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十章 与法媾和

李梦 收藏 1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向慈禧叫板的除了日本、俄国和英国,当然少不了一向和英国同流合污的法国。自1884年法国挑起了越南战争,并于1885年在不胜而胜的情况下,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法越南条约》,趁机打开了中国西南的门户后,法国的势力可以说就像势如破竹似的在中国长驱直入。可以说《中法越南条约》也开创了清政府在中国历史上最差的外交记录。

法国在中国的侵略阴谋大功告成之后,它们那颗不安分的心也就开始在大清的每一个角落里蠢蠢欲动,梦想着再次复制那种得来全不费工夫的胜利。商人们肆无忌惮地在大陆寻找市场,政治家们则不断地向清政府举荐自己以充任清国的驻外大使,当然还有它们最疯狂的教士们,也丝毫没有放弃天主赐给他们的传教的义务,这些像着了魔似的的传教士们,他们多么希望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多人口的国家也能把天主教列为国教。那样他们的功劳就是至高无上的了。

在此目的的驱使下,西方的传教士向洪水一样都涌进了大清,这其中就属法国的传教士最为天真也最为野蛮。大清发生的多起教案几乎都与法国的传教士有关,从远来说有“马神甫事件”、天津教案,近则有山东教案。

上文书已经说到,在光绪御驾巡阅北洋水师行将结束的时候,法国的传教士在山东聊城的东昌府引发了一场血案。事情的经过就不再这赘述了。教案之所以会发生完全是因为法国的传教士肆意侵占当地百姓的本土庙宇以营建基督教堂,因此而引起当地居民的极大不满,就在当地居民挺身而出保护庙宇的时候,丧心病狂的法国传教士竟向手无寸铁的当地居民开枪射击,当场打死一名当地居民。由此引发了当地居民的极大不满,他们纷纷拿起平时用的农具和刀具在阎书勤的带领下对传教士进行了猛烈还击,当场打死一名传教士,当然居民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多人伤亡。

法国的传教士遭此劫难后,他们即刻召见了当地的县令和知府,限他们在一定时日内将凶手捉拿归案,并要求清政府就此事郑重向他们道歉和向死难以及受伤的教士赔偿一大笔抚恤金。东昌府知府梁锦松接到通报后,觉得事关重大,如果处理不好可能就会引起中法之间新一轮的战争,为了能对此事有个妥善的处理。他就立即通知了山东巡府张濯,恰好张濯正陪同光绪皇帝巡阅威海卫的水师,张濯也就趁机上奏给光绪要他来定夺。光绪闻听此事后,勃然大怒,他深为外国传教士在中国胡作非为极为不满,觉得山东教案理应由法国的传教士全权负责,中国不应该一味地姑息他们在中国肆意妄为。由此他命令张濯一定要和法国传教士进行严正交涉,要他们对此事向大清作出公开道歉,并要其明确保证以后要遵循两国之间有关的法律进行传教活动,以维护大清的主权和人民的利益。

得到光绪的指示后,张濯迅速赶往东昌府,经过对事情经过的仔细巡查后,他认为法国传教士应对此负主要责任。因此他紧急召见了法国驻山东的领事,向他们表明了大清的态度,强烈要求他们尊重大清的律法,不得任意强占民宅修建教堂。并要求他们承担此事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强烈要求对其责任人按大清的律法进行处置,同时要求他们对不幸惨死的中国同胞赔偿一定数额的抚恤金。

在张濯的严正交涉下,法国当局却对此不屑一顾,它们非但没有任何要道歉的表示,反而一再威胁张濯尽快将犯人交出来,后来法国的领事馆干脆闭馆不接见任何清朝的官员。张濯将情况告诉光绪后,光绪极为震怒,他命令张濯带领一对人马,封锁法国的领事馆,断绝它们的粮食、水资源的供应,逼它们和大清谈判。虽然光绪做的有点太过火,但这也放映了他对法国传教士的极度愤恨,脑子一热,也就顾不上什么后果了。

张濯领命迅即集结了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借着维护治安的名义,将法国领事馆围了个水泄不通,就这样就断绝了领事馆的一切供应。起初几天,法国人表现得也很顽强,拒绝做任何让步,还扬言要对大清进行血的报复。可是没过了几天,领事馆的供应已经弹尽粮绝了,法国人也就逐渐丧失了抗衡的斗志,只好决定与大清和解。

经过一阵紧张的谈判,领事馆决定对死难的中国同胞进行赔偿、公开道歉,并交出了教案的几个始作俑者。虽然此时法国表现的极为合作,但它们并没对此事善罢甘休,它们交涉说,在未经法国大使和大清的总理衙门进行交涉后,张濯只能对法国传教士进行暂时软禁,决不能对它们施加任何刑法,并保证领事馆的一切安全。光绪对法国人的这一要求没有表示反对,他深知如果做的太过的话,可能会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他的本意也只不过是借机杀杀洋人的威风罢了,大清还不具备与法国大动干戈的实力。

就这样,在光绪雷厉风行的干预下,山东教案问题暂时得到了一个不错的解决。之后,光绪任命张濯为处理山东教案的全权大使,负责和法国的一切谈判事宜。布置完山东的任务后,光绪也接到了慈禧让他即刻回京的口谕,当然由于中途另有事故,光绪改道去了辽宁岗山。

再说法国遭到重创后,它们并没有痛快地咽下这口恶气,而是在暗中寻找机会,以图重新挽回法国的面子。法国驻清国的大使斯塔埃尔也积极地照会总理衙门,希望能挽回颓势并趁机捞取一些利益。只是当时清国的中枢正忙于处理翁同和、张之洞以及不明刺客等事宜,无暇踌躇法国的交涉,但是清政府明确答应斯塔埃尔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这样这件事就悬了起来。

接着因为光绪的一些行为使慈禧大为光火,清国的中枢也就陷入了一场宫廷斗争中了,对外的事务就更少顾及了,山东教案也就一直拖下去了。但是随着日本、俄国对清廷内政的介入,法国也逐渐放弃了以前坐山观虎斗的态度,也决定积极地介入进去,以趁机捞取一定的好处,但凡事必须有一个借口,也就是欲为之必为之辞。这样法国就决定将山东教案作为打进清廷中枢的工具,一方面要挟清廷重新处置山东教案问题,以为法国传教士遭到的不公翻案;另一方面法国也决定借机拉拢慈禧以使以后能更好地在中国攫取更多的利益。就这样在干涉中国内政的国家中又多了一个法国。

此时的光绪已经被慈禧软禁起来了,当然对山东教案的处理也不能再发号施令了,这一问题的最终去向也只能听命于慈禧的意思了。斯塔埃尔为了能尽快地征服慈禧,他先是向慈禧传达了一封来自法国内阁的恐吓信,在信中法国的内阁总理以全法国人民的名义对其传教士在中国遭到的不公正待遇表示严重不满,他认为这是大清对法国的挑衅,是企图在两国之间引发战争的一个极为不明智的举动。他表示为了能使清政府对自己的行为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它们不排除重新对中国使用武力的可能,但这是在和谈无望的情况下,采取的不得已的举动,因此为了中法两国世代友好,建议清政府能妥善处理此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接到法国内阁总理的威吓信后,慈禧心里也极为忐忑不安,她在心里一个劲地责怪光绪不应该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教案,就如此的兴师动众,大清以前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大多都是因为教案的问题最终演变为血淋淋的战争。因此慈禧深为光绪为他的出的这道难题深感不满。为了不使自己重新陷入战争的泥潭,她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满足法国人的要求,重新定位山东教案的性质。

斯塔埃尔见恐吓信收到了不可想象的功效,心中极为高兴,他觉得在山东教案问题,法国在无形中就已经占了上风。为此刚刚和俄国谈判完的奕匡又坐在了和法国谈判的桌上。有了上次谈判的成功经验,奕匡觉得没必要和法国多费口舌,只要全盘接受它们的建议,不但会省去很多烦琐的程序,而且还会使两国以后的合作更加愉快。因此在谈判桌上,奕匡就放弃了做最基本的抵抗,只是听任斯塔埃尔提出一个个无理的要求。

在斯塔埃尔的要求中,法国不仅要求释放被囚禁的传教士,赔偿死难和受伤的传教士、清政府向法国作公开的道歉等等,而且还强烈要求清政府革除山东巡府张濯、东昌府知府梁锦松的职务,并尽快将教案中鼓动百姓暴动的阎书勤等人捉拿归案,并交由法国政府处置。解散山东民间的一切秘密组织,严禁百姓组织团联等活动。

等斯塔埃尔将法国的全不要求摆在奕匡面前的时候,奕匡也惊呆了,从表面上看他的要求并不是很过分,但是几乎每一项对大清来说都很难执行,尤其是解散民间的秘密组织,这一问题已经困扰大清很多年了,大清爆发的每一次农民起义都和秘密组织有关,可以说秘密组织已经是深入到大清肌体的一个顽疾了,根本是无法靠武力就能解决的。但是现在法国已经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了,如不执行,恐怕又会惹恼它们。奕匡小心翼翼地向他表明了“剿匪”工作的难度,斯塔埃尔听了之后极不以为然,他拍着胸脯对奕匡说,如果清政府觉得有难度,法国完全可以提供一切帮助,以彻底瓦解民间的秘密组织。得到了斯塔埃尔的承诺后,奕匡对瓦解山东秘密组织的行动也就充满了极大的信心。他也顾不上对法国的要求提出什么非议,就原原本本地将其呈交给了慈禧,要其来定夺。

慈禧接到奕匡的奏报后,对法国的要求略有不满,她觉得向法国赔偿一些抚恤金、重新为其开发一片空地营建教堂,并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要大清公开道歉、革除两位朝廷大员的官职,还有最令慈禧头疼的也是解除民间秘密组织的问题。

“看来,法国的胃口很大啊。本宫原以为只要把凶犯交出来,在赔偿一点银子就没什么事了,没想到它们竟然干涉到我大清的朝政来,我大清有权决定哪个官员该升该降,也犯不上由他来指手画脚啊。这明摆着不把本宫放在眼里吗。”

“老佛爷也不要太生气,依奴才之见,如不是当初张濯和梁锦松和法国人较劲,事情也不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再说他们两个之所以敢如此顶撞法国还不是完全是受了光绪的指使,革除他们的官职也在无形之中剪除了光绪的一些势力,反而会使日后的统治更加稳固,不会产生什么不良反应。”

“可张濯是我大清的一个名臣啊,此人在任期间兢兢业业,甚为百姓爱戴,如果把他给革职了,还不会引起山东群情激愤啊。”

“这也是法国为什么提出要解散山东民间秘密组织的要求了,老佛爷您想,我大清爆发的那么多次农民起义,哪一次和秘密组织没有关系,再说山东的民间组织在全国来说是最多的,最近奴才听说山东一些地方正在兴起一种叫什么义和拳的组织,拳民有数万之众。这次山东教案就是由他们挑起来的,老佛爷咱们不得不防啊,正好此次法国也有心助我大清一起打击这些秘密组织,我大清怎么能放弃这一良机呢。”

“看你小子平时呆头呆脑的,分析起事情来还头头是道啊,好吧,就依你,那咱们也就不为难斯塔埃尔大使了,你就以大清的名义全盘接受他的建议吧,本宫即刻就下诏革除张濯和梁锦松的职务,并督促山东作好剿除民间秘密组织的工作。”

这样,奕匡就和斯塔埃尔达成了关于山东教案的处理协议,大清释放了被囚禁的全部教士,并向其赔偿白银五十万两,并由总理衙门公开向法国致歉,革除两位处事不利的朝廷大员张濯和梁锦松。在全国通缉捉拿阎书勤等几名拳民头领。并责成奕匡成立一支由中法两国士兵组成的“剿匪”小分队,负责铲平山东的一切秘密组织。

就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官逼民反运动提前在华北大地上爆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