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五章 豪气干云

李梦 收藏 3 14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五章 豪气干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在向远在西北甘肃的董福祥发出征调甘军迅速回京救驾的意旨后,慈禧又不失时机地向洋人发出了求救令,希望他们能遵守先前的允诺,积极派兵参与到剿匪大业中去,以使她的地位不被颠覆。由于列强们在大清已经有了很深的根基,为了使自己的利益不被农民起义所破坏,他们除了积极辅佐慈禧之外,也别无他法。因此面对慈禧的请求,他们都答应的异常干脆,更何况此次出兵后,又可以额外获得很多特权,对于这种一箭双雕的事,一向贪欲极强的列强们才不愿轻易放过呢。因此经过与奕匡简单协商后,各国都答应各出兵五百人帮助剿匪。

经过不到两天的准备,一支由英国、法国、俄国、德国、日本的士兵组成的五国联军就出现在北京城了,联军的统帅为英国驻华公使欧哥那。虽然这支部队是一支混杂的部队,但它绝非一支寻常的部队,它的实力绝对要远远强于先前曾扬名于中国大地的华尔率领的洋枪队――长胜军。因为这支部队的士兵全是从各国驻华的士兵中挑选出的最精壮的人员组成大的,并且为他们配备了最先进的军事武器,除了每人一支德国老毛瑟枪外,部队还配备了数十挺马克沁机枪,这种款式的机枪是1884年英籍美国人马克沁在前人研制活动枪机的基础上,首创了利用火药燃气能量完成枪械各机构的自动动作,试制出的一挺枪管短后坐自动方式的机枪。由于它成功地利用枪管的后坐力自动退出弹壳,又自动重新装弹入膛,使其射速大为提高,达到600发/分钟以上。马克沁机枪口径11.25毫米,使用水冷却方式,用保弹带供弹,射程为2400码,全重约52公斤。由此可以看出马克沁重机枪的威力是多么的庞大,列强们为了增大自己的作战能力,不惜使用如此新的装备,足见他们对农民军的嫉恨是多么的大。

五国联军组成之后,慈禧还亲自检阅了一下这支军队,对其战斗力深为赞许,她还厚颜无耻地向欧根那表示说,这支军队的实力绝对抵得上大清数万兵力的威力,大清有其保障一定会万事无忧。为了表彰他们的功劳,慈禧表示联军所需一切军费等开支皆有大清国库负责,并为欧根那封官进爵,可见其对这支军队寄予了何等重大的期望。检阅完毕后,根据慈禧与众列强的部署,决定将此部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负责留守京城协助荣禄统领的御林军共同负责京师以及众列强大使馆的安全;另一部分立即开往山东、天津等地,全力阻击义和拳势力北上的进攻。部署完毕后,两部分军队也就各就其职,各斯其事了。至于前线的义和拳民们是如何抵御列强的屠杀以及董福祥的大军是如何迅即往内地调遣的过程,这里暂且不表。还是先说一下京城的变故。

但说慈禧,自从她打出了当时大清最强大的甘军和五国联军这两张王牌后,她对农民军的忌惮之心也就大为宽慰了,她心想农民军的事就交给这两支部队了,自己可以放心地把矛头转向匪军暴动的罪魁祸首――光绪了。慈禧认为京城之所以接二连三地发生变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出在光绪身上,翰林院的翰林们逼她早日让位,无知的草莽们也逼迫她让位,她实在不明白光绪到底给他们施了什么魔法,会让他们如此死心塌地追随于他。看来光绪一日不除,大清就会一日不得安宁,自己的地位也将时刻处于朝廷的非议和匪军的威慑之下。趁现在大清内乱不断,也正好可以借机除掉光绪,以绝后患。

前几日,奕匡早已和日本的间谍平乡八郎达成了除掉光绪的计谋,只是因为大清接连发生翰林请愿和农民暴动的事,使得慈禧无暇顾及此事,现在前线有五国联军和即将到来声援的董福祥的甘军顶着,自己也终于可以认真执行此事了,她急忙命李连英将奕匡请进宫来,以商量具体的行动计划。不久,奕匡在李连英的引领下来到了储秀宫。个

“奴才奕匡叩见老佛爷,老佛爷吉祥。”

“平身,小李子给庆王看坐。”“谢老佛爷。”

“庆王,今日朝中发生这么多事,不知你有何想法?”

“回老佛爷,从目前的形势看可以说我大清又走到了一个生死攸关的门槛,多亏老佛爷力挽狂澜,紧急联合各部力量绞杀那些匪徒,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啊。但是依奴才看紧紧把那些匪军之复,也并未能达到从根本上达到治乱的目的。”

“哦,庆王的看法和独特啊,仔细讲给本宫听听。”

“老佛爷,您看,,这宫中为何会接二连三地发生变故啊,最主要还是因为一个人阴魂不散,在背后蛊惑他们。”

“呵呵,庆王现在是越来越机灵啊,都快成为本宫肚里的蛔虫了,今天本宫叫你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你们上次商谈的那个计划,本宫觉得你们的计划很周密,也很有创意,如果能成功执行的话,既可以把光绪在众人的眼皮底下给劫持到日本,并让他永远从地球上消失;又可以将此大逆不道的行动嫁祸给叛乱的匪军,正好可以以此为借口大肆绞杀叛乱,这样既惩治了主犯,又制止了叛乱,真可谓一箭双雕啊,想出这样的计谋,真是难为你们了。”

“奴才也都是受老佛爷的点拨,才会由此灵光一线的,听老佛爷所言,您是答应奴才的计谋了。”

“那当然了,如果事情能办得干净利索,看来本宫还非得要给你加官进爵了。”

“老佛爷放心,奴才一定办得滴水不漏,让光绪神秘地从地球上消失。但不知老佛爷决定何时执行此计划呢?”

“现在本宫也在想究竟何时才是执行这一计划的最佳时机呢,至于这种劫持人质的事最好还是在晚上,还必须是大多数朝臣都要在场亲眼目睹此事,这可就有点难办了。”慈禧沉思起来。

奕匡也禁不住为时间问题犯起愁来,忽然他眨了眨小眼睛,大叫到:“老佛爷,奴才想到最佳时间了。”

“什么时候?”

“老佛爷难道您忘了,再过八天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七日就是冬至了,在我们大清不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吗,老佛爷您何不在这一日做文章呢。”

“对啊,你瞧瞧,本宫整天都让这帮匪军给弄糊涂了,连咱们大清这么大的节日都给忘记了,好,那咱们就在这一天做文章。”

在古代冬至一直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朝廷也非常重视,在这一天除百官互贺之外,在清朝官场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冬至这一天从皇帝到百官一律要戴有皮沿的暖帽,并且按“官品”够得上穿“貂褂”的人都要穿起来,当时叫“翻褂子”。而有些官,象礼部、翰林院、御史台等清水衙门的人就要到估衣铺去买旧的,不管怎么旧,只要是一件貂褂就行了。

经过和奕匡一阵密谋后,慈禧遂决定改变昔日在冬至这一天百官白天朝贺的习俗,将其改为晚上君臣同贺,由朝廷出资在这一天宴请百官。达成一致意见后,慈禧马上就草起了诏书,昭告天下,以让百官作好准备。百官接到懿旨后,自是一番疑惑,但皇命难为,也只能奉命行事罢了。

再说奕匡和慈禧敲定了行动的日期后,他就连夜将平乡八郎请到了自己的府中和他商谈具体的行动计划。经过一阵紧急的密商,平乡八郎答应奕匡由其日本国派出二十名武术高手,在冬至那天潜入皇宫,负责守卫的御林军假装抵抗,并在暗中掩护他们安全撤退。奕匡答应为平乡八郎提供一切便利条件,并将皇宫的具体布防都交待给了他,奕匡为了他们行动方便,还把他们一干人等安排在紫金城外的一个皇家客栈里,具体的行动时间为西洋时间晚上九时整。

平乡八郎得到奕匡的确切指示后,就敢忙下去办理此事了。想必大家一定会猜想到这个滴水不漏的秘密又被石永活给听走了,他自从在上次得手后,几乎天天晚上敦在奕匡家的房顶上,甚至白天他也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观察奕匡家出入的人员,多天的一无所获并未有使他放弃,今天他早早地就蹲在这里了,总算没有白来。当得知奕匡他们具体的行动时间后,高兴地他差点没有从房顶上摔下来,但还是一不小心蹬掉一片瓦,惊得庆王府的家丁们一个劲地大呼小叫,害的他学了好几声猫叫才算了事。石永活掌握了这一机密消息后,就急忙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现在敌人的行踪已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了,下一步的行动也就是如何将计就计解救光绪皇帝了。

回到自己的住处后,他急忙派人去请来将早已被解职的罗荣光、王五等人。没过多久罗荣光带着几名弟兄就到了,但等了很长时间仍不见王五的踪影,大家心里都有些着急,担心这个一向爱打抱不平的兄弟又惹出什么是非来,就在大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的时候,忽听外面一声大喊:“大哥、三弟我回来了,哈哈。”听到王五的大嗓门刚才大家还焦急的心情总算稳定下来了,还没等王五进屋,大家就敢忙迎了出去,但等大家走到门口,都不禁一愣,只见跟随王五而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帅小伙,穿着一身白袍,一幅精壮打扮,一看就是一个深怀绝艺之人,但是大家行走江湖多年,还真都不认识这位年轻人。

王五一看大家都愣愣地,就乐呵呵地说到:“大哥、三弟今天兄弟又给你们找了一个好兄弟,他的武艺可绝对在你们之上啊,来谭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一直和你唠叨的天津总兵罗荣光,这位是名门之后石永活。”

“小弟谭嗣同拜见两位哥哥。”说完风度翩翩地行了一个大礼。罗荣光一听不觉大吃了一惊,什么站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英雄少侠谭嗣同,激动地他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他以前很早就听人传闻说,湖北巡府谭继洵之子谭嗣同少年有为,英姿勃发,没想到今天会再此相见。他急忙拉着谭嗣同的手,看了很长时间,然后说到:“真是大名鼎鼎啊。”石永活看到眼前这位少年才俊,也是欣喜若狂,急忙问王五是如何结交谭少侠的。

听到大家的赞美,王五自然是得意了一番,他就把自己如何打抱不平偶遇谭嗣同的事讲了一遍。

原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自从被慈禧解职以后,王五就再也无法守卫在光绪身边了,但他时刻也忘不了光绪的安危,他也是经常在皇宫周围转悠,并企图潜入皇宫,但由于皇宫戒备森严自己尝试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为此王五极为灰心丧气,就一直泡在皇宫附近的一个酒楼里整日借酒消愁,过的浑浑噩噩的。一日,正当王五喝在兴头上的时候,忽然酒楼下面也不知什么原因,发生了一阵争吵,之后就好像有人动起手来了。这时已经微微有些醉意的王五往楼下一看,只见一名年轻的小伙正和两个乞丐在厮打,王五一向爱打抱不平,一看这个富家子弟模样的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要饭的乞丐,他怎么能容忍,正好这两天自己的闷气还没地方撒呢,他也没打听究竟怎么回事,就一个鹞子翻身从酒楼上跳了下去,正好落在白衣少年之前,他也不问青红皂白就和白衣人过上招了,这位白衣人一看就有些发愣,但他看到王五的招式实在过于凶狠,还以为他们是一伙的呢,也顾不上询问就厮打在一起了,这样两个人的武艺都高深莫测,那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个人足足打了五十个回合没分胜负。

那两个乞丐模样的人,一看来了帮手,急忙撤在一边,也不问一下王五的来历,就急忙撒腿大跑了,白衣人一看就大叫到:“逆贼修走,他有心去追,但无奈王五的手脚实在逼得太紧,让他根本无法抽身,气得白衣人脸色发青,手脚的招数也比以前加快了许多,并且招招狠毒,看得出来,他是想急于摆脱王五的纠缠,以好脱身去追那两个人。谁知王五一看对手的手脚加快,自己当然也不甘落伍,他也频频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两个人是越斗越勇,一下子就迎来了很多围观的群众。俗话说英雄识英雄,在不停地拆招之间,王五发现对方不仅武功了得,也看得出他是一名很有修养的侠士,心里也就禁不住连连佩服。那个白衣少年看来也是爱才之辈,他见王五一表人才,根本不像是和那两个乞丐一伙的,更是从心底里佩服不已。就这样两人经过一番过招,就逐渐互相产生了敬佩之心。

虽然两个人心里都互相佩服,但是在拳脚上却都没有丝毫相让之处,打了将近一百个回合,仍然打的难解难分。那个白衣上年见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就虚晃了一招,挑出圈外说:”小弟学艺不精,小弟输了。”这时王五还忙着拆招呢,一看对方已经谦让了,就有点不好意思,从刚才那两个乞丐的举动中,特也微微感觉到他们好像不是一般的乞丐,王五就觉得自己可能误解这位白衣少年了,也急忙一报拳说到:“少侠年轻有为,王某佩服,佩服,刚才有些莽撞,还望少侠见谅。王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阁下能否赏脸。”

“王兄有话请讲,小弟如能办到自会从命。”

“刚才鲁莽出手,实在抱歉,刚才王某看出那两个乞丐好像不是真的乞丐,如耽误阁下的事,还望阁下见谅,为了略表王某的不是,还请少侠赏脸到酒楼上一叙。”

“王兄太客气了,适才那两位乞丐确实是假冒的,他们就是名镇江湖的杀人不眨眼视色如命的秦虎、秦豹两兄弟,小弟已经追他们有一个月有余了,没想到今天又让他们跑了。”白衣少年悻悻地说。

王五一听原来是自己一时误会,竟然放跑了两个恶魔,感觉甚是不好意思,“少侠,都怪王某一时眼拙,还以为是你这个公子哥模样的人再作威作福欺负老百姓呢,王某这厢给你赔礼道歉了。”说完深深地鞠了一躬,白衣少年一看急忙相搀到:“王兄太客气了,虽然让那两个小子跑了,但只要时刻注意他们的行踪,还是很容易就会把他们抓到手的。今天令小弟大开眼界的是能遇到王兄这样的武林高手,小弟真是三生有幸啊,走,今天小弟请客。”

说完,两个人就一前一后上了酒楼,在大碗大碗喝酒的时间里,两人也不停地交换着自己身份,这一公开身份不要紧,两人的关系就更进了一层,刚才的误会也瞬间烟消云散,存在的只是英雄赞英雄的豪气干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