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六章 将计就计

李梦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王五和白衣少年是不打不成交,加上两人又互相为对方的才气所吸引,因此经过一番酣畅淋漓的对决后,两人也尽释前嫌,成为了一对好朋友。王五深为自己的误会而坏了白衣少年的大事大为懊恼,因此为了表示自己的过错,他一再邀请白衣少年到酒楼上一叙,也好趁机切磋一下武艺。白衣少年见盛情难却,再说他对王五也特为欣赏,也就没有驳王五的面子,二人就来到了酒楼上,王五特意重新订了一个雅间,要了几个酒楼最拿手的小菜和封存最久的老酒,两人就喝上了。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两人推杯换盏,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经过一番了解,王五才知道眼前这位青年才俊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少侠谭嗣同,此人可不是等闲之辈,他不仅武艺超群,还作得一手极好的诗词文章,可以说是文武双全啊。尤为让王五感到惊叹的是这位出身于官宦家庭的公子哥却丝毫没有官宦公子哥的嚣张和霸气,倒是除了满腹经纶之外,身怀的却是一颗忧国忧民的善良之心。

其实谭嗣同一直是居无定所,由于父亲的官职一再变迁,他不得不跟随父亲远走新疆、台湾、浪游黄河两岸、大江南北。虽然少不了历尽艰辛的远途跋涉,但也使他深为熟悉各地的风土人情,同时对沦为半殖民地的中国社会也有了更加深切的了解。国家政治的腐败,民生的凋敝,使他发出了“风景不殊,山河顿异;城帮犹是,人民复非”的感叹。他自己也是空有一番报国之志,却因为朝廷昏庸无能,自己又不甘堕落以与他们为伍,因此自己的凌云之志也就被束之高阁了。为了能尽力作些力所能及的事,他自己就自发地把铲除那些江湖恶霸作为自己的职业,以寻求精神上的慰藉。

了解到谭嗣同的境况后,王五除了赞赏之外还是赞赏,他觉得这样一位既义薄云天又才华横溢的人才在大清绝对是少有啊,如果让他这样一再无为下去的话,对大清可是一个莫大的损失啊,如能劝他归顺于光绪,那可真是如虎添翼啊,王五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再说当谭嗣同明白眼前的这位比自己年龄大不了几岁的侠士就是名镇江湖的大刀王五的时候,自己也欣喜若狂,他急忙站起身说到:“不知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刀王五,刚才小弟多有冒犯,还望王大哥不要责怪。小弟给你赔礼了。”

“这是哪里话,王某今生能结识像谭少侠这样的才俊,也真是三生有幸啊,咱们今天也是不打不成交,这说明咱们很有缘分啊,来,为咱们得相识,干。”

互相了解了对方的身份后,两人的关系也就更进了一层。“谭少侠,依你这样大的才华,不应该整日以捉贼为生吧,应该好好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大舞台,将自己的满腹抱负全部展现出来,以造福天下的黎民百姓。”

“小弟何尝不想有一番大的作为啊,只是现在大清奸贼当道,腐败无能,小弟就是有天大的抱负也无处施展啊。唯一能做的也就是铲除几个大逆不道的恶霸而已。”

“是啊,当今的统治者太不得人心了,像少侠这样的人才绝对应该找一个明主效力之。王某有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兄有话尽管直言,小弟洗耳恭听之。”

“少侠,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侍。现在以慈禧为首的统治集团早已昏庸无道,群民起而反之。眼前能挽救大清于危亡之中的唯有一人,如果少侠不介意可以辅佐这位明主,早日实现自己的宏伟抱负。”

“但不知王兄所言的这位明主究竟是何许人也。”

“他就是当今天子光绪皇帝,光绪皇帝无论才学还是胆识都可以和昔日的康熙皇帝和乾隆皇帝相提并论,他英勇果断,且求贤若渴,真可谓是一代明君。只可惜他的满腹才华和少侠一样却得不到慈禧的认可,反而将其举动视为大逆不道,将其治罪下狱。这真是我大清的一大悲哀啊。我辈如真有报国之雄心,应尽力协助光绪皇上摆脱囹圄之苦,早日助其执掌大清朝政,以救天下苍生于水深火热之中啊。现在光绪皇帝已经是众望所归,只要我们尽力将其从慈禧的魔爪下解救出来,一切都万事大吉了。现在光绪皇上已经暗中招揽很多大清的才俊,不知少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的组织呢。”

“王兄所言的光绪皇上,小弟也曾听家父提及过,从家父的口中小弟也深知光绪皇上绝对是大清少有的明主,家父还曾告诫我说,大丈夫就应当效忠这样的明君耳。既然王兄有意邀小弟加盟,小弟怎敢轻易错过这个机会,小弟完全愿意成为光绪皇帝的一名马前卒,以为大清的勃兴效犬马之劳。”

“少侠果然是英雄风范,痛快!痛快!来,为咱们能投到明君的门下,干。”不一会两人又咚咚喝了两坛白酒。

“少侠,等一会王某就带你去见我的两位皇上御赐的好兄弟,他们都是像少侠一样的出类拔萃啊。”

两人又喝了大约有两刻钟左右,这才起身回去。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石永活的住处,恰好石永活正有急事等着他呢,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再说罗荣光和石永活一看谭嗣同也加入到自己的阵营里来了,都高兴的手舞足蹈,一个个拉着谭嗣同的手问长问短,异常的亲热,谭嗣同来这里也丝毫没有陌生的感觉,反而觉得来到了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一样。最后罗荣光说到:“谭兄弟能加入我们的组织,真是天大的喜事啊,现今我们正在商量如何解救皇上呢,为了表示大家的忠心耿耿,罗某有个请求,就是希望能和谭少侠结为金兰之好,共某大业,不知两位弟弟和谭少侠愿意否。”

王五一听要和谭嗣同结为金兰之好,早就举双手赞成了,石永活也极力表示同意,谭嗣同觉得三位都是江湖响当当的英雄,自然也就没什么异议了,就这样四人就在光绪被囚禁的方向布置了蜡烛和香案,并一起歃血为盟,结为金兰之好。根据年龄排好顺序,谭嗣同名列老四。四人结盟后,关系较先前也就更进一层了,简直就像情同手足的亲兄弟一样。

结盟以后,王五就急忙问到:“大哥,三弟,你们这么急着找我,究竟为何事啊。”

石永活左右环顾了一下,又急忙命几名弟兄走到门前去放哨,这才压低了声音说到:“不瞒几位兄弟说,小弟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将敌人的具体行动计划拿到手了。”

“真的吗,这下子皇上就有救了,三弟快快说明白慈禧究竟何时行动啊。”

“据小弟探测,负责这次行动的是二十名日本武林高手,他们具体的行动时间是八天以后的冬至节日的晚上,慈禧为了配合他们的行动,决定在皇宫宴请百官,以好让日本人在众官的眼皮底下将皇上劫走,这样慈禧就可以摆脱阴谋陷害皇上的嫌疑了,因而也就不会遭到众臣的非议了,同时他们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这项罪责扣在我们或义和拳的头上了。”

“慈禧好毒啊,她这不是想一箭双雕吗,咱们千万不要让她的阴谋得逞。”

“据小弟探测,这二十名日本高手都被奕匡安排在皇宫附近的一座驿馆里了。其具体位置小弟也没有探测到,再说现在他们还没有住进去,小弟也不敢妄自行动,以免打草惊蛇。不知大家究竟有什么良策解决这帮小日本呢。”

“好毒啊,看来小日本的野心不小啊,可怜的慈禧还以为小日本在帮她呢,真是愚蠢之极,如真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不仅光绪皇帝会遭受不测,就是大清的江山也是岌岌可危啊。不行,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挫败小日本的阴谋,挽救大清的江山,更主要的趁机将皇上解救出来。”

“小弟有个想法,咱们何不从这二十名日本武士下手呢,只要咱们查处他们居住的确切位置,然后在行动的当晚将他们全部做掉,再假扮成他们的模样以混进皇宫,反正御林军也不明真想,咱们也就顺理成章地得逞了,不知大家以为此计如何。”

“好一个将计就计啊,四弟真不愧文武双全啊,现在离具体行动的日期还有整整八天的时间里,咱们在这段时间里一定要作好一切准备活动,包括召集十几名武林高手、查清皇宫的布防局势、摸清日本武士的居住地点和行动暗号,还有要暗中将详细情况禀告给皇上,以让他作好针对针对慈禧和五国联军一切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挫败慈禧和列强的阴谋。”罗荣光仔细地安排了行动计划。

四人随即分配了行动任务,由于石永活对皇宫的情况较为熟悉,就安排他暗中潜入皇宫将行动计划禀告光绪,王五在江湖上的好友众多由其负责联系召集武林高手,罗荣光负责和义和拳接头,尽量在京城周围掀起更猛烈的进攻浪潮,谭嗣同负责暗中调查日本武士的一举一动。分配完任务后,四人就分头行事去了。由于不能一下子把四人的行动同时说出来,也只能一个一个叙述了。

但说石永活,接近凌晨的时候,他偷偷地遛到了皇宫跟前,本以为此时皇宫的防守应该较为宽松,随之比以前还要紧密。他在皇宫的周围遛打了好几圈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突破口,只好怏怏地回来了。第一次出师就碰了一个大钉子,使得石永活大感不快,其实也不应该怪他,自从义和拳变兴起后,慈禧就命令荣禄增加三千名御林军,轮换值班,还特别强调在晚上的时候要更加注意盯防,荣禄接到懿旨后,也就重点分配了晚上值班的兵力,并且亲自坐阵查哨。慈禧决定处置光绪后,对京城的布防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还特别在光绪的毓庆宫附近加派了人手,以防有人暗中将光绪解救走。可以说现在整个皇宫已经布置成了一个天罗地网,任何人都很难轻易混进去了,石永活无功而返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虽然他遭受了莫大的挫折,但他并没有灰心丧气,仍然一如既往地在皇宫周围寻找机会。到第四天的时候,正当石永活异常烦闷的时候,忽然老天爷下起了瓢泼大雨,伴随着猛烈的电闪雷鸣,那雨滑滑地从天上倒个不停,一直到了将近凌晨的时候,雨仍然没有要停的意思。石永活仔细观察了一下天气,觉得这场雨可能还要持续很长时间,他觉得这是行动的最佳时刻,因此他找了一件紧身的皮衣,裹在身上,就向皇宫冲去了。在身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头上是暴雨倾注不停,脚下是已经没过膝盖的积水,另外还伴随着阵阵恶喉的狂风。就是在这样艰难地环境里,一个根本就看不见的身影在缓缓地移动着,他慢慢地摸索到离毓庆宫最近的城墙下,此时的皇宫一片静谧,昔日驻防的三千名御林军也都龟缩在房间里去了,可以说此时进入皇宫就好像入了无人之地一样轻松,由于雨大城墙也变得异常的滑,石永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顺利地越过城墙,他在皇宫大院里又摸索了一阵,终于来到了毓庆宫附近。虽然宫外无任何士兵把守,但在皇宫的套间还是有一帮士兵在值班呢。

石永活悄悄地靠近宫门的位置,此时也不知什么原因,宫门竟然是虚掩着的,他慢慢地靠进去,只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

“奶奶地,老子天天值夜班,他们当官的就知道在家搂着老婆睡觉,老子刚娶的媳妇,床还没睡热乎呢,你们说说下这么大的雨,谁吃饱了撑的,来这干吗。”

“老兄啊,你就别抱怨了,谁让是小兵呢,上头的命令谁敢不执行啊,再说过不了几天,咱们这位可怜的皇上可能就要魂归西天了,咱们能守在他的身边,也说明咱们非常效忠不是。”

“依我看,这个慈禧太后还真够毒辣的,先前她狠心害死了自己的儿子不说,现在竟然连自己的亲外甥也不放过,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权利欲怎么就这么强烈呢。咿,这么冷的天,怎么门还没关严啊,是不是张三那个死小子又忘了关门了。”说完,他骂骂咧咧地走过来,先是往外看了一下,叹了口气说,“兄弟们这么大的雨不会有人来了,咱们还是美美地睡上一觉吧,说完狠狠地打了一个哈欠。

石永活在外面又待了一段时间,不一会就再也听不到说话声了,听到的只是如雷的打呼噜声。为了安全起见,石永活并没有贸然地闯进去,他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包迷魂药,对着大厅又猛吹了一阵,然后才大步地迈进来。

他悄悄地走到寝宫的内间,此时光绪还没有入睡,多天的囚禁生涯,已经把光绪给折磨惨了,更令他痛心的是慈禧竟然为了自己的地位竟然大肆出卖国家利益,他每天除了痛恨就是郁闷,以至于使自己患上了失眠症,正当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时候,忽然外面一声轻轻地叫声使他大吃了一惊,“皇上,微臣来看您来了。”光绪感到很奇怪,心想自己现在是不是变成神经质了,竟然会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光绪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心想这辈子是注定要永远被囚禁在这儿了,京城防守这么严,就是有人想就自己也是妄想啊。因此对石永活的喊叫,光绪还以为是幻觉呢。

石永活见光绪没有任何反应,就又接连叫了几声,这次光绪不再置若罔闻了,他点上蜡烛后,急忙打开门,一看就惊呆了,只见一个浑身湿淋淋的人哆嗦着站在自己面前,“石爱卿,你怎么来了。”光绪一时兴奋竟然手舞足蹈起来。

“微臣叩见皇上。”石永活正要下跪施礼的时候,光绪一把拉住了他,“朕先前不已经告诉你们了吗,你们都是朕的好兄弟,和朕平起平坐就可以了,朕不会责怪你们的。石爱卿你怎么想到要看朕啊,外面盯的这么严,你们可千万要留神啊。”

“多谢皇上关心,皇上您这些日子真是受苦了,都怪微臣没用,不能救您出去。”

“这也不怪你们,你们没有任何兵权,怎么能斗过慈禧呢,朕也是命中该由此劫吧,你今天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此,不仅仅是为了看看朕吧。”

“皇上您现在的处境危矣,微臣前几日曾暗中得知慈禧想假借日本人人之手将您做掉啊。”

“有这等事,朕是大清国堂堂的国君,慈禧再狠毒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朕交给蕞尔小邦日本吧。”

“皇上您有所不知,太后现在对您已是极为嫉恨在心啊,前几日翰林们曾要挟她早日归政于您,使她极为气愤,随之没过两天,山东就爆发了义和拳运动,强烈要求慈禧退位,拥戴您早日执掌大清朝政。”

“原来是这样,只是朕一直被囚禁于此,对外界的事几乎一无所知,看来慈禧再也不会容忍朕了。”

“皇上,您也不要再对慈禧抱有任何幻想了,还是趁早与她决断吧,否则后患无穷啊。”

“现在朕已处在箭在弦不得不发的境地了,既然慈禧不容朕,朕也没有必要再一味地等待她良心发现了,好,咱们就来计划一下具体的行动计划吧。”

伴随着窗外哗哗地雨声,光绪和石永活就研究起具体的行动计划来,长久困于囹圄之中的光绪皇帝,这次就要展示他运筹于纬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本领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