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四章 天降神兵

李梦 收藏 3 105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四章 天降神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当得知有数万之众的义和拳民打着“废黜慈禧,拥戴光绪”的旗号向京城聚拢的时候,一向面对大风大浪泰然自若的慈禧再也坐不住了,在这场关系着自己生死存亡的斗争面前她也不敢有所大意。由于大清原有的八旗兵、绿营等清朝的老牌军队都已经严重腐朽不堪,不仅战斗力急剧下降,而且道德也都严重败坏,因此慈禧也无法指望他们去扑灭农民起义的熊熊烈火。但是面对李鸿章囤积的将近十万之众的精良淮军,慈禧虽然羡慕但也不敢借用,因为她深深地明白自从光绪御驾巡阅北洋水师之后,李鸿章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凡是都处处与她对着干,要不是考虑到和他多年的生死与共的交情,慈禧早把他像奕缳一样革职了。但是尽管慈禧对李鸿章还保留了一些颜面,但她还是旁敲侧击地教训了他一顿,革除了他头上那顶令人羡慕的光环――文渊阁大学士的称号。

虽然慈禧手中没有了李鸿章这张牌,但她也并未被义和拳的威力所威慑住,因为她又寻找了到了一张新的王牌――董福祥的甘军。董福祥在清代历史上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后人由于他前后不一的行径,因而对他也就褒贬不一。但不可否定的是他在中国晚清历史上抹下了重重一页。显然在本书中,也不会轻视此人物的作用。为了能尽可能地彰显此人物的作用,在这里有必要重点交待一下董福祥的发迹过程。

董福祥于1840年1月8日出生于甘肃省固原县王朝山地方一个贫苦家庭。他的家庭也是一个黑社会世家,其父董世猷,是当地一个很有势力的哥老会首领和赌棍。受其父亲不良嗜好的影响,董福祥在幼、青年时期,经常跟随乃父活动于帮会、赌场中,深受所谓义气侠勇的熏陶和勾心斗角的习染。因此也就从小染上桀骜不驯的性格。家庭的影响在对他的人生经历产生了深远影响。

太平天国运动的爆发,引起了全国范围内的农民大暴动。1862年的时候,受太平军的影响,不甘受迫害的回民先后起事于陕甘。尤以陇东回民起义,势成燎原,先由豫旺城把总马兆元领导兵变,继而固原、盐茶(今海原县)、平凉三处回民群起响应,杀官据城,声势颇大。

各地的农民起义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殃及池鱼的局面,当时陇东原等处的汉民,既因清廷虐政不堪其扰,又因战事纷起,家乡难保,遂群起拥戴董福祥以谋自卫。由于董福祥与其父利用哥老会为根基已经在当地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有着极大的号召力,经他振臂一呼,在不到几天的时间里,就聚集数千民众,随即揭竿而起,以摧枯拉朽的气势迅速占有了固原、环县之间的广大农村,成为当地一支势力极大的农民军。

次年,在清廷的残酷镇压下,陕西回民义军受到重创,不得已全部转入陇东一带。回军的回归,引起当地居民的极大震动,董福祥乘当地汉民群情恐惧和清军不暇西顾之际,急忙号召大家加入他的组织,由于其固有的威望和强大的作战能力,因而很多群众都慕名前来,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董家阵营,经此扩充,董福祥的势力有了进一步的壮大,也逐渐为朝廷所忌惮,但由于朝廷正在全力剿捻,无暇西顾,也就在一定程度上对董福祥形成了放任自流的状态。

1864年,回军的势力迅速回弹,进展极为神速。如平凉回军破固原,河州回军陷狄道,宁夏回军占灵州。回军的壮大也为董福祥进一步发展自己的势力提供了契机,他利用在甘肃的少数清军狼奔豕突疲于应付的机会,在巩固已占地区的同时,又率众向外发展。

不久陕西捻军在清军强大的攻击力下严重受挫后,清廷随即将炮口对准了回军,在清军的血腥镇压下,回民义军一时受挫。但由于当时道运不通,大清的士兵随即出现了疲惫姿态,在战斗指数上也随即降低到和回军的同等的地步。就这样陇东的清军就形成了与回军相持不下的局面。

回军的受挫,再一次为董福祥聚敛兵力提供了大好机会,他趁回军士气低落的当头,就乘机劫夺物资,招收人马,补充武器,因而实力更为壮大。当时在固原一带已经存在多家自卫“团练”组织,如苏存宏、张俊、李双良、杜乃子、姚旺等部,但惟董福祥部势力最大,号称劲旅。为了进一步扩充自己的势力,并借机兼并其余各部的力量,董福祥就在暗中离间其余各部之间的关系,引起其他“团练”之间相互猜疑,火并不断。在董福祥强大的攻势下,其余团练的首领如张俊、李双良、杜乃子等,为了自保,共同倡议进行统一民团运动,遂共推董福祥为“团总”,张、李、杜等副之。那时董在固原一带的势力渐趋稳固,并与邻近回民义军划界相约,互不侵扰,共抗清军。

在回军和董福祥部的双重夹击下,到了1865年,清军在甘肃到处败北。清军陶茂林部溃败于安定(今定西),几溃不成军,其余各部也大都作鸟兽散状,董福祥趁清军溃逃之际率众策应夹击清军,大败清军残余势力,缴获军火和粮草无数,威震一方。

经过多次的大捷,董福祥的势力也随之壮大,已拥有数万之众,武器也得到了极大的更新换代,已由以刀矛棍棒为主转而以土炮洋枪为主了,部队有步队也有马队。这时他以安化(即环、庆、固边区)为根据地,东则联络集结陕境的汉民团练高万镒部,相约合力向东发展;南则联合占据庆阳董志塬一带的陕西回民义军首领崔三、穆二、马腊子等众,支援他们向南伸张;北则与金积回民首领马化龙柑结,互为屏障,共抗清兵。董遂将部众分作两队,一队留守于安化的根据地,自率一队主力出征,由安化伸向保安(今志丹县)、曲子、元城子、合水等地。由于当时小麦一石价银一百六七十两,人民生活困苦已极,因而来归的更多。

1867年,董福祥乘陕西清军堵击捻军无力兼顾之隙,又大举攻占了甘肃省之宁州、正宁、合水和陕西省的大部分地区,声势异常浩大,常与清军刘厚基、鄢太愚、段登云等相对抗。董又联合张福满、扈正喜等当地团练进掠甘泉,企窥延安。

是年秋,董福祥部已将盐池、安边、定边、靖边等地据为已有。为了巩固后方,他感到环、固的根据地毗近清军驻有重兵的固原、庆阳,形势不稳,于是决定以三边(定边、安边、靖边)为根据地,即将留驻环、固地区的营底家属移于三边。复与灵州之马化龙、白彦虎相约,互为策应,结为联防,并与伊盟各旗协议,互不侵扰。

及至1868年的时候,董部已据有陕、甘数十县,并对外号称有30万之众。其势力范围南及延安,北达伊盟,东起绥德,西至环固。看到自己的势力已经壮大到如此地步。董福祥遂自封为陕甘自卫总团大元帅,他的下边凡拥众过万的,都封为元帅,内分老营(即其基本队伍)、新营(以后归从的)、联防(如回民义军在其势力范围的以及汉民自卫团队未归编的),其编制大体仿清军制,声势颇盛。

俗话说,树大招风,董福祥以这样一股势力崛起于西北大地,怎么能被清廷容忍。1868年,在陕的清军遂北上向董福祥发起大规模的绞杀,战争日趋激烈。当时董福祥企图攻下绥德,但不幸失败。其部下悍将高万镒战死,并损失了四五万人,使得董福祥的军队元气大伤。不久其另一部下扈彰在清廷的诱惑下又率数万之众投降清军。接着其部将张登亦率众万余降清。待至是年12月间,清军北路招讨统帅、广东陆路提督刘松山率军自山西渡黄河进抵绥德,统一子陕北清军的指挥,开始大举进攻。虽然当时董部尚拥众20万余,但仍被刘松山出乎董意料之外地偷袭成功,并长驱直入闪击董部。遭受重创后,董福祥的军队开始出现人心涣散的迹象,军队指挥不一,因而也不断遭受惨败。最后,董福祥之父董世猷力主:“揆度形势,惟有降清是上策。”当降清主张为大家所同意之后,又顾虑在大败之际投降,可能反遭杀害。董世猷说:“这样办,你们先把主力带走,躲进山去,我在这里向清军乞降,看看动静。反正我已老了,要杀他就杀。他们如果诚意招降,我再派人叫你们来投。”这样决定以后,董福祥即率余部转往洛珠川一带隐蔽起来,继续收容溃部。

2月中旬,刘松山军逼近镇靖堡,董世猷出镇乞降,刘召纳之,并叫召董福祥等来投。董福祥率众10万余人投降了清军,经刘松山整编,从中选留了一万多精锐编成三营,号“董字三营”。授封董为五品军功,统领三营,张俊、李双良副之。另为张俊编留一营,归董节制。所部统归刘松山统辖。其余部众分别遣归保安、安定、靖边等地为民,从事垦耕。

董福祥降清后,积极为清廷效忠,镇压回民起义,积极崭露头角,得到了清廷的极大信任,并借机实现了个人升官发财的目的。在光绪执政前也可以说是董福祥发迹的黄金阶段。

1869年,在攻打回部马化龙占领的金灵的时候,董福祥向刘松山献计说:“马化龙以教主关系,维系回心,难期内变,并能号召甘、新教徒前来增援。我如缓进观变,彼则声势更张。为今之计,正宜示强不宜示弱。乘大,军方胜之声威,利用甘、陕回众尚未全部会合,可直捣金灵,必操胜算。”刘松山对其计策甚为嘉许,正在就地备战之际,马化龙部众果然四出攻击,定边、安边、宁条梁等地相继失守,敌军的失策,也更引起刘对董的重视。6月间,董福祥即随同刘松山军投入了进攻金灵的血腥战斗中。9月间,吴忠堡下桥之役展开了双方主力战,刘军前锋全部投入战斗,势犹不支,战局甚危。于是刘命董抄敌之左侧背援攻,董则率部冲杀最勇,转败为胜。在吴忠堡的争夺战中,旷日持久,势成拉锯,董福祥是每战必从,亲冒矢石,冲锋陷阵,终使马化龙部败退。12月初,刘军总攻波浪湖马化龙的长墙阵地时,由于墙高沟深,攻未能下,董福祥率部乘风沙大作的自然烟幕,绕道突入墙卡后,自午至酉,纵横冲杀,旋进旋退,肉搏七八次.终将长墙阵地攻破。战斗中董福祥右臂受伤,犹裹创奋战。

1870年2月间,刘松山受伤病危,在弥留时敦敦警告其侄刘锦说:“董福祥有智有勇,且甚忠诚,你年尚轻,经验不足,以后凡事多倚重他。”同时又嘱董竭诚襄佐刘锦棠,共成大业。刘松山死,清廷以其侄刘锦棠继统刘松山军。3月间董福祥采取里应外合的计策,内外夹击,大败回军,取得了金灵大捷。

1871年3月间,宁夏、灵州、金积等地回民义军皆被镇压,生者尽遣外地。朝廷为了犒赏众军,分别委以重任,董福祥由此升为四品游击,刘锦棠又另以金积、马家滩赐董,以示笼络。

1871年冬季;左宗棠认为河州(今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湟(今青海省)地区的回民义军,仍顽强抵抗,于是上书朝廷,要求朝廷迅速调拨刘锦棠部10个营,集中于甘肃之安定(今定西县),以备策应。为了在决战中增加胜算,董福祥也应邀率所部四营,也参与了西征之役。1872年2月,左宗棠的行营自平凉进驻安定,召见了董福祥,并检阅了他的部队。左宗棠见其部队兵强马壮,个个能征善战,对其就大为嘉奖犒赏,称为西北干城。说是“有此健儿,西北之乱何患不平?”左宗棠亲自还勉励董福祥要好自为之,不要辜负了朝廷对他的信任,要尽力为国效忠。得到了左宗棠的褒奖后,也更加奠定了董福祥在军种的地位,当然他对朝廷也就越发衷心了,在绞杀农民起义的过程中,也表现得越发残忍。当地的农民军每提及他也都恨之入骨。恨不得要把他啖而食之。

1872年7月刘锦棠自湘募勇返甘,左宗棠命其统帅所部开赴西宁,董福祥部也随之投入了残暴的征杀。8月初清军抵碾伯(今乐都县),即向老鸦峡、观音堂、桌子山、高家堡一带以白彦虎为主帅的陕西回军,展开了为时3个月的攻击。终于在羊角湾、罗家堡、二十里铺、十里铺的一次总攻战斗中,最后将据守之回众全部击溃,兵临西宁城下,解了城围。据说,董字三营在参与这次战役的十八大营中,战功最著。因为这次战役,是以山地战为主,且以碉堡战对碉堡战,这正是他最有经验最能用武的战场,因而所向皆捷。同年10月末西宁围解,部队从事休整。2个月后董又随刘锦棠开始了向西宁以北之向阳-堡进攻,兵分三路,董福祥为右路,次年初攻克之。向阳堡攻克后,董随刘返军西宁,刘锦棠任西宁道,就地整军。

1873年10月中,左宗棠以肃州久攻不下,遂白兰州到肃州督战。刘锦棠亦率董福祥等部由西宁取道永安、甘州前往助战。由于董福祥等部卖力向义军猛攻,肃州又复落入清廷掌握。从此以后董福祥也就成了大清不可缺少的剿灭农民起义的得力助手。

董福祥不仅在大破甘肃回军中为大清立下了赫赫战功,他还在进军新疆绞杀哈密族的叛乱中屡建奇功。1875年,败入新疆的以门彦虎为首的陕甘回军与当地回军互相配合,对清军形成强大压力。清廷乃授命陕甘总督左宗棠以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左宗棠随即奏准以三品卿衔署西宁道刘锦棠率所部全军从征,这样董福祥也就顺势就随刘入征新疆。在新疆战场上,董福祥不断地冲锋陷阵,伴随着他在军事上的胜利,他的官职也不断攀升。董福祥在在新疆征战几近历时20年,他的官职也由四品游击而升为参将,升为协台,升为镇台(总兵),最后升为一品提台(提督),攀上了武职的顶峰。

1876年3月董福祥随军自西宁进抵肃州(今酒泉),4月集中于哈密,6月推进到古城,7月连克紫泥泉、阜康,而达距古牧地60里的九营街。接着又攻占古牧地城、迪化州、乌鲁木齐和玛纳斯城等地。董因此获头等军功,赏黄马褂,袭骑都尉兼云骑尉职。

1877年春,左宗棠分兵三路转攻南疆。左令刘锦棠率马步32营由乌鲁木齐趋达坂城,董福祥部随刘军自乌鲁木齐越岭而南,并向刘献计以“先攻后抚”策下达坂城。刘锦棠采纳了董福祥的建议,“优抚”降众,令其首领随军“招抚”,遣其从众回去宣传。这一役给尔后迅速攻克南疆开创了有利条件。9月间刘军向西进军,连克哈喇沙尔、库尔勒、库车、拜城,进抵阿克苏。至此东四城俱下,接着董福祥部又南渡戈壁,占领和阗,并在空台根满斯击溃义军残部,至是南疆战事最后结束,时在光绪五年。

1880年清廷以新疆全局平定,乃诏左宗棠晋京“陛见”,以刘锦棠代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移驻哈密,以广东陆路提督张曜驻喀什噶尔总办西四城边防。时董福祥领张俊、夏辛酉等军,分驻南疆最为富庶的叶尔羌、和阗等处。按照刘锦棠令诸将“在在不露战迹,时时不忘战心,蓄养精锐,静以观变”的指示,进行整训。大乱初定,董福相以胜兵之姿,独据一方达数年之久。据说他曾以办理善后名义,对地方的富有者大肆搜刮敲诈,又利用英、印籍官商和地方商人关系,广为经营进出口买卖。同时组成骆驼队,利用公家名义,经常往来于甘、青、宁、新之间,贩运牟利。对军中多年的欠饷,亦多领少发,甚至截扣不发。总之,他使用种种手段,巧取豪夺而大发其财。

1886年初,朝廷念在他剿匪有功的份上,遂降旨让他全权负责西北的安危,以报效朝廷。不久董福祥就继续在陕甘地带扩充自己的势力,虽然朝廷仍然称其为总兵。但在西北大地上人们已经不自觉地把他封为甘军的统领了。朝廷闻听后,也大为不满,但考虑到他的势力,中央也不好与他为难,只是警告他要一切以朝廷大局为念,切不可在西北拥立小山头。

从董福祥的一生来看,他绝对是一个能征善战、勇谋双全的骁将。不管谁执掌大清的朝政,都难免要对他忌惮三分。就连不可一世的慈禧也时常牵挂着他的近十万精兵猛将。如今面临着天下大乱的困局,而又无兵可以调遣的情况下,慈禧自然就想到了西北狼董福祥。从她口称董福祥为甘军首领的话中,也不难得出一些信号,她已经承认了董福祥的势力,并授意要厚用之。

其实虽然董福祥远在西北,但他对宫中发生的一切也并非一无所知,此人一向是善于见机行事的投机者,现在大清的宫廷发生了如此大的震动,难道他能轻易错过吗,再说他在西北的荒漠上早就待够了,每日都梦想着杀回中原,并觊觎着能成为左右朝政的最高统帅。因此在私下里,董福祥也表示,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利于自己攀登进入朝廷中枢的机会。并且他自信地认为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就有可能成为某一位统治者的护卫使者。

由于宫廷局势还处于雾里看花的状态,因此狡猾的董福祥也不敢贸然出兵杀入北京,只是静观其变,等待召唤。

慈禧说出自己的想法后,荣禄一听大为赞同,“老佛爷,如果能尽快把董福祥的甘军调回北京,到时一切劫难都会化为乌有了,您的地位也就不会再有人能够撼动了,呵呵。”荣禄阴险地盘算着。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虽然董福祥对朝廷极为忠诚,对权利也极为的贪婪,但此人也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如果他看不到有利于自己将来的发展,他也不会盲目出兵的。本宫担心万一有人暗中出的价码比本宫高,董福祥也有可能会成为我们大敌啊。”

“现在朝中大权都完全掌握在老佛爷您的手里,他董福祥如真想大有作为的话,相信他不会拒绝老佛爷的召唤的。”

“依本宫看,如果能降服董福祥固然是好,但咱们也不能把宝全押在他一人身上,你速速转告奕匡,让他尽快与洋人协调出兵事宜。一定要在义和拳杀入京城之前,彻底击败他们。还有本宫马上拟一道旨意,加封董福祥为陕甘军大元帅,你速派人将此旨送到他手里,让他接旨即刻领兵回京救驾。不得有误!”

荣禄领旨后,急忙派人八百里加急赶往甘肃搬兵去了。之后他又急忙向奕匡转达了慈禧让他尽快与洋人谈判借兵的旨意,奕匡接到旨意后,面露难色。

“庆王,莫非有什么难处不成?”

“荣将军,您想想看,前几日翰林院的翰林们和朝中的一些老臣为了阻止老佛爷与洋人接近,不惜在养心殿长跪以示警醒。况且老佛爷也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不再与列强为伍,可如今又要向洋人搬兵,恐引发众人非议啊,万一再次引发类似的事故,老佛爷的尊严可将大受损伤啊。”

“但现在大军压境,如不向洋人借兵,恐老佛爷以及你我等人将会会被叛军羞辱啊。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见机行事了,相信那帮不懂时事的家伙在大敌面前也会有所收敛的。庆王不要犹豫,还是尽快与洋人协调吧,老佛爷口谕说,要在尽可能少受损失的情况下,与列强达成一致。”

第二日总理衙门大厅里:英国、法国、俄国、日本等国的公使们齐聚一堂,共商讨贼大计。

“各位公使阁下,本王急着召见各位,料想大家也都知道所为何事了吧,本王也就不做过多解释了,一句话,本王希望各国能按先前与我大清达成的共识,积极出兵帮助大清剿匪。如不尽快扑灭这场烈火,不但大清国的安危无法保障,相信各国在华的利益也会遭受重创。因此为了大清和各国的利益,希望大家能携起手来,积极介入此事中去,当然事成之后,大清也不会忘记各国的厚恩,会尽力为各国进一步拓展一下在大清的利益范围。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啊,希望大家不要错过。”

很明显,摆在各国公使面前的都是一些难得的诱惑,他们不可能不会不为之所动的。在经过简单地协商之后,各国公使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大的异议,很快就签订了借兵协议。各国都答应出兵分别出兵500人帮助剿匪。

得到列强的允诺后,慈禧高兴的喜出望外。当然此时的北京已经陷入一片动荡之中了,因为那些土豪劣绅听说匪军即将攻打北京的消息后,纷纷席卷家产逃命去了。朝中的一些正值的大臣,看到慈禧如此的出尔反尔地求助于洋人,也都对她大失所望,并在心中期盼农民军能尽快推翻无道的慈禧,另建一个新的王朝。这样慈禧在无形之中就失去了人心。

两天后,有五个国家即英、法、德、日、俄组成的联军迅速集结在京城待命。慈禧一看欣喜若狂,她心里想不用几日,董福祥的大军也会大举杀入京城,这样中外联军合璧,一定会彻底挫败农民军的挑衅。

布置好兵力后,慈禧也决定执行奕匡铲除光绪的计划,由于此计早就被石永活在暗中窃取,因此这才要演绎一段将计就计的大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