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三章 借师助剿

李梦 收藏 2 29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三章 借师助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在张濯的周密部署下,山东的义和拳民们迅速向东昌府进发。因为据可靠消息报告说,中法剿匪大队已经抵达冠县,并展开了疯狂的搜捕活动,已有数百名义和拳民被捕,多家民间组织甚至商业行会被取缔。现在东昌府的百姓已经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为了更快地将当地的老百姓从水深火海之中解救出来。张濯率领着拳民马不停蹄地赶到东昌府。

等到大军顺利抵达东昌府的时候,这里早已没有了昔日繁华的景象,到处都是一片狼藉,一看就知道遭到了“剿匪大队”的疯狂蹂躏。拳民们看到此景,都异常的气愤,发誓一定要把“剿匪大队”消灭殆尽。他们详细地向当地的居民打听了一下联军的消息。探知联军现在可能驻扎在义和拳的总舵冠县梨园屯。赵三多心想联军还真够狠的,竟然摸到义和拳的老巢里去了,这里可是义和拳的源起之地啊,看来联军真的下狠心要把义和拳彻底根除了。考虑到敌军装备能力以及战斗能力,张濯认为不应该和敌军做正面的对抗,而应该伺机偷袭,逐步瓦解他们的势力。另外为了提高自己的作战能力,张濯把从荣禄手里缴获的枪支全部分发给了拳民,赵三多也迅速联合了当地残存的义和拳组织。最后经过一阵整顿,义和拳的武器装备有了很大程度的提升,人员数量也上升到六千多人。看着眼前这支虽然衣衫褴褛但毫不缺乏斗志的农民军,张濯感叹地说到:“弟兄们,虽然我们的战斗能力较差,但我们有高昂的斗志,希望大家面对敌军不要胆怯,一定要拿出男子汉百折不挠的本性来,从士气上压倒敌军,彻底击败不可一世的慈禧,早日让明君执掌大清朝政。现在我们兵分三路向梨园屯进发,一定要出其不意地全歼敌军。赵三多率领两千名弟兄从右路向梨园屯包抄,济慈大师率领两千名弟兄从左路进行包抄,其余的弟兄随我从中路直插梨园屯,一定要一鼓作气把敌军全部歼灭。”接着众人又举行了盛大的祭旗仪式,然后三路大军开始向梨园屯包拢过去。

再说这一支大约有一千中法士兵组成的“剿匪大队”,他们凭着优良的装备和超强的战斗力,自从抵达东昌府后,他们一路烧杀,沿路虽然遇到了义和拳的强烈抵抗,但都被他们毫不费力地击败了,可见他们的战斗力是多么的强大。经过过五关斩六将后,联军就神秘地摸到了义和拳的老巢梨园屯,他们认为只要从根本上清除掉义和拳的总坛,其余的组织也就会不战而逃了。为此,他们抵达梨园屯后,首先选择了当地的一座天主教堂作为驻军的基地。然后就进行了疯狂的绞杀,将义和拳的组织全部给破坏殆尽了,甚至还诛杀了赵三多的家人,简直无道之极。当地的凡是稍微有点精壮的人,都被当作义和拳嫌疑犯给抓了起来,现在冠县的监狱里早已是怨声载道、人满为患了。当地的百姓看见这支惨无人道的军队,都唯恐躲避不及。

在黄昏时分,三路大军都已经悄悄地抵达了梨园屯,而此时的敌军却毫不知觉,都睡的像死猪一样,就连哨兵都靠在墙角里睡着了。突然三颗信号弹腾空而起,随后一阵激烈的喊杀声响彻云霄。陡然之见,三路大军飞快地冲入教堂。很多士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已经做了刀下之鬼了。一些被喊杀声惊醒的敌军,急忙拿起枪支准备还击。但还没有装上子弹,就已经向天主交差去了。总之经过一阵猛烈的厮杀,大多数联军都在浑然不觉中丢掉了小命。义和拳两战两捷极大地鼓舞了人心。

本来义和拳拳民就遍布全省各地,经过两次大捷后,更多的人毫不犹豫地加入了义和拳,不到十天的时间里,义和拳拳民就已经达到了五万之众,在全省形成了一支声势浩大的农民军队。另外受山东义和拳的影响,河南、直隶一代的拳民也纷纷组织起来,响应山东的起义。这样一支打着清除慈禧、拥戴光绪旗号的农民军就在全国掀起了一场波澜壮阔的逼宫运动。

再说身居皇宫的慈禧,她本以为靠牺牲国家的利益以换取洋人的支持后,自己的地位就可以万无一失了,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就是她自以为是的完美政策,反而会将她的地位进一步滑向深渊。在她不惜出卖国家主权而和英国、法国、俄国和日本合作的时候,早已遭到了全国民众的质疑声,一些耿直的朝中大臣更是对慈禧的所作所为表达了极大的愤慨,为了能给慈禧以警醒。在翰林院中,以志锐为首的翰林们联合一些朝中的老臣张之万、郭松焘、王文澜等人联名向慈禧上了一道奏折,劝她要以大清的江山社稷为重,不要为了个人的一己之利,而盲目地向列强屈膝投降。奏折递上去之后,慈禧勃然大怒,并在朝堂之上把张之万等人给好好地痛批了一顿,扬言朝中大事她自有分寸,无需外人干涉。

经过一顿臭骂后,慈禧本以为翰林们会对她有所忌惮,不再抨击朝政。谁知第二天她刚刚起来,李连英就急忙跑过来向她禀告说:“老佛爷大事不妙了,翰林们都反了。”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明白。”

“老佛爷,刚才奴才听韩玉贵说翰林们因为您不听他们的劝阻,全都跪在养心殿前面向老佛爷您示威呢,他们说您要是不再改变一下大清和西方外交的姿态,他们就跪死在大殿门外。”

“反了,反了……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翰林竟然敢威胁起本宫来了,不管他们,本宫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想威胁本宫,他们还都太嫩了点,谁也不用管他们,就让他们跪死在大殿外算了。”慈禧气呼呼地骂道。

面对近来朝廷发生的大动荡,慈禧好像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觉得自己走的仰仗列强的道路可能有点太出格了,以至于会引起全国人民的公愤。但在现在大清国势羸弱的形势下,不看外国人的脸色又怎么能够保证地位的稳固呢,因此慈禧对自己的选择丝毫没有怨言,反倒觉得自己为大清避免了很多应该发生的劫难。

眼下面对众臣的激烈反对,她仍然若无其事地稳坐钓鱼台,虽然她也为朝政的动荡而苦恼,但更令她担忧的还是荣禄和中法联军的命运。荣禄奉旨解押张濯已经很多天了,但居然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无形中一种不详的征兆就袭上了慈禧的心头。正当她为此事而苦恼的时候,李连英慌忙从外面跑了进来:“老佛爷,荣将军回来了。”

“快把荣爱卿领进来。”不一会李连英引领着荣禄进了储秀宫。

“微臣荣禄叩见老佛爷,老佛爷吉祥。”

“荣爱卿快快请起。”等荣禄站起身后,就垂头不语。慈禧一看不觉一愣,只见眼前的荣禄盔歪甲斜,灰头灰脑的样子。慈禧就感觉大事不妙。“荣禄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弄得如此狼狈啊?”

“老佛爷,微臣没有完成您交待的任务,请您重重责罚微臣吧。”

“莫非张濯被人劫走了不成。是谁这么大胆啊,竟敢和朝廷作对!”

“老佛爷,胆敢劫走张濯的正是祸乱山东的义和拳干的,义和拳是近来山东刚刚兴起的一个民间秘密组织,其拳民个个武艺高强,微臣在押解张濯的途中,不幸遭到他们的暗算,这才被他们打败,并让他们劫走了张濯,微臣办事不力,请老佛爷责罚。”

“这是意外,你不要过于自责,一个个小小的民间组织谅它也不会在我大清掀起什么风浪,相信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全部被中法联军剿灭。”

“老佛爷,您可万万不能轻视这帮群氓,虽然他们的武器都极为落后,但他们的斗志却极强,一个个都像发疯的野狼似的,微臣当初就是由于太轻敌了,才会遭到他们的暗算。再者微臣在回来的路上仔细打听了一下,探知义和拳是一个在山东势力极大的组织,几乎各地都有它的分舵,万一全省的力量联合起来也有可能会重演洪杨之乱啊,依微臣之见,最好还是加派军队以彻底根除义和拳的势力,以防因小失大。”

“本宫看你真的被一群草莽给吓破胆了,现在我大清的实力比以前强多了,再说有列强的承诺,不会有什么差池的,你还是尽自己的责任把皇宫防御好就行了,别弄得哪一天本宫也给人劫走了,都是一群没有的东西!你回去好好歇着去吧。”荣禄一听闹了个大红脸,只好怏怏地退下去了。

“老佛爷,奴才觉得荣将军所言也未必是没有道理,先不说别的,就说养心殿门外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墨客,都有这么大的精力和您作对,那些乡下匹夫可就更不好对付了,依奴才之见,老佛爷最好还是作好对京城的防御为好。奴才担心区区的几千名御林军恐难承担保卫皇宫的重任啊。”

“连你也会在本宫面前危言耸听起来了,一个个都只知道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如果面对一群草莽匹夫都龟缩成这样,看来本宫的大权也会维持不长久了。”固执的慈禧对李连英的“高见”充耳不闻。

夜色慢慢降临下来了,跪在养心殿外的那些为国分忧的翰林们仍然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一个个倔强地跪在那里,盼望着大清的统治者们能回心转意,不要再一味地屈服列强的意志。

储秀宫:慈禧不停地在房间踱来踱去,她不停地思索着荣禄和李连英的话,难道我就这么不得人心吗,莫非我现在已经是众叛亲离了?

“老佛爷,不早了,您该歇着了,让奴才伺候您就寝吧。”

“小李子啊,你说本宫最近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啊,为什么朝中大臣都对本宫这么嫉恨呢。”

“老佛爷,也许他们都猜不透您的心思吧,您千辛万苦地打点大清的江山,而他们却不知帮衬帮衬,就知道一味地指责您的不是,依奴才看,老佛爷您最好还是委曲求全的好,先给他们一个台阶下,这样对您的统治也会有利些。再说了,那帮拳民不闹起来还好,如果真闹起来,您还需要他们为您出力不是,所以呢,老佛爷您也不要太固执,随便糊弄糊弄他们,让他们心里有个安慰也就算了,再说您也可以趁机笼络一下人心。”

“也罢,俗话说法不责众,如果一味地和这帮大逆不道的家伙过不去,以后本宫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但他们的要求也让本宫太难听从了,要大清和列强断绝一切不平等的交涉,这不是痴人说梦吗,大清如果能和列强平起平坐,以前的那些不平等条约也就不会签了,一群不懂时事的家伙,就知道像疯狗一样咬人。”

“老佛爷您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您先稳定一下他们的抵制情绪,然后再做打算也不迟。”

“只能如此了,小李子你随本宫前往养心殿。”

临近寒冬的北京天气早已很阴冷了,一阵阵寒风呼啸而过,但养心殿外那些为民请命的翰林们仍然孤傲地跪着,丝毫没有因寒冷的天气而浇灭心中希望大清自强自立的火花。

在李连英的引领下,慈禧很快就到了养心殿前,她放眼望去,看到大约有三百多名大小官员,分成几排整齐地跪在大殿前,这里面既有资深的老臣,也有很多翰林的新锐,虽然都已经长跪一天了,但一个个仍都精神抖擞。大有不大目的不罢休的意思。

“皇太后驾到。”李连英扯着公鸭嗓子猛喊了一声。

慈禧本以为她的到来就会感化这些顽固的大臣,化解他们对她的嫉恨,谁知李连英连喊了三声“皇太后驾到”,众人愣是没有向慈禧请安。这使慈禧极为不悦,但她又不敢发火,因为她深深地明白这些人的作用,他们都是舆论的向导,上有监督朝廷的特权,下有教化百姓的义务。虽然他们的地位低微,但聚集起来的力量令人不可小视。慈禧强忍住心中的怒火,缓缓地说到:“众爱卿以此来警醒朝廷,本宫深为感动,我大清之所以会屈膝于洋人,也是迫不得已之举,想想我大清羸弱多年,如果面对列强的强权,而盲目地和他们动粗的话,本宫担心最后遭受重创的只会是我大清,因此本宫一再交好于列强也是迫不得已之举,本宫只是希望能借此为我大清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以让我们能够卧薪尝胆,寻机壮大大清的实力,岂不是更好。望众爱卿能明白本宫的一片苦心。”

“太后,我们怏怏中华自古都是万邦来朝,何等的高贵。可如今却为了求一时的安稳,而置国家的主权于不顾,屈服于西方列强,这对我大清来说是何等的耻辱。”

“皇太后,虽然我大清现在遭受了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我们绝对不能因为国弱就一味向列强屈服下去,我们所作的应该是反思,应该是寻找良机尽快图谋发展。现在列强们对我大清一再地虎视眈眈,反观我大清却令人无比的痛心,朝廷中枢不知变革自强,却一味地沉溺与宫廷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中,如果长此以往,微臣担心在不到几年的时间里大清将会为另一个王朝所代替。”

“太后,微臣斗胆恳请您早日归政于光绪皇上,以使他能够早日施展心中的宏大志愿,早日统领我大清摆脱积贫积弱的局面。”

“皇太后,您要为大清的江山社稷三思啊,切莫因为一己之利而成为千古罪人啊。”

众人七嘴八舌地争相说出自己的见解,此时他们满心探讨的都是大清的江山社稷,根本就没有顾及她的地位。看到众人义正词严地为光绪辩护,一时让慈禧极为难堪。很明显他们都将大清的破落归责于她的头上,而赋予光绪的却是一个救世主的角色。慈禧心里就别提有多郁闷了。但现在摆在她面前的主要任务是尽快遣散这些翰林,免得他们在往她脸上抹黑。

“众爱卿的愿望本宫深为理解,当然本宫也对大清的败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今大清遭受列强欺凌的局面,也都怪本宫一时心软以至于酿成了大祸,现在皇上已经长大成人了,本宫自会尽快归政于他的。众爱卿如此的效忠于皇上真乃我大清之福,百姓之幸啊。本宫在这里也希望众爱卿能一如既往地尽心辅佐皇上,早日实现大清腾飞的大业。”

听完慈禧一番痛陈后,翰林们刚才还紧绷的心弦开始有所松动,他们并不想把事情做绝,以逼迫慈禧马上让位于光绪,他们只是想以自己的行动感化她,以使她不再沉沦下去,现在既然她答应会妥善处理与列强的关系,并承诺会在近期归政于光绪。因此翰林们请愿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们也决定不再为难慈禧。

“太后的苦衷,我们做臣子的也能了解一二。现在我们得到太后的允诺,心里也就踏实多了。微臣自知以如此的方法要挟太后实属大逆不道,还望太后责罚。”

“众爱卿也都是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着想,本宫怎能忠良不辨而责罚众爱卿呢,既然大家都明白本宫的意思了,那就尽快回府吧。为了能让众爱卿好好休息一下,本宫决定明天暂不上朝,改在后天。”

经过慈禧一阵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后,众翰林在半信半疑中缓缓散去,看到他们离去的背影,慈禧深深地出了一口气。但她明白今天只不过是他们给她的一个下马威,如果她日后不早日归政于光绪的话,那决不会就仅仅是请愿这么简单了,可能就会酝酿宫廷政变之类。看来荣禄的建议没错啊,一帮大臣都让本宫如此的头疼,如果再加上一些被蛊惑的草莽之众,我命休矣。

由于昨日过于操劳,慈禧一直睡到将近中午时分才缓缓睁开朦胧的睡眼,李连英见她醒了,急忙说到:“老佛爷您总算醒了,荣将军在殿外等候您多时了。好像又发生什么大事了。”

慈禧一听就一惊,心想这段时间怎么这么不走运,她也顾不上洗刷,就急忙命李连英将荣禄引进寝宫。

“荣禄叩见老佛爷,老佛爷吉祥。”

“荣禄,你这么急着见本宫,究竟所为何事啊。”

“回老佛爷,您派去清剿匪军的中法联军遭到了义和拳的猛烈狙击,据探子回报,他们都全军覆没了。”

“什么?一支装备精良的堂堂的正规军竟然全军覆灭了?”慈禧瞪大眼睛惊诧地问道。

“老佛爷,微臣听说他们是在山东冠县一个叫梨园屯的村庄被全部歼灭的。”

“反了,真反了,没想到本宫喊打虎,最终却被虎给咬了。他们的头目是谁啊?”

“回老佛爷,正是朝廷钦犯张濯。”

“原来他真和乱民有一腿啊,本宫早就觉得他动机不纯了,今日果然露出原型了,只可惜……”慈禧本想说荣禄办事不力的,但一看他那自责的神情也就给他留了一个面子。

“老佛爷,微臣听说他们在消灭联军后,已经向全国的义和拳组织发出号令,说要联合起来向京城发动进攻。现在河南、安徽、甚至天津的民间秘密组织已经响应了他们的号召,正在组织力量在当地发动叛乱呢,现在已有多名朝廷命官被他们杀害了,微臣担心如不加紧阻击他们的话,可能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进犯到北京了。”

“本宫真没想到民间还藏有这么一支强大的民间秘密组织,看来本宫的剿匪计划还是迟了点,他们这次起义的目的是不是也和洪杨之乱一样,要代替我大清,另建一个新的王朝呢。”

“起初他们的口号好像是除清灭洋,但张濯做了他们的首领之后,他们就改成……”荣禄支支吾吾地不敢往下说了。

“怎么不往下说了。一个口号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说无妨。”

“请老佛爷恕罪,乱贼现在的口号是清除慈禧、拥戴光绪。”

“什么?他们这明摆着是要逼本宫退位吗,本宫真没想到光绪竟然在暗中还培养了这么一支农民军,看来他早有心要替代本宫了。凭借一支农民军就想轻而易举地让本宫让权,光绪也太小看本宫的能力了,难道本宫圈养的军队都是吃素的不成。本宫倒要看看这支匪军究竟有何能耐敢和本宫斗,光绪啊,不是本宫不能容你,而是你三番五次地逼本宫就范,本宫实在不能容你了,过不了几天也许就是你的忌日了。”慈禧咬着牙愤恨地说到。

“老佛爷,现在大军压境,我们应该作何处理呢,如果不再紧密部署一下,恐怕过不了几天,他们就要杀到京城了。”

“现在大难当头,最主要的先是作好京城的防御,荣禄你在原有的御林军基础上再选派三千名御林军精英全权负责皇宫的防卫,同时严密盯住京城居心不良的人,以防他们里应外合伺机挑起叛乱。”

“微臣一定谨尊太后的吩咐,作好京城的防御,决不会让匪军靠近京城半步。”

“接下来就应该考虑两个问题了,一是尽快调集军队前往山东、河南、天津等地剿灭乱军。另一方面就是尽快将光绪除掉,以免夜长梦多。”

“除掉皇上的计划,庆王不已经计划好了吗,只要让他们尽快实施就可以了。现在最紧要的任务就是尽快调集大军前往山东等地剿灭乱军,但是现在我大清的军队的作战能力极为低下,微臣担心他们恐难胜大任啊。现在大清的军队除了强大的淮军外,恐怕再也找不出一支像样的军队了,但是现在李鸿章与我们面合心不合,如重用他,微臣会担心他会反戈一击啊,这可如何是好呢?”

“荣禄你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难道大清除了李鸿章,本宫就再也找不到一支强大的军队了吗,本宫向你推荐一个人一定会马到成功。”

“老佛爷英明,不知此人是哪位干将。”

“甘军统领董福祥,此人靠镇压农民起义起家,现在的农民起义和太平天国比起来和差一点,有他担当此大任一定会马到成功。”

“对啊,微臣怎么把他给忘了呢,好,微臣这就派人让调兵前来京城负责防卫和剿匪事宜。”

“本宫不仅要董福祥助阵,还要重演当年的借师助剿,现在洋人不都答应维护本宫的地位吗,现在眼看他们的利益就要遭受重创了,相信他们都不会坐以待毙吧。你马上告诉奕匡让他召见各位大使,商量讨匪大计,本宫这次绝不手软,一定要漂漂亮亮地剿灭这股匪军以及他们的主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