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六十九章 流匪问题

六指君1 收藏 40 5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此次作战独立团给予了鬼子极大的打击,使得鬼子构筑的防线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导致整个防线失去了继续存在的价值。

天完全亮了后,鬼子收拾了满地的鬼子尸体后就撤走了。当天下午,包括两个中队在内的整个鬼子防线一并后撤了几十里,和他们身后的据点汇合,然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构筑阵地、加固驻地的围墙、扫清射击范围内的障碍物。

接到井口战败的汇报后,驻军司令官渡边终于忍耐不住,离开指挥部亲自视察蓟县的“治安”情况。渡边也不是傻瓜,连续三个指挥官都不能遏止“治安”情况的继续恶化,那么这就足以说明并不是指挥官的脑袋坏掉了,而是当地的“治安”情况已经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

这次渡边除了给井口送去了扫雷的工兵以外,还带上了精锐的特种大队五百余人,在必要的时候渡边还是会硬下心肠将王牌甩出去的。

火车站。方双和几个队员被鬼子兵打翻在地,又被刺刀抵在要害上,不仅如此,四周还有上百个正要乘车的老百姓被鬼子兵就像牲口一样被野蛮的看押着。

方双的脑袋贴着地面,冷笑着骂道:“他妈的!这小鬼子今天吃错了什么药?!”

“¥#·#!”站着的鬼子兵低低的一声怒吼,示意严禁任何人说话。

没多久,佐佐木和井口两个人一齐坐汽车来到火车站,他们带来的一个中队的鬼子兵将整个车站包围得水泄不通。

随后而来的鬼子兵将方双的视线完全拦住了,只好将脑袋凑一边,对身边的新队员阎达发低声问道:“好像他们在迎接什么人,你那里看得到吗?”

“看不到!”阎达发低声回答道,又想了想,“估计他们是在迎接什么大人物!”

“多!”火车的嘶叫声越来越近,井口和佐佐木远远的看到火车喷出的粗气后,立刻乖乖的立正站好。

火车停稳后一大帮手持冲锋枪的鬼子特种兵涌了下来,在内层围了一个更严密的保护圈,接着渡边一身戎装下了车,快步径直走到佐佐木和井口的身边,冷冷的看着低头一言不发的井口和佐佐木,半响后不相信的问道:“此次‘皇军’一个中队被八路军地方部队全歼?”

井口和佐佐木两人将双腿一并,同时回答道:“哈依!”

在外围的方双立刻听到一阵奇怪的噼啪声,抬头用询问的眼神向一旁的几个队员望过去,队员们也是一头雾水摇头,不知道鬼子在弄什么玄虚。

老长一段时间渡边才发泄完,然后冷着脸向汽车车队走去。方双总算远远的看见了这个刚下火车依旧一脸怒气的鬼子高级军官,跟在他身后的佐佐木和井口满脸红彤彤的,居然变成了猴子屁股,全都是被鬼子高级军官扇出来的耳光印子。渡边的汽车车队向着县城开去后,鬼子的戒严随即解除。

“你现在给我回根据地弄几颗大威力的地雷来,顺便将阎达发也带回去受训一段时间(车站搬运工,方双新发展的队员)。”方双看了看阎达发,一把拉过身边队员小声说道:“我琢磨着这次来的是鬼子的大官,可他终究还是要回去的,到时候咱们在铁道线上给他狠狠地来一家伙。”说完作了一个向下切的手势。

此时佐佐木的心情挺复杂的,居然在渡边的身边见到了一个老熟人——曹策!曹策是中江的私人智囊,怪不得中江会如此肆无忌惮的挑战自己的权威,原来渡边更加信任中江。

“佐佐木君!你来这么久了,难道八路军是一夜之间从地下冒出来的吗?”汽车里,渡边冷笑着问道:“当初在军校你可是打架王!为何现在如此懦弱?!”

佐佐木立刻低头说道:“请阁下治罪!都是鄙人的糊涂和无能……”

“请原谅!渡边阁下!”井口抢过佐佐木的话,说道:“并不是佐佐木的无能,而是因为兵力空虚……”

“兵力空虚?哈哈哈!”渡边怪笑起来,“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即便是那些严肃的海军大臣们听了这个笑话之后一定也会捧腹大笑。”

面对渡边的骤然升起的怒火,佐佐木和井口不敢再“狡辩”,和八路军对阵明明占据了绝对优势,但损兵折将的反而是“大日本皇军”,不管换成哪个指挥官都会愤怒!

佐佐木和井口正在尴尬的时候,“轰!”前面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好像是手榴弹的爆炸声,紧接着整个车队也慢慢地停了下来,渡边的怪笑嘎然而止,愤怒的看着佐佐木。

佐佐木不敢怠慢,立刻跳下小汽车去查看前面的情况,汽车车队里的鬼子兵们纷纷跳下汽车向四周警戒,更有鬼子兵快速占据了四周的几个制高点。

片刻后,佐佐木回到小汽车恭敬地说道:“阁下!让您受惊了!最前面一辆运兵车的轮胎已经被埋设的手榴弹炸毁,是附近的八路军游击队所为。”

渡边冷冷的看着佐佐木没有做声,半天后挥挥手示意车队继续前进。知道八路军随时就在身边、本地“治安”状况极端恶劣后,渡边随后收敛了不少,路上也没再没有乱发脾气。

来到县城后,井口和佐佐木立刻将最新的情报和下阶段“讨伐战”作战示意图拿给渡边过目,可是渡边也就很随意的看了看,并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阁下!请您指点一、二!”佐佐木拿着一份作战计划,对自己的老同学哀求的说道:“我们一定竭尽全力达成阁下的作战目标!”

渡边哪里肯“指点”佐佐木?现在“指点”佐佐木,如果将来发生什么重大败绩,佐佐木可以将官司打到帝国陆军参谋本部去,自己的这个老同学从军校起就是又奸又猾的家伙!

“我还是上街去看看吧!”渡边没有接佐佐木手中的作战计划,非常难得的笑着说道:“我的生命安全就交到阁下的手中了!”

佐佐木一愣,渡边上街万一发生什么意外自己可就有大麻烦了!可又不敢拂逆渡边的意思,看着脸色迅速变冷的渡边,只好立刻传令让立刻宪兵驱赶行人,强行清除出一条“治安”状况比较好、道路比较干净的大街。

鬼子宪兵在短时间内野蛮“清除”干净了一整条大街,除了少数日本商人的店铺没有关门以外,“无关紧要”的店铺、行人统统被强行关闭、赶走,荷枪实弹的鬼子兵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街道的制高点、道路的岔口等都被鬼子兵控制。在鬼子特种大队的护卫下,几个鬼子大佬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在空旷的大街上闲逛起来。

越不想遇到鬼反而偏偏会遇到鬼!鬼子以前在城内扩建指挥部的时候,强拆了不少老百姓的房子,用血腥镇压来保证据点扩建的速度,这样一来在县城的阴暗角落里就有了不少无家可归的流浪者。

“哗啦”一声,一个蓬头蓬脸的流浪汉突然从齐人高的垃圾堆里跳了出来,大吼道:“小日本你爷爷来了!”掏出一枚手榴弹向几个鬼子高级军官猛冲过来。

“卫兵!”鬼子特种军官立刻拦在渡边的身前挡手榴弹弹片,一干鬼子卫兵纷纷抬枪欲射。“啪!”角落里抢先传来一声枪响,那个流浪汉一头栽倒在地上,没有扯开引线的手榴弹也甩出老远,接着,借口生病“一病不起”的文海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虽然出了一点小状况让人虚惊一场,但是整个一条大街都被完全封锁了,所以渡边并不担心自己会在这里遇刺身亡,只是有些鄙视的看着佐佐木。“你过来!”渡边从佐佐木身边收回目光,对远处站得笔挺的文海招招手,说道:“就是说的你!”

文海走到渡边的身边用流利的日语问候道:“将军阁下有什么吩咐!”

“你是特务队的小野中佐吗?”渡边赞许的问道。

小野?文海不易察觉的一声冷笑,那家伙冒险进入“治安区”结果被游击队打伤,现在正躺在医院里面哼哼哈哈呢!脸色一整,对渡边大声回答道:“阁下,鄙人是文海,满洲帝国特别训练营毕业。”

原来不是帝国勇士,渡边有些扫兴,正要让文海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曹策却在渡边的轻声嘀咕起来,渐渐的渡边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走上去亲自拍拍文海的肩膀,笑着的问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文海!当初和大角持枪对峙的时候有没有感到恐惧?”

文海没料到自己的“名声”居然传得这么远,愣了一秒钟后面无表情地说道:“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奋斗不敢害怕!”

“哟西!”渡边难得的笑了起来,问道:“如果我让文君跟在我身边,文君该怎么报答我?”

文海立刻感觉到一边佐佐木传来的火辣辣的目光,但是却丝毫不以为意的撇眼看了看佐佐木,对渡边大声说道:“鄙人一定粉身碎骨来报答将军阁下的知遇之恩!”

渡边冷笑着转头看着佐佐木,佐佐木不敢怠慢,立刻弯腰说道:“文君在阁下的身边一定有更大的作为。”

日本这个时候虽然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但是军队一样有阀门内斗!渡边故意向佐佐木要一个人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是称病已久的文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在渡边的眼前露一手,不亚于在佐佐木的脸上甩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

独立团大捷后,根据地又很快获得了两个重要的情报,其一是鬼子实行收缩防御,大踏步的后退了;其二是县城里来了鬼子的大官,佐佐木和进口两人都挨了那家伙的耳光,而且是在公共场合毫不客气的扇下去。

“这次作战的伤亡情况如下:战死七十人,重伤三十人,轻伤失去战斗力八十人,合计约伤亡将近两个连队。”诸葛同汇报完毕后对身边的刘云问道:“要不要将缴获的武器装备也列一个清单出来?”

几个主要部队干部虽然若无其事的看着刘云,但是耳朵却都竖了起来。根据地渐渐地走上正轨后,各个连队的兵员质量和数量差不多能够得到很好的保证,现在干部们都比较关心装备和弹药了。

刘云看了看那些干部,不客气地问道:“都把脖子伸那么长干什么呢?”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还是那句老话,谁的仗打得好谁就提前换装,这次缴获的几挺鬼子的机枪优先装备六连!人家王东华差点就将整个连队打光,连指导员也住进了医院,你们老连队别不服气,换你们去打一样伤亡惨重!那个时候鬼子的攻击异常凶猛,新兵连中也就只有王东华的连队才能挡得住。”

李远强也跟着说道:“六连不仅装备优先补充,人员也优先补充!”看了看情绪有些低落的王东华,继续安慰道:“这个月的流动红旗归他们六连。”

和别的连队不同,雇用枪手出身的王东华所部之所以悍不畏死,是因为他和那些称兄道弟的战士们拥有良好的私人关系,现在那些关系密切的旧部大多战死,王东华如何不难过?!

刘云看了看依旧低着头消沉的王东华,笑着说道:“王连长,别那么消沉,待会儿从教导队里挑选几个得力干将把队伍再拉起来。”

“你这家伙简直昏了头!有这么大的好处都不知道高兴!”黄青海看了看身边的王东华,嘿嘿笑着低声说道:“别人手底下的骨干进教导队训练,结果都是进去就出不来了,你这家伙倒好,一声不吭就能将别人的骨干拉走!”

刘云又扫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徐柏生,低声对李远强说了几句。

李远强站起来看了看在座的干部,“这次作战出了两个战斗英雄,根据团长的提议,团部决定奖励这个先进个人。”说完对着徐柏生笑着说道:“炮兵队的队长徐柏生因为作战勇敢,特奖励一套新军装、十条肥皂、一支钢笔、一两白纸,至于炮兵队的队员则每人一套军装、两条肥皂。大家热烈鼓掌表示庆贺!”说完带头鼓掌。因为这是团部第一次如此“重奖”先进个人,干部们立刻报以诚挚而羡慕的掌声。

随后又表扬了有特殊贡献的李向阳,考虑到李向阳的年纪小,一干奖励品都由刘云保管。

等到掌声安静下来后,刘云又对干部们勉励道:“这几天大家要练好兵,再过端时间又要打仗了,新连队更加要加强自身素质的锻炼。”

干部们的兴趣来了,赵延立刻站起来问道:“团长,这次作战计划是打哪里?”

军事机密是不能说出去的!刘云笑了笑了说出两个字,“保密!”

根据地猛烈的扩大后,为了取得财源,立刻派专人在外围一些主要路口设卡关收费,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居然也聚敛了不少钱财,尝到甜头后团部立刻寻思着将势力扩大到一些主要的交通驿道上,但是那些地方一样也是鬼子的肥肉,他们在路口布置了重兵、修筑了高达十几米碉堡(大约三层楼高),所以下次战斗也财源之战!

李远强看到在座的干部们纷纷好奇起来,笑着说道:“你们先练好攻坚战,作战任务到时候会下达的!”

“不错!”刘云收起笑脸,严肃地说道:“鬼子掌握着人力资源优势,还有先进的东洋水泥,他们修一座炮楼不过几天的工夫,可是一旦咱们损失了几十个成熟的战士,那不是几天就能补回来的!”

马常青奇怪的问道:“咱们不是才缴获了两门鬼子的小炮吗?打碉堡的时候直接轰两发炮弹上去不就行了吗?”

“哪有那么简单?”刘云立刻摇头,说道:“如果鬼子炮楼所在的地势过高,而且他们有几个经验老到的掷弹筒手,并且四周没有可以供我们隐蔽的地形,即使是迫击炮也够呛!除非能有一门山炮!”说到这里刘云看了看兴奋渐渐退下去的徐柏生,这小子还不知道怎样改变迫击炮的仰角来直接攻击炮楼,将来挑个时候再教他!

“团长!”徐柏生琢磨着自己成了先进分子,也主动站起来发言了,“咱们的那个抛射弹不是挺厉害的吗?我今天抽空去了一趟兵工厂,他们使用了金属发射架,能够使用新火药了,这样一来抛射弹的射击距离一定提高了不少!”

“那我呆会儿要去看看!”刘云立刻想到了抛射弹的射程,片刻后又收起笑脸对干部们严肃地说道:“虽然炮兵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施远距离炮火支援,但是大家要考虑兵工厂的材料有限,抛射弹的产量很少,所以为了长远打算,从今天起各个连队必须抽人到教导队来学习挖掘战壕,否则将来让你们阻援拦截敌人的时候,没有阵地战的战术技能就会被敌人用炮火全部轰光。”

在座的干部们脸上纷纷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刘云看在眼里心里直摇头,这些坐井观天的家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地毯式轰炸,更不知道朝鲜战争中那种能够将山头削平几尺的覆盖性炮火,而这一切经验值都需要鲜血和生命来换取。

随着独立团的发展壮大,其战术必然要从游击战向运动战转变,并配以小部分的阵地阻击战,而土木作业一直是我军的强项,适时进行有计划的阵地战培训,对部队将来的发展无不裨益!

“团长、政委!”赵延站了起来,“现在的新兵太多,我还是觉得培养战士们的刺刀格斗重要些,团长你自己不是也说过咱们独立团必须以游击战为主吗?”

赵延这小子总能很快看出问题,刘云欣慰地笑了笑,耐心的解释道:“游击战之后就是运动战,然后就是攻坚阵地战了。虽然我们目前以游击战为主,但是并不是就不用学习阵地战,你们看看六连,如果当初他们有几道战壕,伤亡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大?”

这倒是说的一句实在话,当初六连在窄小的路口里面对鬼子发射的榴弹,躲没地方躲、藏没地方藏,又不能后退,交战伊始就造成了连队相当程度的伤亡,赵延乖乖的坐下了。

军事会议开完后,小五进来将几封信送给李远强和刘云的过目。

刘云接过来一看,这些都是各个村子的“维持会”秘密送来的投靠信,鬼子退下去之后在农村留下了巨大的真空,七、八个村子的“维持会”希望八路军能够过去维持局面,免得受到土匪侵扰云云。

李远强看着手中的纸条露出了笑意,刘云凑过去泼上一瓢冷水,低声说道:“只怕这些‘维持会’也给鬼子送去了求援信,其内容和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不会有很大差别!”李远强一愣,脸上的笑脸顿时没有了。

“我来晚了!”人还在门外,王打铁大嗓门的吼声已经传了进来,“真他妈的气死老子了!”

记得王打铁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负担了呀?团部已经安置了参谋,地雷作坊也划到了兵工厂,甚至民兵也有钟天祥主管,刘云好奇的问道:“什么事情让王区长这么生气?”

王打铁在地上恨恨的跺了一脚,骂道:“该死的土匪居然杀了我十几个民兵!”

李信虽然出身是土匪,但一样看不起那种不讲江湖规矩的土匪,而这其中最恨那种捞一把就走的过路匪(这种外地土匪的破坏最大),此时也忍不住说道:“敢到太岁的头上动土,简直活得不耐烦了,立刻派人剿灭!”

“还是算了吧!”王打铁慢慢的冷静下来了,摇摇头说道:“他们是草原上的马贼,来无影去无踪,咱们有劲没地方使!”

李信原本要发脾气,此时就像被一根鱼刺卡住了一样没了脾气。

“他们靠抢掠为生吗?”刘云听到一个“马”字就来了兴趣。

“差不多!”李信说道:“平时一般是分散的,但是碰到‘大买卖’的时候也会合成一股捻子往一处使劲,在草原上谁都怕他们!据说在草原上他们连蒙古军队都‘碰’过!但是他们很少南下。”

伪蒙古军?德王、李守信的军队?!刘云开始慢慢的沉思起来,德王是蒙古族最执着的分裂分子,独立团以后不可能回避的敌人!可是不知道上级为什么还没有派蒙古族干部来!如果想要建立一只强大的骑兵,没有蒙古族干部引导蒙古青年投身革命是不可想象的!

“我的团长!你在想什么呢?”李远强在一旁连续问了刘云几声,最后不得不推醒刘云。

刘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哦!现在根据地扩大了,我想现在需要该给王打铁同志下面配几个乡长了,协助打铁管理下面的村子,免得我们派下去的工作组没有约束变成土皇帝!”又笑着对王打铁说道:“咱们的王大铁就要升官变成名符其实的区长了!到时候打铁需要管理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王打铁拖了一张椅子坐在刘云、李远强的中间,“这样吧!先按照区域暂时划分成三个乡,根据地制定统一的钱粮收取标准后,由下面的三个乡下到各个村子收取钱粮,然后再统一送到根据地来,你们认为如何?”不等刘、李二人回答,又谦虚地说道:“至于升官不过是小事,最好能快点给我配一个文化人,现在需要看的文件越来越多,咱文化低,管理这些事情越来越吃力!”说完眼睛就在几个忙碌的参谋身上转来转去。

“你别看团部的参谋,看了也没你的份!让他们跟着你忙农活太委屈了!”刘云笑着打断王打铁的心思,说道:“除了军队上的人其他的随你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