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二章 风起云涌

李梦 收藏 2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在济南历城区,一支由荣禄统领的皇家卫队和一支由赵三多率领的草莽之兵不期而遇了。虽然赵三多率领的义和拳在装备上和对方相差甚远,但每一个拳民身上动充满了狼的血性,面对眼前这支装备精良的军队,他们丝毫没有畏惧之心,个个都怒目圆睁,作好了临战前的一切准备。倒是训练有素的御林军们被他们的士气给威慑住了,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一个个都有点不知所措了。这样在决战前皇家卫队在士气上就已经处于劣势了。

荣禄一看情势对自己大为不利,他赶紧以高悬赏的方式企图调起士兵的积极性。他的这一方法还真奏效,刚才还有点开小差的士兵顿时精神倍增,也积极地作好了应敌的准备。

这时两支队伍的战斗指数就差不多了,一支是较为装备精良,一支是士气较为高涨,这样一场针尖对锋芒的厮杀也就一触即发了。赵三多率领拳民步步进逼,并在很快的时间里就把五百名御林军围拢了起来,但荣禄丝毫没有胆怯,他命令士兵围成一个大圈以四面出击。

“大胆草民,你们还有没有王法,竟敢私自组织武装,难道你们想劫囚不成,这里面关押的可是朝廷钦犯,如果让朝廷知道你们如此胡作非为的话,那可是要诛灭九族的。”荣禄对拳民们讯骂到,他此举的意图就是希望义和拳能知难而退,不再与他为敌,这样自己也就可以轻松逃过一劫了,因为他面对如此一支疯狂的草莽之军,他心里也没有半点可以打胜的把握。

可义和拳民们早已经对慈禧恨之入骨了,难道还会轻易被她的走狗所威慑住吗,绝对不可能!他们根本就没有理会荣禄,还是按部就班地组织进攻。眼看敌人的大部队离自己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了,荣禄开始有些胆怯了,但事到如今,自己也只有放手一搏了。他大喝一声:“都给我冲啊,谁杀死的敌人越多,本将军的奖赏也就越多,如有谁敢临阵脱逃,乱我军心,一律杀无赦!”说完,他大刀一挥,御林军们蜂拥而上,两支军队就在一起厮杀起来。实际上,久经沙场的荣禄此时还是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的御林军使用的一般都是新式的武器如枪支之类的,适合远距离作战。但现在敌人已经近在眼前了,枪支也就失去了它应有的威力了,虽然枪支上也都配有刺刀,但是由于一向养尊处优贯了,相对于整天以习武为天职的拳民们来说体力自然也就逊色多了,因此当两支军队短兵相接的时候,虽然义和拳民在作战的经验上不能和御林军相提并论,但他们无论是在人数上还是在体力上都远胜于御林军,他们四五个人对付一个御林军也就轻而易举了。只见在不到方圆二公里的一片空地上,两支军队就进行了惨烈的搏杀,拳民们挥舞着大刀,伴随着鲜血四溅,御林军的头颅也滚在一边,在经过不到三刻钟的厮杀中,御林军已经大约有一半人被斩杀,可拳民才仅仅付出了数十人的代价。

眼前的形势是义和拳越杀越猛,而御林军们也只有选择退缩。此时的荣禄已经满脸是血,看着疯狂的拳民向自己步步进逼,他只能无奈地感慨上天不眷佑他,让他这样一个声明显赫的大将军惨败于草民的混乱之中。现在荣禄感到自己的兵力已经无力再做进一步的对抗,他也不想因此而死在荒郊野外,因此他开始盘算着如何安全地撤退。但是如果仅仅凭武力杀出去的话,是绝对没有可能的,因为拳民们已经将他的退路和进路都围了个水泄不通,他现在手上唯一能打的牌就是张濯,这帮拳民不是来解救他的吗,我何不和做一笔交易呢。

想到此,荣禄率领剩余的二百多名御林军就开始围拢在张濯的囚车面前,想以此为屏障阻止拳民的进攻。

赵三多一看荣禄的人马全都围拢在张濯面前,他就大感不妙,他担心荣禄一时兴起,会把张濯给斩杀了,那样他们的行动就是严重的失败了。因此赵三多唯恐荣禄狗急跳墙,他急忙下令拳民停止进攻,静观形势的变化。

此时的张濯早已被眼前混乱的局面弄花了眼,他为官多年,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争。看着今天这真真切切的一幕,他才确确实实地感到人民的力量是多么的庞大,他也深深地明白了光绪一再要求他搞好与老百姓关系到深刻含义。当他看到英勇的拳民毫不畏惧地与御林军厮杀的时候,他这个文人也禁不住在心里为他们的胆识所感染,在心里为他们叫好。当荣禄的部队逐渐向他围拢的时候,他也丝毫没有胆怯之心。现在他也不再为慈禧辩护了,他觉得大清的天下需要这样一股力量来重新为它注入新鲜的血液,并呼唤明主扭转乾坤。

“大胆草民们,如果你们再胆敢往前一步,我就立刻将张濯乱刀分尸。我荣禄今日不幸遭此劫难,如果能有张大人在路上陪伴,也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孤独了。你们不是要解救你们的张大人吗,那就往上冲啊哈哈……。”荣禄像疯了似的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回荡在空阔的平原上,给人都有点阴森森地感觉。

“狗贼荣禄,你死到临头,竟然还敢猖狂,快把张大人放了,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赵三多义正词严地训斥到。

“老乡们,不要管我,快点把这个祸国殃民的荣禄给诛杀了,他在朝为官的时候,经常以权谋私、陷害忠良,像他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家伙,你们还和他费什么口舌,还不尽快把他诛杀了,老夫能得到你们的厚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今天有这个大名鼎鼎荣禄大将军给我陪葬,张某也就不寂寞了。你们快动手啊,以免上了这个狗贼的当!”

“荣禄,你已经走投无路了,不要再拿张大人做靶子了,如果你现在悔改还为时不晚,赵某以人格担保,绝对不会伤你一根头发。你好好想想吧。”

荣禄早就想和解了,但他深知自己做了那么多坏事,这帮草民怎么可能就轻易放过他,因此在他心里他根本就不相信赵三多的话。“你们不要在戏弄本将军了,谁不知道你们是一帮出尔反尔的家伙,我荣禄就这样和你们耗下去,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荣禄,那你怎么样才会放过张大人,只要你的理由不是太过分,赵某一切悉听尊便。”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本将军希望你们的人后退十里,为本将军让出一条道了,等本将军到了安全的地带,自然会把张濯给放了,你们能否答应我的要求呢。”

“好,就依你,你可别和我们耍什么花招,否则山东遍地的拳民会把你碎尸万段的。弟兄们,咱们撤,一律往后退十里地,为荣禄让出一条道来,如有人不听命令,可别怪赵某不客气!张大人麻烦您在囚车里呆一会,稍等片刻草民就会将您解救出来的。”说完在他的带领下,三千名拳民很有节奏地往后倒退了十里路左右。荣禄看到眼前这帮草莽之军,虽然没有经过任何正规军队的训练,但他们在撤退的时候,却是那么的有章法,纪律严明。罢!罢!,看来我大清的气数真的已尽啊,老佛爷的统治太不得人心了。荣禄先前还想趁赵三多撤退的时候,趁机偷袭或出其不意地将张濯给劫走呢,但看到义和拳丝毫没有紊乱地样子,他也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心想眼下能保住这条命就不错了。

待拳民们抵达撤退的范围之后,荣禄也率领着剩余的御林军押解着张濯走出一片狼藉的战场。义和拳民们紧紧地盯着荣禄的一举一动,担心他会出其不意地耍什么花招。当御林军大都逃脱险境的时候,荣禄把马带住,命人将囚车留下,“赵兄用兵如神,荣某佩服了,今日荣某不才被赵兄打了个大败,日后如有机会在碰面,一定要再和赵兄好好较量一番。”

“荣将军太客气了,荣将军戎马一生,斩敌无数。是大清赫赫有名的常胜将军,今日能和荣将军一会,赵某也感到三生荣幸。今日赵某只是靠人数才占了上风,这点胜利来的有点羞耻,日后赵某也想再会会真正的荣将军。荣将军请。”两人互相吹捧了一番,并且两人都遵守了诺言,荣禄将张濯留给了赵三多,赵三多也没有为难荣禄。总之最终还是义和拳民赢得了最后的胜利。荣禄只得灰头灰脸地回北京交差去了。

“张大人,草民营救来迟,还望张大人不要责怪。”说完赵三多率领众弟兄急忙跪倒在地磕头请罪。

“这说的哪里话,都是张某连累了大家,张某感激大家爱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责怪你们呢,赵壮士快快请起。”

“张大人,草民未经您的允许就向官军交战,恐怕更会引起朝廷对您的嫉恨啊,张大人您就不要在为这个无道的王朝报有什么幻想了,干脆你率领大家反了算了。”

“其实张某对现在的大清早已不报什么希望了,以慈禧为首的中央统治者只知道对老百姓耀武扬威,但对外国列强却是一味的屈膝投降,太让张某失望了,这也是为什么张某在任上一再对朝廷的政策阴奉阳违的主要原因。但是虽然现在的朝廷无比的昏庸,张某觉得我们也不能冒险走起义的道路,以期另建一个王朝,因为现在的环境已不同以往了,我们如果一味地搞内乱,最后得力的只会是西方列强,遭受重创的只会是大清的黎民百姓。因此发动起义的计划万万不可取。”

“张大人,您有所不知啊,不是我们执意要反,实在是朝廷在逼我们造反啊,现在朝廷已经颁布旨意说要尽一切可能清剿山东境内的所有秘密组织,现在朝廷和法国组成的一支剿匪大队,已经深入到山东境内了,他们看见练武的人就抓,看到一些民间的组织就勒令解散,我们真的逼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啊,张大人您不加入我们的组织,我们也不怪您,但请您一定不要阻止我们发动起义的想法。虽然现在我们义和拳的势力还不是很大,但我们相信只要在山东率先点燃起义的星火,一定会在全国掀起一场波澜壮阔的抗清风潮。”

张濯看赵三多决心已下,想要阻止也是无用。听了他的一席话,张濯也觉得慈禧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不是天下的老百姓再与她作对,而是她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啊。正所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老百姓现在也是在利用他们的权利企图改变大清的面貌啊。也罢,干脆反了算了。张濯终于也下定了起义的决心。

虽然张濯决定加入义和拳的组织,共同反抗昏庸的朝廷。但他并没有盲目地去采取一切敌对清廷的行动。他觉得最好能借这次起义,逼迫慈禧退位,以使她让位于光绪。在与光绪交往的那段日子里,他也深深地为光绪的气度和胆识所折服,他觉得大清由其统治,一定会蒸蒸日上。可现在慈禧为了大权旁落,竟然置大清的江山于不顾,将光绪给无限期地囚禁起来,实在让那些正值的大臣们打心底感到不满。

“赵壮士,张某考虑清楚了,我决定加入义和拳共同反抗无道的慈禧。”

“好啊,有张大人统领我们,相信我们一定会势如破竹地攻破北京,重新建立一个新政权,到时张大人可就是我们的新皇帝了。”

“赵壮士又在取笑张某了,张某觉得虽然我们拳民众多,但和训练有素的大清军队相比,我们还远远处于劣势,如果想彻底颠覆大清的政权,重建一个新王朝简直比登天还难。况且朝廷还和西方列强有那么深的勾结,他们绝对不会坐视大清的江山日落西山的。张某有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大人现在已经是我们的领袖了,您的话就是命令,还和我们客气什么,您的建议一定是锦囊妙计。”

“大家太抬举张某了,张某的意思是起义并不是长久之计,况且现在是敌强我弱,盲目的举行起义非但不会拯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反而会让他们遭受更多的磨难。如果我们能借机呼唤一位明君代替慈禧重掌大清政权,岂不是更好。”

“但是满人一个个都昏庸透顶,汉人又没有希望代替大清,让谁当皇上合适呢。”

“大家还记不记得两个月前来山东御驾巡阅北洋水师的光绪皇帝呢。如果张某没看错人的话,他将是我大清难得的明君,先前对山东教案的一切处理措施,都是由光绪皇帝做出的,张某也只不过是充当了一个马前卒而已。”

“光绪皇帝,莫非就是那个英明的少年天子,草民曾听说他在威海指挥北洋水师大败小日本呢,真是给中国人挣足了脸面。可是听说他回宫不久就被慈禧给软禁起来了,现在在皇宫可能也是凶多吉少啊,他怎么可能执掌大清朝政啊。”

“这就是我们要发动起义的目的所在了,如果我们能联合全国的起义力量,以对慈禧形成一股强大的攻势,逼迫她退位,相信她在舆论和军事的压力下,也只能选择交权这条路了,不知道大家觉得张某的建议可行否。”

“只要能让大清的老百姓过上平平安安的好日子,谁当皇帝我们都会拥戴的,既然光绪皇帝是一位难得的明君,我们就更没有理由不拥戴了,我们一切都听张大人的安排。”

“好,那我就权且作一次参谋,提几点建议。第一:虽然我们是一支草莽军队,但我们不是一支土匪部队,因此我希望大家一定要严守军纪,决不可肆意扰民和胡作非为,否则我们就和大清的军队没有什么区别了。第二:先前义和拳的口号是反清灭洋,现在咱们改为清除慈禧,拥戴光绪。以在无形中对慈禧形成压力。第三:迅速联络全省的义和拳力量,集中兵力剿灭中法联军,以在军事上挫败慈禧的阴谋。第四:在作战方法上要采取灵活的作战策略,敌人兵力集中且强大的时候我们就化整为零,伺机骚扰之。当敌人力量单薄时,我们就化零为整,集中优势兵力歼灭之。第五:尽快寻找友军,以期在京城里应外合,发动宫廷政变,逼迫慈禧退位。”

张濯就像一个军师似的,详细分析了敌人的情势,并布置了自己的作战计划。但是这些计策说起来容易,执行起来将会面临着千辛万苦。他们的计划究竟能否奏效呢,关键是看慈禧如何应对了。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还没等荣禄向慈禧详细报告义和拳的情况的时候,在山东等地已经掀起了一场波澜壮阔的拥戴光绪、清除慈禧的农民运动。火烧眉毛的慈禧面对眼前的形势,又将会如何应对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