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四十四章 至清社会

龙居士 收藏 7 311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四十四章 至清社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由于时间很紧,龙居士没有足够的时间,带着白云一览北京的名胜古迹,只趁着候机的时半天时间去了趟故宫、天坛和长城。

在故宫,龙居士所感受到的并不是如何的自豪而是耻辱,作为中国的象征,封建统治王朝的大脑,故宫在近代史上,多次被入侵。太后带着小皇帝跑到承德去了,还美其名曰避暑。特别是天坛,那儿发生了一件另人发指的大事,众所周知,天坛是庄严的皇家祭祀场所,每一块石头上都凝聚着龙的威严,而英法侵略者,在此祭“鸡巴”——集体强奸!1860年,英法侵略者,烧了圆明园之后还不知足,又驱赶了数百女人在天坛进行集体强奸,其指挥官还指着在汉白玉层层叠叠围起来的天坛,(那儿数百英法士兵正在实行兽行)道,“瞧,这就是中国人祭天的地方……”

登临长城,脚踩好汉碑,龙居士的感叹更多。

长城的实质是一座规模庞大的国防工程,自从建成之后,二千年时间里,都发挥着巨大作用。但坚固的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万里长城等同于虚设。人类社会进入现代之后,在日寇的飞机大炮面前,长城有等于无,更别说从海上来的欧洲列强了。正如张廷玉所言“万里长城万里空,百世英雄百世梦。” 再坚固的城池都不如国家的强盛,来得重要。

“不到长汉非好汉”,到了长城就能称之为好汉?如果要说好汉,也只能指历来那些意图染指中原北方异族,凭着当时的冷兵器,纵马驰骋,如果能兵临长城,的确可以堪称好汉,因为他们用铁与血证明了自己的勇武。而那些从内地赶去,以旅游者的心度登临,只能说是自欺欺人的“好汉”。如果非要说世界上存在有好汉碑的话,那么,绝对不会在中国,而是在东京,在巴黎,在伦敦……等等一切曾经奴役过中华民族,而至今未受惩戒的他国首都!

“万里长城十亿兵,国耻岂待儿孙平!”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一雪国耻的重任落到了我们当代青年身上,先辈们流血流汗,给我们打下了一个团结、稳定的新中国。接下来轮到我们,用行动向世界表明,龙之怒吼了。可是,我们准备好了没有?

龙居士扪心自问,所欠先烈颇多,今后当更加努力。

半天游玩下来,每个景点都赶得很急,像打仗似的,与白云先前所想的闲游相去甚远。但白云是一个知足的人,她仍很快乐。半个多月的辛劳,一扫而空,快活得就像一只小鸟。这半天,也改变了龙居士的心情。应当说,这一个来月,龙居士在秘密基地是受了委屈的,但个人的不快,郁积的闷气,相比整个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首长给龙居士套的一个又一个的“紧箍咒”,让龙居士觉得窒息,最先还只是限制龙居士不许出国,又摆了明处范例,暗处的特工,二十四小时盯着。经过这次东京事件,首长发现,这些人不足以限制龙居士。于是又将十名刚训练出来的“超级战士”也借保护的名义,临视之。更让龙居士难堪的是,这十个超级战士还是自己训出来的!真是作茧自缚啊。

这些限制让龙居士感觉自己的手脚被绑住了,试想一下,如果不是被限制出国,那么这次东京恐怖事件,子明、王辉他们还能“借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的理由,自主行动吗?还有,接下来的恐怖袭击事件也不可能发生。工业母机,也能够顺顺当当的拉回国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损失了二百多个兄弟,工业母机也不敢运回国内。拥有却闲置着,比没有,更让人心急。

当然,换个角度从大局出发,龙居士也能理解首长为什么这样做。这次行动,龙居士的确有考虑不周全的地方,给所有人带来了无尽的麻烦,要不是首长暗中保护,那么现在的龙居士必定逃亡在外了。吞日集团也土崩瓦解多时。

不过,无论如何,任何人都不愿自己二十四小时被人给盯着,尽管能够理解首长们的良苦用心,但龙居士心底总归是不痛快的。这次感悟之后,龙居士心中的不快,也随之消失了。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个人的不快如何?个人去坐牢又如何?甚至抛头颅、撒热血,也不应当皱一下眉头!

严格说起来,国家对龙居士的管理还算松的,想想那些高层领导,每时每刻不但有大批的“中南海保镖”跟着,就连他们每分钟做什么事,都必须“服从”秘书的安排,否则的话繁忙的工作无法完成。如果,龙居士能够用之对比一下,其心理也就能平衡了。

回到X市,龙居士这才切身才感受到,首长为了他到底做了多少事。

四大厂被划为军事禁区,调动军区二个团的兵力驻守!无事不许外出,出入的人,必须出示通行证。

“灭日枪”秘密泄露的原因也找到。何总工程师,落榜之后,一直心怀不满,联络曾经的干部们搞示威游行,又没收到效果。数次碰壁之后,自身陷入经济危机当中,虽说和普通的职工一样,有三百元的低保,但这对于平素大把花钱的何总工,不过是一顿饭钱,哪够用的?于是不得不发挥自己的特长,给人家翻译稿件,打打零工。但总体上还是入不敷出。东京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网上盛传中国的超级战士。他们所用的到灭日枪,也被吹得神呼其神。在见到灭日枪的照片之后,何总工大惊,感觉这枪与工人当中盛传的第一车间生产的报费“怪枪”很像。但他没有见过实物,又不能确定。他想寻找证据,又没那能力,正巧国安介入,他将自己的怀疑说出。这引起了国安的高度重视,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只不过,正当何总工以为自己立了功,满心欢喜等着受奖时,一辆神秘的军车,将他接到西部大沙漠……

两者相较取其重,相比吞日集团,何总工的个人利益,无足挂齿。

拔出罗卜带出泥,除了何总工之外,大批意志不坚定,意图出售秘密者,全都被国安挖出,然后集体进行西部搞大开发去了。

自从国安介入之后,四大厂漏洞百出的保密制度,得到根本性的转变。严厉而有效的保卫条例,不出半月,所有留下来的人,人人都背得滚瓜烂熟。

国安这样做,也是受影子的命令,影子听到工业母机被成功的打劫到之后,也是非常的高兴。他知道,开动一套工业母机,需要有一个上万人的大型机器厂,百废待新的四大厂正好合适。不过,这套机器来路不正,需要严防泄密,四大厂也因此一夜之间,保卫森严,军警林立。正当一切准确就绪,迎接工业母机的到来时,谁料,风云突变,日本航空自卫队,强炸了海魂号……

龙居士当时也不知道,工业母机并不在海魂号上,只得和影子一同叹气。

既然工业母机没了,部队也该撤离,严格的保密制度也应当放到一边去。影子力排众议,继续实行下去!因为他明白,以龙居士的能力,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搞出新花样。再说,价值达十亿人民币的日本先进的机器即将到来,为了这些放到日本属二流水平(注:日本平常最多卖三流的设备给中国。)放到中国却属顶尖水平的机器,也有必要将保密工作进行下去。依靠龙居士的个人能力,以及目前国内最先进的机器,必定有一些其他工厂做不了的秘密订单给吞日集团。除了这些,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全方位的监视吞日集团的动作。先前,龙居士不声不响的搞出了“灭日枪”,捅破了天,国家不希望,再次看到有不受控制的“新式武器”出现。

原本是不太情愿的进驻,但驻下来,又发现了吞日集团许多原本不太注意的新秘密。这些新秘密虽不是技术性质的,但比起技术性质的秘密更能吸引国家高层的注意。

在此之前,吞日集团高层,似乎存在着一种说法,“至清社会!”但“至清社会”是什么,谁也不清楚,第一车间第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时,除了工资奖金之外,还多出了一个神秘工分。这让国安的人触到了倪端。每个人所得工分的多少,等同于工资,据程厂长解释道,这工分就是福利,一个工分相当于一元。职工可以用工分购买吞日集团提供的福利,但工分不能转让,也不能出售。

国安的人,算了一笔帐,工资加工分发下去之后,第一车间的盈利为零!也就是说吞日集团,没有分文的盈利!作为一个民营企业,不求盈利,求什么?这让范例等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当然,吞日集团没有利润,而职工的利润则高得吓人。第一车间三百名职工,第一月盈利仅为八十万元,而其中最低职工工资都有1000元,外加相当于1000元的1000个工分。当时全省职工平均月工资仅为500元,也就是说,光凭实钱收入,这个车间的职工最低工资就相当于别人的二倍。如果加上工分则是四倍!作为最高的管理者,程厂长他的工资是最高的,为6000元,外加6000个工分。这相当于程厂长从前一年的收入。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张贴在车间的公告栏上的财务报表每天都会更新。昨天车间总共做了多少事,盈利多少,每个人应得多少工资,多少工分,上面一清二楚。如果有人,对自己赚到多少钱不理解,还可以从财务那查询。可以说,第一车间的三百个人,从上到下,没有一个糊涂的。

看到手中实实在在的大把钞票,所有的职工都疯狂了,对工厂的热爱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们切身感受到了,没有剥削的工厂是怎样的美好。手中拿到工资的工人自然喜不自胜,那些还在待岗的工人,全都变成了长颈鹿。热切盼望着工厂能够早日全部恢复生产。从日本采购的先进机器到达之后,工人们高兴得就像过年,自发的帮助卸货安装,职工住宅区天天万人空巷。

这样的制度,让范例等人,感受到了极度的透明,对吞日集团“至清社会”说法,有了一个形象直观的认识。

除此之外,范例等人还看到吞日集团许多奇怪的做法,如教育。

现行的教育大纲,吞日集团弃之不用,害得教育局的头头,直接将官司打到了省教委。省教委知道,吞日集团后台很硬,再说,他们愿意承担全额的教育经费,正好丢了X市这个教育包袱,何乐而不为呢?在审查了吞日集团所定的新的教材之后,认为里面没有危害国家的成分。便默许了吞日集团的做法。X市教育,四大厂占了三分之一,其教育局,只得眼看着自己手中可以挪用的教育经费少了三分之一。(注:国家的教育补助是按人头来算的,四大厂的附属学校,脱离了普通教育,那么国家所下拔的教育经费也会跟着减少。这对市财政和省财政,都是有利的,但对X市教育局来说却是不利的。)

医疗方面,为百姓深恶痛绝的当属药价了。医疗系统一改革,药价就翻着跟头往上涨。“工作三十年,一场大病回到解放前”。药价之所以上涨,故有必然的原因,但这涨得也太邪乎了吧。难道人们工作一生,所创造的价值还抵不过一场大病所消耗的财富?医疗系统的人,可以说出百条涨价的理由,不过真正能立得住脚的又有几条呢?

2006年,震惊全国的欣弗事件曝光,克林霉素的每瓶出厂价,也跟着被披露出来。原来,到百姓手中,几十元甚至一百多元一瓶的克林霉素,出厂价仅2.7元。这其中几十倍利益到谁的手中去了?毫无疑问,医疗是暴利行业!一般认为,在现代高度发达的信息社会,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如果某个行业能有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已经算高利行业了。而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医疗系统,竞长期保持着几十倍高利!这太叫人奇怪了。

如果说这个暴利行业属于与百姓生活无关的高档奢侈品市场,也就算了,但放到与百姓生命安危息息相关的医疗行业,所带来的危害是灾难性的。

在暴利医疗面前,家里只要出现了一个病人,因病返贫,当属必然。这就意味着孩子没钱上学,老人没钱抚养,甚到连温保都成问题。这样的事,如果仅仅出现在几个特别的人身上,也没关系,但是随着越来越糟糕的环境,泛滥成灾的各种疾病,出现的重病患者越来越多。这就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要知道,每一个重病患者的背后意味着,至少一个孩子失学,二个老人无力抚养。全国有多少病人?再将这数字再乘以三,这将是多么惊人的一个数字!

曾经,我们人人有医疗,不论大病小病都会赶到医院去看,曾经外国人说我们贫,但他们羡慕我们有公费医疗。现在呢?

药价的问题归根到底只有一个,利益使然。老马说,只有要百分之二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着上断头台的危险。更何况,医疗行业,几十倍的暴利?如果想靠医德去规范,这只能是与虎谋皮。治理医疗问题的良方只有一个,那就是从利益上着手,斩断医与药的联系——医药分家。

吞日集团无法给整个社会带来影响,但他可以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内实施。附属于四大厂的四个医院全都将药房分离出去,办成福利药店。今后医院不得出售一粒药!不仅药房分离了出去,就连常用的医疗器材也分离了出去。如一次性的注射器、加热器。患者从院拿了处方,可以随便找一家药房去注谢、购药,甚至如果嫌医院的病房不好,也可以在药房住院。药房的职能很多,但严禁药房诊病。

这个政策一实施,立即遭到了医院所有医生的反对,甚至用罢医威胁。对此,吞日集团有些束手无策,董事长又不在,只得作了让步,暂缓新的管理办法的实行。

虽遭挫折,也让范例看到了一个真正为民办实事的公司。不过,这个公司显得有些职能不分了,竞走到了政府的前头,长期下去,只怕遭人猜忌。

住房方面,四大厂的原有职工福利分房,照从前需要每月交纳房租。尽管只有象征性的五元。吞日集团接手后,房租仍需要上交,只不过改成了用工分交,每个月按实际房租价格扣除三十个工分。那些尚在待业的职工,则免交房租。既便是待业中的职工,因为每个月有三百元的低保,比从前多了一倍多,这就使得职工有足够的钱购买水电,于是水电被重新接通,“哗哗”的自来水,流进了千家万户,一入夜,灯火辉煌,“疑似银河落九天”。

范例既是国家的公务员,同时也是龙居士的助手,当龙居士一回到X市时,范例自然要去接机,脯一下机,接送双方的人都吃了一惊。范例看到龙居士身边竟多了一个少将,十个校级军官。再瞧那身板,只怕是“终结者”到他们面前都要低头。而王少将他们看到来迎接的竟是十六米长的加长林肯,外加百多人的庞大队伍,比之迎外宾还要隆重。

看到一群比自己军衔高的军官,范例忙不拾迭的敬礼,龙居士等人不得不还上一个军礼,场面搞得有些不自然。

龙居士想批评集团的人,劳师动众,浪费钱财、人力、精力,一见到兄弟们蜂拥而来“老大、老大”的叫个不停,诸女欢喜得莺歌燕舞。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只道,下不为例。当这四字说出口时,龙居士又想狠抽自己几个耳光,在他的记忆中,“下不为例”是一边收着礼品,一边装作一副清官模样的贪官专用成语,今天怎么自己也用上了?难道去首都一趟,是人就会沾上那的官味儿?

回到X市之后,听着各位兄弟汇报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特别是几个医院的事,龙居士恨道:“且看我如何整顿他们!”

范例闻之,不禁要为医生们捏上一把汗,同时也很好奇,吞日集团将如何做这个最先尝螃蟹的人,那个“至清社会”,能不能一清到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