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九章 傲慢之狙击手

六指君1 收藏 38 107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九章 傲慢之狙击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李远强处理完了那些伪军后立刻带着大队的人马撤退,顺路去接应毛四一,人没有接到反而首先看到了许永明留下的:“大中华国民士兵三十人在此歼灭东洋鬼子十三人及狼犬十三条,留下忠骨十四具埋藏在此!”

“好字!”然后连连“啧啧啧”的点头赞叹不已!李远强念过几年私塾,有相当的古文化基础,看到好字后当然要赞叹不已!

没多久,毛四一赶过来了,看到李远强正带着人给那些战死的国军士兵培土,不屑地说道:“他们这些人值得政委这样吗?”在毛四一的眼里,游击队“非常强大”,国军算什么?

李远强知道毛四一的心思,从毛四一现在的神情上来看,他的内心肯定极端轻视国军残部。他可能忘记了国民政府依然还占据着中国半壁江山,而共产党人却必须在日本人的阴影下艰难的开拓根据地的事实,整个中国的抗战形势非常严峻,而共产党的形势更不乐观!

“你再等等!”李远强用一块木板当锹,给那些战死的国军士兵培土,说道:“你不要瞧不起国军部队,他们也有很多出名的悍将,如果不是国家积弱多年,国军岂会一败再败!”

毛四一是第一批入党的大青山游击区的党员,当然要为共产党说话,听到李远强为国民党说好话,忍不住辩解着说道:“刘营长说过,咱们共产党以后肯定会取代国民党!”

李远强看了看毛四一,这个毛四一又怎么可能知道中国有多大?轻轻苦笑一声,说道:“中国肯定会消灭一切剥削。但是在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之前,还需全力与国民党一起抗日。”

毛四一指着地上那些残缺不全的狗尸,笑着说道:“你看看,政委!你好好看看这些狗尸,不是我小看那些国军部队,可是他们也就只有这些德性!

当时我看到他们一个个没吃饭的样子,这才给他们留下一些粮食,否则!嘿!这些人回去了肯定会被当官的打死不可!”

李远强停下手中的活计,抬头严肃地对毛四一说道:“你数数这些小鬼子的尸体然后再数数国军士兵的尸体,他们双方的伤亡比例差不多达到了一个换一个,而国军士兵还要对付那些凶猛的狼犬!”说到这里加重语气说道:“这说明那三十多个国军士兵的战斗力并不差!”

被李远强分析一番后,毛四一讪笑一声,收起了对国军士兵的蔑视。

看到毛四一的转变,李远强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次鬼子的小分队虽然人不多,但是他们一旦被放进来,今天晚上的结局就不会有那么圆满了!说到底还是人家在不知不觉中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还有!你不要以为今天晚上打了一个大胜仗就盲目高兴。”指着身后的新战士继续说道:“他们虽然号称是‘皇协军’,但是他们并不能够算得上是真正的‘皇协军’,他们的主要作用是日本人用来维持农村‘治安’的,和那些蓟县的‘皇协军’相比他们的战斗力更差!”

吕红秋看了看许永明带回来的“战果”,除了十几个圆筒状的米袋子装着的大米以外,还有不知从哪里砍来的大块大块的狗腿,然后是一大堆要死不活、哼哼呀呀的伤员。

吕红秋手头上最宝贵的资源是那些士兵,然后才是粮食。这两天早就已经烦躁透顶了,余杨和庞玉龙两个人突然失终,如果仅仅是他们两个人失终也就罢了!偏偏这两个畜牲居然将许永明捐给国军的财物席卷一空,使得整个国军队伍一片士气低落、人心涣散。

“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吕红秋强压住怒气,冷冷的问道:“谁叫你和日本人干上的?”

许永明傻子一样的站在哪里,当时也没有想到吕红秋的叮嘱,只是头脑一发热就决定和鬼子们干了!这次惹了这么大的祸,从吕团长震怒的样子就知道看来是逃不掉重重的惩罚了!

“我带着弟兄们去找粮食,半路上看到有十几个鬼子,还一个个牵着狼犬,我估计可能是鬼子的宪兵部队,当时觉得可以吃掉他们,所以……”许永明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了,因为吕红秋冷冰冰的目光射在许永明的脸上,这种压力让许永明很不舒服,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吕红秋冰冷的神色渐渐的缓和下来,这个许永明居然能够做到一比一的战损率?缓和了口气不相信的反问道:“当真?”周围几个亲身经历的士兵立刻抢着回答道:“是的!当时我们拼得非常的凶!差点就要死在那里了!”

吕红秋突然一声暴喝:“谁让你们插嘴的?滚!”

四周的国军士兵们看到吕红秋发怒了,哪里还敢停留在这里,纷纷借机溜走,现场只留下许永明一个人低着脑袋等待着吕红秋的雷霆一击!“嘀哒!”一滴血水顺着袖子滴落到地上。

吕红秋低头一看,发现了许永明用肮脏布匹缠绕的伤口处还在滴血,又有些不忍心,一口怒气在心头徘徊了几秒钟终究还是没有发泄出去。

整个国军队伍士气低落,如果许永明也一走了之,那么整个队伍很可能会彻底崩溃!考虑一番后,吕红秋还是决定“原谅”许永明!

在这次事情的重大打击下,吕红秋倒是真的感觉到自己已经穷途末路了。“算了!”吕红秋有些悲呛的拍拍许永明的肩膀,说道:“你能够活着回来就不错了!下去好好的养伤吧!”

“团长!”许永明有些感动,眼睛也有些发红,说道:“你还是惩罚我吧!打我的耳光吧!”

吕红秋苦笑一声,说道:“你这次总算带回来了一些粮食,过几天我再亲自带人出去走一趟!”说完摇摇手制止住正要说话的许永明,然后转身离开,现在就要等钱守义什么时候带回消息了。

许永明看了看脚边圆鼓鼓的粮食带,四周望了望,大声喊道:“过来几个没死的抬粮食!”没多久,几个畏畏缩缩的国军士兵确认已经没有“危险”了,这才一溜小跑出来扛粮食。

许家的忠实家将彭之本得到消息后匆匆赶过来了,刚刚见到许永明的一身狼狈的样子,着急得大叫一声:“天!少爷!”说完急忙扶住许永明,神色仓皇的问道:“少爷!你没事吧!”

许永明在巨大的压力过去后,感觉人轻松了不少,笑着对彭之本说道:“没事!就是有点头晕。”话刚刚说完就只觉得一阵天晕地暗、腿发软,然后两眼一闭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彭之本急忙抱着差点就要摔倒的许永明,着急得大叫:“快来人啊!许连长不行了!”等到几个国军士兵七手八脚的将许永明抬走的时候,彭之本又有些怨恨吕红秋,这个狗日的为了防止许永明一去不复返,居让让自己留下来“巡逻!”如果不是为了少爷,哼!早溜了!

马常青的骑兵队探路回来了,人还没有接近就大声喊道:“队长!前面有鬼子的巡逻队,有七十多人。”马常青身后的战士没等马常青下命令,就一个个自己躲到草堆里面去了。

李向阳长吁了一口气,说道:“这两天总是在赶路,还好!现在总算是逮到鬼子了,可都要憋死我了!”看了看沉思中的马常青,问道:“这次是打还是不打?喂!你在想什么呢?”

马常青也想打,这次跟随出来的全部是非常可靠的老战士,骑兵队和神枪队也都是游击队的精锐,甚至还“求”出来了一挺机枪。

想了片刻,马常青还是觉得应该直奔白泥乡铲平那里的伪军,毕竟鬼子的人数多,打是打不赢的!一旦被鬼子追着咬就不妙了!

马常青对李向阳摇了摇头,说道:“撤!”

见状,李向阳故意发出一声讥笑,问道:“我原本还想捞一把就走呢!可没想到马连长居然变得这么胆小了。”

马常青不屑的看了看李向阳,然后将脸别过去不搭理李向阳。日本人又不是什么傻瓜,说得到轻松,捞一把就走?你长了两条腿人家也不是残废!万一队伍被追散怎么办?

上次打败仗被刘云狠狠地甩了一记耳光的事情小马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刘大哥翻起脸来还是很凶的!没有把握的仗就不要打了!

马常青等到身后的战士们纷纷藏起来了,对叶齐问道:“附近有汉奸大户吗?”

叶齐思索了片刻,无奈的说道:“没有!”看到马常青皱着眉头为难的样子,突然灵光一现,说道:“有钱大汉奸倒是没有,日本人在城外建的粮仓倒有一处,不如咱们顺路端了他!”

马常青冷峻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点点头!说道:“好极了!晚上咱们过去将那里铲平!”

李向阳接过马常青的话头,兴奋的说道:“好!鸡犬不留!”

抗战时候有很多日本人在中国“投资”,他们可不是为中国人服务,相反,他们完全为日本军方的侵华服务,通过日本军方的武力支持从中国巧取豪夺大量的战略物资,然后再将这些物资用及低廉的价格“卖(送)”给日本军方。

实际上这些日本“商人”原本就有很多来自军队的现役军人!日本民族就像一条永不满足的蚂蟥,贪婪的吸食着中华民族的血液!

叶齐的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为难的说道:“那里有一百多日本平民!滥杀会不会违反纪律!”在李远强的教育下,游击队不能杀死任何投降的敌人或者手中没有武器的敌人附庸!

马常青的脸色一变,这倒不是害怕李远强的军令,而是在生气!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哪怕是天塌下来也有刘云顶着,狠狠地瞥了叶齐一眼,不屑地说道:“到时候再说!”

在游击队里,瞎子都可以看得出刘营长和李政委之间在对待俘虏的政策上存在着极大地分歧!

叶齐讪讪一笑,说道:“随便你!”口里虽然说得无关紧要,心里却知道马常青是刘营长的心腹,马常青当然跟着刘云的路线走!

刘云在历次开会学习的时候经常强调即使是鬼子的伤兵也马虎不得!在战场上一旦发现他们有反抗的苗头,立刻杀死!特别是鬼子被俘虏后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不管他们的意图到底如何,也立刻杀死!而政委在开会学习的时候从来没有类似的说法!

李远强还没有彻底见识刘云的手段,如果不是条件的限制,刘云甚至会将现代战争中的“摧毁敌人后方战争潜力”的这个理论提出来。而摧毁敌人后方就意味着平民的惨重伤亡。

晚上!粮仓外高高岗亭上站岗的日本浪人打了一个哈欠,摇了摇晕晕欲睡的脑袋,捏捏身边的武士刀,掏出一根香烟点燃了,慢慢的吸食起来,随着烟雾的弥漫,日本浪人的瞌睡渐渐消失了。

李向阳借着路灯的灯光瞄准了那个日本浪人,对马常青稍微点了点头,示意有绝对把握。

马常青看了看那个悠闲吸烟的日本浪人,轻轻一声冷笑,对李向阳说道:“开枪!”

“砰!”的一声枪响划破了宁静的夜晚,日本浪人浑身一震,在路灯的照耀下,额头分明上出现了一个红豆!浪人含在嘴巴里的香烟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也慢慢向左边倾斜倒下去。

看到日本浪人毙命,马常青对身后的骑兵队员喝问道:“手榴弹布置得怎么样了?”

几个骑兵队员将浮土、杂草作为伪装盖在手榴弹上,然后飞快的翻身上马等候命令。

枪响后没多久粮仓大门就猛然间被打开了,又是一个日本浪人将头伸了出来,看到死去的同伴后,正要叫骂,“砰!”的一声清脆的枪响,一颗子弹射过来要了他的命。

沉寂了半分钟的时间,五、六个日本浪人大声嚎叫着、手持武士刀同时从大院里涌出。

李向阳微微一笑,飞快的拉动枪栓,然后是瞄准射击。“砰!”又是一个日本人倒下去。

第三个日本浪人死后,其他的浪人们就像突然间被开水烫着了一样,连滚带爬的从狭小的大门门缝里缩了回去。

又等了几分钟,粮仓里面的灯光纷纷亮了起来,在外面的李向阳可以感觉到里面的人声鼎沸,端了端手中的步枪,嗯!可能过一会儿他们就会倾巢出动了。

大门被迅速而完全的打开了,五十多个浪人或拿着武士刀、或端着三八式步枪从里面冲了出来,从死去同伴的身上挎过去后,一边愤怒的大声呐喊一边摆开了架势准备和人拼命!

李向阳调皮的笑了起来,瞄准!扣动扳机!“砰!”又是一个日本浪人歪歪扭扭倒了下去。

觉得日本人被激怒了,马常青拍拍李向阳的肩膀,笑着说道:“走!”说完翻身上马。

“我在这里!”李向阳对着慌乱的日本人喊了一句,然后跳上马常青的战马一溜烟跑了。

一个满脸胡子的日本人粗鲁的骂了一句:“巴嘎牙路!”“呛”的一声拔出了手中的武士刀,然后带着浪人们拼命的追赶马常青的战马,可人腿又怎么能比的上马腿?跑了几十米后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了,只剩下马蹄声隐隐约约的传来,大胡子日本浪人愤怒的停下了脚步。

一个浪人愤怒的将手中的武士刀虚斩几下后,正准备掉头回去,没有料到身后有其他浪人踩爆了游击队设置的手榴弹,“轰!”的一声巨响,密密麻麻拥挤在一起的日本人死伤一片。

根据以前的经验,马常青可是非常喜欢霸王硬上弓的!李向阳抱着马常青的腰,嘲弄着问道:“想不到马连长居然也改性子了!这个时候居然不强攻?!好呀!过一会儿日本人的巡逻队就会赶来,到那个时候你还怎么烧掉日本人的粮仓?是不是害怕了?呵呵!”

马常青不理会李向阳的嘲笑,回头不屑的说道:“你知道个屁!我这么做是为了减少伤亡。”停顿了片刻后继续说道:“上次被刘大哥教训了,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犯这种错误!”

李向阳咯咯笑着说道:“打得好呀!刘大哥的那一巴掌将某个莽夫打成了聪明人!因为脸上的巴掌印实在没法消掉!据说那个人一连几天都不好意思见人,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听到李向阳的讥讽后,马常青不自觉地的浑身一震,停顿了几秒钟后不悦的低声威胁道:“你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小心老子将你甩下去!”和小孩子斗嘴就是麻烦,胜了输了都不好。

李向阳露除了胜利的笑容,听到身后传来的巨大爆炸声,对马常青说道:“那些小日本踩爆了手榴弹,差不多该回去了!”马常青猛地调转马头,在李向阳一声惊呼中飞速回奔。

那些日本人正要回去,身后又隐隐约约的传来了马蹄声,没有来得及多想,大大小小的日本人立刻转身,黑暗中又传来一声枪响,这次倒是没有被击中任何目标,一场虚惊而已!

“巴嘎牙路!”李向阳学着日本人的粗话恶狠狠的骂过来!声音在黑夜中传入了每一个日本人的耳朵里,骂声让每一个日本人都义愤填膺,不抓住那个捣蛋的“土匪”誓不罢休!

马常青对身边的骑兵队员喝道:“全体都有了!立刻迂回包抄!在这个骨节眼上谁敢漏掉了半个小日本,嘿嘿!小心咱不客气!”得到命令后,骑兵队员们立刻从两翼消失在黑暗中,他们将去包抄日本人的退路。

李向阳跳下战马,端着步枪等待着机会,日本人会踩爆那些手榴弹,手榴弹爆炸会产生瞬间的火光,火光闪现的那一刹那就是开枪的机会!这一招可没有人教他,这就是天才狙击手所拥有的潜质!

“轰”的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李向阳手中的步枪也迅速找到了狙击目标,飞快的扣动了扳机,然后又等待下次爆炸!那些日本人感觉到这声爆炸声特别长,似乎夹杂着枪响!

三八式步枪的穿透力特别强,李向阳的这一枪将两个日本人打成了串糖葫芦,日本人察觉到吃了大亏后,立刻分散队形向黑暗中冲过来。而在黑暗中等待他们的将是被包围的厄运!

日本人的呐喊冲杀声越来越大,李向阳察觉到日本人差不多进入了伏击圈,端着步枪试图“点杀”,可又马上徒劳的放下了,那些日本人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没有绝对把握击中,还是更近一点再说。

这个时候其他战士包括神枪队员们纷纷开火了,枪声连成一片,特别是在猛烈的机枪火力下,黑暗中不断的能够听到日本浪人们发出的惨叫声!

见到李向阳无所事事的样子,马常青大声训斥着说道:“你这个小子!你在干什么?快点射击!”看到李向阳继续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一股火气顿时“腾”的冒上来了,吼道:“你是不是要违抗军令?”

李向阳望着日本浪人奔来的方向出神,头也不回的淡淡地说道:“没有目标怎么打?”

“那也不行!没有目标也要开枪,总会有子弹打中那些日本人的!”马常青催促道。

李向阳回头“白”了马常青一眼,说道:“别人可以这样但是我不会这样!我的每一颗子弹都不能浪费!”自从成功“点杀”秋山静野后,李向阳就将自己区别一般战士之外了!

对于李向阳来说,自己的子弹只杀最重要的目标。退一步来说,无论如何也不能无的放矢。

马常青大眼睁得溜圆,这里是战场,李向阳作为干部居然公开违抗军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