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八章 反戈一击

李梦 收藏 5 12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八章 反戈一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董福祥率领十万甘军抵达北京后,受到了慈禧热情洋溢的接待,并亲自为他接风洗尘,之后慈禧又趁热打铁和自己的几个心腹大臣召了御前会议,并下定了要铲除光绪的决心。虽然这已经是大家早已熟悉的阴谋,但今天从由慈禧嘴里正式公布出来后,大家还是感到极为震惊的,毕竟现在要动真刀真枪的干了,尤其是董福祥这个先前的局外人。以前他对慈禧的心狠手辣曾经有所耳闻,但一直没能亲眼目睹,今日见他对自己的亲外甥如此地恨之入骨,他内心中也惶惶有种不安的感觉,不禁联想到自己的将来,人们长说伴君如伴虎,眼下慈禧对自己的亲人都如此地狠毒,谁能保证她对待外人不会更加变本加厉呢,更何况自己现在手握重兵,事成之后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看来现在自己一切还是谨慎为好,不要表现的太张扬了,兔死狗烹的教训不得不防啊,那些什么想当大清摄政王的黄粱美梦还是尽早丢到爪哇岛去吧。

亲眼目睹了慈禧的残忍之后,一向以残忍著称的董福祥也不得不甘拜下风,他先前本以为自己能借此机会一步登天呢,但是在慈禧热情掩盖下的阴谋也最终使得他感到阵阵寒意,自己的黄粱美梦还没等到实践就已经被浇了一盆冷水,但是狡猾的他并没有留露出自己的失落,仍是积极地配合着慈禧的行动,现在他想的最多的是如何明哲保身了。

再说慈禧,她现在心里是美极了,她心想经过自己一番艰苦卓绝的努力,现在终于可以放手一搏了,自己现在外有列强支持,内有董福祥和荣禄的大军做后盾,难道还会怕光绪的匪军不成,看来这次光绪的命运是凶多吉少了,慈禧在心里不禁窃喜起来,小光绪想跟老娘斗,你还嫩点。看来自己即将中国第二位女皇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实力雄厚,慈禧的底气自然就足,尤其是她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神兵终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降临到京城的时候,她多日涌动的那颗誓与光绪一决生死的野心终于安定下来了,在进行最后的决战前,慈禧也高昂地宣告了讨伐光绪的檄令:

“可恶的光绪一再辜负本宫对他的期望,不断为我大清惹事生非,现今他又不顾大清千疮百孔的形势,竟然肆意挑拨民变,以对抗本宫,像这样大逆不道的逆贼,本宫要不愤而诛之,又怎么能对得起大清的列祖列宗,今天本宫郑重起誓,废黜光绪的皇位,将其劫持到日本,听候发落。为了保证京城的安危,现本宫委命董福祥为护国大将军,全权负责绞杀义和拳事宜,荣禄为御林军总统领,全力负责皇宫的防卫,一定要在冬至节那天彻底诛灭光绪的势力,如有半点懈怠,本宫一定不会徇私忘情。”

“老佛爷英明,微臣等一定尽心尽力完成任务,绝不辜负老佛爷的期望。”

“这就好,现在本宫就把身家性命押在你们身上了,万一有什么闪失,你们谁也逃不了被诛杀的危险,不知你们还有什么要求?”

“老佛爷,虽然依微臣和荣将军的兵力对付那些游兵散勇绝对绰绰有余,但是对于那些和我们异心的力量也不得不防啊。”

“你是不是说李鸿章的淮军啊,这个本宫早就有防备了,为了防止李鸿章伺机起兵,本宫已经决定将其兵权收回,同时下旨让他暂且回家养老去了。对于这次行动,淮军只不过是一个摆设罢了,董爱卿不必忧虑。”

“老佛爷真是英明神武啊,微臣十万大军保证在一定三日内绞杀全部义和拳。全力杜绝光绪任何威胁皇宫的可能。”

“此次行动,董爱卿的责任重大啊,对了,不仅对义和拳民要格杀勿论,对五国联军的行动也要有所提防,以防他们倒打一耙,偷袭我大清的京都。这帮洋人表面是都承诺要全力绞杀义和拳,可军队组成后,却一个个都龟缩在自己的大使馆周围都按兵不动,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何居心,真是气煞本宫了。你们切记只要洋人不干涉咱们得行动,你们对他们也万不可肆意扰之,如果他们违背与我大清的诺言,你们也可全力诛之,以绝后患。”

“微臣明白,微臣等会一切以大清的江山社稷为重,决不会姑息任何敌人!”

“你们能有这样的士气,本宫就放心多了,对了,庆王日本的武士都已经到京城了吗?”

“回老佛爷,平乡八郎招募的二十名武士已于昨日顺利抵达京城了,为了行动方便,奴才已经把他们安排在皇宫附近的悦来驿馆里了。”

“嗯,此次小日本如此积极地介入到我大清的政变中来,想必也怀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这几日你一定要严密监视他们的行动,以防他们伺机有什么不轨的行动,对那个平乡八郎也要防着点,这个人绝不是一个寻常的商人。”

“奴才明白,在行动的当日,奴才一定会设法将其困住,以防他们从中作梗。”

“好了,再过两日就是决战的时刻了,你们都给我精神点,谁负责的地方出现差错,本宫就拿谁开刀。董爱卿你暂且回家探望一下双亲,然后马上将你的大军布防在京城的各个角落,以对抗匪军的任何暴动。荣禄你尽快将一些心腹安排在毓庆宫附近,以接应日本武士的行动。今日本宫与你们说的一切都是绝密信息,谁要是走漏半点风声,可别怪本老太婆翻脸不认人。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们都下去认真准备去吧。”

众人领命都下去准备下去了。对于奕匡他们是如何布置宫中庆典的事咱们暂且不提,但说董福祥,经过慈禧近一个时辰的耳提面命后,累的董福祥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再加上对慈禧的忌惮,自己现在已经是异常的身心疲惫。他现在真后悔自己一时冲动陷进这个泥坑,不但自己升官发财的美梦没了踪影,还把身家性命给押了上去。但事到如今自己也只能咬牙坚持了。

还没等他踏进亲戚家的大门,早就有人从里面迎了出来,董福祥一看不禁大吃一惊,站在眼前的不是别人竟是自己多年前的好友王廷赞,董福祥心里不觉一动,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会来此啊,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成,“董兄,多年不见,真是想煞小弟了,先前听伯父说,董兄近日可能会抵京,小弟知道后真是欣喜若狂,等了几日,今天终于见到董兄了。”

董福祥愣愣地看着王廷赞,总觉得他的到访有些蹊跷。“廷赞兄,多年不见,董某也甚是挂念啊,走,快到屋里叙叙旧。”

来到院里后,董福祥更是大吃一惊,他远远就看到有一名老者正在陪父亲在闲聊,他暗想这位老者又是何许人呢。他紧走了几步,来到大厅前,一看就是一愣,眼前的这位老者不是旁人正是刚刚被慈禧解职的李鸿章。董福祥心想自己和李鸿章并没有什么交情,他怎么会来此呢,莫非他是来做光绪的说客的不成。

“董将军一路奔波,辛苦了,老夫一向仰慕董将军的威严,今天一看果真名不虚传。”

“李中堂太客气了,董某只不过是一介武夫,怎敢老中堂大驾,董某礼数不周还望中堂不要责怪。”

“老夫现在是无官一身轻了,前来探望一下将军也不用顾及什么礼数了。”

“中堂大人,恕董某冒昧地问一句,大人此番前来绝不单单是和董某叙叙旧吧,想必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董某商量吧。”

“呵呵,董将军快人快语,甚是痛快,那老夫也不藏着掖着,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老夫此番前来是充当说客的。”

董福祥一听也没有感到吃惊,因为他明白像李鸿章这样的朝中重臣,如果没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他们是决不会轻易造访他们这些不懂礼数的武夫的。

“不知大人要充当谁的说客,究竟为何事要说服董某?”

“董将军又在和老夫打马虎眼了,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对当今京城发生的一举一动,老夫都了如指掌,董将军率领不远千里来到京城,决不会仅仅就是省亲这么简单吧,想必将军也是奉诏前来也不单单是镇压义和拳暴乱这么简单吧?依老夫看,镇压义和拳暴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想必后面还大有一些不可告人的阴谋吧。”

董福祥一听不禁大吸了一口冷气,他万万没有想到李鸿章竟会对他们的行动了解的如此透彻。

“那么说李中堂是来为光绪皇帝做说客的了。”

“将军所言不差,老夫此番前来正是想来劝戒董将军弃暗投明的。”

“我董某做事一向有自己的原则,凡是已经决定的事,决不会轻易改变的,先前究竟是在慈禧和光绪两人中间选择谁,董某还是费了一番脑筋的,董某也深知光绪皇帝是大清少有的英明天子,但依据他在朝中的地位,董某觉得他不会有什么大的气候的,因此经过一番权衡利弊,董某最终还是选择了慈禧,董某至今都坚信我的选择没有错。”

“董将军真是执迷不悟啊,明知慈禧是大清的祸害,你竟然还不知悬崖勒马,反而助纣为虐,你就不担心你的所作所为会受到黎民百姓的耻笑吗。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事。像董将军这样识大体的人,怎么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啊。老夫先前也曾对慈禧极为效忠,但跟随她这么多年老夫都得到了什么呢,除了再数不清的卖国条约上签上自己的大名之外,老夫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贡献了。老夫也明白慈禧有着大清任何所无法与之匹配的权利,但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决不能仅仅为了权利而活着,而应该为了中华的崛起而活着,当明白了这一道理后,老夫义无反顾地离开了慈禧,因为老夫觉得在慈禧身边,除了每日周旋于宫廷纷争、派系之争外,你不可能得到任何有实际意义的东西。况且,慈禧又是一个喜怒无常、视权如命的人,她决不会允许在自己身边存在一个威胁她的地位的人,在过去的这两个月里,她接二连三地铲除朝廷的重臣,他们可都是为了大清的江山而出生入死的功臣啊,到头来又怎样,还不都被她的权利所吞噬了。依老夫看,今天董将军也绝对见识慈禧的阴险了吧,他连自己的亲外甥都不放过,对待旁人难道她会心慈手软吗,更何况董将军现在手握重兵,即使现在她对你器重有加,但又有谁能保证你日后不会成为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呢。所以老夫今天不惜厚着脸皮来充当这个说客,也是希望将军不要再错下去了。”

李鸿章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董福祥讲述了慈禧的一切恶性,以期望他能回头是岸。

听完李鸿章一番煞费苦心的教诲,董福祥也渐渐觉得自己的行动有点冒失,但眼下光绪的实力明摆着处于弱势,如果万一他落败,自己的处境将会更惨。一时间,董福祥也犹豫起来。

李鸿章看到董福祥有点犹豫的样子,就明白自己的话还是起了一点作用的,因此为了能使他尽快下定决心,李鸿章又趁机加了一把火。“董将军识时务者方为俊杰,老夫知道你可能会认为皇上当今势单力薄,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如果你这样想就错了,虽然皇上现在手里没有一点军权,但他有数十万之众的黎民百姓为他撑腰,甚至在朝中还有一大部分贤臣拥戴他,表面上皇上的力量微乎其微,实际上在暗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支持着他,现在不用说老夫的淮军以及北洋水师,甚至张之洞的南洋水师、以及湘军都在暗中支持皇上。对慈禧来说,虽然整个国家的军权都掌握在她的手里,但实际上她手里的军队都是一些腐朽不堪的绿营和八旗军,根本就没有什么作战能力,否则的话,她也不会千里迢迢调遣将军的大军了。可以说,依当下的形势,将军的倾向将决定着朝廷的大局走向。不知将军是希望自己成为大清的救星呢,还是成为遗臭万年的罪人呢,还望将军三思而后行。”

这时董福祥的双亲也急忙劝说到:“儿啊,李中堂说的一点都没错,现在光绪皇上是众望所归啊,不仅京城的老百姓甚至是朝中的重臣都对他期望有加,都说他将来是大清的救星呢。现在大清正面临着千年不遇的大变局,外国列强一再对我大清的疆土虎视眈眈,老百姓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可是昏庸的慈禧非但不为大清的江山社稷和天下的黎民百姓着想,反而一再对列强屈膝投降,实在伤透了人们的心啊,你先前也曾经做了很多对不起大清百姓的事,可光绪皇上却不计前嫌,反而对你寄予厚望,你怎么能放弃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呢,你先前不是常对我们讲,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吗,现在皇上给你这个机会了,你就不要再一味地执迷不悟下去了。”说完,两位老人竟失声痛哭起来。虽然两位老人说的绝对没有李鸿章说的那么有学问,但句句都是朴实之言啊,要说董福祥对李鸿章的话没什么反应的话,那么对双亲的话,他就不敢不放在心上了,他觉得他们说的没错,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是通向两个方向的路,一旦自己选择不慎,就有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以前罪孽深重,此时为何不将功补过呢,也好从此彪炳史册,留下千古美名。董福祥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终于下定决心向光绪投诚,以对慈禧反戈一击。

经过一番努力,李鸿章终于说服了董福祥,他向其表明了光绪对他的态度,并向他出示了光绪给他的亲笔信,信中表明对他的以往的罪责一概既往不咎,并向他许诺在政变成功后对他委以重任,以共同实现驱除列强、振兴中华的重任。看到光绪对自己的如此的信任和褒奖,董福祥先前的顾虑一下子全消失了,他觉得以后自己再也不用整天活在重重忧虑之中,相反自己终于可以用自己的才华作一番响当当的事业了。

接着。李鸿章又一再嘱托他,在慈禧面前仍然向先前一样听她调遣,在冬至当日,再向其发动兵变。

说服董福祥之后,李鸿章终于如释重负地送了一口气,他心想自己终于可以放心地回家“奉命”养老了,可是用不了几天自己可能又要被光绪折磨了,李鸿章心里窃喜了一番。

董福祥的投诚,在无形中就使得实力的砝码开始向光绪倾斜,看来这一次宫廷政变,光绪是志在必得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