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九章 决战前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经过李鸿章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董福祥终于良心发现,决定向光绪投诚。由此光绪在无形中就在慈禧身边安插了一个神兵,可以现在说董福祥甘军的角色就像一把利剑似的插入慈禧集团的心脏,毫无疑问宫廷政变的天平也开始向光绪倾斜。

为了不让慈禧对自己的行踪有所察觉。董福祥对慈禧的命令仍然是言听计从,丝毫没有作假的迹象,他仍然按慈禧的要求积极积极调兵遣将,严密布防京城的每一个角落,并亲临前线指挥大军四面出击“绞杀”义和拳,由此赢得了慈禧的大力赞赏,并对他更加信任。

在慈禧阵营中的地位得以巩固后,董福祥也就开始放心地在慈禧的眼皮底下大作表面文章。他几乎天天召开绞杀义和拳的动员大会,但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没有真正绞杀到一股义和拳力量。虽然慈禧对他的表现有一点不满,但看到他那么卖力地执行自己的计划,也没有斥责他。再说董福祥战果不大,责任并不在于他,主要是因为义和拳的“龟缩”防守造成的。

自从义和拳像天兵天将似的降临在京师之后,鉴于自己实力处于绝对弱势,为了维护有生力量,他们在大面积进入京城以后,就采取了化整为零的作战方针,完全和当地的百姓融合在一起。先前还遍地都是义和拳的现象,在一夜之间不知为何都全部蒸发了,因此董福祥即使有心去绞杀,也根本找不到任何目标,更何况他现在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因此他的出师不利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义和拳的迅速蒸发在无形之中也对慈禧形成了一种威慑力量,因为现在她在明处,而敌军处在暗处。如果自己防御稍微不周的话,就会有可能遭到敌军的偷袭。因此慈禧也就更加担心皇宫的安危,为了不使自己遭受任何不测,慈禧又特意从董福祥的甘军中选调了一批精壮士兵以协助荣禄保卫皇宫。此举本是慈禧的一个自保方案,但她万万也不会想到,就是她这个不经意的举动,已经在无形之中将其置于不利的局面。现在董福祥正愁没有合适的机会接近慈禧呢,没想到慈禧竟然破天荒地调遣自己的部队进驻皇宫,只要自己的部队能在皇宫中巩固下来,那么对付荣禄的御林军也就会水到渠成了,届时在和义和拳军采取一个里应外合的方针,慈禧一定必败无疑。

董福祥看到慈禧有意选调自己的部队入宫,他自然是高兴地积极配合,并亲自为她选调了一批所谓甘军中最有作战经验的士兵,为此慈禧还对他的衷心大大夸赞了一番呢。至于慈禧如何布置皇宫的防守咱就暂且不提了。

反回头来再说一下罗荣光他们,经过一阵紧密的准备,可以说他们现在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要行动的时间一到,他们就可以冲进皇宫,“劫持”光绪了。

先前,罗荣光已经和张濯计划好行动的具体计划,并在暗中选派了一批衷心的中国基督徒以对付洋人。谭嗣同已经将日本武士的具体情况掌握的一清二楚,并对他们的行动暗号,以及作战特点都摸的一清二楚。王五招募的勇士已经完全训练完毕,他们个个精神抖擞,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准备上演生死决战的好戏了。看着弟兄们一个个都士气高昂,罗荣光打心底感到高兴,他觉得经过近一个月的精心准备,再过一天就可以把光绪解救出来,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仍然对弟兄们千叮咛万嘱咐,以防他们打草惊蛇。

不知不觉间,冬至节就到了。在这一天,往日静的怕人的北京城,也开始显露浓郁的节日气氛,一大早就听见鞭炮声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大街上的人群也变得熙熙攘攘起来,好像他们对先前所谓的义和拳即将屠城的谣传都抛在脑后了,尽情地享受着节日的气氛,这在肃杀的北京真是一番难得的景象。

冬至节不仅深受老百姓的重视,朝廷也同样极为关切,何况在朝廷中一直都流传着“冬至大于年”的说法呢。天刚刚朦朦亮的时候,皇宫就已经张灯结彩起来了,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一个个也都忙得不亦乐乎。

慈禧今天的气色也特别地好,她早早地就洗刷完毕,并在李连英的引领下,在皇宫周围转了转,不知不觉间,她就来到了毓庆宫附近,此时的毓庆宫极为的安静,丝毫没有一点节日的气氛,显得异常的冷清。毓庆宫周围除了数十个御林军站岗放哨之外,几乎看不到一个太监或宫女。慈禧看了一会冷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要是一切都依着本宫,可能你现在已经君临天下了,又怎么能够会落到如此惨淡的地步,你之所以会有今天,一切都是罪有应得,是你自作自受!在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本宫也就好事做到底,让你早点解脱,少受一些囹圄之苦。”说完,慈禧头也不回,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毓庆宫,心狠的她对光绪甚至连最后一面都不愿看,可见其是多么的毒辣。

此时的光绪,心情却极为复杂,今天应该是他得以逃出牢笼的日子,但他却丝毫看不出高兴的样子,反而显得忧心忡忡。一者为自己的遭遇不满,今天本是一个大喜的日子,而他非但不能像寻常老百姓那样享受半点节日的乐趣,甚至还要被人趁机劫持。虽然自己已经作好金蝉脱壳的准备,但对紧接着就要上演生死决战,他还是感觉异常的郁闷,这毕竟是亲人与亲人之间的对决啊,虽然慈禧可以残忍地对待自己,但对光绪来说,他却做不到。也不知道为什么,先前对慈禧的满腔愤恨之情,今天一下子全都烟消云散了,他觉得今天即使自己如愿以偿顺利戳穿慈禧的阴谋,他也不会对慈禧赶尽杀绝。毕竟自己是天下的表率。

没有了外界的喧嚣,反而为光绪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思索空间,他在房间里静静地走来走去,丝毫没有半点决战前的惊慌,一切泰然自若,笑看外面的风云变幻。

此时的皇宫已经完全布置一新,到处都充斥着欢声笑语。没过多久,王公大臣和各国的大使们们都陆陆续续地赶到皇宫向慈禧献礼请安,慈禧一一笑纳,并根据官员的级别给予了不同的赏赐。同时还特别对一些重臣另外封赏,即让他们参加晚上由慈禧亲自主持的君臣同乐宴会。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丝毫看不出半点一场恶战即将来临的感觉。但是局中人都清醒地明白,虽然现在的大清处处都洋溢着一片节日的欢乐,但在华丽的场面下,掩盖的是一个个焦急的眼神,现在的浮华根本经不起半点考验,只要稍微出现一点火花,立刻就会引爆一座盛大地火山。

中午时分的时候,大多数朝臣都已敬贺完毕,送走众臣后,慈禧也开始准备起晚上的行动来,她命人把董福祥、荣禄、奕匡等人叫到储秀宫,开始召开生死决战前的最后一次御前会议。

“各位爱卿,今天晚上就是咱们行动的时机了,你们一定要守卫好自己的岗位,丝毫不能有半点懈怠,否则明年的冬至节就是你我等人的忌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本宫再强调一下京城的布防。本宫深信先前蒸发的匪军也一定会在今天发动最后的进攻,因此为了从根本上挫败他们的阴谋,董爱卿一定要严密注视敌军的一举一动,利用一切机会将他们完全镇压,宁可错杀千人,也不可使一个匪军漏网,总之要利用一切手段,将他们彻底弹压下去,绝对不能给他们半点反弹的机会。为使你在战争中处于更加有力的位置,本宫决定从御林军中调拨一些最先进的装备,供你使用,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本宫对你的一片期望。”

“微臣以项上人头担保,一定顺利完成太后交待的任务,即使赴汤蹈火也要消灭猖狂的匪军。”

“这就好,那京城防御的重任就落在你一人身上了,等事成之后,本宫会在储秀宫亲自犒赏董将军,时间不多了,你赶快下去准备吧。”

董福祥匆匆离去后,慈禧又对荣禄认真叮嘱了一番,让他切莫大意晚上的行动,不仅要护卫好自身的安全,还要对日本武士严密盯防,以防他们反戈一击,对自己下毒手。

之后,他又命令奕匡迅速召见各位大使,向他们通告一下晚上的形势,以督促他们不要再一味的坐山观虎斗,希望他们能够切实地行动起来,共同实现镇压匪军的大业。

安排好一切后,慈禧的心情也就开始紧张起来,她深深地明白今晚行动的意义,如果一切按自己预想的结果发展的话,自己的地位也就万事大吉了。但万一发生任何不利于自己的行动,自己就有可能一切前功尽弃,甚至会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对此,她又怎能不紧张呢。

夜色渐渐降临下来了,白天还异常热闹的京城又渐渐变得沉闷起来,没有了忙碌的人群,没有了欢声笑语,有的只是一个个甘军警惕的眼神,只见他们在京城每一个角落里巡逻个不停,遇到一些看似嫌疑的人,他们就毫不客气地给扣留了下来。以至于使得街上偶尔出现的行人一看到他们就赶紧躲避起来。在甘军严密的巡查下,京城没有出现半点骚乱的景象,慈禧听到禀报后满意地点点头。

此时皇宫已经被夜色完全笼罩起来了,受到邀请的王公大臣和各国大使们,也都陆陆续续地赶到了皇宫,大家一一向慈禧行礼,并各就各位欣赏着戏剧等节目。此时的慈禧也一扫昔日的霸气,反而和众臣相处的极为融洽,她的异常举动既让那些正值的大臣感到受宠若惊,又不禁让他们暗自怀疑慈禧的举动一定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因此在对慈禧一再恭维的同时,他们也在内心对她处处防范,以防不小心掉进她小陷阱里。虽然此时的皇宫到处都是一片祥和的景象,但丝毫掩盖不住决战前的凄凉,此时的景象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慢慢过去,转眼间就已经是晚上七点整,现在离慈禧既定的行动时间大约还有一个小时,此时的北京大街上仍然是安静的异常,没有任何骚动的迹象,这一反常的行为使慈禧大为惊讶,她本以为义和拳在傍晚的时候,趁机发动一轮攻势,可现在却丝毫没有动乱的迹象,这让慈禧大为惊奇。她深深地感觉到其中一定大有玄机,因此为了不让董福祥掉以轻心,她命令徐用义前去督战,以防董福祥骄兵自傲。也许令她万万想不到的是徐用义刚到前线就被董福祥给扣押起来了。为了使慈禧能够放心自己的举动,董福祥还特地派人向慈禧呈现了自己的具体布防图以及自己的战果,因此慈禧也没看出半点破绽。由于义和拳还没有出动,因此董福祥暂时还没有做出兵合一家的举动,咱也就暂且不提他的行踪。但说一下日本武士的劫持阴谋。

根据既定的计划,日本武士将在西洋时间八点整潜入皇宫,前去劫持光绪。此时二十名日本一流武士在悦来驿馆已经作好一切准备,只要时间一到,就可以出发了。就在他们焦急地等待的时候,忽然有两个黑影悄悄地向驿馆的方向移动,只见他们不断地上蹿下跳,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就混入了日本武士所住的豪华包间附近。他们轻轻地移动到窗户旁边,轻轻地用手指捅开一个小洞后,往里一看,只见二十名武士一个不少,全都聚集在一起。经过一番仔细观察以确保无误后,两个黑衣人迅即地从怀里掏出一包效力齐佳的迷魂药,对着窗户就猛吹了起来,不一会就听到里面咕噜咕噜说了一阵鸟语,又过一会后,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两个黑衣人担心小鬼子会使诈,又对着里面狂吹了一阵,这才罢休。等了一会,他们顺着窗户往里看了一下,只见里面二十个小鬼子东倒西歪地瘫倒在地,他们这才放心下来。其中一个黑衣人吹了一声清脆的口哨,不一会就从远处的草丛中噌噌地蹿出十多个黑衣人来。

“大哥,里面都搞定了吧。”

“放心好了,现在小鬼子都在里面呼呼睡大觉呢。”

“弟兄们,现在咱们也别闲着,先趁机宰几个小鬼子再说,这帮狗娘养的家伙想在我大清胡作非为,他们还太嫩了点。走,弟兄们,一人一个。”说完,二十个人就蹿进了房间,不一会就听见一阵扑扑的响声,二十名小鬼子在无声无息中就向阎王爷报道去了。想必大家也都明白,这二十名黑衣人不是旁人,正是罗荣光、王五、石永活、谭嗣同他们。

宰杀完小鬼子后,他们又全部把服装更换了一下,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他们还将自己的武器更换为东洋武士的大刀,一切准备完毕后,他们又尽快打扫了一下战场,将小鬼子的尸体全都扔在附近的一条臭水沟里。再一看时间,已经接近八点了,罗荣光大声喝到:“兄弟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现在就让我们大显身手吧。”谭嗣同又急忙告诫大家说:“兄弟们,此番咱们杀入皇宫可能也会遇到一些困难,希望大家届时一定要保持镇定,万万不可草率行事,以防泄漏马脚,还有希望大家都不要讲话,以免被敌军识出破绽,如果需要讲话的时候,一切由小弟代劳,小弟对日本话还是能周旋几句的。”经过一番高昂的誓师大会之后,二十名武林高手就趁着夜色杀入京城了。

由于事先已经作过周密的安排了,因此他们轻松地就避开了沿途士兵的盯防,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反抗,就杀到了皇宫脚下。此时的皇宫仍然笼罩在一片欢声笑语之中,好像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有大敌来犯的感觉。虽然整个皇宫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御林军给包围起来了,但他们的防守极为松散,根本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警惕之心。罗荣光他们一看哪就明白,这是有意为日本武士让路的举动。为了能顺利执行自己的计划,罗荣光他们也不敢肆意打草惊蛇,仍然是按照小日本先前制定的计划行事,经过一番仔细的寻找,罗荣光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御林军为他们预留的入口――皇宫的后门。这里一切都行同虚设,根本就没有一个御林军把守,罗荣光他们没费吹灰之力就潜入了皇宫,在皇宫五步一哨十步一岗的防卫下,他们的行动不可能不被觉察,但是那些御林军们却好像没有看见似的,丝毫没有干涉的意思,任由他们在皇宫突来突去。罗荣光看到此景不禁大为感叹,他心想多亏识破了慈禧的阴谋,如果此番夜探京城的是小日本,光绪皇上一定凶多吉少。

在御林军的“护卫”下,罗荣光他们,没费吹灰之力就来到了毓庆宫附近,靠近毓庆宫的时候,令罗荣光大为惊奇的是,他们同样没有遇到一名御林军,看来慈禧是铁了心要让小日本把光绪给劫持走了。见此情景,罗荣光让王五率领几名弟兄严密注视御林军的一举一动,以防他们从中作梗,自己则率领着石永活和谭嗣同等人闯进了毓庆宫。

此时光绪正在房间里闭目养神呢,罗荣光闯进房间之后,他迅即地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发现除了两名太监外,房间竟然没有一个御林军,为了预防自己的行踪被敌军识破,罗荣光也不顾什么仁慈之心,刷刷两刀就把两个太监给结果了。接着他和石永活以及谭嗣同急忙跪倒在地:“微臣救驾来迟,还望皇上恕罪。”

“众爱卿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来解救朕,朕怎么会责怪你们呢,众爱卿快快请起。”

“皇上,趁现在慈禧还没有识破我们的计谋,请速让我们带您出去。”“众爱卿切莫过于急躁,慈禧还不会这么早就阻击你们的,现在趁此机会,你们可以尽情地和慈禧周旋,以让她输得心服口服!”

忽然,在远离皇宫的一个地方,三颗信号弹腾空而起,不一会就传来一阵声势浩大的喊杀声,光绪看了一下冷笑道:“决战的号角终于吹响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