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六章 国军猛士

六指君1 收藏 35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加藤看了看小野,忍不住说道:“可是阁下,您还是不该使用‘支那百姓’来充功!”

“‘支那’有一句古话:杀鸡吓猴!这些人如果不处死,难保‘支那’其他村庄不会倒向八路军游击队!”小野冷冷一笑,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这件事情我会跟佐佐木阁下单独说清楚的,名义上杀死的全部是胆敢反抗的‘支那人’!他们‘可能是’游击队或者游击队的附庸!”

加藤沉思了两秒钟,还是觉得不放心,说道:“阁下!您这样做肯定会惹来同僚的猜忌。即使是佐佐木阁下认可,可是家纳中佐阁下肯定会心存不满,小野阁下您真的要这样做吗?”

小野回头看着加藤几秒钟没有作声,片刻才说道:“加腾君!‘支那’有一句古话说得好:做大事的人不拘小节,对于一个武士来说,帝国的‘大东亚圣战’远远要比个人的恩怨重要得多!”又指着大角严肃的对加藤说道:“你——不如大角君!”

对于日本人来说,岛国国民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强烈危机感让他们始终以国家利益为重。

听到小野的评价后,加藤虽然感觉丢脸,心里却在盘算着一定要让小野阁下好好看看自己的能力。

另一边,鬼子的宪兵队长池本美治站在佐佐木的身边,佐佐木却没有和池本美治说话,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池本美治脚边的高大狼犬,笑着从桌子上丢了一小块肉团给那头狼犬。

狼犬看了看肉团,将伸出舌头的狗头别到一边去了,佐佐木大笑着说道:“池本君,想不到它居然不服从我!”说完伸手向狼犬的头上摸去。

池本见状大叫一声:“阁下不可!”

佐佐木飞快的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它难道会咬我?”

池本为难的点点头,辩解着说道:“请阁下原谅,这狼犬是我训练出来的,它只服从我。”

佐佐木拍拍手,笑着说道:“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池本君不要为难了,我不会生气的。”

池本“哈依”一声,佐佐木将目光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电报上,桃林镇的清丸少尉被人用匕首从后面刺死,这原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谋杀案发生在戒备森严的军营里面,这就不得不让佐佐木高度的警惕起来。

佐佐木虽然是一个武士,但是他也不想莫名其妙的丧命。特别联想到北边的城门在晚上被不明份子彻底破坏,佐佐木开始觉得自己的官邸并不安全。

“池本君。”佐佐木放下玩笑,正色说道:“军官官邸附近的安全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池本江身体挺得笔直,大声说道:“和阁下所期待的那样,各处的保安工作已经作到了天衣无缝!军营周围不相干的‘支那人’已经全部迁走,探照灯已经全部安装完毕。”

佐佐木点点头,点燃一根香烟,说道:“这还不够,我想要你带人去协助加纳中佐。”重重的喷出一口烟后继续说道:“他太令我失望了,在‘皇军’撤退的前夕希望你的新狼犬可以起到非常特殊的作用。”

受到夸奖后,池本“哈依!”一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恭敬的说道:“阁下您抬举了!”

佐佐木指着地上的肉团对池本说道:“叫你的狼犬将这块肉吃掉,我的房子要保持干净。”

池本再次为难起来,苦笑一声后,说道:“阁下!您不要见怪,‘战虎’从来不吃地上的脏东西。”说完弯下腰去将地上的肉团捡了起来,接着说道:“战虎最喜欢吃新鲜人肉了。”

佐佐木对狼犬的兴趣更加浓厚了,呵呵笑着说道:“每天都用人肉去喂它们吗?”

池本指着窗外说道:“这一段时间喂得比较多。”看着佐佐木不解的目光解释道:“这段时间要军营扩建,有很多‘支那人’不愿意搬走,即使是我们出动了宪兵‘帮’他们搬家也不行,这些愚蠢的人说什么‘宁愿死也不搬走’!没有办法我只好让人强行拆房子,然后抓住了几个死硬分子当场喂了狼犬。只有这样那些白痴‘支那人’才知道皇军是不好惹的!”

佐佐木略一颔首,赞许的说道:“用‘支那话’来说,那些‘支那人’的确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这里又收起笑脸,正色说道:“‘支那人’只有在恐惧中才会服从你!”

池本点点头,说道:“的确是这样,请阁下放心,蓟县县城的治安就包在鄙人的身上。”自己的宪兵队在晚上被人堵在城门炸死、炸伤了六十多个,想到这里池本的心头就涌上一阵阵的恨意。

佐佐木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在肺部酝酿了一番后这才惬意的吐了出来,挥挥手指着门外说道:“你现在去准备吧!早点和加纳中佐会合,‘支那’有一句古话:兵贵神速!”

池本飞快地将那块熟肉团塞向狼犬的嘴巴里,那个狼犬显然觉得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摇着头“呜呜”叫着向后退缩,池本不得不收起肉团,“哈依”一声后敬了一个军礼退了出去。

沦陷区的普通老百姓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反抗侵略者,但是绝大部分国人还是非常厌恶异国侵略者的,即使是试图用“怀柔”政策来感动国人的佐佐木也不得不时常陷入沮丧中,因为总有“支那人”不服从皇军。

沉思了片刻后,佐佐木转身向背后的“武运长久”看去。

武力的征服是没有错误的,虽然大日本皇军在战争期间“不可避免”的造成了“支那”百姓的巨大伤亡,但是战争原本就是两个种族的血腥杀戮,也许“支那人”的抵抗逆反意识只有南方政府彻底覆灭后才会熄灭!想到这里佐佐木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佐佐木飞快地拿起了电话,想了想又放下了,这个电话又能够打到哪里去了?几秒钟后佐佐木大步离开了自己的官邸。

要消除“支那人”的抵抗意识,就要从宣传上着手,那么宣传“皇道乐土”的宣传画一定要贴满大街小巷,。

很可惜,那些“支那人”非要在南方政府投降后才知道只有“大日本天皇”才能带着他们走向富强!“支那人”的抵抗注定是徒劳的!

等到帝国“统一”了“支那”后,日本人为一等公民,北方的“支那人”是二等公民,而南方的“支那人”因为抵抗卖力的抵抗帝国,他们就只能是三等公民了,想到这里佐佐木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也不能怪佐佐木的觉悟不高,那时的日本军官都有严重的封建思想。

可是事情又有了变化,佐佐木刚刚离开自己的官邸,一颗手榴弹甩过来在官邸附近爆炸了,在巨大的爆炸声中,刮起的气浪卷起一阵灰尘。

爆炸声后宪兵们闪电般的出动进行了一番搜捕,很快在附近抓住了一个伪装成“皇军”的“暴徒”,当然,原本决定亲自带队去支援加纳一治中佐的池本又狠狠的挨了佐佐木几记耳光。

池本指挥健壮的宪兵将“暴徒”捆起来吊到树上,然后自己亲自走上去三下五除二的将“暴徒”的衣服扯成碎片,抬头看了看“暴徒”,那个“支那人”也瞪着通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自己。

池本“巴嘎!”一声怪叫,取出雪亮的小刀在“暴徒”健壮的大腿上拍了拍,然后慢慢的从其大腿上挖下了一块肉,年轻人将牙齿咬得“咯咯”只响却始终一言不发。

池本将手中的鲜血淋淋的肉块丢给“战虎”,战虎一声低吼,飞快的扑向那团肉,几口就吞到肚子里面去后,还觉得不过瘾,又抬起狗头望着池本,不时地摇摇僵硬的尾巴。

佐佐木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倔强的“支那人”,对池本低声问道:“没有一点线索吗?”

池本抬头欲言又止,几经犹豫又将想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面,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原本就是“皇协军”士兵,至于为什么要“反叛”,极有可能因为他家的房子也在拆迁之列,所以才心怀不满!

察觉到池本的异常,佐佐木不悦的对池本说道:“池本君有什么难言之隐?统统地说出来吧!我不会生气。”

年轻人再也忍受不住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张口大声叫骂起来,不但如此还拼命吐口水,佐佐木不得不收起好奇之心后退数步,而池本原本就不打算留下这个“叛徒”的生命。

在佐佐木等得不耐烦离去后,对身边的狼犬“战虎”吹了一声口哨,原本安静的战虎咆哮一声后飞快的扑向年轻人,池本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爱犬撕裂猎物。

战虎的经验很丰富,大腿上的肉差不多全部被池本割完了,它看上了年轻人的肚子,首先人立而起搭在年轻人的肚子上,然后歪着头将牙齿深深的咬入年轻人的腹部,年轻人浑身一颤,发出嘶哑的一声惨叫,战虎觉得自己咬结实了,突然猛力扭头向外一扯。

“啊!”年轻人爆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叫,浑身剧烈的挣扎一阵后,头一歪昏了过去。

战虎将年轻人的肚子撕咬开后,将两个爪子伸到人肚子里面飞快的向外扒人的内脏,年轻人浑身一阵阵的颤抖,却再也叫不出声来了。

很快,年轻人的颤抖渐渐停下来,池本上前牵走自己的爱犬,年轻人早就已经白骨迸裂、开膛破肚奄奄一息了。

池本一边爱怜的拍拍战虎的脑袋,一边对身边的宪兵命令道:“这个人不要放下来,等天黑了以后你们悄悄的埋伏在四周,谁敢收尸统统的抓起来!”

“支那”的治安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池本决定留下来保卫佐佐木的安全,虽然这样会惹得佐佐木阁下不高兴,但是这也顾不得了,绝对不能允许佐佐木阁下有什么意外!

十几个鬼子宪兵牵着狼犬出发了,池本下定了决心,即使是受到佐佐木最严厉的斥责也要违抗军令而留下来。因为现在的蓟县只剩下自己的“战虎”这一条狼犬了。

李远强不知道有一支精锐的鬼子宪兵小分队带着狼犬迎面而来,而鬼子也不知道有一百多杀气腾腾的游击队员迎面撞来,花冈村的那一百多个伪军更不知道杀星就在今晚。

赵延吃晚饭后,就有战士将在外围侦查的战士接了进来,外围侦查的战士喘着气喝下一杯凉水后,告诉赵延李政委已经来了,现在外面的一切准备妥当,就等赵延这边点火为号。

赵延对身边的战士说道:“咱们这次要给伪军们来个‘黑虎掏心’。”

一个战士好奇的问道:“指导员,怎么一个黑虎掏心?”

赵延笑着说道:“咱们将这个火点到‘公治所’里面去。”

四周的战士听到赵延的话后,神色立刻不自然起来,这不是自投罗网吗?赵指导员的这个胆子也太大了!

赵延看到战士们一个个沉默不语,知道他们心里犯难,又笑着说道:“那好吧!愿意去的就跟着我去,不愿意去的立刻做好准备迎接李政委,现在举手表决。”

战士们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几秒钟后首先是一个战士举起了手,这让其他的战士有了压力,慢慢的其他战士们也陆陆续续的举起了手,最后的结果还是一致全体通过。

赵延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都是好同志!到时候由我来制住伪军军官,你们其他人分散到四周,用手榴弹让那些伪军别乱动。”干部当然要以身作则,所以赵延将伪军军官分给了自己。

赵延将袈裟披在身上,对一干“弟子”说道:“走!咱们去‘公治所’!”

在“公治所”里,何灵坐在一张宽大的太师椅上,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赵延,如果真的如同眼前的这个大“和尚”所说得那样这里有妖孽,到时候倒也要打发这个出家人一点财物。

赵延念了一圈经后,“阿米驼佛”一声后,悲天怜人的对何灵说道:“施主!有大灾!”

何灵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腾腾腾”几步走到赵延的身边,紧张地问道:“有什么灾难?”

赵延双手合十,缓缓地说道:“施主休慌,虽然恶鬼凶险万分,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

何灵平时坏事做多了,闻讯立刻心虚的从身上掏出一把银元,不由分说就要像赵延的手里塞去,赵延急忙摇头,制止住何灵的“贿赂”,说道:“贫僧看到施主的杀虐非常重,原本将要死于恶鬼缠身,奈何施主前世作下了了不起的功德,地藏王关照才不至于一命呜呼!”

何灵略一推迟,“不得不”收起了手中的银元,看来这个和尚有真本事,越发放心了,问道:“那么大师该如何破解这里的怨气?”只要不把这里拆掉,和尚怎么折腾都可以。

“这很简单!”赵延指着院子几个角落说道:“在院子的每个角落点燃一堆篝火,然后在院子中间点燃更大的一堆篝火,最后,让所有的长官和士兵都进来听贫僧念《金刚经》!”

点燃篝火这不难,可是让士兵们全部都集中起来这就让何灵有一点为难了,不放心的对赵延问道:“大师的法事要进行多久?”这年头不安全,如果时间太长久了,怕出什么问题。

赵延睁开眼睛看了看何灵,给何灵吃下一颗定心丸,说道:“短则半个时辰长则一个时辰。”又语重心长地说道:“心诚则灵!如果施主一味的摇摆不定,贫僧也就只有淡然离开了。”

何灵哪还让“大法师”离开,立刻对身边的贴身小兵吼叫道:“快去,看谁敢拖拖拉拉?”

“政委快看,火堆已经点燃了。”一个战士兴奋的用碰碰李远强,说道:“终于要打仗了。”

“别那么紧张。”李远强指着火堆笑着说道:“等一会儿过去的时候你们可不要腿软。”李远强叫别人不要腿软,可是他自己万万没有想到赵延居然将火堆点在“公治所”里面。

黑夜中,大队的游击队员无声无息的穿过路口,直插“公治所”,有听到动静的村民不知所以然的打开房门一探究竟,却立刻被凶神恶煞的战士们赶了回去。不久,各个路口被封。

草丛中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五十多米远的地方来了一队鬼子兵,他们个个手中牵着狼犬,这些人正是鬼子的宪兵队员!黑衣人正在思索间感觉身后同伴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服。

“嘘!”黑衣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的指了指前方的十几个鬼子,从后面爬过来的同伴看了看前面的鬼子兵,顿时发起了呆,片刻后也不管黑衣人,自顾自开始往后爬。

黑衣人飞快地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在同伴的眼前晃了晃,同伴立刻不敢乱动了。

这个时候,鬼子的宪兵头目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汪、汪!”一头狼犬大声地对着某一个地方狂吠起来,接着又是第二头、第三头、最后几乎全部的十几头狼犬都狂吠起来。

宪兵头目飞快地拔出了手枪,对身后的宪兵说道:“周围有潜伏者,你们分开距离行走,前面的‘公治所’已经不远了,不要让自己的狼犬出击。”说完大力勒住手中躁动的狼犬。

鬼子们虽然纷纷掐熄了手中的手电筒,但是天气太好了,在明亮的月光下还是无所遁形。

潜伏在草丛里的一堆人看到鬼子兵并不搭理自己,惶恐的心这才慢慢的安静下来,正要和黑衣人说话,却看到黑衣人从腰上掏出了手榴弹,其他人顿时又恐惧起来,难道要拼鬼子?

“许永明你这个狗日的,你要害死别人吗?”一个大汉低声吼叫道:“老子不干!”

原来黑衣人正是许永明,这次带了三十个人出来抢粮,没想到刚刚走在路上就看到了十几道手电筒的灯光,开始还以为是“公治所”的伪军,没想到居然全部是鬼子的宪兵。

许永明并不回答那个大汉的威胁,而是又继续掏出了自己的驳壳枪,等到鬼子兵走到合适的距离后,猛地将手榴弹甩了出去,带着“丝丝”响的手榴弹几个翻滚落到了鬼子堆里。

那个大汉正要开骂,许永明飞快的转身“啪”的开了一枪,大汉捂着胸口慢慢的倒了下去,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手榴弹也爆炸了,刚才还凶相毕露的狼犬立刻伏倒在地上四处张望。

鬼子兵被炸伤两个、炸死一个,鬼子兵终因轻视身边的威胁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许永明飞快地站起来,凶悍的叫道:“这就是不服从命令的下场!你们还有谁敢不服?”说完扬了扬手中的驳壳枪,几个部下没有料到许永明如此的凶悍,一个个趴在地上发起呆来。

趴在地上的鬼子宪兵立刻放开了手中的狼犬。“汪汪!”狼犬从惊吓中醒过来后,一边狂吠着一边飞快的向着草丛中扑来,没死的鬼子兵也纷纷爬起来呐喊着跟着狼犬冲锋。

许永明的两个部下看到鬼子冲上来了,居然同时“妈呀”一声尖叫,然后转身拔腿就跑。

许永明抬手就是“啪、啪!”两枪结果了他们的性命,然后挥舞着驳壳枪说道:“各位的脚再快,无论如何也逃不过鬼子的狼犬。我们的人要比鬼子多,所以还请弟兄们跟着我和鬼子拼!”

许永明说完后将身边一个发愣的部下狠狠地揪了起来,又大声呐喊着自己带头冲在最前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