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七十一章 粮食问题

六指君1 收藏 42 74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七十一章 粮食问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171

鬼子制定的作战计划还在制定中,渡边就接到了参谋部传来军情急电,渡边不敢久留,只好带着车队匆匆离开县城,原本打算留给井口和佐佐木的特种部队也非常遗憾的全部带走,井口仅仅得到了扫雷用的一个小队的工兵。

本地大范围的“联合治安”作战计划被迫向后推迟,并且规模也大为缩水,改由县城驻军自己负责(本地联队还负责其他几个旗、县的“治安”),“治安”战所缺少的兵力只能从辖区内的其他地方调入。

汽车里,曹策看到渡边在发呆,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将军阁下!我们快要到火车站了。”说完后给渡边披上一件军麾。

渡边立刻收起手中的绝密战报,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也许帝国扩张得太快了,虽然前方一直处于咄咄逼人的战略进攻,但是后方的不稳定性却在与日俱增。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紧接着整个车队缓缓地停了下来,“皇军”士兵们纷纷跳下汽车寻找隐蔽的角落射击。

一旁随同的文海立刻掏出驳壳枪敏捷的跳下汽车,可是来到最前面一辆运兵车后,文海还是为之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运兵车被炸翻了天,地上除了有一个巨大的深坑以外,就是一片死伤狼藉的鬼子特种兵了。

文海看了看一片荒凉的郊外,感觉到八路军的“骚乱分子”已经跑远了,回到汽车边,“将军阁下!前方的道路上埋设了大威力的地雷!一辆军车被炸翻。”略一犹豫,又继续道:“这里是郊外,附近荒无人烟,很难抓住这些‘骚扰分子’,为了不影响阁下的行程,请阁下下令让整个车队加快速度前进。”

为了向渡边显示忠心和自己的正确分析,随后文海特意爬上了第一辆开路的军车,整个车队稍作停留后加快速度向火车站冲去,随后的路上没有再遇到爆炸。

车队到达火车站后,渡边跳下小汽车,见到文海站得就像一杆标枪一样等候自己的到来,顿时好感大幅度上升,快步走到文海的身边,欣慰的拍拍文海的肩膀,赞许的说道:“文海!哟西!跟在我身边我的放心!”说完竖起大拇指。

火车喘着粗气出站后,角落的垃圾堆里有几双眼睛偷偷看着火车越来越远。

整列火车开出车站后开始慢慢的加速,没料到突然“吱、吱、通……”一阵剧烈、尖锐而持续的声音猛烈传来,火车头居然掉道了,跟着后面的几节车皮也跟着跑出了钢轨外。

“这是怎么啦?”渡边的身上被浇了一杯热茶,头部也重重的撞到一块木板上,忍不住咆哮道:“火车翻掉了吗?”

火车在巨大的惯性下还没有停稳,护驾的鬼子特种部队就纷纷跳下车布警戒线,车站的大批鬼子兵也紧急向才出站的火车跑过来。

“轰!”一枚跳雷被引爆,跳到两米的高空猛烈爆炸,附近的十几个鬼子特种兵顷刻间被炸死炸伤,躲在窗户下的偷偷观看的曹策冷不防被一颗花生米大的石头弹片击穿了耳朵。

远远躲在垃圾堆里的几个人见到这一幕后,立刻偷笑着跑远了。

“将军阁下!因为铁轨被破坏造成了火车脱轨!”文海低头说道:“恐怕阁下暂时回不去了!除非改乘汽车离开。”

渡边一边暗中痛骂佐佐木,一边面不改色的看着窗外的残肢断臂,“我知道了!军务紧急,就乘坐汽车回去吧!”又对一旁的鬼子尉官低声耳语几句。

连续的地雷袭击、以及火车颠覆“案件”,让渡边彻底改变了主意,县城里的“治安”情况已经坏得不能再坏了!井口和佐佐木居然峰回路转地得到了一个中队的特种部队。

#

渡边还知道此时有一股窜入根据地的“皇军”正处在被围歼的紧要关头,甚至连井口和佐佐木也暂时不知道,鬼子制定的作战计划已经出现了小小的纰漏。

受到骑兵队的沉重打击后,日伪军分成几股没命的向来路逃窜,一路上又渐渐的汇合成一股。但是逃窜的日伪军遇到了大麻烦,远途本来逃得空空如也的村子就像变戏法一样冒出了许多人,他们拿着简陋的武器不断骚扰急于逃命的日伪军,拼命拖住他们溃逃的步伐!

“你们看好了!主力团的骑兵就在鬼子后面,咱们只要将鬼子死死的钉在这里一杯茶的工夫就行!”一个年轻的民兵队长指了指着远处拉成一条长线仓皇跑过来的日伪军,严厉的说道:“谁也不准后退!虽然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但是谁敢逃命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呵呵!”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民兵扛着梭枪,嘲笑地说道:“老子是看着你长大的,老子若是真的要跑,你难道还敢杀了老子不成?”

“你敢乱我军心?!”年轻的民兵队长顿时勃然大怒,一扬手中的大刀就要扑过来。

立刻有民兵慌忙挡在中间劝架,藏在山头上的将近四十多个民兵纷纷骚动起来。

“好啦!”年轻的民兵队长一声怒吼,推开挤成一团的民兵,“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山脚下的鬼子已经快要冲上来了!”

日伪军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些苍蝇一样嗡嗡叫的民兵改骚扰为阵地阻击了。本来民兵的战斗力是极其虚弱的,但是此时鬼子的掷弹筒、机枪却丢失殆尽,根本就没有办法进行火力压制,日伪军跑到半山腰后冷不防从山顶上稀稀拉拉的扔下几颗手榴弹,还没有等手榴弹爆炸,“冲啊!”“杀啊!”“打鬼子啊!”一大群手持大刀、长矛、劣质弓弩的民兵就咆哮着从山顶上冲了下来,中间还夹杂着几声冷枪。

“指导员!”有耳朵尖的战士指着远处传来的枪声的方向,对赵延说道:“他们就在那里。”

……

当二连和三连将死伤殆尽的民兵救出来后,不少死里逃生的民兵抱着主力连队啕嚎大哭,日伪军特别是鬼子兵的战斗力不是民兵所能想象的。

“老子让你凶!”年轻的民兵队长身上带着伤,一边痛得倒吸冷气,一边余恨未消的从地上捡了一支步枪,向一具鬼子伍长的尸体乱戳。

“同志!”赵延指着那个还在发狠的年轻人对身边的民兵问道:“这人是谁呀?杀鬼子挺狠的!就是技术差了点!”

身上受了好几处轻伤的民兵如何不“认得”?!立刻咬牙切齿的说道:“还能是谁?他就是我们的民兵队长严定理!这狗日的差点就将我们全部交待在这里了。”

得胜回朝的战士们背着缴获的武器,抬着伤员回到王家村,只是汉族干部战士们对一旁的蒙古族战士有一点说不出来的味道,他们居然不由分说将抓获的七、八个俘虏全部砍死!就连马常青也来不及制止。按规定这是严重的违纪事件!

蒙古战士之所以要泄愤,是因为这次出战受到了重挫,十几人(战马)被鬼子的机枪扫翻,五人当场壮烈战死!轻伤十几个。铁思明在这次作战中受了点轻伤躺在担架上先离开了,结果蒙古族战士们就暂时没有沟通者,而其他懂蒙古语的下级干部留在根据地里。

回村后,马常青开始上教育课,但又不能说得太重,耐着性子对着一个蒙古战士用结结巴巴的蒙古语比划着说道:“以后不准杀俘虏,这是违反纪律……”

“#¥·¥#”那个蒙古战士气鼓鼓的说完后就不再搭理马常青,转身和其他几个蒙古战士就要离开。

马常青正要强行拧住那个蒙古战士,刘云手快,一把扯过马常青,低声说道:“让懂蒙语的同志来了再说!切记团结最重要,以后也是如此!”

唤来已经身为骑兵队副队长之一的康富,刘云这才大概知道事情的原委,这些蒙古战士来根据地这么久了,因为语言不通而与周围的人产生了隔阂,可是指望康富和铁思明做思想工作效果好象又不怎么样!他们俩讲义气倒是挺合格的。

刘云松了一口气,看着那几个蒙古战士消失在山上,开始急切的盼望上级的人力支援,没有相当数量蒙古族干部,想都别想在北方发展,更别想组建什么强大的骑兵部队。

#

作战会议室里。

“我们的炮兵经过上次作战已经成熟,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发展,我们的炮兵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已经有能力对鬼子实施大范围的反击!”刘云用一根笔直的教鞭指着地图说道:“让部队吃完晚饭后就马上休息睡觉,零点钟集合,天亮前你们要给我夺下这里的三个据点。”说完向在座的营级干部看过去。

“保证完成任务!”几个营长和教导员人站起来大声回答道。

“这次把五连也派出去!”刘云看了看宋意,笑着说道:“他们上次和鬼子特务队作战比较勇敢,该是时候让他们上了。”

“那个不行!”钟天祥在一旁劝阻起来,“五连开走了,谁来保护根据地!”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宋意这人的觉悟不高,一直不肯参加共产党。

“按照现在的条件可以再扩编一个新编连队,近段时间就用它来保护根据地!”刘云给宋意找了一个借口,“至于兵员可以从矿工中挑选,连长的人选就是那个作战勇敢的民兵队长严定理,至于指导员就让政委等一会儿安排吧!”说完向李远强看过去。

“我赞同团长的意见!”李远强看了看在座的干部们,正色说道:“这次是我们第一次向几个方向分头出击,虽然每个据点的鬼子并不多,但是你们都要给我打好了,谁也不能有大的伤亡。”又皱着眉头看了看宋意,这家伙真是一块硬石头,五连的仗打得不多(减员不大),但是在宋意的“以身作则”下,五连下级干部中的共产党员反而是最少的。

散会后,刘云看着这些干部们纷纷里去,长吁了一口气,现在总算可以让下面的人去忙乎了,不再像以前那样什么事情都要自己赤膊上阵。

李远强看着离去的干部们,也觉得轻松了不少,对一旁的刘云疑惑的问道:“你为啥要越级提拔那个民兵队长当新编连长?”

“现在的民兵虽然扩大得挺快,但是绝大多数村子的民兵都没有战斗力,打零散的骚扰土匪虽然是够了,但是用来协助主力部队却差得太远了。”刘云笑着说道:“本来在主力部队中,资历和战功超过那小子的人多的是,这个新编连长的职务说什么也轮不上他,但是民兵队伍也需要花大力气建设,士气更需要振奋,而且严定理也挺争气,有那个条件担当主力连干部!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破格提拔他!”

“如果真是一个人才就留在部队里,据说那个民兵队长也伤得不轻。”李远强笑着说道:“待会儿一起去医院慰问一下伤员,顺便给他上上思想政治课。”

政委和团长一起在医院里安慰了一番那些作战勇敢的战士和民兵。来到那个民兵队长的身边的时候,严定理对刘、李二人笑着点点头,躺在床上敬了一个难看的军礼。

“你的胆子好大呀!”刘云看了看胳膊上、大腿上缠着纱布的严定理,“全村的民兵差不多全部被你给报销了,没死得也全部躺在这医院里。”

“怎么?”严定理疑惑的看着刘云,难道这个仗还打错了?

“如果主力连队再来晚一会儿,你们村子的民兵就会全部被鬼子给吃掉!”刘云停顿了片刻,仿佛作总结地说道:“你们太冒险了。”

“那咋的?”严定理忍不住抬头反问道:“难道我还有罪不成?”

“你没罪!”李远强笑着安慰道:“恭喜你小子,团部准备扩编新兵连,现在特任命你为新兵连连长。”

严定理立刻长着嘴巴开始发呆,一秒钟后又马上看看李、刘二人反问道:“当真?”

“如果以后打仗你的伤亡依然有那么大,我就将你赶回村子里去继续当民兵队长。”刘云笑着“威胁”道。

虽然升官了,但是严定理依然忍不住反驳道:“如果我不将鬼子死死的钉在那里,主力连队怎么可能顺利将他们包围起来?!”

“你可以黏着鬼子呀?让他跑不快,那个时候鬼子距离它的接应部队还远着呢!你们远还没有到拼命拦截的地步。”刘云看了看依旧不服气的严定理,解释道:“我们的实力遥远逊于鬼子,怎么可能拼得起消耗?我给你提一个醒,你现在还只是代理连长,如果你将来真的打仗不行,团部就会让你回去继续带民兵。”

等刘云和李远强离开后,一些即将升官和即将进入教导队的伤员立刻纷纷偷看这个其貌不扬的民兵队长,这家伙指不定将来就是自己的上司。

第二天中午,执行任务的三个营陆陆续续的开回来了。除了一营的伤亡有点惨以外,二营和三营都没有什么伤亡。

通过随后的作战分析会,众干部这才知道一营的伤亡之所以超过了两个排,是因为在夜晚运动中居然将炮兵分队给跑丢了。一营到达集结地后,只好四处收集棉被、八仙桌等制作土战车,到花费了大力气将鬼子的据点打下来之后,炮兵这才姗姗来迟。

和一营相同遭遇的是,二营和三营除了打下鬼子的据点以外,还遭遇到了鬼子的小股增援部队。面对鬼子突如其来的增援,二营和三营分别采用了不同的战术。

二营用骑兵配步兵,迎头撞上去简单明了的消灭了鬼子的小股援兵,三营没有骑兵,只好设了一个口袋,将增援的半个小队的日伪军围而聚歼。

“二营会马刀,三营会包抄!”刘云赞许的说道:“抓紧时间好好的修整、好好的练兵,鬼子的报复很快就要来了……”说完眼睛向一营的干部看过去。

为了不让黄青海等人受到太大的委屈,李信立刻喊道:“现在散会!”又严肃地说道:“黄青海和吴东水你们俩留下写一份检讨书贴出去。”然后心情无比愉悦的哼着小调子,混在那些稀稀拉拉干部中离去,去安排那几个新夺取的路口收费事宜去了。

#

眼下大青山的战局就像捉迷藏一样,谁的情报准确、甚至是运气更好一点,谁就能够逮住了对方的有生力量予以聚歼,可惜鬼子更加注重颜面工程,虽然鬼子也非常重视情报,但是鬼子更加舍不得脚下的地盘,不论是“扫荡”和固守都给了独立团更多的机会实施歼灭战。独立团正在不知不觉地从游击战向运动战转变。

刘云看着李信得意洋洋的离去,突然发现眼下根据地军队建设虽然已经走上了正轨,但是不管老区还是新区,农村的工作特别是政治改革却还是一块处女地!

“你说宋意是不是需要给他挪一个地方?”没人了之后李远强突然问道。

“这样呀?!”刘云皱着眉头喃喃的问道:“这次他们五连首先和增援的鬼子接触,而且他们五连的伤亡也微乎其微,这样做是不是太对不起宋意了?毕竟人家也是真心抗日的!”

根据地能够打仗的干部随便就能抓出一大把来,就连一个民兵队长也能干打敢拼!李远强皱着眉头端起茶杯打湿了嘴唇,淡淡地说道:“宋连长的事情就交给团长来解决吧!五连的党员实在是太少了,有不少战士以宋意为榜样。”

刘云也知道李远强有些生气了,笑着说道:“待会儿一起去看看教导队队长的选拔,等忙完了教导队的事情,我就带宋意下一趟农村,到时候一定让他‘皈依我佛’!”

第一批进入教导队“进修”战士经过刘云短时间的战术理论调教,已经具备了担当下级干部的能力。此次即将毕业之际,刘云又决定从中挑选了几个有文化,技术又比较全面的队员担当教官。

而这其中教导队队长的职务争夺最为激烈,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了,“军事比武全能最优”艰难落到了杨先问的身上。

“你小子不错!”刘云赞许的说道:“你说说,为啥这么拼命?”

杨先问憨厚的笑了笑,说道:“营长曾经说过,我可以当教导队的队长,所以我……”

“呵呵!原来是这样,有志气!”刘云笑着说道:“这几天让政委再安排一批队员过来,你要好好的给我带,等我回来了再验收。”

“我倒差点忘了!”李远强在一旁奇怪的问道:“你下农村倒是为了什么事情?而且还要下去几天,部队不要了?!”

“我去帮助老百姓增收!”刘云将李远强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因为即使是我们将鬼子赶出了县城,得到的地盘也不过是一块死地!”

李远强一愣,不明白刘云为什么稀里糊涂的说出这种话来。

刘云耐心的解释道:“如果我们将鬼子打痛了,鬼子肯定会增援县城,如果有可能他们甚至可以派遣关东军南下,而这其中我们要想长久立足并且打开局面,兵员、武器和粮食这三样缺一不可!”

“你别绕圈子。”李远强背着战士丢下斯文的面孔,一把拽住刘云的衣服,低声喝道:“说清楚一点!”

刘云笑着拉开李远强的手,也低声说道:“兵员和武器打两个胜仗就出来了,但如果是粮食缺乏就会要了部队的命!”

“不是让人将收购种子下地了吗?”李远强不解的问道。

“这还不够!我想趁着现在教村民们使用肥料。”刘云笑着看了看李远强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又补充一句,“你别不相信人!”

中国人的智慧、特别是那些老百姓的智慧是无限的!当受到外界条件限制的时候,他们就会迸发出无穷无尽的智慧!刘云在现代社会当特种兵搞野外生存的时候,在可以让人窒息的农民家发酵窖里进行过潜伏和反抓捕实战演习,那个时候见识了农民伯伯的自制土化肥!

在一定面积的田地上提高粮食的产量有积极的意义,凭着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百团大战之前大青山根据地肯定会提前变成赛北军分区,部队发展了,粮食的作用就变得至关重要。

而百团大战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鬼子的精锐部队纷纷回援,以共产党的部队为主要作战对象,如果想在这个时候吸引上面的注意而去挑动鬼子神经,那么大青山根据地也要有两把刷子,届时任何一次军事行动都会面临鬼子狂风暴雨般的报复,而根据地首先就是粮食这一关,不然一个“三光”政策就可以将部队饿趴下了。

为了长远之计,刘云甚至想到过在粮食丰收之后囤积粮食,以便度过四十年代初那一段艰难的时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