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七章 忧心忡忡

李梦 收藏 8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随着一阵紧凑的擂鼓声,全体将士和其他一些闲杂人等迅速集合完毕,他们睡眼惺松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迷茫,不知道这么晚把大家集合起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有的还交头接耳起来。我往李莲英和丰升阿那边看了一下,这两人显得很惊讶,但又显得有点紧张兮兮,目光不停的在搜索着什么。

这时,罗荣光大声说道:“各位将士,今天晚上竟然有人要预谋行刺皇上,还好刺客已被王将军给绳之以法。”说完,把手一挥,两个士兵押了一个蒙面黑衣人过来。“这么晚把大家集合起来,就是要当面揭穿这个刺客的真面目。”

说完,命人把黑衣人的头巾给扯了下来,霎时间,所有的人都鸦雀无声,他们的眼睛都齐刷刷的盯着这个黑衣人。头巾揭开后,所有人都惊呆了,黑衣人竟是他们的头目,副督统丰升阿的心腹王海,哗的一下,人群中就炸开锅了,“这人疯了,他怎么要刺杀皇上呢。”“太大逆不道了,处死这个败类!”人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丰升阿更是吃惊,眼睛瞪的极大,汗珠子在脸上一个劲的打转。

罗荣光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大家都看清楚了,刺杀皇上的这个黑衣人竟然是我军中之人,此人真是居心剖策啊。”

“王海,你为何要刺杀皇上,你究竟受何人指使,如实说来。”

王海牙关紧闭,头昂在一边,一语不发,好像还有点骨气。

“既然你不说,那本将军也就不客气了,来人呢,给我狠狠的打100军棍!”

说完,两个士兵把王海按倒在地,然后就举着大棍啪啪的砸向王海,开始王海还挺硬,咬着牙坚持了40多军棍,但人是肉长的,心再坚强也扛不住如此打啊,不一会,王海就屈服了,“我说,我说,求求你不要再打我了。”“快说!”

“我是受一个日本浪人的指使,我没有想刺杀皇上,只是想探听一些情报,我看罗将军给皇上一封密函,就想试图把它盗走。”

日本浪人?我有点惊讶,我想他可能是在胡诌,他明明是受丰升阿指使,怎么变成日本浪人了,一定是在包庇丰升阿。

“日本浪人?胡说八道,如不照实说,大棍伺候!”罗荣光又斥责道。说完,那两个士兵又举着大棍过来了,王海见此情景,连忙摆手道:“我说,我说,是……”

他刚要说出幕后的主使,突然一支飞镖从远处飞来,正扎在王海的哽嗓之处,王海顿时一命呜呼了,王五急忙追去,那人三跳两跳就消失了。

遭遇如此变故,所有人一阵骚乱,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样线索中断了,王海遭灭口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原本以为他只不过是丰升阿或老慈禧的一个棋子,没想到暗中还有他人相助,这真是险象环生,一环扣一环。无形之中,这个幕后杀手也为我以后的行动增加了变数,我还需谨慎行事。

看到王海被杀人灭口,罗荣光也极为震惊,并为没作好保护我的安全感到自责,“皇上,臣办事不周,请皇上责罚。”

“罗爱卿,你以尽到自己的职责,此等变故与你无关。”“谢皇上恩典。”

我又看看了丰升阿,他紧张的眼神忽然松弛了许多,似乎长出了一口气。趁他还在惊悸之中,我抓住时机给他来个痛击!

“丰升阿”,我忽然大叫他的名字,可能他还没完全从刚才的突变中回过神来,竟然没有听到我的力斥,“丰升阿”,我又大声叫了一声,这时李莲英急忙扯了一下丰升阿的衣服,丰升阿急忙跪倒,“皇……上……,”声音夹杂着颤抖,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

“丰升阿,王海是不是你的部下,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把一个奸细给招入军中,你做何解释。”

丰升阿可能给吓傻了,一个劲的叩头如捣蒜,“皇上,微臣罪该万死,请皇上饶过微臣一条狗命吧。”

其实我也不能做的太过分,毕竟他是老慈禧的心腹,如果我现在就把他给杀了,老慈禧定会与我为难,我只想吓吓他,来个以儆效尤!

“丰升阿,朕念你对朝廷一向忠心耿耿,朕就暂且饶过你这条狗命,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饶,朕就罚你杖责50军棍,如再犯,死罪难免!”

啪啪的一顿猛揍,揍的他屁股都开了花,我心里也乐开了花,爽,这就是逆贼的下场。

打完丰升阿后,我又对全体将士训话道:

“大家都看到了,我军中竟有如此大逆不道之人,竟会卖身求荣做日本人的走狗,日本这个蕞尔小国觊觎我大清已经很久了,总想吞下我怏怏中华,我们应该痛恨日本才是,但我们中间竟不顾民族大义为日本做事,实在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今天我们看到了,这就是做民族败类的下场!今后如再敢有里通外国之人,定斩不赦!其军中首领也要负连带责任!”

训完话,罗荣光又安排了一下对我的守卫工作,折腾了很长时间,才得以让士兵重新安睡。

士兵休息后,王五、罗荣光都来到我的行宫,我高兴的对他们说:“罗将军的智谋加上王五的武艺,真是天下无敌啊,朕有你们二人相助,所向披靡啊!”

罗荣光赶紧说:“皇上您过奖了,保护皇上那是我们做臣子的应尽的责任,臣今天的大意差点造成大错啊。”

“罗爱卿,不要再自责啊,那也是来的太突然了,非意料之中啊。”

“臣定会加紧防范,确保皇上安全!”

“如紧紧要保卫朕的安危,只需你们两人就足以,但要保卫大清的江山,朕又需要像你们这样的人不知多少啊,如若大清的才俊都能和你们一样效忠我大清,我大清就有救了。”

“皇上,您不必顾虑,臣相信普天之下的英才会明白皇上的心意的,复兴我大清也是迟早的事。”

“朕也会以身作则、礼贤下士广招群贤,做一个开明的君主。二位也辛苦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启程呢。”

罗、王走后,我几乎有点高兴的没睡着觉,今天的行动太刺激了,既惩治了奸细,又震慑了丰升阿的嚣张气焰,可以说打乱了老慈禧他们以前布置的计划,爽!但我心里也有些余悸,那个暗中杀死王海的人又是什么人呢,当然他不可能是我们这边的人,也许他就是老慈禧以前说过的暗中帮助他们的人,但我觉得此人更像江湖中人,也可能是叛军余孽,胡猜了一通,也没个着落,只是有一点以后的行动,我还需谨慎为好,如真的和老慈禧有关,这个人势必会和丰升阿接头,等有机会让王五打探个虚实!

次日,阳光明媚,万里晴空,全体将士集合完毕,又浩浩荡荡的往大沽口进发!由于大沽口据天津府不是很远,不到一个时辰,大部队就抵达目的地了。

下车后,我看到两个年轻人率领着一群人正在恭迎我的大驾,见我下车后急忙迎了过来,“臣定远舰管带刘步蟾恭迎皇上。”“臣致远舰管带邓世昌恭迎皇上。”

刘步蟾、邓世昌迎驾,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他们此时应该在水师待命啊,怎么?

“快快请起,怎么你们不是在北洋水师的吗,怎么又到这儿。”

“回皇上,李中堂李大人,担心皇上路上会有不便,特命我们二人前来迎驾。”

“噢,原来如此,李中堂考虑的过很周到啊。好,你们二人就随朕一起参观一下大沽口炮台吧。”

大沽口的历史我不生疏,但想想大沽口炮台我总觉得有一种苍凉的感觉,大沽口炮台位于天津塘沽海河入海口南岸,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素有“津门屏障”之称。明朝中叶即在此构筑炮台。一八五八年朝廷全面整修大沽炮台,共建大炮台六座,其中五座分别以“威、镇、海、门、高”五字命名,配置千、万斤级铜、铁大炮,又建小炮台二十五座,构成一个庞大的防御体系。一八五九年,英法联军炮轰我大沽口炮台,我军奋勇还击,击沉敌舰三艘,击伤多艘,显示了大沽口炮台的强大威力,一八六零年,英法联军再次入侵大沽口炮台,但由于实力悬殊,大沽口炮台最后失守,英法联军依仗“船坚炮利”把大沽地区置于其铁蹄蹂躏之下,甚至进逼京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其后,朝廷虽再次重修大沽口炮台,但远未达到起初的实力。

想想这些辛酸的历史,总觉得历史未曾走远,炮声、硝烟、厮杀仿佛就在眼前!我忧郁的巡视着这历史悠久的炮台,心中有种莫名的酸楚。

“罗爱卿,你们镇守大沽口炮台真是辛苦了。”

“皇上,能为我大清镇守天津炮台是臣的荣幸!如列强胆敢再犯我大沽口炮台,臣定携全体将士血战到底!”

“是啊,如大清的守将都能和罗将军一样,那真是我大清之福,百姓之幸!”

随后,我又检阅了大沽口炮台的守军,看到他们虽穿着破旧的军装,但个个精神昂扬,有的手里紧紧握着大刀,有的拿着长矛,看到此景我为他们的敬业精神感动,但我也为大清武器如此落后而担忧,现在的时代,已不是靠精神支配的时代了,列强甚至是蕞尔小国日本都敢犯我大清,他们靠的是什么啊,是实力!我要想振兴大清,如不切实提升大清的国力,一切都免谈。大清的未来任重而道远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