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精忠报国 第一卷 血肉长城 第六章 激战中的激战(3)

含笑半步巅 收藏 5 28
导读:抗日之精忠报国 第一卷 血肉长城 第六章 激战中的激战(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3/


山本一木的两个中队长头扎一圈白布,端着指挥刀指向国军阵地嚎叫着:“杀给给!”,士兵们纷纷效仿,有些还脱掉御寒的军大衣轻装发动冲击,鬼哭狼嚎地向前迈步,一个55人的迫击炮排分散成两个班在山腰不断地向国军阵地倾泻着炸弹。

这场战事,就成了长城保卫战最为残酷的攻防战。

排成波浪线低头向干沟阵地猛扑过来的鬼子,冲击重点都集中在这个方向。日军士兵掀起了一阵阵“半在……半在……”的声浪,似乎就是十八层地狱中突然间冒出来的饿鬼般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接着日军阵地纵深亮起一片片闪光,整座长城仿佛都在颤动,成串的炮弹落向城头、山沟,炸得城崩岩裂,树断石飞。中国军队的阵地又被吞噬在一片浓烟烈火之中,不断有士兵中弹倒下,伤亡极大。

炮火延伸,七十五旅旅长张明就从浮土中爬起来,招手从火线上抽了二十几个弟兄出来,每人都绑上集束手榴弹,匍匐爬向那几架豆战车,掩护机枪都疯狂的开火,随着几道黑灰色的烟雾直冲云霄,三架豆战车熊熊燃起大火报销,还有一架的履带被炸断。

在战场这个巨大的棋盘上,每个人都是一颗棋子,人命在这一刻成了最不值钱的东西。

整条战线上面的步枪、机枪火力还有剩下几门迫击炮一同开火,只有右翼的防守要地龙儿峪上枪声稀落,不是已经被鬼子占领了吧?上一次鬼子进攻中的此阵地上,一四五团受敌两翼夹攻,形势危急,团长戴澜虽身负重伤,仍顽强指挥战斗,坚守不退。

龙儿峪上面仅剩下不足一个连在固守了,而且半数是伤兵,防线已经非常薄弱。

张明越想越觉得不妥,把牙一咬,命令师部仅有的两个预备队中的特务连多带手榴弹,沿着战壕朝右翼增援运动。果然龙儿峪阵地被大约一个中队的鬼子占据了!身负重伤的团长戴澜也被警卫抬下了火线。

这些鬼子拼命开火压制两翼,接应预备队的跟进。特务连罗宇他们在运动中也被发觉,子弹嗖嗖地在战壕里面窜飞,特务连转眼间就倒下十几个士兵,身边泥土卟卟直响,100多号人终于沿着战壕摸了过去,一排排手榴弹脱手飞出,接着就和稀里哗啦大喊大叫的鬼子展开惨烈的白刃战!

在炮火交织成的地狱当中,嚎叫的日军士兵端着装上刺刀的步枪,就这样疯狂的席卷过来,机关枪都以最高的射速在扫射,每个战士苍白着脸都在咬牙切齿坚持着装填子弹、开火、填子弹、开火,机械地重复着击发动作。但是鬼子的队伍仍然象凶猛的野兽群般涌了上来!

于是,战壕内外双方士兵又滚成了一团展开白刃战,掐脖子挖眼睛咬耳朵插伤口抓下阴,刺刀、枪托、工兵铲、锄头在相互之间的血肉上面砍刺,手榴弹在人的身体头颅上猛砸猛敲,间中还有拉响了手榴弹同归于尽的,于是随着一声巨响四周的人就倒下一片,有一些没有了武器还活着的,就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攥住刺刀,那么鬼子身后赶来的同僚就会狠狠地给敌人一下致命的。

每一个人都耗尽吃奶的力气要杀死对面的人,鲜血骨肉漫天飞溅,惨叫声惊天动地。阵地四周成了修罗地狱,硝烟味与焦血味,在这生与死的山头上,没有怜悯,没有悲凄,铁与血表达了一切,活着的人继续着杀戮与被杀戮,死亡的人也得到了解脱,对于一名士兵来说,死在战场上也许是最好的归宿。

守备干沟阵地146团三个连死伤大半,就连最后一个连的预备队也投了进去,团长梁恺对张明派来的传令兵叫道:“老子的人还顶得住!就是没有兵了,参谋、通信兵都扛着步枪上去拼刺刀了,就连马夫也端着铡刀冲上去了,告诉旅长,再给我一个连的援兵,我就能打垮鬼子的这个加强大队!”

这个时候上哪里去找援兵!整条防线都在激战,日军发动总攻以来,主力指向干沟阵地与龙儿峪阵地,同时以大部兵力向我右翼延伸包围, 山本一木的加强大队也投入了最后一个预备中队,战况较前两日更为激烈。官兵虽死伤相继,仍与敌顽抗。这三日已经是击退了敌人三次疯狂的攻击。前线展开的团队都已经伤亡过半,军官死了一批又临时提拔一批,龙儿峪阵地上最为惨烈,145团团长戴澜抬下去之后,阵地上已经是炊事班的一个老班长在指挥了。特务连的弹药、人员已经不多了,看来不能坚持多久。

古北口关帝庙的中国军队司令部,骑兵连连长刘海荣留下一个班作为阵地之间的通信兵,然后带着连队其余的一百多位汉子由长城后的北甸子村绕出山谷,他们的目的是经汤河上游,再涉水过河迂回至敌后寻找战机。

沿着蜿蜒的河道向上游方向奔了三里地时,一名侦察兵拼命打马回头来报:连长,前面水流平缓的河岸发现大量的鬼子骑兵,对岸树林处尘头大起,他们的工兵架设了简易浮桥,估计有两个中队的骑兵已经渡过了河!

刘海荣大吃一惊,显而易见,鬼子的打算和他们一模一样,绕过来偷袭部队后方,此刻真是冤家路窄,要是现在后撤的话全连还可以留得一条生路,但是司令部就在身后,这还能退到什么地方去?

刘海荣迅速做出决定:派一个通信兵回去报告,让指挥部早做决定尽快撤离,其余的兄弟,就留下来尽量吸引敌人向上游远离指挥部的山中去,以自己为饵拖住敌人,必要时不惜牺牲全连,为指挥部的撤离赢得时间!

来的是日军骑兵第4旅团茂术谦之助部下的一个加强联队,4个中队600多人,由中佐小林健雄联队长统率。茂术谦之助旅团作为关东军曾经叱咤俄国战场的精锐铁骑,在这次发动攻击长城防线的战斗起初,好像无用武之地,在配合川原侃旅团进攻当中没有捞着任何便宜,还折损了一个小队的人马,那么急于建功立业的茂术谦之助就自告奋勇地提出这个绕大弯偷袭敌人后方司令部的计划,并派出手下干将小林健雄实行。

刘海荣曾经派兵侦察过这一段河湾的地形,河岸与山道之间是一大片坑坑洼洼的烂泥沙地,马匹并不好发动冲锋,鬼子两个已经过河的中队正在展开队形为后续渡河的部队警戒。

“都给老子听好了,第一枪要打准,要狠狠地在小鬼子身上咬下一口肉来,为王团长报仇,为受重伤的师座报仇,要把鬼子给激怒了,老子要这帮狗日的鬼子跟着咱们屁股后面吃尘,让他们跟着咱们到山沟沟里面捉迷藏转圈!”刘海荣在队伍前命令。

“为王团长报仇!为师座报仇!连长,下命令吧!”众好汉一起应声。

“好男儿大丈夫,应当保家卫国,马革裹尸,不惜战死沙场,有卵子的就跟老子来!”刘海荣一声令下,百多人打马转出隐蔽的山坳,沿河岸向上游弛去。

这么大的动静立即引起鬼子那两个中队的注意,派出了几个搜索小队过来摸情况,骑兵连待这伙小鬼子进入马枪的有效射程后,纷纷举枪瞄准射击。

刘海荣是东北的胡子出身,因为不愿意给日本人卖命而“弃暗投明”当了一个国军,他枪法如神,屡次立下战功被关征日升为骑兵连连长,他脾气暴躁,平时谁也不服,就服关征日一人,今日见老关负伤,自己有力又使不上劲,急得冒火,这次偷袭中又遭遇上敌人大队骑兵,他已经不作回去的打算了。

刘海荣第一枪就撂倒一个跑在最前头的小队长的大青马,把那小子掀翻在地上,一阵排枪过后,其余鬼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十几个鬼子顿时人仰马翻,中枪坠地。但这些关东骑兵平时训练有素,遇袭并不惊慌,发现来的国军骑兵并不多,一个中队立即展开队形向这边山道包抄过来,另外一个中队继续在河岸严阵以待联队长率其余同僚过河。

骑兵连在鬼子围上来之前从侧面越过鬼子渡河的河岸向山区跑去,并不正面与敌交锋,鬼子的那个中队追在后面一边哇哇大叫一边打枪,刘海荣手持一把德制98K步枪,还配备了狙击瞄准镜,在奔跑中他连放了四枪,弹无虚发,所以他缀在连队最后,四枪干掉四个跑在前面的鬼子之后,远远的望见了一群日军骑兵簇拥着一个高头大马的日军将官踏上河岸,于是他拉上最后一颗弹头经过加工而变成了“达姆弹”的子弹,目测了距离,暗道:“700多米,还是很难击中啊!”双手稳稳地端起步枪,尽量吐出肺中的空气,圆睁着双眼瞄准那将官的心脏。

当他的马身与河岸渡口交错平行而过那一刹时,透过几个奔来的鬼子兵将要重叠的空隙间扣动扳机,枪响过后,那将官身边的一个卫兵伸手推了他一把,但那将官在马上猛然地晃了晃,立身不稳一头扎下马来!刘海荣放枪之后看也不看,狠命地催马拉开追兵的距离。

刘海荣在东北老家在长白山的西麓,松花江的上游,山高林密,物产丰富。他家世代以打猎、采药为生,刘海荣是当地胡子中远近闻名的好猎手,他打野物专打头,打紫貂则是“对眼穿”。什么叫“对眼穿?”因为完整的紫貂毛皮十分珍贵,好猎手会尽量让子弹从紫貂的一个眼睛射进,从另一个眼睛穿出,这样的话,得到的貂皮上就不会留下枪眼。

刘海荣在他爹从小近乎残酷的训练培养下练得一副好眼力和一手好枪法,为何是圆睁着双眼瞄准?那是因为他爹是土生土长的猎人,不懂得军事正规训练那一套,从小就教他用双眼来瞄准,隐蔽狩猎之时视线会更开阔一些,会比单眼瞄准更容易注意到猎物的动静。于是刘海荣就落下双眼瞄准的“毛病”,你要是叫他单只眼来打枪,他还真打不准靶子。

但是因为风向、马匹颠簸的问题,这一枪还是打偏了,没有击中那将官的心脏,却射进了他的左臂,那将官正是趾高气扬渡河的联队长小林健雄,“达姆弹”穿进了他的左臂骨头在里面炸开了花,立即痛得小林健雄当场晕厥坠马,卫生兵手忙脚乱的为他抢救。临时渡口处顿时一片混乱,小林健雄随即又痛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左臂骨多了个大洞,鲜血如泉涌,看样子是废了,顿时气得他暴跳如雷,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下令全军不顾一切地追击这伙乱放冷枪狡猾的支那骑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