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七十二章 军纪

六指君1 收藏 37 10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大青山地区横贯绥、察两省,是陕甘宁边区的北方门户,是华北通向大西北的咽喉。开辟了大青山根据地,既可以粉碎日军西进宁夏、甘肃,分割大西北的企图,又可以使晋西北、晋察冀部队相互配合作战,扼制日军对陕甘宁边区的进攻,还可以沟通与苏联、蒙古的联系。

大青山独立团的发展迅速,团长和政委分别是刘云和李远强!李远强还有迹可循,但是那个刘云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根据整理的材料,据说是流离失散的原红军战士,后来遇到了苏俄在华秘密工作组,又被国际共产人员带到了北方。刘云在那里收编了大批土匪、流民,拉起了一支抗日队伍,到现在大青山的抗日武装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团建制的规模。

为了考察大青山的抗日局势并且支援那里的抗日斗争,而且还要对对刘云进行政审,八路军政治部派出一支精干的支援大队前往大青山,在确定刘云的真实身份、并且确认在大青山地区并没有外来势力的插手之后,再给刘云下达一张“入学通知单”,让刘云去参加“抗大”学习。不过,这个时候一二零师部政治处派出同志已经快要抵达大青山。

让刘云去学习不一定会剥夺其军权,相反,能够参加“抗大”就等于获得了中共的认可,获得了一张未来中国政坛的通行证。

#

刘云带着宋意悠闲的下了乡。

春天来了,大青山野外一派“天苍苍,野茫茫,花草树木刚发芽”的空旷景象,比起黄沙铺天盖的现代社会来说,这个时代的植被依然保存得比较完好。

“团长!”宋意无心观赏沿路的景色,看到刘云一幅怡然自得的样子,阴沉着脸对刘云问道:“团部是不是谈论过不想让我干下去了?”

“没有那么回事!”刘云摘下路边的一朵开放了一半的野花,嗅了嗅,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可惜这么芳香的花儿没有人可以送!

“那么团长为什么要将我带到这里来?万仁一副菩萨心肠,让他带兵还不如让兵们自己放鸭子!”宋意了看刘云,心里挺不满的。

“话不能这么说!”刘云笑了笑,“我记得你们连的战士大多要跟指导员的关系好一点。”

“那又怎么样?古人说得好,慈不掌兵!”宋意不屑地说道:“带兵就得严厉!否则嘻嘻哈哈的还打什么仗!”

“宋意同志!你还记得那个给你挡手榴弹的战士吗?”刘云收起笑脸。

“记得!”宋意突然心虚起来,“但是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了。”

“如果没有万仁指导员平时的思想工作,你早就让鬼子的手榴弹炸死了!”刘云淡淡地说道:“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怎么带兵的!”

“我……”宋意顿时说不出话来了,也知道自己平常带兵都是非打即骂,虽然自己能够做到以身作则,并且战士们也能够令行禁止,但是说到让战士们爱自己那就是鬼扯了。

“你承认错误吗?”刘云淡笑着问道。

“好!”咬着牙齿宋意点点头,又死皮赖脸起来,“这点我承认不如指导员!但为什么总是不让我们连出战?事实上我们连打仗也不含糊!难道就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

“想要战士们拼死作战就要有一个目标,让他们明白为什么而战!你认为该为战士们树立什么样的信仰?”刘云反驳道:“没有信仰的军队只能是一支军阀。”

宋意也不管是否尊敬刘云了,“哦哟!”一声怪叫,冷笑着说道:“中国国民党才是正统,如果说军阀,共产党便也是一支军阀!”话音刚落宋意就立刻后悔了,脸也变得白了。

刘云顿时皱起了眉头,宋意这人看来还真是不能带兵了,否则指不定哪天就会叛逃到国民党那边去。

见到刘云的脸色变化后,宋意惨笑两声,“其实我也不信奉国民党的那一套,不过都是吃人的渣子而已,若是让我选择,我只愿意追随张少帅!”

刘云叹了一口气,半响才说道:“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历史上覆灭的腐朽王朝数不胜数,中国人如果不是被阶级压迫太甚,又哪会造反?又哪来的共产党?!”又盯着宋意的眼睛说道:“当初共产党创建的时候,只有多少党员?现在又有多少党员?中国如果没有阶级压迫,没有老百姓的支持,就不会有中国共产党的壮大!”

“这……”宋意说不上来了,只好不服气地将头转到一边东张西望。

“你知道进入教导队的队员需要什么条件吗?”沉默了一阵,刘云不等宋意回答,又主动回答,“教导队有三不要,体弱多病的不要,表现不好的不要,没有政治前途的不要。”

“这么说我这种不愿加入共产党的人是不会有什么仕途了?!”宋意立刻反问道。

刘云没有回答,但是差不多也就是宋意这个意思,除非宋意能够有什么杰出的贡献,也许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就会被强行拉入党内了吧!

刘云找到原玫乡区政府后,立刻让村子的各个主要负责人过来集合开会。

没多久,刘云过了一把地方领导的瘾,这些村长、组长、民兵队长之类的小干部们大多非常恶心的对刘云拍马溜须,甚至一度让刘云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回到了现代社会的某个封闭小乡沟。

刘云不愿意再和这些人没完没了的客气下去,忍不住喝道:“好啦!别吹捧了!”又看了看其中的一些干部,他们大多是根据地任命的工作组骨干,除了少数村长是村民们临时推选出来的以外,但是绝大多数工作组组长兼任村长和民兵队长。

从农村干部的衣着和举止来看,刘云敏锐地感觉到他们中的少数人似乎已经开始腐败了,皱着眉头问道:“你们平常对待老百姓也这么热情吗?”

闻讯,干部们的笑脸顿时收敛了不少。

刘云也知道现在的村干部们几乎没有什么制约,党组织的力量在一些村子里面力量依然薄弱,想了想又继续问道:“你们人都到齐了吗?”

年轻的乡长立刻左右看了看,居然还有两个干部没有来!可又不敢对刘云说人没有到齐,只好低着头硬着头皮回答道:“都来了。”

刘云看了看这些良莠不齐的干部们,心里倒没有歇斯底里的生气,因为即便是发生了腐败也不是他们的错,而是权力监督和财富分配的规则出了差错!按照眼下的局面来看,如果旧的制度不打破,不能改善老百姓的生活,群众是不会真心跟随八路军抗日的!纯粹依靠军事胜利不是胜利,如果不能巩固到手的地盘,独立团一旦遭遇到鬼子的优势兵力进攻,根据地开辟的村子又会回到鬼子的怀里。

“好!”刘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说道:“这次我下来本来只准备忙乎一件事情,但是现在有两件事情了。”

根据地虽然扩张了不少,但是眼前的这种局面不马上改正,就会毁掉根据地在农村的工作。历史上的三三制虽然挺好,但是独立团也没有那么多合格的政工人员下到农村搞宣传,干脆就来一个民主简化版,这其中首先就从这些村长开刀。

“团长,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乡长见到刘云在想什么,立刻胸有成竹的说道。

刘云意味深长的看着乡长笑了笑,问道:“我记得你以前杀过鬼子兵,还带着鬼子的步枪来王家村,对不对?”

乡长立刻高兴起来,瞬间又马上谦虚起来,“还提这些陈芝麻乱谷子的干什么?”只是心里还是极为受用,一把鬼子的三把大盖就换来了一个乡长的位置,值得!

可是没多久,包括乡长在内的少数村干部就开始为自己的仕途担忧了。

路上,刘云将选举的打算和步骤详细地说出来后,有些干部们的脸色开始不自然起来,刘云不得不劝慰道:“你们别有什么想法,当官就得为民做主,否则还当官做什么?”

“但是这些村民大字不识一个,如何让他们参加选举?即使是不相干的人当村长了,万一他不是公产党员那又怎么办?”有一个村干部“急中生智”地说道。

刘云立刻在人堆里找刚才那个说话的家伙,可是看了一眼后又马上放弃了,淡淡地说道:“我们谁都不是天生的共产党员!”

宋意冷眼看着这一切,中国农村是一个黑暗、封建、转制的地方,在宋意看来,眼下的这种情况是“正常”现象,只要根据地的领导人有能力和责任心,农村还是可以有大发展的,起码王家村和周边的几个村子发展就挺好的,那里民爱军、军也护民!

宋意正低头思考的时候,有村干部小心翼翼的贴过来道:“同志,您是干啥的呀?”

“老子是……”宋意正要说出自己的身份,突然又估计自己回去之后只怕就会被解除军权,看了看这个满脸笑容的村干部,冷笑起来,“老子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来管你们了,记得这几天要把老子伺候好,不然老子……”宋意的话还没说完,村干部就慌忙点头退回人堆里。

刘云随便指了一个村子,然后带着村干部们走马观花地溜了一圈,普通老百姓穿着破乱的衣服从路坎边低着头匆匆而过,和王家村绝然不同,老百姓们对这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要员”持观望态度,而整个村子里除了少数富人的豪宅以外,其它地方大多都是一片萧条。

也许再过不久这些干部就能学会欺上瞒下、形象工程、浮垮风!不能再迟疑了!刘云立刻火速安排选举。

村干部们东奔西走,花了老大的功夫才将大半村民集合,刘云先让村民们按照区域推举出几个候选人,然后让这些候选人和现任村长一起竞选村长,用黑豆黄豆当选票,刘云则亲自当主持人和唱票人。让村级设有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会,刘云到达原玫乡的第一天就忙了这件事情,而且原村长也被村民们无情的淘汰了,并且还有村民们私底下嘀咕着上面的干部就喜欢耽搁别人忙农活。

第二天,乡里八个村子中的三个跟着进行了选举,其中两个村长当场落选,新当选的两个村长都是财主,为人倒也“机灵”,上任后立刻握住刘云的手,表示要向党组织靠拢。

第三天,刘云又主持进行了原玫乡剩下四个村子的选举,这次只有一个村的村干部落选。

虽然参加选举的村民似乎热情并不高,而且参加的人数也不齐,但是在一旁冷眼观看的宋意却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没有的震撼,刘云居然果断的罢免了那些经过根据地培训的骨干,虽然早就听说过西洋白鬼子的选举,但是真的让自己眼见为实的却是眼前这些异端邪说的共产党!眼下老百姓的参政热情不高,这是因为村民们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如果按照这个样子再来几次选举,以后自动来参加政治活动的村民肯定会激增。

只有给予群众利益,群众才能被充分发动起来,随后的乡里集体开展的“减租减息”运动就要热闹多了,财主们或出于各种目的,或迫于无奈不得不减少盘剥。虽然刘云捣鼓出来了四不象“选举”,并且依旧缺少舆论基础,但是得到利益的群众还是发动起来了。

第三天一大早,八个村长和一大批新入选的村组长接到通知来开会。

“这往后你们能不能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刘云看了看有些心虚的新干部们,记得当初工作组的同志被派下去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幅局促的表情,人在环境中的变化还真是迅速!“同志们,你们手里捧着的不是什么铁饭碗,而是一个可能被随时打破的泥饭碗!”刘云说完后,不经意的向乡长看过来。

年轻的乡长立刻满脸通红的低下头,如果进行乡长竞选,自己能不能继续留在这个位置还不一定呢!

刘云拍拍乡长的肩膀,半勉励半鼓励的说道:“好好干!这一段时间多下乡,多走到群众中去,等到上面派人下来了还是要进行乡长经竞选的。”

刘云也不知道延安什么时候才能派特委来,到时候这些琐事就可以全部交给他们了。根据地的民主进程仅仅才是一个开始,民主政策和抗日宣传是对抗日本侵略军强有力的政治手段,而鬼子的“同文同种”、“皇民统治”、“大东亚共荣圈”之类的鬼话也是一种政治攻势,只不过,鬼子的政治攻势很难得到中国广大的知识分子认可。

“现在再给你们下一道死命令。”刘云看了看惊讶的干部们,严肃的说道:“民国都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还在让女孩缠足?!现在传我的命令,不管是谁家的女孩都不准缠足。”

干部们顿时更加惊讶了,乡长结结巴巴的说道:“团长、这样一来,等到下次进行乡长选举的时候,我肯定会被赶下来!”

刘云依然十分强硬的说道:“那我不管!这件事情必须落实,这是根据地的‘最高命令’!”想了想,又说道:“以后根据地会进行军政分离,管理老百姓的干部都由老百姓自己选出,民兵干部以及党组织干部都由根据地任命,你到时候就不要管政权上的事情,专门负责乡里的民兵和党组织,那些落选的村干部们也不要心灰意冷,你们毕竟还是党员,而且又年轻,是党员的先好好的带民兵,以后还会进行选举,你们还有机会!”

接着,刘云开始步入正题,教这些村干部们怎样制作简单的土化肥,然后又带着一干干部们找偏僻的地方挖掘发酵坑,发展沼气。这两项农村基本建设任务作为村、乡干部的年终考核目标布置了下去,在年内,刘云会不定期派出专人检查、验收。

村干部们都是庄稼汉出身,就连宋意也是在农村里长大的,对刘云说出的配方除了感到惊异以外,还对以身作则的刘云还稍微有一点佩服!这年头可没有什么大官愿意教人种田的。

“团长!我还真佩服你们共产党人!”宋意一身是泥,小声地对刘云问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以前肯定不是庄稼人,可是这‘化肥’的配方你是从哪里搞来的?”

刘云当然不能说土化肥是现代社会的老百姓创造发明的,支支吾吾的糊弄了几句,然后立刻转移话题,“不管他是什么主义,只要能让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那就是好‘主义’!我再问你,你现在愿意加入共产党吗?”又强调道:“你也看到了共产党人的决心!如果你不愿意加入共产党,那就说明你是反动的!”

“可是……”宋意开始有些松动了,自己来到根据地的时间不短了,可是仕途却落在那些新连长后面,这也就罢了!最主要的是共产党人壮士断腕、开拓进取的精神却要远远比国民党以及其他军阀要强得多。

“好!”刘云摇着头说道:“你先留在这里监督各个村子的化肥进展情况。”

“慢着!可是我怕党组织不愿意接纳我!”宋意慌忙一口气说完。

“典型的投机分子!回去后自己向李政委打报告吧!”刘云笑了笑,“不过,不管你是否相信,在争取国家强大、民族幸福的目标上,是没有党派之分的!”

历史上大青山地区始终是一块抗日游击区,因为民族问题和粮食问题,使得大青山根据地始终不能坐大,而事实上大青山在很长一段时期都是全国抗战局面最艰难的地区。

眼下刘云虽然已经开始着手解决粮食问题,但是没有上级的干部人才支援,特别是少数民族干部的支援,根本就不能在短时间之内让农村政权成熟起来,更别说扩大根据地。

#

王家村,李远强正在查看各个村子递上来的春耕准备情况,大门被人突然猛力推开了,诸葛同跑进来非常不讲礼貌的凑在李远强的耳朵边嘀咕起来。渐渐的李远强的脸色难看起来。诸葛同将小报告汇报完毕后,默默地看着李远强。

李远强阴沉着脸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猛力一锤桌子,“让教导队紧急集合!”

诸葛同闷不作声立刻跑出去,作战会议室里面的几个干部、参谋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李远强大动肝火?!

“嗵、嗵、嗵!”响起了敲门声。

潘贵二趟在床上懒洋洋的问道:“谁呀?这么大清早的!”

“是我!”

“噢!原来是政委。”潘贵二顿时心惊肉跳起来,条件反射般的从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枪别在腰后。

打开门后,李远强立刻热情地说道:“你是早上才从鬼子据点回来的吧?我还以为你昨天晚上和侦查连的同志一起回来了!”

潘贵二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迷路了。这种小事情不值得政委亲自过问。”

李远强坐到潘贵二的床上,又和潘贵二东拉西扯的聊了几句,突然好奇地问道:“侦察连的战士说你昨天晚上从汉奸手里得了一把小左轮,让我看看。”

潘贵二立刻含笑从腰后取出小左轮送到李远强的手里,李远强接过小左轮后又掏出自己的手枪,细细的观摩起来。

“政委如果喜欢,就拿去啦!”潘贵二有些心痛地说道。

李远强突然将自己的手枪连同小左轮一起丢到窗外,然后猛地扑上来将潘贵二死死的压倒在床下,潘贵二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妈的!”一声大吼后,迸发出一股大力猛地将李远强掀到一边。

“呼啦”一声紧闭的大门突然破裂了,教导队的精装战士从门外一拥而入,将正要站起来的潘贵二死死的按住。

“就是他!烧成灰我也认得!”一个老婆婆指着被捆成粽子一样的潘贵二咬牙切齿的说道,眼泪水又无声无息的留了下来,“就是他糟蹋了我的孙女!”

“大妈!这是我的失责!待会儿根据地就会召开宣判大会,将这个恶棍公开就地正法!”李远强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我们根据地会给您一些赔偿……”

“长官是一个好人!长官的军队也是一支好队伍。”老婆婆哆哆嗦嗦的抹掉眼泪,有些无奈的说道:“事已至此,枪毙他也不补回来我孙女的贞洁,请长官做一个媒人,将我的女儿许配给他……”

李远强慌忙打断老婆婆的话,然后让战士送老人到一边去休息。

李信这才知道李远强为什么要召集教导队而不是团警卫队,原来是要处决团警卫队的队长潘贵二!“老李呀!”李信低声说道:“这件事情不能扩大化!影响太坏了!老百姓会怎么看咱们?!”

李远强面色铁青,冷峻的眼神的从李信的脸上一划而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