甚至攻击都唤不起它的一丝怨气。它想,即使这只和自己结下恩怨的犬现在扑过来咬自己,似乎都不会躲避或逃脱。

它心中充满的只是愧疚和悔恨,它知道自己曾咬死过藏獒的孩子。那是一种发泄和报复,小藏獒是无辜的受害者。

而藏獒咬伤母狼,则是职责和使命,因为它是一只警犬,必须服从命令。

战歌现在也是一只警犬,一只优秀的警犬,它更能理解警犬的心情。

它原谅了藏獒咆哮,却陷入深深地忏悔中。

忽然,战歌前腿收力,跪向地面。

这一跪,它心甘情愿。

咆哮楞住了,它没想到这只长大的昆明犬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它看着战歌轻轻垂下骄傲的头颅,向自己请罪。

咆哮真的老了,它的年龄在犬类中处于老年阶段,它像一个迟暮的英雄,过去的很多事情不愿再想起,因为回忆也是一种痛苦,倘若能善待眼前的犬,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顿时,三年来的积怨烟消云散。

咆哮仰起头,微微吠叫,意思是,起来吧,孩子,一切都过去了。

战歌缓缓从地上站起,抬头,看着咆哮,眼睛变成两颗湿润的黄琥珀。

突然,它仰起头,看着月亮,纵声长啸。

一群夜鸟扑拉着翅膀从犬舍上飞走了,月光下,飞鸟们的影子渐渐远去。

战歌的啸声悠扬嘹亮,像一首夜晚的安魂曲回荡在中队营区。

藏獒咆哮许久不叫了,现在它走到犬舍门口,隔着栅栏,仰头,两行泪水从干涩的眼窝中流出,它想叫,于是,它叫了,

“呜汪……”叫声分外悲壮,却流露着深深的欣慰之情。

倾刻,犬舍内所有的犬都叫了起来,长短不一。

一叫泯恩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